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說收到公司的解僱信,很灰。他以為自己是公司重建計劃必然的一員,沒想到到最後關頭還是有如擠膿一般被擠掉;這令我想起當年舊上司游說我回巢一起打江山的舊話:「打工仔最常犯的錯誤,就是以為自己的價值是恆等式,升值時不黯形勢,眨值時卻不接受現實,身處險境卻不自知;職場的輪替比你想像中快,必有用著你的地方,卻也沒有無可取代的傢伙。」

職場的價值可概分兩種,一種是可控的(如工作能力、身體狀況),一種是不可控的(如專業基準、人事關係),朋友最錯誤的,就是過於依賴不可控的價值,妄自以為自己的專業難於考取,可大造「獨市生意」。不可控的因素的影響力通常相當之大,有時甚至能以後者遮蓋前者的不足;但另一方面卻具有相當風險,隨時在一剎那間消失於無形。朋友又怎會料到,當取締者出現之時,倒台的速度比他所有設想的情況都還要快速?

只有自強不息,提升價值,讓老闆發現取締的成本比起留用你還大才是上策
;而發掘自己的在職以外的潛在能力、計劃周詳,在被取締一刻迅速找出解決困局的辦法,則是中策;沒有危機感的,也至少要時刻明暸自己的「市價」升跌,掌握自己的能力在市場至少可以掙到甚麼。

總有些人喜歡不停見工(還要是不同工種),卻未必一定是想轉工;撇除那些享受「被人肯定工作能力」那一批外,還有一些就是藉此確認自己的「價值」,以為自己追求更佳條件,或,相反來說,安排最好的後路。所以職場如戰場,上班如打仗的形容可不是說笑的;我應慶幸自己尚在安穩的環境中。smile

轉工篇

朋友剛「呻」完,又輪到身邊人嘮嘮叨叨,表達希望(在薪資保持水平的情況下)轉換工作環境的意欲,也正好作為上一部份的延伸討論。




可能要為早前「科學實驗樓」與「保樹立人」兩大事件所引來的輿論壓力進一步解套,又或者這個發展藍圖的影響確實重大,所以校方今次索性四大顧問公司為中大至2021年的發展建議發佈會大肆宣傳,公開讓公眾參加。先不論這種公關手法用意為何,個人認為這是一種值得鼓勵的方向,至少校友、同學、同事們也在得知校方在這個舉足輕重的問題上,究竟在想甚麼。(例如在火車站對出的那幢摩天酒店,原來會在側邊興建教學樓)

有關四間顧問公司的發表內容,有興趣的朋友除了可以參考下面本座的附錄、或其他朋友的報告外,其實都能在校方提供的網址直接觀看得到不過正如校方所言,幾間顧問公司所發表的方案都不是能供選擇的最終方案,會眾要留意的只是他們在規劃方案上的創意和主張云云,而待正式選定合作伙伴後,才會有較為實際可行的方案出爐。

因此,顧問公司在策劃今次的簡報前,基本上並沒有咨詢過中大師生的意見,也沒有財政預算的考慮,所以計劃當中的建議,可能最後因為現實考慮的情況下全部推翻,參考價值其實相當有限。不過,至少從這個簡介會中,我們會了解到中大未來發展的可能性,也略可窺探校方對校園擴展的一些基本想法。



(1) Dennis Lau & Ng Chun Man Architects & Engineers (HK) Ltd. / Woods Bagot, Australia



Tags:



年前,香港教育學院兩名所謂學者──香港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與行政系講師倪紹強和阮衛華,進行了所謂的「破天荒研究」,嘗試以簡單二分法的量化統計,帶出香港武打連環圖誨淫誨盜、對青少年有嚴重的壞影響云云。其實只要對香港漫畫界有多少認識,都知道這個結論錯漏百出,自取其辱。

首先報告將包封套的漫畫列入研究範圍,明顯是妄顧了不良刊物不能售予未成年人士的分級保護制度,強行納入青少年研究只是企圖魚目混珠;此外只挑武打漫畫作研究,然後批判其暴力成份過多更是多餘──難道金庸武俠小說有近半武打內容,又是渲染暴力?有關粗口的指責更是離譜,稍有涉獵港漫的讀者都會知道,真正會用粗口「諧音」(而非正字)的,只會是包膠袋的成人漫畫,而沒有封套的,基本上從頭到尾都是一句「他媽的」,試問我們何來看到有未成年人士在街大叫「他媽的」?

