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在2007年11月16日至19日間,第八屆國際漫畫家大會在香港圓滿結束:這是繼2001年以來國際漫畫家大會第二次在香港舉行。此系列將把去年在香港舉行的國際漫畫高峰會系列以點滴隨感的形式撰寫,減除了「為寫而寫」的追稿壓力,也省了若干嚴謹的整理功夫。

是次會議雖然名為國際漫畫家大會,可是第一天的議程卻比較像商貿發表會,內容多為對漫畫行業的發展前瞻。其中日本的里中滿智子、中國的金城、台灣的蔡志忠不約而同的提及對手機市場的關注,而本座也在此探討一下。



相比網絡漫畫而言,手機漫畫市場猶如一塊未開發的處女地,之前主要是因為下載圖檔的速度與網絡收費問題讓發展商卻步,但隨著這個技術樽頸位獲得解決,加上電話螢幕的顯像度和大小已逐漸跟得上閱讀漫畫的基本條件,日本就乘著自身手電網絡與服務市場發展成熟之機,踏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據調查報告指,目前手機漫畫的用戶以女性為主。這結果除反映日本女性對使用手機的忠誠度較高,較易接受附加服務之餘,也代表了手機漫畫對較次要的漫畫消費群(女性),比原本的主要消費群(男性)有著更大的吸引力。



很多人以為手機漫畫存在著的一大優勢,是從一開始已有龐大的作品庫,作品提供的成本可以壓得很低。以日本NTTDOCOMO為例,只要付出315Yen月費,就能以每套40Yen的代價下載一本單行本,可說存在相當的競爭力。從這個狀況看來,漫畫發展商只需要全力解決版權問題(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盡量增加作品庫存量,提供更多的選擇就可以了。

上述這種發展雖是康莊之道,卻不是唯一的道路。無論手機技術發展如何,在可見的將來,普及手機的屏幕都不可能大於一般單行本整頁大小的一半。小螢幕的限制讓用戶在翻閱時難免有不方便之感,而且長期觀看也比閱讀書籍更為疲勞。「如何讓漫畫在手機上更易閱讀」可說是下一個必然考慮的問題,但另一方面無論作任何改動也必然牽涉到加工成本在內,於是如何能從成本與效果間取得平衡就成為了手機漫畫發展的第二條路。



最基本的「加工手法」可以從能隨意放大縮小局部範圍、便於選取章節的瀏覽平台開始,到再進一步從格數切割的考慮、加入若干聲光效果以彌補黑白漫畫的單調,達成類似Flash網頁動畫的效果。這些都是可以透過感官刺激和趣味,突破手機媒體界限的手法。對於漫畫商而言,加工工序越繁複代表成本越高,尤其某些牽涉人手設計與編排的工序,更不可能以大批量方式進行。但從另一方面來說,加工後的漫畫卻同時蘊含著新鮮感,即使對早已看過的讀者而言,也存在著能以別種方式體驗同一本漫畫的吸引力。所以要以這條路向發展的話,挑選優秀和適合「加工」的作品會是主要考慮吧?



在此再說多一點,其實這種「加工手法」發展至最後一步,甚至可加插小遊戲、透過剪接提供支線選擇效果、一種類似一般電子遊戲的進行模式──之所以與上述的舉例分開來說,是因為當加工工序繁複至此的話,它本身已變成了一種新的作品媒體,日本遊戲廠商稱之為Gamics。在會議上列舉的例子,是NDS版的《橫山光輝三國志》,而事實上在此作發表之前和之後,NDS也先後推出了《怪醫秦博士》和《北斗之拳》Gamics,當中也有需要讀者參與進行手術或戰鬥的小遊戲。雖然目前作品發表還只限於NDS,但將其轉至手機平台上只是時間問題。



