本座一向對香港感性過剩的「愛國教育」無甚好感(或許用恨之入骨來形容會更貼切),原因不在其出發點,而是製作人總當觀眾是最忠實的共產黨員(或白痴),以為盡加一些肉麻當有趣的點子受眾就會和他們一樣感激流涕。其實只要質素夠高,顧及觀眾感受為出發點,「愛國教育」也可以造出一套出色的作品,這點在歐美和日本早已證實了,而終於,由方塊動畫推出的《閃閃的紅星》也終於讓我有這種感覺。

Windows Media Player檔案


《閃閃的紅星》改編自同名小說,電影版也曾在三十多年前紅極一時,政治意識的濃厚不言而喻。方塊動畫在多年前也曾試過推出一個實驗性質的試映片段,除了技術較粗糙外,當中也可窺見老派愛國動畫的思維概念:以幼兒或兒童為觀眾層、盡量簡單的故事結構、過於強調正面與陽光氣息,令故事難免單調乏味;個人生活與感受縱使能佔一個不小的比重,但在在偉大的歷史與民族熱情面前,極其量只是陪襯……

Windows Media Player檔案


不過謝繼昌先生在最近推出《閃閃的紅星》的一個全新Trailer,即使同樣只有一兩分鐘的長度,卻讓本座見證了中國動畫向前邁進了重要的一步。故事雖仍以原著為骨幹,但策劃人謝繼昌表示:「以兩小無猜的感情、身邊好友的喜樂、父親離家的無奈、母親至誠摯愛的親情」為主線卻不是說了算,至少配樂由之前那種「硬活潑」風一轉而成輕柔、易接受的曲風;取材也大幅淡化了那股濃厚的集體政治味道,感覺是溫馨真摯得多。



ZARD主音坂井泉水去世

[不指定 2007/05/28 13:07 | by henryporter ]



五月,實在是一個不能讓我喜歡的月份。因為就是在這個月份裡,我先後失去了我的老師、我的學生、我的同事……現在,輪到我喜愛的歌手。



自中六被同學推介以後,本座一度成為ZARD的Fans,除了酒井法子以外搜集得最齊的Album要算是這隊一人組合了。記得坂井泉水在多年前一度以低出鏡率和低調見稱,故要搜集她的相片、影片都是非常困難,要欣賞Live更誇張得要寄CD的抽獎券才有機會換得有錢也買不到的換票證……幸好大學也碰著一個超級Fans,得他之助也獲得不少ZARD的最新消息和珍貴片段。



畢業後因工作繁忙,「追星」熱情不比以往,不但最新的Single也是靠好友格古洛借我聽的,就連Album也開始疏懶不買了;在這數年間得知ZARD開始多了公開演出,也沒有如格古洛般從工作中抽身前往──但即使本座可能已失去自稱「Fans」的資格,隨身聽和電腦中始終長放著大量ZARD的老歌,因為泉水聲音蘊含的力量,每次都能把我從低沈的心情中回復過來……



坂井泉水的身體一向也不太好,之前也曾因這個問題中斷過工作,可是她對歌唱事業的熱愛和決心,令她即使被癌病纏繞,也仍不斷以歌聲來振奮自己和歌迷的心情,正由於坂井泉水的熱誠,讓她的離去更難讓人接受。隨著泉水的逝去,ZARD對於我也變成了回憶的一部份;可是她的歌聲、ZARD的作品,卻永遠不會消逝。「負けないで」將是我生活下去的最大鼓勵。



延伸閱讀:ZARDの坂井泉水さん転落死 ZARDメモリアル小特集  

在此回顧的最愛的5首ZARD歌曲



Tags: ,

悼.別:譚君安

[不指定 2007/05/26 23:59 | by henryporter ]



阿Bag是我第一份工作的同事。他表面好像很酷,所以最初和他共事時實在有點不知所措;但當熟絡以後卻又被他的熱情再次嚇著,漸漸的,我們時常成為公司的搗蛋搭檔:午膳時大說老闆壞話、開會後模仿高層的談話搞gag,通霄加班時不著邊際的吹水。

