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和塔主從日本外遊,好幾晚都在大阪道頓堀玩賽馬機消磨時間,至回港後便再次沉醉於街機的G1 Winning Sire,即坊間說的二代賽馬game (G1 有10匹馬跑那部)。簡單來說此遊戲是集合競馬,育成及賭馬於一身賽馬遊戲,好此道者必明白箇中樂趣,不贅。近來逢放工必到機鋪消磨一兩小時,星期六更試過由早上十一點玩至七點吃晚飯才走,不亦樂乎,亦不能自拔。



其實G1 Winning Sire早於大約2003至2004年登錄香港,更早一代的G1 Leading Sire亦比二代早一兩年來港,當然大部份香港機鋪只是收購日本的二手貨,其實那時日本人玩馬機已玩了近六、七年,香港人才得以一嚐。Konami所生產的育成遊戲,不只是賽馬,最大的賣點就是「真」,即合乎現實,遊戲的每一個細節都鋪排巧妙,增加玩家的投入感,容易令玩家代入遊戲世界。舉例說PS2的Winning Eleven系列,其實每一集所改動的都不多,但稍為留意的話便會發覺遊戲中的球員動作一集比一集細緻。沒有記錯的話Konami便是第一代以現實球員成為遊戲的生產商,當年為整個足球Game界帶來的發展,在此之前,所有的足球遊戲,如有24隊國家隊作遊戲,便所有球員的面孔都差不多是一樣的。



Konami出的跑馬機系列當然一樣不會令人失望,跑的是玩具機械馬,大螢幕所播的則是模擬賽馬片段,每場賽事的競逐過程則和機械馬一致,玩家雙重享受。育成方面,玩家用的是育成電腦馬咭,遊戲所購入的馬都是現實曾經出現的日本本土競賽馬,購入後自作訓練出賽,贏取大賽、獎金便是遊戲目標。馬匹退役後更可作配種安排,再而出產馬匹出賽,不斷循環,不斷爭取遊戲中的名與利,在眾多玩家面前一嚐勝利馬主滋味,為最大樂趣之一。Konami的「真」在此遊戲發揮得淋漓盡致,遊戲內所有都是日本競馬場、日本事實馬匹、日本賽程表、天氣、場地狀況樣樣齊全,無一不漏。



近年香港亦有生產商亦看中此遊戲商機,自產一隻香港版的賽馬機,受歡迎程度亦不俗,因為玩家始終有鍾情香港賽馬。但若要我個人比較港版日版兩者,只可說,港版志氣可嘉,卻欠內涵。



Tags:

「孖煙囪」一族

[不指定 2007/08/15 18:22 | by henryporter ]

「孖煙囪」,即港語對短褲型男士內褲的暱稱。記得童年時看《香港八四》之類的節目,總有一兩個中年男性的角色在家中作「底衫+孖煙囪」的打扮,所以長久以來對「孖煙囪」的印象,就是「老土麻甩佬」(落伍、不修邊幅的男性)的專用裝備。

其實在十多年前的《號外》,也曾接觸過有關「孖煙囪」與「底橫」(港語對男士三角褲的暱稱)的相關討論。作者雖然強調現在(即當時)的「孖煙囪」已有大量的時尚設計,更語帶威脅的說三角褲因緊束所帶來的壓力與溫度將不利精子的生產和活動,最終影響生育機率,但當時的本座並沒有甚麼共鳴,只是一笑置之。另一方面,不少男孩的內衣褲其實都是由父母打點,本座也不例外;既然母親大人會定期購入三角褲「汰舊換新」,也就不會特別在意或要求試穿「孖煙囪」。



真正讓本座體會穿「孖煙囪」的感覺,是在去年日本旅行。由於正當炎夏加上本座超級大汗,原以為每天一套內衣褲應該夠用;誰知偶爾半天回房休息時已忍不住更換,旅程才一半存量竟告急,唯有去Uni Qlo進行補給──而這第一條的「孖煙囪」,就是在身邊人的建議下購入的,也沒想到一穿就愛上了。