說到最後一個方向,當然是將手機看待成一個全新的媒體,鼓勵漫畫家參與手機漫畫創作,為手機漫畫讀者帶來全新作品。這個發展方向強調的是原創作品,無可避免牽涉高昂的成本;但從另一方面看,這種路向卻是始終需要踏上的。首先專門為手機所撰寫的漫畫,無論分格、用色、線條等皆能針對手機螢幕的特色而畫,效果必比從一般透過「加工」工序作調整的傳統漫畫為佳;在手機平台上發表全新作品,也能有效的吸引以閱讀雜誌和單行本為主的主流漫畫消費群,讓他們重新注意這個嶄新的發表平台。

和網絡漫畫一樣,手機發表漫畫免除了印刷工序和成本,手機服務商也能提供良好的發行渠道,是一個提拔新人或業餘漫畫家的最佳平台,非主流與小眾漫畫也能藉著手機漫畫的優點而得到更大的生存空間。近年日本手提網絡供應商皆積極籌辦手機漫畫比賽,冠軍獎金達300萬Yen。這反映出日本手機市場不甘於只做舊作翻新,對漫畫創作人材與原創好作品也同樣渴求,對於漫畫愛好者而言,是一個相當可喜的現象。



為何香港手機漫畫市場發展停滯不前?



Tags:



林超英的完美預言


若說軍火商維克托•阿納托利耶維奇•布特是「死亡商人」、安樂死執行人Jayant Patel是「死亡醫生」,那麼在聽過香港天文台台長林超英先生的一番「香港冬季死亡預告」後,「死亡台長」對他而言絕對受之無愧。



在之前宣佈香港的冬季即將成為歷史陳跡後不久,香港就迎來了十多年來最長最冷的一個冬天。可是這個「迎頭痛擊」並沒有動搖他的信心,甚至剛好在這幾天天氣開始回暖時,發表「最快12年香港沒有冬天」的震撼言論,大有與「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分庭抗禮之勢。

不過當本座綜合「死亡台長」如何回應早前的寒冷期及現在的發言,又不禁佩服其環環相扣的精巧:

『無冬天時段最早在2020年至2029年出現,縱使全球情況沒惡化,不冷的冬天也將於2030至2039年出現』

『他指今次可視為極端天氣,又相信極端天氣會增加,「將來的氣候變化,同股市一樣,起落波幅會好大,有熱又有凍,而今次可以視為在一個不穩定狀態下,傾向於較涼的一邊」。』



換言之,若未來2020年香港仍有冬天的話,「死亡台長」仍可振振有詞的把日期延後至2039年,而假若再這些年間香港再出現冬天,他亦可一再以「這是極端天氣的表現」作擋箭牌。就是真的有那麼一個萬一,香港的冬天真的回復正常的話,「死亡台長」大可感嘆自己的環保訊息傳遞成功,香港已被他一手挽救過來──這是多麼完美的預言!



地球出現暖化現象的確是無可否認的事實,各種補救措施也是刻不容緩,可是「環保先鋒」為何總要透過恐嚇、謊言來達以目的?《絕望真相》在英國高等法院指正其當中九個科學謬誤,以及作出「這些錯誤都是驚慌主義和誇大的背景中所犯下的」這判詞後,世人卻仍然大力支持Gore,林超英是因為有了這個結果的背書,才信心爆棚的大放厥詞嗎?

對這種玩弄語言、利用心理陰影所耍的手段,只會讓本座感到作嘔。尤其是一眾環保組織、非官方的環保紅衛兵在林超英發言後,必會如腐屍蟲般一湧而上,搬上諸如「廁紙只用兩格運動」、「減慢呼吸,減少排碳」之類壓抑人身自由之餘,對環保卻無甚幫助的擾民運動來作聲援。環保是否一定用恐嚇與欺騙?環保是否一定要帶滋擾性質?或許有人會說現今人類「唔見棺材唔流眼淚」,但還是一句話:「人無信而不立」,由這些假先知帶領環保運動,地球只會更快滅亡。

最後以一句聖經作結:「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必想改變節期和律法。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但:七25》



[NBA] Gasol交易後的隨感

[不指定 2008/03/09 00:29 | by henryporter ]