共事的時間雖然不足一年,但最印象深刻的,是阿Bag無論對工作還是玩樂都是豁出去的投入,甚至可以說他每一刻的生命,都是為追求更大的快樂和更遠的理想而活。唯一讓他感到害怕的,可能只有刻板的生活規條,所以出版這條路,大概是為他天生而設的──雖然我們第一份工作的老闆,就偏偏是要求「九點上班,遲到三次即炒」的變態。

離職以後,小安子到了一個規模更大的傳媒,發展不錯;我則永久脫離這個行業,繼續當時的學業。之後仍然在某些聚會場合碰到,熟悉感雖不如以往,但他那爽朗性格卻始終沒變;共事時的回憶還在,讓我們仿佛只是分開不久的老友……

所以最初聽到消息時,有一種很不實在的感覺,因為悲傷的消息似應和這個樂天派無關;而當確認這是實情之後,內心悲痛,卻沒有接受不了的突然:或許在經歷過我的老師、我的學生的突然離世後,已慢慢習慣生命無常的感慨。對於Bag,我不知他在離開的時候留下多少遺憾,但相信沒有多少人會反對,他沒有浪費活著的時間,而他生命的每一刻都充滿意義。

昨晚,我因某些原因,無法出席他的喪禮與他告別,所以在此一記,當作一個「遙距」的懷緬。愿天主教徒的你安息。



Tags:

Chelsea歐聯四強出局雖然失望,但同時亦令本座愛隊不會在決賽對上愛將Inzaghi;再加上身邊實在太多利迷,在他們潛移默化的反動下,不同於05年的中立心態,本座這次可是以「AC迷」的身份為白衣軍團打氣。不知是否策略一部份,賽前米蘭球會主席高調表示基拿甸奴毫無疑問應為正選單箭頭,所以當看到正式名單時Inzaghi竟佔一席位實在頗感意外,尤其安察洛堤一向對此子信任度有限,聯賽寧用低一班次的奧利華拉也不出他,可見此仗「肥安」必有一番計算,而事實上亦證明其眼光獨到,為稍後的凱旋揭開序幕。



Milan與Liverpool同時採用單箭頭,明顯是以搶奪中場控制權為首要目標,所以與歐聯四強車利之戰或決賽車曼之戰性質相似,可以預期娛樂性相當有限。比賽開始後Liverpool即積極向米蘭施予強大壓力,岩布仙尼與加度素自不然要全力防守,就連派路所充演的中前場聯繫者角色亦因防守負擔增加而影響發揮;至於之前大發神威的施多夫因左閘贊古奴夫斯基多番「甩漏」,也被迫在左路協防班納的個人突破,於是進攻的關鍵就放在中場靈魂Kaka身上。



AC Milan將Kaka放在輔鋒位置,擺出4-4-1-1陣式,明顯比起車路士的4-5-1陣式在進攻上有效得多;Liverpool的馬斯查連奴雖然在大半時間看管得相當不錯,但不時仍走甩Kaka和Inzaghi的入楔。不過在米蘭中前場缺乏支援下,這種偶一為之的反擊仍孤掌難鳴。



要來的始終要來。上半場45分鐘,Kaka的盤扭終引來對手在禁區前的犯規;或許Liverpool的球員預期是由Pirlo主射罰球,但他們決沒想到在他起腳之時,擔當反人牆的恩沙基已立即轉身跑向龍門!你可以說Milan的第一個入球是好運,但你不能抹殺若非恩沙基努力不懈的尋找機會,這次領先決不會出現。



Tags:

[NBA] 小球滅亡?