經過多年的演變後,新派「孖煙囪」去了以往的累贅,反而更像一條較為單薄細小的短褲,款式也不如印象中老土。當然要穿出街也還是不能,但在家中穿著卻仍算可以接受,至少比起三角褲是得體得多,不太會感到尷尬。穿「孖煙囪」一回家把面褲一脫即可,出街把褲一穿便成,這種便利可謂最吸引的地方!此外,沒有了三角褲的拘束後那種「奔放」,也是非筆墨難以形容的。

但另一方面,也有人始終接受不到在長褲下再穿一條短褲(正如本座也接受不到「內膽褲」),而穿「孖煙囪」出街有種「浪下浪下」的問題,對某些人來說感覺總有點不自然;大汗如本座者,若在炎夏東奔西跑的話弄到整條「孖煙囪」都濕掉的話,甚至會比三角褲更加難受。所以是「孖煙囪」還是「底橫」,見前仍是各有優劣;但若閣下(男)不以穿Calvin Klein內褲為自豪的話,有空不妨去Uni Qlo試買幾條,或許能扭轉你對男性內褲的看法!





數場友誼賽加上慈善盾的一場非正式比賽,可以肯定的是Chelsea的狀態尚未十足,直至揭幕戰實遇上Birmingham才總算看到隊型輪廓。摩帥今季重行24人以上的大隊伍模式,以應付非洲國家盃及去季出現的傷患問題,亦即目前每個位置理論上皆有一名以上的球員以供調動。



前鋒:Shevchenko、Drogba、C.Pizarro

Mourinho表示今季將重行4-3-3,但從Birmingham擺出罕見的進攻型4-4-2可見,他對排陣仍抱開放態度。Drogba去季的表現可謂其生涯巔峰,不少賽事也是靠其單天保至尊才能勝出;隨著可能來臨的狀態回落與非洲國家盃這兩大隱憂,如何在進攻面上減低對其依賴將是Chelsea的一大課題。

本季是Shevchenko證明自己身價的最後機會,這是背負「世界頂級前鋒」之名與天價轉會費的宿命,因為即使他能成功扮演掩護Drogba得分的副手角色,球迷、領隊甚至老闆也不會感到滿意。個人認為頭場擺出的進攻型4-4-2,就是最能讓Shevchenko發揮的陣式,但本季究竟他能遇上多少次這樣的機會?本座相當懷疑。



Pizarro轉會前應已有成為球隊後備的覺悟,而這種心態也是Chelsea身為第三前鋒所最需要的。自美洲國家盃以來Pizarro一直狀態不俗,而這亦有利Chlsea在開季保持強勢;但他去季的傷病問題,始終是一大隱憂。



Tags:

[Soccer] Chelsea失落慈善盾

[不指定 2007/08/14 17:15 | by henryporter ]



即使目前來說Community Shield的競賽味道仍然不強,然而輸了這樣的一場牙較戰,心中難免有點不快。魔帥此場的試陣味道濃厚,雖如事先張揚般排出本季主力採用的4-3-3陣式,但鋒線卻由SWP、Joe Cole與Florent Malouda三名邊線球員包辦,換言之全隊皆無一個正前鋒球員!



半場觀察下來,Mourinho是打算讓Malouda打一個中間偏左的輔鋒位置,然後藉著與Joe Cole不時交叉走位來擾亂敵人防線。這個「無前鋒陣」雖然能大幅提升Chelsea的節奏,然而沒有一個主要的供輸目標和搶點球員,卻讓中場在策動攻勢時有點無所適從。結果上半場大多時間的長傳皆無作用,而即使Chelsea每每能快放「落底」,最後仍然無法在禁區做成威脅。