前言:基於不是籃球邦讀者在透過連結後進入本站,卻發現竟沒有NBA文章放在首頁而出現的不滿,筆者特地完成之前因投稿成功而中途停止的隨感,也作為慶祝投稿成功的賀文,希望大家支持。

西岸篇

西岸在一輪交易過後,目前真的可說只剩下「爭標組」與「重建組」了。你看目前排行第九位的金塊隊,他們千辛萬苦把AI交易回來與Melo搭配,不就是為了衝過總冠軍回來麼?但目前他們竟然連季後賽也未必進得了!再簡單點說就是,既然連打入西岸季後賽也那麼辛苦了,不以總冠軍為目標也對不住自己吧……



太陽隊

有關Shawn Marion扮演球隊接著劑的形容詞,本座在看過對金塊隊的比賽後才總算領略得到。整場下來太陽隊的球員打得很努力,但不知怎麼的,無論進攻和防守方面就是不順。外線硬給AI和J.R.Smith砍爆了,反映Marion在阻嚇外線的防守價值不是Diaw多打一點就能代替的;籃板數雖然比金塊隊多,可是這只是命中率有差的假象而已,進攻籃板竟被人搶掉9個之多突顯了內線並沒有因Shaq的到來而有所改善。



作為老爵士迷,筆者可大膽說Giricek的加盟不會對太陽隊有太大的幫助,不是因為他的命中率不穩定、防守能力不高,更重要是Giricek閱讀球賽的能力很差,是進攻黑洞,這對要求打節奏球的太陽隊來說是很傷的一點。若果搭配的是Nash還可擔當坐地炮手的角色,但當Barbosa上場的時候,筆者也只能說自求多福了。

再者,筆者認為Shaq的狀態、隊伍系統融合之類,還不足成為太陽這宗交易最糟糕的地方,把一個幾乎能打滿全場的球員,與及一個堪用的替補控衛,去換一個只能出25至30分鐘左右的老將才是致命傷所在。太陽操球員在聯盟本就是出了名的,在Marion與Shaq的交換就有如把本已綳緊的弦線再強行削幼一樣危險。

在今年之前,本座真的不能想像竟有球隊敢將G.Hill當正選一樣地操,雖說前幾年他們就是靠七至八人的輪替陣容打出名堂的,但現在真的只要有任何一位正規輪替球員不能出場,這支球隊就要倒了。

馬後炮來說,太陽不像公牛隊,沒有被交易傳言所弄跨,戰績在交易前排名第一;也不如爵士隊,維持現有的隊形也不見得一定打不過馬刺隊和強化後的湖人隊(爵士今季真能闖過第二輪的話筆者還真會認真考慮去溜鳥……)。所以要賭,其實也應該在暑假後才賭──即使Marion要用Player Option逃掉,以卸下這份Max Contract後僅剩5千1百萬的薪資,也不怕撈不到好魚吧?而且老闆不是要說省錢嗎……



小牛隊

Dallas雖然在交易後戰績不太好,但由於他們的替補實力充實,即使走了Harris、Diop、Hassell,戰力還不致有很大的落差。之前的三連敗敗給目前遇神殺神的單引擎火箭、主場王猶他、再力戰僅負於湖人,也是可以解釋的。

沒有了Diop是否很傷?單就數據上、甚至陣容來說,筆者並不讚同,今年他在小牛的上陣時間不過是17.2分鐘,拿得3.5分和5.2個籃板而已,這些貢獻靠Bass、M.Allen、Magloire分擔沒可能辦不到。心理上的因素反而是一個問題:Dampier本來就是一個要有競爭對手才能上緊發條作賽的人,而每當Dampier的不穩症候群發作,他的隊友都會因尚有Diop替補而產生安全感。要解決這個問題,除了加速培育Bass(身高始終差了3寸)或將Maglorie和M.Allen作更有效的運用外,就只有看小將軍的手腕了。



Tags:

三聯書店事件告一段落

[不指定 2008/03/08 18:48 | by henryporter ]