要論最搞笑的,自然是所謂「男盜女娼」的性別觀、價值觀,學究們自以為比作者更懂創作,更懂得漫畫中的男女性角色應當扮演何種職業、國籍人士(他們明顯沒有看《龍虎五世》後期女帝控制大局的情節,也不知道原來武俠漫畫在中國,而不是香港發生)。甚麼「男性只有英雄和非英雄之分」(其實這句說話邏輯上已有錯誤:地球只有男人和女人之分是否也是一個問題?),難道硬加一班普通人在漫畫中營營役役、吃喝拉睡才稱得上健康?

基本上此量化研究只是強行將某些漫畫元素抽取出來作斷章取義的評論(期刊《教育曙光》竟敢刊登,實正自貶身價),其餘的所謂六大特徵,基本上是連批判的價值也沒有,但看到當中有一句「是非對錯沒標準,不顧後果」,剛巧本座手上正好有一期兩名學究口中的「男盜女娼」黑社會漫畫,正好就在這裡張貼當中幾版,讓作者邱瑞新為各位上堂通識課。

作品名稱:《火武耀揚》
作者:邱瑞新
期數:268期
級別:二級(十八歲以下人士不得購買及觀看)

背景:黑社會大佬黑骨棠與高級督察張軍於退休警務署長許一(暗喻許淇安)相約一決生死,在死戰開始前前受許一之邀,與其家人一起晚餐BBQ……



 

           

按圖放大





《Prison Break》第三季開鑼,正是一個寫寫前兩季感想的好時機。以逃獄為主題的電影,本座立即想到了《Victory》與《The Shawshank Redemption》等經典;但以整整一季廿四集的單元劇描述一個逃獄計劃,則應可為空前;而且,還取得極大的成功。

從背景設定可見,編劇們為了將《Prison Break》的劇力推至最高,不惜將巧合得脫離現實的元素堆砌成一個空中樓閣:最初是兄長含冤入獄,正於一高度設防監獄等待死刑執行;其後擔任建築師的弟弟碰巧從友好同業間得到了該監獄的地圖,又碰巧他有一種近似精神病的特性,擅於將一連串細節組合成一個龐大計劃;於是在他精心策劃後,故意在銀行犯下打劫罪,然後因親屬關係要求往同一監獄服刑……但不得不叫人佩服的是,即使是如此巧合,強勁的劇力仍叫人不能自控的追看下去。



俊男與刺青

《Prison Break》的一大殺著,源自男主角Michael Scofield那一身神秘的紋身。正如上文所述,從第一級設防監獄中救走大哥,二人同時越獄是一個精密而龐大的計劃,所以Michael Scofield把所有細節都刻在自己的身上,然後把這個計劃藍圖明目張膽地帶到監獄之內!其實若要把劇情合理化,只需要將Michael設定為成記憶力超強就可以了;如此大費周章地利用紋身逃獄,除了有一種「人人看著皆慒然不覺」、拍案叫絕的綽頭外,還能讓觀眾為得知「下一部份的紋身不知又有何妙用?」而保持追看的熱情,也更奠定了男主角運籌為握的說服力。



監獄電影充滿象徵黑暗與暴力元素,難以吸引女性觀眾,但《Prison Break》又豈會算漏這一環?男主角Michael Scofield單憑其俊俏面孔與參照紋身時故意現出的壯碩身型,已足以讓女觀眾們大聲尖叫;再加上他深藏不露的智慧、處變不驚的冷靜,和甘願放棄身為建築界天之驕子的大好前途,只為入獄拯救大哥的兄弟情義,更讓他成為電視界中的夢中情人。



內文劇情含


Tags:


毫無疑問,這將會是2007年最觸動人心的照片。緬甸僧人掀起的和平示威,遭軍政府鎮壓;日本記者長井健司先生混雜在示威群眾間進行採訪,然後遭到緬甸軍人在其背後近距離射擊,頹然倒下。

沒有人能想像得到,這位當時已身受重傷的戰地記者,倒在地上後做的第一件事竟是舉機繼續拍攝,然後再盡力保護攝影機,直至再也支持不住為止。究竟當時長井健司先生的動作是身為記者的本能反應,還是職業的使命感驅使他超越痛楚和恐懼,堅持到底?我們永遠也無法知道,只因這位犧牲自己為我們帶來真象的記者,已永遠離開人世。