進攻讓人「耳目一新」,但相對防守方面,去季險象橫生的場面卻依然出現在今季。Glen Johnson「外放多年」後故劍重逢,此場的表現本座只有三個字感想:「唔夠班」助攻力有自不消提,走位進退失據、攔截不準、越位拿捏不準──基本上閘位球員的錯誤他都犯齊了,而這亦造就了曼聯左中場Erva(全場被選為最佳球員)以至左後衛Silvestre的超水準演出。中路由Ben Heim與Cavalho扼守,後者「路數」依舊出色,似乎多年下來終能打出近乎其身價(一千八百萬磅)的水準;至於一場下來,Ben Heim的表現算是比保拉路斯與Huth好,但卻遠遠達不到Terry一柱擎天的地位;再加上兩邊閘位頻頻失守,最後若不是Cech力挽狂瀾,Chelsea此場還不是只失一球就能了事。



Tags:

重臨動漫節

[不指定 2007/08/03 12:35 | by henryporter ]



漫畫節發展的小小回顧

相比起書展,本座對前往漫畫節正逐年減退。猶記得第一屆漫畫節,親眼見證初開幕的一刻,作為員工之一的心情是多麼興奮;之後的數屆,也對百花齊放的新作、五花八門的各類精品所反映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本地漫畫行業感到欣慰;可是直到近年,漫畫節只剩下賤賣倉底貨的「漫畫Mega Store」能讓本座多看兩眼;直到去年,本座終於首度缺席漫畫節,而這個曾是香港漫畫界的盛事,已逐漸變質成青少年文化集散地。

有人把「書展根本不是賣書」的一套批評套用到漫畫節上面,本座認為是不公平的,因為漫畫在香港分銷的渠道遠比一般書商完整(至少每個屋村多有漫畫舖,卻未必會有書店);且雖然每篇漫畫皆有大量期數,但實際作品的數量卻很少, 在展覽只靠向讀者推介新作根本不能回本。

香港漫畫界苦於於市場細小、日漫挑戰與其他娛樂所蠶食,一直希望能效法日本,建立由漫畫衍生而出,售賣各種精品、跨媒體作品的產業鏈,而漫畫節其實就是讓本地漫畫拓展精品市場的第一步。當年漫畫節的刀劍精品一出,果然一炮而紅,不單令本地漫畫公司的數目如雨後春筍般增加,更難得的是吸引了一班青少年人,重新對香港漫畫產生注意──這對當時市場已萎縮至只剩中青年男性讀者群的「土炮」來說,可謂一個奇跡。


SOURC: WIKI

可惜本地漫畫商沒有好好把握這個機會提升作品的質素,又或嘗試拉闊那個曾被「遊戲機漫畫」打破的讀者群缺口,只一味以量產精品方式套取最大利潤,原本的主角「漫畫」卻變成了附庸。有時甚至為了推出精品,不惜強行修改劇情以作遷就,甚或加推幾本半完成的爛作為「羊頭」……如此發展,「精品泡沫」的爆破可謂意料中事。從與電玩節合辦、接受Animax的贊助可見,漫畫商在這個盛會中的主導權早已易手;所以即使依然每年舉辦,可是入場的青少年人也不再是對本地漫畫有興趣的一群了。

事隔一年重臨漫畫節,進一步感受到這個祭典的衰落:雖然參展的數目仍勉強撐得起整個主場館,但與前年相比仍有明顯的分別。本地漫畫的業務比起前年為佳,這讓本座有點意外,不過留心一看,能招來話題的大多都是當年名著的復刻版、或是借舊著名聲推出的精品,至於新刊就只有不被本座看好的本地漫畫誌《Happy Tennis》較惹人注目,「食老本」的味道相當濃厚。以前也曾說過,「食老本」不要緊,但若不持續創作,當老本吃完後,香港的讀者們又還可以吃甚麼呢?