先後收到兩位相關人士電話,花了一個午膳時間聆聽與回應,當中有滿意,也有不滿意的地方,但綜歸來說,還是能看到三聯不愧是一間大公司,處理手法很有大家風範。

過程中有爭辯的地方就不提了,基本上他們先解釋了有人能單憑一個名字進場是因為是古天樂歌迷會那邊的人,那就不存在「私相授受」的情況。

此外雖然語氣間感受到他們多番質疑我的到場時間,這令我相當不滿,因為我是41200%肯定自己是在指定時間前到達的,而從當時的情況來看,就算再早到過一兩分鐘也沒甚麼分別,人都經已放入去了。

但基本上三聯書店也是同意有預約者理應是擁有入場的優先權的,本人被拒入場也承認是處理失當。對於這點解釋我也滿意。他們也承諾會認真檢討和處理事件。

再來是補償問題,他們提出

1. 給予一張VIP會員金卡,在購書時比起其他卡有更高折扣云云;
2. 將補寄一張當天座談會的影碟給我(後補:因為版權問題最後告吹)。


至於我的回應是,關於「私相授受」的說法解釋滿意,我也願意收回這項指控。為表公道,我也在上面客觀列出他們回應,各位朋友自然也不會單單因我一篇指責文章以偏概全。可是我對他們的回覆並不完全接受(主要是因為我小器),所以後續處理如下:

1. 將投訴信內容放於本文第二頁作存檔之用,但會將杯葛Banner除下,有關獲滿意解釋的部份亦會以刪除線標示。
2. 所有杯葛行動將會取消,並以刪除線在標示。但這只是因為在對方解釋過後,本人認為三聯書店的過錯並不至於杯葛的程度,但經過此事後,本人光顧三聯書店的機會應該微乎其微
(當然對他們來說,少這樣一個麻煩顧客也是好事)(再按:不買那本三聯新出的《找尋真實的蔣介石──蔣介石日記解讀》有點可惜,不過要讀有關此題目的好書,也不是非這書不可)。

此文貼出後,坊間批評不絕。有人有人說我濫用網絡影響力達成目的──當然如果三聯願意如微軟一般列出此等 豪華贈品陣容,我當然歡迎;但其他會員卡甚麼的,我想也不會夠我剪掉的贈劵價值高,而且要說買書便宜,甚麼優惠也不及二樓書店。要說我真的想要甚麼的話,那場座談會的記錄倒也真想看看,因為我失去的,就即那個座談會,給回記錄VCD這個建議很合理,不過現在也因為版權問題而沒了。

再者,這個部落格和網絡大海相比,其實連一粒沙也不如,我也不是甚麼具影響力的博客,人家信不信我的陳述還成疑問呢。相比起來,三聯書店歷史悠久,又怎會被我區區一人罵倒?

最後,有人說我「駛唔駛玩到咁大」,甚至以「用詞狠毒」來形容。我覺得這些似是風涼話多一點,因為作這些批評的人並不我,沒有經歷在難得的周末抽出半個下午,滿懷歡喜的期待;也沒有感受到長途跋涉去到對面海,準備入場的時候卻無理被拒的憤怒。當然你可以有一萬種更佳的處理手法,但卻因為你不是我,你永遠不會知道感覺怎樣促使我作這種回應的決定。這是永不能否定的事實。

不過若以「損人不利己」來形容今次事件出奇的對題。因為之前的投訴信的確是出了一口烏氣,可是在得不到完全滿意的回應,現在為了持平再打一篇回應文章來「收拾殘局」,豈非苦差一件?不過若因怕麻煩而忍氣吞聲,卻又太不符合本座的性格了。



2008年3月12日21:52更新:
有關人士再次接觸本人,指本文未能清晰表達三聯書店立場,並要求此文再作以下更動:

1. 將三聯書店的官方電郵回覆貼於本文內(已放於本文第三頁中)
2. 刪掉官方回覆的下款名稱
3. 代為澄清此活動非三聯屬下創Book Cafe主辦,而為三聯出版部策劃活動,創Book Cafe只提供場地