[不指定 2007/05/25 15:17 | by henryporter ]

上面一句,很多球評家和網站在NBA四強產生後都已大力宣揚,不過始終不及親眼感受來得印象深刻。



無論騎士vs. 網隊、馬刺vs.太陽、爵士vs.勇士還是活塞vs. 公牛的對碰,敗者外線的失靈時的慘烈,簡直已讓人不忍卒睹的地步。騎士在第六戰第四節的時候,索性把聯防收窄至三分線一步半以內的範圍,就看死你Carter投不進;太陽亮麗球風不見了,末段往往看見Nash東奔西跑的卻不知所措的樣子;勇士無論怎設計攻勢,3分總是彈框而出;至於公牛嘛……竟然是不及對面的後場準……Orz。



當以外線為主的球隊遇上「久射不進」的困境時,其實並不如Reggie Miller所言,他們都沒有「Plan B」去應對例如Don Nelson就曾在第四、五場改以切入為主的破壞性打法,力求盡快讓爵士的正選前場陷入犯規麻煩;只可惜在Jerry的精明調動下,AK、Okur和Millsap犧牲自己的犯規來全力把Boozer留在場上,讓勇士內線失血至死。Frank也曾試過做一些內線強攻戰術,不過當Mikki Moore要休息或因犯規問題退下來說,就沒有這支歌唱了。



更慘烈的是,這幾隊號稱防守的球隊,在關鍵時候的3分竟然比小球部隊還準……活塞之前提過了,騎士的Marshall一場轟入6球3分;Fisher在第五場就是用3分把勇士幹掉;馬刺還可怕,一眾老將Finley、Bowen、Barry、Horry,一上場就排隊待在3分線,只得叮噹肯或Parker分球出來就拋進籃框中,結果太陽就和前年一樣,在最擅長的3分一項被馬刺轟得七葷八素。



Tags:



對Chelsea擁躉來說,季末是一趟令人沮喪的「旅程」:歐冠四強再見負於Liverpool;在一週間再和阿仙奴,連和曼聯對決以爭奪聯賽冠軍的資格也沒有;賽季最後更以一連串和局結束。以如此傷疲交煎加上狀態低沈的陣容迎戰曼聯,實在難讓人寄予厚望,但偏偏,此時球隊卻極需要這場勝利來「沖喜」,對魔連奴和忠於他的部下如Lampard、Terry來說,這場勝負更關係到他們的去留,可謂不容有失。



沒有Shevechenko、Ballack、Cavalho前中後三個骨幹,Mourinho排出了4-3-3陣式:艾辛再次充當中堅與Terry合拍,Bridge與P.Ferriera,分扼左右閘;中場賽前傳言有傷的Mikel與Makelele和Lampard同任正選,而前鋒J.Cole、SWP任雙翼鋒,協助Drogba攻堅。除了A.Cole改為Bridge,Kalou改為SWP外,此陣基本上和歐聯四強一役相同,所以開賽後的形勢和問題也大同小異。



客觀點說,Mikel相比上場的表現的確有所進步,搶截時更有活力,最令人驚喜的是控球能力加強後,讓「斷纜」情況減低了不少。不過沒有策劃能力和創造力的問題始終沒有解決,在截得皮球後往往要觀望一輪才來一個長傳,甚至索性後傳,令Chelsea的反擊戰術很難打開來;再加上Makelele因為「擠壓效應」表現有所退步,所以中場線實際而言並沒有改善很多,缺乏Essien此火車頭的影響仍相當明顯。



Tags:



中大校方和學生報代表磋商後,決定不會資助學生打官司,副校長鄭振耀振振有詞地聲稱「中大學生報是基於言論自由出版、校方未有參與審查、不存在共同責任」等論點──對於這種說法,本座其實沒有多大反感,因為既賦予學生自由,責任也理應由其承擔,總不能讓保姆般事事照顧──但校方既將與學生之間的關係劃得那麼清楚,就請你們他媽的取消任何處分學生的可能!