Robert Capa
說過:”If your pictures aren't good enough, you're not close enough”,長井健司自己則說:「誰も行かない所に誰かが行かなければならない」(總有人要到沒人想去之地)。而他,也的確已站遍不可能再接近的現場,沒有人敢身處的前線。或許長井健司的攝錄機會被軍方充公、檔案會被刪除,但緬甸軍政府的殘暴和冷血,卻已完全清楚的展現世人眼前,可謂他最真實,也是最後的採訪。



長井健司付出生命,訴說戰地記者、攝影師為公眾提供真相的代價。對於這班偉大的新聞從業員,只有全力捍衛新聞自由與資訊流通自由,讓這些好不容易得來的訊息盡量讓更多人知道,而不會被政府壓抑或扭曲。這是我們所能做到的最大回報。

長井先生,請容許我在此向你作出最衷心的致敬。


Tags:

遊 就館外以玻璃屋形式建築,所以在外面很快就會 找到全館賣點:一代名機零戰五二型的原機體。在收票口前的地台是自由參觀的公眾地方,除了零戰外展品有在泰國運回的蒸氣火車頭C5631,九六式榴彈炮等 軍備原型展品。側邊是遊就館附設餐廳茶房「結」,餐牌上有不少軍事為題的菜色,而招牌菜自然是海軍咖哩飯。



買了入場券後乘電梯上一樓(扶手電梯在沒人時會關掉,相當環保!),在開端除了同樣是軍備展示外,還有放映紀錄片或戰時電影的小型戲院;本座去的那一次剛巧是放映最悶的〈私たちは忘れない!〉,看了五分鐘左右就頂不順了。



展覽室以由古至今的時序方式分佈,記錄由日本中古時代至二戰終結之間的戰爭歷史,再輔以若干靖國神社的發展概述。



不得不讚的是遊就館在文本資料與展品展出之間取得一個很好的平衡,不像香港歷史博物館或海防博物館之流,只一味堆砌文物作Eye-catching,資料陳述與舖排卻一片混亂。



起初有關中古及戰國時代的展館只屬走馬看花,真正有看頭的始自維新時期,當中詳細記述日本對列強威嚇的不安感,標示了日本向海外擴張的起點。



Tags: ,


正式開始07年度日本之旅遊記。由於實在沒有信心可以全部記錄,所以決定不採去年隨時序記敘的方法,先抽取較易寫的/有意思的部份開始,再看情況慢慢補完。去年曾說過沒去靖國神社是十大遺憾之一,今年總算可以彌補了;而且為遷就遲來會合的思力,前後兩天各去了一次,絕對有作為第一篇遊記的價值!



身處池袋,前往靖國神社其實相當方便,只須乘坐有樂町線到市谷駅下載,再沿路而上即可。在正式參觀之前,本座都是從電視或互聯網認識神社,一直以為靖國神社就是一座大寺廟,所有神器皆供奉其中,如今一去,才總算得知真貌。



如圖所見,靖國神社呈「
P」字型分佈,當中可分為眾多不同的區域



通常我們會由第一鳥居的入口進入,之後會有一條和公園相似的綠蔭長廊,不少人會在此休憩。

   

在長廊中本座看到不少「獻木」,幾乎每一棵樹都有一塊說明版,指此樹是為紀念曾獻身為國參與戰爭的某個部隊而設的,相信是由戰爭遺族或部隊的倖存者所立。



Tags:

眾志堂「頹飯」的沈淪

[不指定 2007/09/22 00:29 | by henryporter ]


本年度眾志飯堂由君好海鮮酒家接手,花費一個暑假進行裝修後重開,駭然發覺過往眾志堂的「台柱」消失於餐牌中,後來幾經查察下才得知現在「頹飯」已成為學期間才推出的「季節性食品」這明顯是逼在暑假仍須上班的中大員工「捱貴飯」……這使得本座想起了早前中大針對外判員工徵收車資事件:限制「頹飯」供應期,不正是對中大所有需要在暑假回校的非學生成員一種「歧視」嗎?