正如我先前所言,此文只為客觀陳述事件經過,所以我會順應其要求的同時,忠實記錄一切過程,讓公眾有所參考,我所堅持的還是只有那一點,就是我是在指定時間之前到達的,而在被拒入座後,其他人卻仍能入場的事實
但由於此事我已不勝煩擾,同時我也沒有得著甚麼好處,所以此次修改將為最後一次,敬希垂注




張慧慈小組無端在《頭條日報》大談現金流與大富翁,原來是為了針對中大財務學系教授蘇偉文在《都市日報》撰寫的〈從大富翁遊戲窺探理財哲學〉,所打的一場對台戲。

相比起張小姐對《大富翁》對圖板遊戲近乎一無所知的描述,蘇教授似乎是真的玩過一點大富翁,文中所舉的例子如「強調現金流管理,流動資產與固定資產比例要適中,否則出現周轉與回報問題」、「機會與命運猶如突如其來的災難」之類,都是合理的推論,即使文中仍有若干謬誤(如命運機會卡最壞的只有徵收房屋稅,沒有強制沒收與破壞的事件),也不影響作者分析的結論。

蘇教授或許只曾和兒子玩過《大富翁》吧,在陳述這遊戲時竟然忽略了這個遊戲兩個最基本的概念,也讓他的所謂說明即使對現實生活有所啟發,但卻只是基於錯誤的遊戲策略所啟發而來。



首先蘇教授無視了《大富翁》的英文名稱「Monopoly」:整個遊戲的中心思想就是依靠壟斷來勝出遊戲的。為鼓勵玩家集中投資以做成各種壟斷,電燈公司與水務局齊套有額外分紅、火車站越多收費越高、房地產投資收益也是呈倍數增加……所以玩者將利潤最大化,就必須要集中投資其中一樣,沒用的資產就要見機賣掉或抵柙套現,而不可能如蘇教授般所言:「建立一個平衡風險的投資組合」。



其次,《大富翁》是一個弱肉強食的遊戲,你的勝利就代表別人破產,你收租就代表對手交租,是一個零和遊戲。所以不同於現實世界,有人進取投機,有人可以保本收息;雖然《大富翁》中也有不少防守的策略技巧(例如拒絕交易土地讓對手不能造成壟斷局面,透過組合火車站在限時賽拖延時間),但長遠來說所有保守的投資都意味著任由對手壯大,最終難免會被其吞食。



玩《大富翁》要嬴,很多時候都要靠膽量狠狠賭一把,對手無知時就要欺騙他,弱小時就要趕絕他,免得留有後患──這些難道都是蘇教授想教予兒子的理財哲學嗎?不會吧……可是若玩《大富翁》不要嬴,只像家家酒般那些地契火車站作教材來循循善誘,那就真倒不如玩回張慧慈推薦的甚麼《現金流》算了。

學者、名嘴以大眾文化/次文化/流行文化產物作議論或分析對象時,通常都會出現問題,因為他們只使之為吸引讀者、借題發揮的工具,本身對這些產物毫不喜愛,甚至欠缺基本的認知。可是正正經經的進行流行文化研究,卻往往受到上者的歧視(奇技淫巧,不入正統學術之流)、下者的鄙視(遊戲都好研究?)。悲哉。

內文附錄:理 財 創 富 : 從 大 富 翁 遊 戲 窺 探 理 財 哲 學 ( 一 ) 、( 二 )


Tags:


淫照事件爆發,全城傳媒、學者、博客、組織領袖與師生爭相表達立場或參與討論,務求把事件作不甘後人的徹底消費,將其剩餘價值發揮至極限。有人指這種將頭條新聞無限放大是對當時事的持續傷害,是一種「機會教育,抽悲劇水」云云。本座對此並不以為然:閣下不齒人家借淫照大造文章,但閣下又何嘗不是以此為題,大放厥詞,爭取收視率?若真的想事件淡化,最好的方法還是不聞不問,讓其自然消失。