怎麼推卸掉照顧學生責任的同時,卻又能保留處分學生的權利?現在學生們不是偷呃柺騙,而是因為出版學生刊物已被政府以一個爭議性的判決起訴!貓哭老鼠的以為推遲聆訊就已是相當體貼學生的舉動嗎?以前還以為中大校方的干預幹嘛已淪落到和中學無異,今天才知這班「人」比後者更垃x圾。

李學斌說乾脆將學生報清盤,逃避可能涉及的龐大律師費和賠償的建議,本座在此或許是無責任發言,但這選擇正合了政府的心意──從BT刑事化、網上炸迪迪尼言論還是超連結檢控等問題可看出,政府都是專挑一些弱勢的被告下手,讓對方在恐慌或怕麻煩的情況下放棄上訴甚至抗辯,以低成本造出政府樂於見到的案例,為日後的同類檢控大開方便之門。中大學生報若真有捍衛公義的決心,在加上不少校友願意伸出援手的情況下,本座認為這一關若有能力支持下去的話,就一定要守住。當然,就算學生報決定清盤,也不應受到任何指應,畢竟他們所受的壓力已夠多了。

至於方富潤提過,因為中大學生組織非完全獨立於中大校方架構,所以若追究起賠償的話他們是有機「上身」的;不過在如今人治橫行的香港來說,中大高層和律政司方面隨時已「講掂數」也說不定。

更新:從斌哥那裡看回來,由罯理教務長吳樹培向學生報編輯發出的警告信。內裡那近乎恐嚇的語氣,已定調的判斷,和鄭振耀的講話內容完全相反。是中大校方「轉汰」,還是吳罯理教務長充當「雞毛司令」?不知面對這封信,校方是要承認自己出爾反爾,還是對吳署理教務長作出處分?當然我們都知不了了之才是真正答案。



Tags:


被人惡意棄置的中大學生報號外  來源:文匯報

前言:刪掉之前寫的長篇大論,事實上坊間的同類討論也太多,只將坊間叢論加上本座淺見,點列如下,以作記錄;此外文章後半的建議部份,對比現今的最新發展可能已是遲了一點,不過姑且也列為參考。


.挑戰權威與庸俗不堪只差一線,關鍵就在對方究竟是否明白你的動機。比起之前「爆粗」事件,學生報算是有所進步,因為至少本座這位久久未閱中大學生報之閒人,當在也曾得悉情色板之開闢及其理念所在。不過之後的發展似乎是有了這個介紹,則一切內容就可「大安旨意」的自由發展,結果到了之後的期數似乎忘了之前的聲明,持續Output卻缺乏持續的反思,出事是遲早問題。


若當事人承諾絕育,亂倫是否可非刑事化?

黎則奮說得好,中大學生報未必是要宣揚色情、甚至是為炒作話題吸引讀者,他們做出來的卻是「眼高手低」。其實為何人獸交的問題不可以討論?中外大學不乏討論這個問題的學科;德國最近的兄妹通婚個案,不就是一個現成的例子?但不論要打開「性禁忌」,還是要讓性討論帶至草根,角度、知識、反思缺一不可。


取自斌哥Blog

角度不好,容易讓自己陷入麻煩:報紙毋須理你情色板有甚麼書評影評,只找問卷兩條:「你最喜歡和甚麼動物造愛?」、「你會對父母、兄弟姊妹產生性幻想嗎?」即已「夠料」大造文章,至於此專欄內的其他內容,則自然被人視而不見。

事後孔明一想,若問題改成「你會對動物產生性幻想嗎?」、「若你對家人產生性興奮,會否有罪惡感?」則現時的情況可能已完全不同。


哈佛大學的情色雜誌《H Bomb》

知識不足,首先不能「武裝」刊載的內容,讓一般大眾也能肆意攻擊。要知陶傑專欄不時論及低級趣味與情色內容,最離譜一次連陰唇的描繪也搬了出來,可是卻鮮有人敢挑戰他的道德水平(最多都是出了一本「捉字蚤」的《修理陶傑》),原因為何?就是因為顧忌此君的辯才和知識,而這種顧忌把質疑的層面提升至公眾所能參與的水平以上,攻擊炮火就變得寥寥可數了。

有人說若情色板搬出幾套性學理論的名稱,又或是索性以英文撰寫,則問題就不會出現;不過中大學生報把焦點放「Down to earth一點」、「貼近生活一點」,卻又為自己封上了這條後路。