不過已「餓到出汁」的本座已沒有心情理會這個可能永無完結的論爭了,就趁今天直接殺去眾志堂來個「實地考察」。其實除了限制供應期,眾志堂新承辦商已惹了不少流言,例如故意不把「頹飯」和其他低於15元的飯款張貼於餐牌上,要顧客親自詢問才有,甚至有指原本新承辦商就乾脆取消頹飯,只是經不起學生與工友的質詢才勉為其難復再推出云云。

但持平點說,消息也不是一面倒負面的,好像前一兩天就從同學口中聽過「頹飯」出現了叫「五味飯」的花樣,合有餐、腸、腿、蛋、菜(街上又有一稱號謂「西洋四寶飯」)飯、汁,以前一直希望「柯打」卻怕被阿嬸x的夢幻之飯,終於有機會一嚐了!今天特地去眾志,部份原因也是衝著這十元「五味飯」而來。



不過一到眾志堂立時要面對一個震怒的事實:「特價飯」政策又有更動,售價10元的「頹飯」就當天指定的一款,甚麼餐腸、餐蛋飯一律停售,不吃罷就!本座在收銀機台上詢問不果,心想「有無可能連餐肉火腿都會缺貨」,徑自走往廚房一看,發覺大堆餐腿蛋腸四寶依舊健在,就是不賣「頹飯」給你,吹咩!剩下沒有選擇的免牛飯,倒了一殼有如西湖牛肉羹般稀的「潺」在飯上就算,就算你叫「多汁」,阿姐也只會面黑的加一啖給你,倒有點《監獄風雲》的風情。


[Soccer] 別矣!摩連奴

[不指定 2007/09/20 12:30 | by henryporter ]

香港時間上午8時左右,BBC與Chelsea官方都先後公佈了Mourinho請辭消息。雖則有不透露身份球員指出摩連奴是被艾巴莫域治直接解僱,而非如報導所說般是在雙方諒解情況下中止合約──但這也經已不再重要了。

消息公布後身邊利迷、曼迷自然又紛紛「深切慰問」,但本座卻是無甚感覺,甚至可說當年Vialli被炒時還比較震撼。眾所周知,Mourinho那種強調剷截與控球、高效率而低娛樂性的踢法,早已讓其與視球隊如玩具的Roman Abramovich出現多番爭執,只是在戰績背書的支持下,才總算抵住壓力而已;今年遇著球隊低潮,球隊打法自伯明翰3:2一役後又回復過往,自再無留下之理,被炒與否,只是遲早問題。



事實上,所謂「摩連奴系統」在今年亦開始出現崩潰之兆:傷兵問題依舊延續、部份球員長久無法擺脫缺態問題、幾名愛將表現不爭氣;攻不銳、守不穩,打起來如老鼠拉龜,兩年前爽快感覺不再復見。就連對手也開始懂得捉摸到摩連奴屯重兵於中場攔截的特性,多打兩邊長傳快放戰術,從Chelsea的兩閘和死球防守不滯兩個弱點入手,迫和、甚至取勝。

若不離開,Mourinho能否調整戰術,找到重振雄風的辦法?或許吧,但從維矣里勇奪多項盃冠軍、雲尼阿里打進聯賽第二與歐聯四強仍被「炒魷」的前例,Mourinho應早知Chelsea高層從來討厭等待,這一天總有來臨一天,只差遲早而已。

摩帥離隊伴隨著的問題,自是一班「子弟兵」的去向。Lampard本年與球會續約談判一直很不順利,Drogba已多次表明去意,Cavalho當初只因摩帥轉隊……這條Chelsea核心會否因而解體?但本座目前最擔心的還不是這些,而是班主Roman Abramovich目前對球隊的心態究竟如何。

從近來的收購與續約方針明顯可察覺到,「阿布」在球會的花費明顯是收縮了(至於分析為「車路士開始注重實用性收購」的那班自是外行人),若這是為擠走摩連奴的手段還好,因為水喉將隨新領隊的到來而重開。但若是對足球已意興闌珊的話,則Chelsea的前途已現警報:畢竟目前嚴重破壞的薪酬架構,令Chelsea很難以追求盈利的方式運作,也意味即使有新買家接手,可能要全面更動球隊陣容以達削減開支之效,球隊將面臨一段長久的黑暗時期。