至於香港動漫節的發展應何去何從?或許動漫的吸引力不復以往,但至少它成功塑造了一個讓大量青少年集中的地標。而只要商機還在,遊戲、玩具廠商們又怎會捨得讓它「安樂死」呢?沒有了那班「麻甩土炮支持者」,香港還有更多願意消費的少年、兒童,更何況他們的消費額可能還比前者為大!本地動漫愛好者,現在可能已不再是這個祭典所招攬的主要的對象,所以,身份當中一份子的本座也實在沒有必要特地前往啦。



Tags: ,

與書展擦身而過

[不指定 2007/07/29 04:02 | by henryporter ]


星期二是書展的最後一日,然而本座不幸在上周五追車時「拗柴」,連看兩次跌打也好不起來。週一本想借病假混水摸魚去一趟,無奈扭傷實在太痛,實在不適宜作這種需要「長途跋涉」的活動,勉強去的話只會大減雅興;更何況本座每次往書展「例不虛發」,以此殘軀又如何把戰利品捧回家?

在下此決定後,本座實在很想學那些清高的愛書人,不屑的拋一句:「書展只是庸人趁墟之地,真正愛書之人根本無去書展的必要!」奈何未能出席的懊悔卻一直延續至今,因為相比起平時逛書店,書展始終有著其好處:

.的確諸如商務、三聯、中華等大型書局在平時也會有折扣,但總不會如書展般,在你每次買書時都確保遇著折扣生效的時期。至於其他小書店就更加可能會促銷的特別折扣,這對購買平時不大捨得、喜愛程度較次的書來說,會是一大助力。

.現在的「二樓書店」越開越高、越開越偏僻;你看瑜林書店雖然一拆幾,但旗艦店卻在好望角高層,每次看見那條電梯人龍都會打消上去的念頭;而且,雖有很多人說間間書店的來貨皆是一樣,但其實是有些微的分別;所以「將所有書店集中於一地同時展出」始終有著節省時間與腳骨力的價值所在。



.對於較冷門的(如麥田出版的軍事叢書、文化藝術出版社的國共真相系列)則只限某些書店,甚至在書展擺設的出版社攤位才能找到最新和完整的作品。既然不夠錢一次過買全套,就只好每年書展逐點逐點去收集回來啦。

.很多本地書商也會視書展為一個推出新書的熱賣期,而各種媒體也會趁此盛會回顧各種作品的內容或評價;這對已很多沒看《讀好書》,平時又少留意書壇消息的本座而言,仍是一個接收資訊好機會。

.很多人不喜歡書展那股「祭典氛圍」,認為「人買我又買」很Cheap,不過也正因為這種推動力,讓閱讀範圍狹窄的本座會乘著那種氣氛,嘗試一些平時不會買的書種,這會是一個不錯的體驗。



.最後,自然是本座的【館藏整理計劃】已陷入完全停擺的狀態,只是由於每年書展購入數量實在太多,讓本座不得不借寫記錄來整理一番。如今連書展也不去的話,那麼這個欄目可能就要摺埋了。



再談周瑮事件

[不指定 2007/07/26 15:33 | by henryporter ]



前言:一如網上某文章所料,周瑮事件很快走向了簡單二分化的方向。繼網絡的一輪聲討之後,「擁周派」很快成形,對周的遭遇紛表同情,而對其的失言與挑釁則只輕輕帶過;最後兩方陣營很自然的以各說各話完結,兩方帶出來的啟示也只會被各自的擁護者接收而已。對於「擁周派」對網絡攻擊的抨擊,他們說的已夠多了,本座在此也不再重覆;只是「反周派」被如此模糊成不解溫柔的暴民一類卻未免有點冤枉,故在此也希望記下一些反思,以作為這次事件的一些討論延伸。

由周瑮與談到黃世澤

也因為周瑮事件,網絡欺凌/Cyber-Bullying突然成為了熱門詞彙。其實「網絡欺凌」算是網絡新事嗎?在過往我們早已見怪不怪,其中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黃世澤,自他與幾個著名群體交惡後,網絡間以他為取笑對象的作品不知凡幾,為何「擁周派」在這些事件發生時對這些暴行不發一言?本座甚至可大膽說一句,這班「擁周派」當中的某些人,就曾是對黃世澤進行網絡欺凌的其中一份子!



