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nis] 泥地王終破宿命

[不指定 2008/07/07 07:33 | by henryporter ]



一對網壇宿敵的對決,連續三年的相同決賽戲碼;兩度因天雨中斷,由晚上九時拖至早上四時半(直播時間)才分勝負,幾乎因天黑關係而要擇日再戰的持久戰,而終於在最後一刻分出勝負,也不枉本座本著8時前往機場而尚未開始執拾的危機,也要堅持看完。

雖然Nadal是本座最喜愛的現役男單選手,可是在賽前本座還是些微看漲「帝王」Federer。主要原因是Wimbledon這種較快球速的草場,假若雙方僵持而進入Tie Break的話,Federer將憑藉其強勁發球而穩佔優勢──在近兩屆溫布頓決賽的四個Tie Break中,Federer就嬴了三個;還未計今場賽事新添上的兩個敗績。這代表了Nadal即使能在賽事中保住所有發球局,也仍是「兇多吉少」,而此「先天劣勢」也將為其帶來沈重壓力。

Nadal在今次溫網的戰術相當簡單,就是專攻Federer的反手,而這也是兩者長年下來的對決後,Nadal唯一能剋制Federer的絕技。是故在前半段比賽中,Nadal除了某些策略性的擾亂,九成以上的擊球都是打向Federer的反手位置。Nadal本身也未必想進行這種單調的戰術,可是Federer的正手實在太過強勁了,Nadal幾乎每一次打向他的正手位,就等如一次失誤!封印球王的正手,就成為了取勝的唯一機會。



Tags:

也談公務員加薪

[不指定 2008/06/19 14:21 | by henryporter ]



有說無論美國政府由那一個政黨輪替上場,對於農業補貼政策的立場皆不會太大轉變,原因是雙方皆不敢得罪這個組織嚴密的利益集團──某程度上公務員也是這樣。每次公務員加薪,社會必然是會掀起一陣反對的聲浪,但為何一眾政黨卻對這種主流聲浪視而不見呢?理由大概也 是因為公務員公會組織的緊密和龐大,在大選區的競選模式下也無法不顧及其感受。

在此先在利益申報,本座雖非公務員,然而也稍受其加薪的好處,所以立場難免有點偏頗。可是對於僱主聯會所謂加薪幅度過高的抨擊,本座卻是百思不得其解。他們的論點主要有兩項,一為只按年資,不計表現的薪酬評核只會讓公務員薪酬龐漲,令到私人企業難以與政府爭奪優秀人材;其二則為年資等級讓政府員工不思長進,政府應採用表現評核方式汰弱留強云云。

這兩個看似有理的說法當放在一起的時候,我們隨即看到了矛盾。假若私人企業要爭奪優秀人材,「專養冗員」的公務員制度不就正順了他們意思嗎?假若私人公司的僱員皆有出色表現,那他們必能獲得比「定額增薪」的公務員更佳的待遇,又何用妒忌那班「做又卅六,唔做又卅六」的可憐虫?



默書好

[不指定 2008/06/07 21:14 | by henryporter ]


早前在無線新聞節目《星期二檔案》看到「默書起革命」一集,感覺上似為某大學教授的增強記憶法與IT教育多於真正探討教育問題。內容的基本大意是現時的小學至初中教育中,默書為最主要、亦令學童最感壓力的訓練部份;而解決的辦法是引入更新穎的記憶技巧、讓學生感到更有趣的「IT默書」云云。

應該相當慶幸這個電視節目沒有繼續將「默書」二字進一步妖魔化,可是指責之聲仍散見於節目之中。「死記硬背」幾乎是現今每個教育改革「家」或對教育(自以為)有識之士所批判的環節。他們認為背書、默書壓抑了學習的動力,讓他們的學生/子女負背沈重的壓力,而只有用更新穎、更有趣味的教學法,才能讓孩子們愉快學習。



這是一種一廂情願的想法,無視了學習必要走過艱困道路的現實。試問除了一看即懂的天才,有誰能夠在學習中避過背誦?本座當年因對歷史有興趣、本時多看書,所以溫習比較輕鬆,可是最後某些地方還是難免要死記硬背,而且沒有學生能對所有的學科都有興趣吧?強行要把學習的最終發展,塑造成一個是只有快樂,沒有痛苦的幻象,不是自欺欺人嗎?

偏激一點說,節目中所提供的辦法,或可減輕和縮短痛苦的過程,但我們的目標真是要完全取締這種痛苦?即使是對默書再反感的家長,也不得不承認背誦能夠訓練學生的專注力,而這也是日後持續進行各種學習基礎。相比起本座當年連連背書、默書的年代,現在學生要死記硬背的地方愈來愈少,所有科目都紛紛提出以分析、思考為主的改革路向,君不見就連會考中文科也將能「討厭」的範文刪掉了。

因著工作關係,近年不時接觸中學生以至大學生,發覺他們和本座這一代相比,思維比較靈活敏捷,但集中力卻是相當低下。以課堂為例,他們大前提是要求課堂「有趣」,而這個「有趣」還不能只是偶一為之,「5分一小gag,半堂一大gag」才總算滿足他們的要求。要是不能教得生動有趣的,最差的學生自是乘機搗蛋,普通的學生則拿出其他東西自顧自做,即使較好的學生也難免呈精神煥散、心不在然的狀態。面對這種情況本座不禁聯想,這是否教育界拼命打造「多元學習」、「趣味學習」,讓兒童在眼花瞭亂的過程中學習成長所要付出的代價?