這種「以間接抽水反直接抽水」的吊詭,反讓本座想到了那些,骨子裡流著宗教裁判庭腐敗血液的道德家,淫照就好像喚醒他們沈睡基因的密碼一樣,讓這班道德家紛紛出爐。他們打著「維護社會道德」的旗號,本是為減輕、淡化淫照事件為己任,但心底下卻是借事件乘機上位,每一刻希望此事能繼續延續談論下去,因為他們就能樂此不疲的大造文章,奠定自己在「道德聯盟」的地位。



例如當中的潘國森,就借這一輪道德泛濫的浪潮,乘勢推出了他一連八集的性教育系列。當細看當中內容,本座實在很難想像《都市日報》的編輯竟容許這種連小農思想也不如的落後思想在專欄中刊登:潘國森不單在未有看過原文的情況下,只依靠錯誤的二手資料 ,胡亂批評06年台灣政府推出的性教育小冊子;小童性教育禁提陰莖、除子宮等器官名字;甚至乎將「向九至十歲女孩子推銷子宮頸癌疫苗」為不適合的性教育,保守程度就差沒叫老師幫女學生戴上貞操帶。




很愛看張慧慈小姐的文章,但並不是因為她長得不錯(噢,曾美華漂亮多了),也非她的那些所謂自我潛能激發課程;而是那種把財富、愛情與家庭生活歸納於同一試算表下的價值觀,因為原來很多時下女性皆奉之為金科玉律。

不過今次談到她的原因,卻是因為專欄中提到大富翁與現金流的比較。文中大致上提到《大富翁》(即《Monopoly》)不合時宜,「命運」與「機會」讓遊戲變得太過隨機,坐監有租收不合常理,相比起來《現金流》(即《Cashflow 101》)在理財教育上是合理得得多云云。



本座沒有玩過《現金流》,但稍稍找過資料,發現作者Robert Kiyosaki其實最初是希望透過促銷《現金流》來推廣他的理財概念,著書也只為協助遊戲銷情,只是後來書本一紙風行,《現金流》反倒成了陪襯品,可謂一場美麗的誤會。再看過不少玩者的感想,發覺他們都是一味強調在遊戲中學到甚麼,卻不是遊戲究竟多有趣──由此看出,《現金流》本來就是一款近似教材的遊戲。本座當然不反對「寅教育於娛樂」,可是將它與傳統Boardgame《Monopoly》相比在教學上的價值,未免有點不公平吧?

至於是否真能從《現金流》得到「娛樂」,本座也相當懷疑。在一些較資深的gamer的感想中,不止一人提及此遊戲欠缺互動性,也缺乏重玩的魅力;假若你對遊戲中所傳達的理財概念早有認識的話,趣味更會相對下降。



再說,張小姐搞錯了兩點。首先,即使是《現金流》,也是要擲骰進行的,而且它也有類似「機會卡」的隨機事件,這是因為隨機性是大部份Boardgame的靈魂所在(《波多黎各》等經典例子除外),它除了讓遊戲更有變化的空間外,也牽涉玩家的應變及危機處理能力──試問人生又怎能盡如人意,百份百在計算之內呢?



當年世界大富翁比賽冠軍畢華流有個故事(其實他的大富翁名言與故事實在有夠多的……),他說自己在當年的決賽中花盡了心思與謀略,造成一個對自己有利的局面,但最終的勝利還是要靠他擲出一個「7」才能成功的(這說法當然是誇張了,情況應是只能擲出其中數個數字),結果他真的擲出了「7」,於是也嬴得了比賽。「盡人事而聽天命」,應該是所有擲骰遊戲所想表達的意旨吧?



其次,沒錯,《Monopoly》的收租買地的確沒《現金流》又炒股票又炒基金的來得摩登,坐監避租好像也有點荒謬,但這極其量只代表了《現金流》比較貼近現實而已,要學人生道理甚麼的,其實也非玩《現金流》這類教材類遊戲不可。



Tags:

我上了籃球邦

[不指定 2008/03/04 19:47 | by henryporter ]

這篇文章主旨簡單的來說,就是本座投稿籃球邦成功囉。

《Max Player的宿命:Andre Kirilenko》連結:http://blog.pixnet.net/Bas...