為何周瑮與黃世澤兩位仁兄會有如此「不平等」待遇?或許,黃世澤本身就是以一身「戰鬥格」「行走江湖」,在其網誌也是毫不客氣的對看不順眼的事情作出抨擊;所以別人對他進行攻擊/反擊,很容易就會有一種「理所當然」的想法,有時甚至過了火位,也會被認為是「罪有應得」而被正當化。

反觀周瑮相貌姣好(此為網上一般大眾意見,本座不如置評),楚楚可憐,加上除《Just Do It》一文外就別無其他同類事件,自然就容易以「偶一犯錯的可憐小女孩」形象而被廣為原諒,在憐香惜玉與護花之心油然而生的情況下,所獲得的保護和支持也自然較多──就正如校園欺凌一樣,被欺凌得最厲害的,往往是那些不太討人喜歡,性格古怪孤闢的小孩,而不是討人喜歡的那些;因為後者往往能輕易找到/吸引「救兵」,後者卻不能。

縱使程度、次數、內容皆不盡相同,兩者的攻擊意識卻是同一本質。黃世澤鄙視中共及其支持者、鄙視網政廿一、鄙視幾位網絡名人,這和周瑮鄙視看色情電影的男性、鄙視所謂「亞洲電車男」、鄙視Nike基本上是一樣的;既以遊戲文章的語氣進行挑釁,就要作好受反擊的準備。所以若要客觀公正,就請將兩批進行網絡欺凌的人一起罵!(當然,你要「監粗」選擇性攻擊,當然吹你唔漲)





03
年前因事未能見証利物浦大勝港隊六比零,這回有幸能託朋友買到最貴的三百五十蚊波飛,一嚐現場看利物浦比賽的多年心願。

相信自己和一部份人一樣,入場的最大目的其實是想感受本港利迷的支持度,筆者並不太同意一些經常出現評論,說曼聯是本港最受球迷擁戴的球會,不敢說利物浦受歡迎的程度蓋過曼聯,但卻至少不認為會比曼聯差。總認為曼聯的名氣多年來被香港的傳媒、球評家等,吹捧得過份,用英文來說是曼聯是被
overrated,這亦造就了很多本身捧利物浦、甚至阿仙奴或車路士的球迷深深不忿,尤其是利物浦球迷,多年來加上與曼聯太多球場上對疊的恩怨,心裡種下了仇曼的根,就是這根,更加推動利物浦球迷對球會的瘋狂。



由於工作關係,筆者大概六點鐘才由跑馬地黃泥涌道,經樂活道繞到加路連山,和另一同事,步上大球場,沿途所見穿著利物浦球衣的人不少,但比期望略遜,到差不多經過南華會才見有較多的紅潮。到達波飛的座位時已是六時半,頭場樸茨茅夫對富咸早已開賽,當時就現場所見球場只是八成滿,大概很多人都因工作關係而遲了入場。

由於筆者的波飛是託人向球迷會買的,座位位置便在球迷會附近,附近擁戴利物浦之多是可想而知的,大概每十個有七至八個都是穿著利物浦球衣。鄰段的一眾大概三四百人,在官方球迷會的攪手指示下,開始作好打氣的準備,最困難而又最講求服從性的莫過於整段人齊舉顏色紙板,有紅有白,遠看便砌出一個英文字。但似乎這些文化在香港尚未普及,幾位攪手都顯得吃力。氣氛最好的一段要算是利物浦球員出場前,官方球迷區開始高唱會歌,有唱
You’ll never walk alone,有唱Ring of Fire,但最自得其樂還是一批為數二三十的外籍利物浦球迷,手持大杯啤酒,特別看見有一位當球迷區高唱會歌時,可能感覺到氣氛和晏菲路主場相去甚遠,不禁垂首搖頭作苦笑,看到此情此景,筆者不能說不帶點失望。