《SWAY》就是《Sex week at Yale》的簡寫

其實國外名校如哈佛耶魯辦情色刊物早有前科,部份更獲校方資助,香港人既不愛思考而愛訴諸權威,中大學生報若能搬出此例作盾牌,呼籲家長不要讓子女入讀此等名校,甚至深入研究此例子找出反擊論據,引用他們的理由為自己盾牌,收以毒攻毒之效,效果必定比現在以其他報紙的色情版作辯護為佳。

反思不足,是中大學生報不得不承認的錯誤,而即使編輯部有一百個原則要捍衛,本座卻難以明白為何不能在這個地方認錯。又拿最受爭議問卷部份出來作例子,問卷發出後回收答案竟然只單純的舖陳出來,連一些將內容分析和評論的意思也沒,這即使就大多數的問卷調查而言都是不可接受的處理方法,更何況是爭議性如此大、背後希望引出編輯部理念的調查?

「讓讀者自行判斷」這種說法,並不能開脫學生報的懶惰;而欠缺那種戰戰競競的處理敏感題材的心態,明顯是一種失誤,讓一般大眾以致有心之人以此為由大造文章,也怨不得人。



Tags:


本座當然知道,在這裡與NBA有關的文章收視率一直是最低的,本座原本就應該等待這個系列賽完結後才來個總結,或,輸掉了的話,才來個來季展望。但今晚的賽事如此激動人心,情節像漫畫般高潮迭起,看後心情仍久久未能平伏,也實在沒有不記之理。

Windows Media Player檔案

全場精華

Fisher因女兒要在紐約做手術的關係,不單缺陣第一場,也沒有出席第二場之前的所有練習,令一直抱怨他瓜分得分後衛時間太多的本座不得不感嘆:「有這一雙手實在稍嫌太多,沒這雙手卻實在不夠。」沒有了Fisher,讓爵士的控衛深度受到很大打擊,還好第一場Dee Brown「The One Man Fast Break」跳出來重現伊利諾旋風,兩次快攻得手外加把Baron Davis迫至5犯(史龍最後更索性把雙控衛陣勢套用在D.Will + D.Brown身上,Illinois三劍俠就只差L.Head了……),加上D.Will增加上場時間至41分鐘,才使得1號位勉強避過了崩潰危機。



可是已看出這個弱點的Don Nelson當然不會再放過這機會。在第二場一開始勇士隊就持續把進攻重心放在Baron Davis身上,在短短1分鐘就Draw了D.Will兩次犯規,「擒賊先擒王」戰術成功。然而Dee Brown面對季後賽的沈重壓力彷彿全不在乎,成功頂替D.Will的位置差不多6分鐘──因為第二個惡夢又降臨在爵士後場上面。在一次爭搶籃板時,撲出來的Okur不慎壓在正倒地的D.Brown上,造成了D.Brown頸項扭傷,要立刻送往醫院沿療。



Tags:


整個系列七場下來,無論是爵士迷還是爵士球員以至教練本身,都有劫後重過新生的感覺。
頭兩場在Houston作客,Utah Jazz可說是完全未有調整狀態就開始了這個系列賽:雙控衛的Fisher的腦充血、AK47在進攻上被隊友孤立、Okur又狀態低沈讓Jeff Van Gundy很輕易把爵士的進攻路線堵著,很多時都被迫要靠Tough Shot才能得分;相反在防守時Fisher就成為了T-Mac美味的點心,而就算換上AK或Giricek來守T-Mac,JVG也只需要簡單Set一兩個Pick,爵士的3分空檔即門戶大開,讓人予取予求。



這時候AK抑壓已久的不滿終於爆發了,更在接受記者訪問時流下了男兒淚,落後2比0、看似反擊無力,爵士迷都心裡明白,要是這樣出局的話,Jerry Sloan退休、AK47被交易至別隊、爵士重建這個最壞結果並非沒可能發生。唯一安慰的是Okur在這個系列的防守突然開了竅,竟能靠單守有效壓制火箭火力,這也是兩場皆沒有被火箭大炒而保持僅有士氣的原因。



但Sloan不愧為Sloan,從來只有球員配合他的暴君,如今在絕境之下也終於決定變招了,而且變得徹底。反擊的號角在第三場響起


Tags:
分頁: 45/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