但縱使滿城風雨,但對自古烈治接手時已是Chelsea Fans的本座來說,也不是未見過風浪的;巨型班還是中型班,根本不是本座是否喜愛Chelsea的考慮因素。還記得在02/03年賽季完結後,車路士曾拮据得連球員周薪也無法支付,負責九千萬鎊幾至清盤解散的一刻嗎?相比當時,現在我們不過是失去一個冠軍教練,在每週擁躉們仍可為自己的愛隊打氣,已是相當幸福。

至於摩帥,本座永遠記得他是從絕望的雲尼阿里時代中,把車迷從地獄帶到天堂的天使長:先不提兩屆聯賽杯、一屆足總杯、破紀錄的超聯不敗賽績;單是他讓Chelsea重奪失落五十年的聯賽冠軍,還要衛冕成功,已讓Chelsea Fans一生無法忘記。可惜本座不是「阿布」,無法給予摩帥扭轉乾坤的時間,只好在此講句:「摩帥!一路好走!」smoke

後記:回首一望,突然想起Mourinho在兩年多前接受訪問時曾說過:「我所帶領的是冠軍球隊,冠軍所代表的就是勝利;只要連續輸個兩至三場,球會必然會把我解僱」現在一敗二和被炒,可說當年的預言應驗了一半吧!



Tags:


今天是「九一八事變」七十六週年紀念。雖然九一八距離抗日戰爭爆發尚有六年時間,它與「一二八事件」、「七七事變」之間可說是一脈相承的,中華民國各方抗日勢力此起彼落,在期間並沒有停擺。我們現在稱之為「八年抗戰」而非「十四年抗戰」,某程度上是出於政治考慮:國民黨要強調蔣介石「盧山談話」在政治上的正統性,而共產黨則突顯自己在抗戰上的位置,所以1937年這個抗戰的起點,實乃一個政黨間的妥協,即如1939年的二戰起點,純為歐洲中心觀的歷史學家服務一樣。

由此本座不禁想到,那一段我們不容自己忘記,也不讓日本篡改的抗戰歷史,真的都搞清楚了嗎?兩岸抗日研究除了張學良早年揭露新一輪有關九一八的一手史料外,其餘部份又有何寸進?

研究中日歷史的研究重鎮,必然是中國、日本和台灣三地。三方各持有寶貴的資料和人物訪問,若然要揭開當年各場戰爭與政治事件的真貌,自然要相互交流與推動。在國民黨當政之時,抗戰歷史立場無可避免有所偏頗中華民國方面;近年民進黨執政,原本是修正民族治史角度的好機會,惜民進黨當權後,大搞歷史本土化,抗日歷史涉及國民黨在大陸主政時期之功績,自然被邊緣化。

日本一向視陸軍在大陸戰爭長期未佔優勢為恥辱,研究重心一面倒傾向太平洋與海空戰略方面,其餘則為意圖為洗脫南京大屠殺、七三一部隊等戰爭罪行污名的「偽研究」,對認識此段歷史毫無作用。

至於研究發展最蓬勃的中國,卻是受著官方審查的制肘,只一味誇大中共在抗日的功績,貶抑國民黨在抗戰的地位,至近年國共關係解凍之下,竟仍提出「抗日功勞乃五五之比」這脫離現實之結論,可見讀者若要做中共研究資料中看出真象,至少要帶幾枚「濾光片」。中、台、日三地對戰爭立場有異自會影響其公正性,而近年中台、中日間的緊張關係,更令各地共同編撰、共同研究相關歷史變得毫不可能,結果是三方自說自話,分歧更難被收窄。

曾有人說香港在回歸前政治氣氛淡薄,與中、台、日的關係相對中立,是研究抗戰歷史中心的理想地區。但在回歸後,香港無論在名義上與實質上皆已成中國大陸一部份,所謂「政治中立」已全然失去。所以近年本座所見,有關東江遊擊隊、香港市民日治回憶的研究不少,但駐港英、印、澳洲部隊這班當年主力部隊卻原封不動,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心態昭然若揭,所謂「抗日研究中心」也只是妄想。

本座並不反對歷史用於國民教育,但要搞清的是如何引用研究成果與影響歷史研究是兩回事。在戰爭時期,誇大戰果、避諱敗仗以提升國民士氣是無可厚非,但在戰後仍作歪曲的話,則只是捏造事實,最終只受國外學者訕笑之餘,國家歷史的正當性也將不斷受到挑戰與質疑。


分頁: 41/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