由05年1月第一篇有關爵士的文章開始,「無人關心的爵士」系列不經不歷也寫了近三年。老實說,在這個部落格寫NBA文章一向是最低收視的,還要是爵士隊的文章,其冷清情況可想而知。不過本著一份出於爵士隊的熱愛,在華文網絡世界中一直缺少Jazz評論文章的情況下,還是咬著牙關寫下去。

到了去年年末,當發現了籃球邦大肆招兵買馬的消息,連本座最愛看的瓶子大也加盟其下。最初籃球邦給予本座的感覺是以球隊支持者為作者分類,讓他們各自為愛隊提供文章。這種與圓球和地下兩大傳統評論平台大不相同的概念可說相當創新,讓本座不禁為其前景發展興奮起來;但另一方面,它卻幾乎讓本座決定就此把爵士專欄關門算了──因為專欄的名單上,竟然有多達3位的爵士支持者!

本來以前就是發覺網絡上沒人寫爵士的分析文章,現在不單一下子有了三位作者,而且ActusmonmochiaMox三位大大的文章都寫得比本座的更好,甚至連未整理好的想法都給他們寫出上來了,要再一次重覆他們的想法實在沒有甚麼意思(雖然「人寫我再寫」的風氣在香港部落界很盛行)──至於投稿更是完全未有的念頭。

不過半年下來,隨著幾位大大更新減慢,有關爵士隊的文章又開始減少了,於是不但重新寫起相關文章來;再加上早陣子在討論區和某AK蜜鬧得很不愉快,也希望更多人明白目前爵士迷間就是否交易Kirilenko的激烈分化與衝突的前因後果,於是便鼓起勇氣嘗試奉投稿:因為本座相信上述的幾位大大,對AK47的怨念都不如本座深吧?sweat



這篇《Max Player的宿命:Andre Kirilenko》最初只希望簡單說明「怎樣才算符合Max Contract的身價」,不過在撰寫時稍稍離題(控制文字能力較差的關係),最後變成了本座前幾篇批評AK文章的綜合與Update版。投稿後心內十五十六,本打算被「投籃」後就再加一段交易死線後各隊分析重新包裝後推出,不過這次成功刊出,也就省了半篇文章啦。(不過遲早也要寫……)

自己寫的文章獲更多人欣賞(而非作戰靶),總是值得高興的事。不過短期目標只希望能投稿三篇文章成功,成為籃球邦優秀邦民,投稿文章亦以爵士隊為主;至於能否最終成為籃球邦的固定作家,就聽天由命。但至少,在「會有很多人看」的情況下,寫文章的動力照理會更漲一點。



後記:因為有些寫了的東西捨得刪掉,乾脆就把它們貼在下面當後記……



Tags:

曾蔭權容許曾俊華在本年度推出赤字預算案,明顯是為其四年後競逐來屆特首打了第一支強心針。泛民主派今次也罕有地對預算案評價手下留情,最多只是輕責幾句(社民連除外),公民黨甚至表示讚賞──當財政預算已被「渣乾」的時候,政黨還能可以再要求甚麼?更何況即使聲稱站於民眾一面,但在基層票源不少已在民建聯操縱的情況下,中產已是泛民主派不能忽視的票源,假若要求政府再抽調資源扶貧的話,必然引起他們不滿。

可是這個被視為面面俱圓的財政預算案,也還是有著「享受不到光線的角落」:也就是所謂「無綜援、無差餉、無交稅」的三無人士。剛巧「跳過」派禮物名單的低下階層,各位在電視新聞中已看過了,但其實還有一班比「中」不足,比下有餘的人,連傳媒的目光也被可悲的忽略掉。而不幸地,本座也在其中。