Tags:


回港後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戲,原因是日本的戲院不斷地提醒本座未看《Die Hard》和《Harry Potter》兩套鉅片;尤其是《Die Hard》系列,和《Rocky》系列一樣,已成為一個伴隨成長的情意結。《T3》本座沒看過,但Bruce Willis在12年後再拍《Die Hard》,和史泰龍的《Rocky Balboa》比較起來,除了同樣對年華老去、與新世代脫節的人生感到無奈以外,更多了一份不甘心。



為了加強新舊世代的差距,最新一集的《Die Hard》特地以網絡犯罪為主題,海外版還改了一個「懶Cyber」的《Die Hard 4.0》……但和片名一樣,所謂的資訊主宰世界與及網絡犯罪早已在其他同類片種玩殘了,甚至乎之前的《Die Hard》系列也不乏高科技犯罪例子。以此為主題卻沒有讓人驚喜的原素,結果是弄巧反拙的帶點落伍感覺。



四集《Die Hard》下來,本座有種強烈的感覺是,每一集續集都把《Die Hard》的一個特點抽去:第一集一直被人稱頌的,乃全片只在一幢大廈進行的「困獸鬥」設定;然而到了第二集,舞台雖然仍局限於一個機場之內,上集最大的賣點其實已蕩然無存。第三集簡直可說是《Speed》的另一變奏(雖然傳聞《Die Hard 3》比《Speed》早開拍而遲上映,平白硬食抄襲死貓),還要附送一個草草收場的結局。那這次最新續作又有怎樣的表現呢?總體來說,是令人失望。



在營造出一個與《強戰世界》匹敵的未世級災難後,竟只把後果簡化為恐怖份子藉此能隨意調動資金;而Bruce Willis的救世行動亦只不過是直闖一座普通大廈,玩一場亡命飛車而已,至於停電、交通癱瘓所帶來的惡果,全部一筆帶過。年輕駭客與John McClane雖一併出生入死,但在破解難關上的合作卻相當有限,結果是你有你隻抽,我有我搞機,拍檔意識比起第三集的Zeus、第一集的Powell都來得薄弱。

觀眾期望看的,似乎是Bruce Willis這種old school以暴易暴型幹探遇上資訊世代的種種矛盾與衝突,並以實際的行動擊倒虛擬的計謀作結,反證老一輩的存在價值──如此橋段看來似乎老土但亦難免,所以即使未能免俗仍可以接受。要命的是,是編劇似乎完全捉不著電影要點,一重又一重的所謂科技騙局,只為每一場大場面提供由來解釋;支離破碎的故事橋段,讓《Die Hard 4.0》幾淪落成一般的爆谷電影。



那,《Die Hard 4.0》和一級B級片相比,還剩下些甚麼?



Tags:



慈善,只為幫助有需要的弱勢社群。但7月25日在新界區進行的賣旗活動中所捐的每一分一毫,卻只是助紂為虐。明光社不是慈善機構,它的所作所為只為強加自己的道德倫理觀於社會之中,壓抑與他們理念不符的人。除了他們的僱員和支持者外,沒有人會因為那個所謂生命與倫理研究中心得益。

假若你反對美國的單邊主義,反對小布殊的新保守政策,那請你不要壯大和他同路的明光社。(好啦……我承認它是無辜的……我指小布殊政權)

假若你真的想幫助在貧病痛苦中掙扎的不幸人士,新界區的朋友請省下你週三的輔幣,一併在再下一個星期捐給真正的慈善機構。

假若你住在以下地區,7月25日請不要買/賣旗。

將軍澳、荃灣、青衣
葵涌、葵興、葵芳、荔景
沙田、大圍、馬鞍山、粉嶺
大埔、太和、屯門、元朗

增訂:鑑於坊間有不少人士看罷此文後,對明光社的遺害、影響力等作出質疑,因此特別加添下列連結,讓看倌參考



分頁: 43/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