一萬以上至二萬以下的中下階層,首先享受不到6000元的強積金注資;減低最高稅率、擴闊稅基自然也不關他們事。這種收入的水平多數都是以租樓為主,就算有家人幫忙置業,數千元供款的租值也高不到那裡,零至數百元的差餉回贈似有若無。退稅情況也一樣,假若有供養父母、或持續進修的,在已有的免稅額下要交的稅款本就不多,要退也沒甚麼可退,增加免稅額,也不過是將那不痛不癢的數百元省掉吧了,結果最後唯一得益的,就只剩那人人皆有的1800元電費減免──假若年輕夫妻共住一屋的,得益再減半。

電視訪問了一個「正牌中產家庭」表示減稅不足,退稅二萬五千元連交子女一年學費也不夠。可是他們沒有提到,政府為了他們這些收入能力足以供養兩個子女生活的中產家庭,已大幅增加了子女免稅額、幼兒學劵制、小班教學以至大學普及教育等「一條龍服務」。難為一些年收入只有二十多萬的家庭,因沒有自信為子女提供優渥生活(李麗珊說一個小孩要400萬養成,中產家庭說子女洗費每年17萬),只好放棄生育,這些一連串的措施也就無福消受了。



[Soccer] Chelsea痛失聯賽盃

[不指定 2008/02/25 14:20 | by henryporter ]


Chelsea領隊A.Grant是否足以勝任代替離隊的Mourinho?似乎他的第一個「考試」並不合格。在全員歸隊,加上歐冠盃的刻意留力的情況下,還是敵不過氣勢如虹的Hotspur,力戰120分鐘後以1比2見負。在「Klinsmann’s Era」,以至其後相當的一段「後奇連士文時代」,本座曾是一個「熱刺躉」。看著Chelsea被從前的愛隊淘汰,感覺是那麼奇怪──就如1995年看著熱刺被前前度愛隊Everton以4比1擊敗一樣。

Tottenham Hotspur本季的狀態相當飄忽,不幸地,今晚Chelsea遇上的,不是那隊被曼聯以3-1輕鬆淘汰的弱隊,而是以5-1狂數Arsenal的那一隊恐怖勁旅。開球後的頭10分鐘,Chelsea即由比列提的一個失誤開始,被對手全力猛攻,中場的組織完全不能展開。不過這種打法對Chelsea來說並不是新鮮事,某程度上來說反而更適合他們的反擊打法,所以當車路士適應了比賽節奏後,他們很快重拾比賽的主動權,頻頻在中路位置強攻,終於在搏得第三次罰球後把握熱刺門將Paul Robinson的企位失誤妙射破網,領先1比0。

可是一如Chelsea長久以來的慣例,當領先一球後並沒有乘勢持續向對手施予壓力,反而全軍退守,以控球權為優先,意圖把剩餘時間消耗至完場為止。當然,這種策略很配合Chelsea注重中場掃蕩為主的陣式,若一切順利,Chelsea成功保持勝局至完場的機會也很高──可是在世界上永沒有一種防守是可以保證不被入球的。



Bridge在賽前曾傳出若不能在聯賽盃上陣,就要求轉會的要求,但在如願取得正選後,卻同時成為Chelsea錯失獎盃的頭號罪人。在一次拙劣的推撞中,Bridge因手球觸犯了禁區天條被罰12碼;而從來不擅守12碼的Cech亦一如所料被貝碧托夫輕鬆攻入,Chelsea被追成1比1。而在此之後,賽事的主導權已完全落入熱刺手上,車路士只一味處於捱打之局而無任何反制對策,只靠Cech的神勇演出將賽事拖至加時。不過到了加時上半場開始不久,Cech的失誤讓Chelsea敗於死球戰術之下,落後2比1,直至完場。



勝敗乃兵家常事,做出萬全準備,最後卻失諸交臂的例子在足球賽上可是屢見不鮮。然而,之前的四場球賽除對較低組別的Hudderfield取得勝利外,有三場都與對手悶和,此役對熱刺可說是一個臨界點,讓車迷對格蘭的各種質疑一次過爆發出來。



Tags:
分頁: 36/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