而最重要的一點,這個節目卻完全忽略的是,學生壓力的根源,根本就不在默書、背書之中,而是那汰弱留強的教育金字塔。節目中幾乎每一位兒童當表示對默書感到害怕,甚至在夢中也會驚醒的時候,原因都相當一致:就是怕人罵。每一位受訪的家長,全都毫不否認自己在默書一事上給予子女相當壓力──只是她們都不願承擔造成「默書吃人」這種情況的責任,而將此全推卸於「默書太多」、「形式太單調」等理由上面。

最讓本座深刻的,是一位家長盛讚其中一種默書新辦法讓他的兒子節省了很多背誦時間,讓他可以有更多時間去練琴!千辛萬苦找出方法逃出一個地獄,隨即卻輕易的跳進另一個火坑裡去,這不是很諷刺嗎?





.每年在寫這個欄目時,總會看看去年的一篇,試圖回憶對比一下年間的情況。而每年都只會讓我更加悲觀。報紙大力鼓吹要求平反六四支持率、六四遊行人數創下歷年新低,其實早在意料之中。試問當十多年來當權者、附權者如傳媒、教育界等皆竭力進行「淡化工程」後,還有多少老一輩願意堅持自己的立場?又有多少新生代知道六四是甚麼一回事?



.早些年前,還會有人提出「理性角度看六四」、「外國勢力干預」這些歪理來為那班血淋淋的屠夫洗刷一番,可是現在的做法是徹底的不提,要提也只短短幾十字放在側邊的角落去。當年六四叫的最盛的口號是:「不敢回憶,未敢忘記」,然而市民沒有途徑去認知、去了解,香港「即將忘記六四」。

.雖然人們不談六四,可是由「反駁六四」所引申出「以集體壓抑個人」、「以穩定壓倒一切」的想法言論,在現今的社會中卻越來越普遍了。人人也說個人自由要由責任開始講起,要「平衡」云云,這些看似理所當然和「有道理」的講法,在政治低氣壓籠罩的環境中卻是欲蓋彌彰:現在我們所關心的,是連原來保有的自由也快要被擠壓掉了,你在此時還要談責任、談界限,不就是要將那種「鎮壓、殘殺學生是為了多數利益」的價值觀繼續演繹下去嗎?



.胡佳判刑,在一片「加油」聲中似乎早被淡忘了。



Tags:


我只負責吃。grin

話說我們都很喜歡吃意粉屋的Spaghetti Carbonara,於是C1便決定在參考各方資料後編出了這個「15分鐘煮好卡邦尼意粉」的簡易食譜。個人評語是與意粉屋的相比有80%相似度,主要分別只為忌廉味較濃、欠了點焗製的火侯而已。

此外C1由於把煙肉與洋蔥同時放在一起炒的關係,導致洋蔥炒得有點「燶」(焦),建議下次製作時遲點再放洋蔥以作遷就。

卡邦尼煙肉意大利粉 (2人份量)



材料︰意大利粉半包﹑煙肉100g(切粒)﹑洋蔥三分之一個(切絲)﹑蒜蓉適量
醬汁︰鮮忌廉60ml﹑雞蛋2隻﹑parmesan芝士削碎(40g)





學校從來不是一個民主社會,基本上所有執法也是建基於極權之上的(事實上大學也是如此,只是程度和手段不同而已),這是對剛邁入青春期,呈反叛態度思想卻未成熟的中學生一種最有效率的管治方法。

根據明報的報導,此中學對於此學生的各種處理皆為正確的。然而問題卻是出於「記大過」一點上:

.一般而言,出言不遜的言論多有明確目標,例如某位同學、老師,最多不會超越一班;懲罰準則也多建基於受害者聽到這些言論而感到感受到的傷害。然而「熊貓女生」的言論所指的卻是「廣大」的四川災民。

.女生的言論不涉及粗言穢語,所表達的內容為反映其本身的價值觀為主,言論亦如學校無關;發表的地方亦為學校以外的網絡平台。


你可以說這位女生的言論冷血、不近人情;站在教育立場,學校也有責任對其作出教導和更正她對世界的看法。然而學校能因為一位學生冷血、不近人情而作出「記大過」的懲罰嗎?學生人生觀的建立,理應為學校和家長的責任;而且在沒有傷害他人的情況下,任何人包括學生,理應擁有思想與言論自由。除非,你會將「傷害人民感情」也當成是一種罪行看待。

這件事件的潛台詞之一,為「網絡公憤」。站在董玉娣中學校長立場,為了壓止一切對校譽有損的攻擊有蔓延趨勢,自然將判罰適當與否的考慮放在較次的地位。殺雞儆猴,將女生「處決」以平息公眾質疑,即為無可避免的結果。

在溫情、感動和傷痛的背後,隱藏的卻是絲毫不許質疑的威權和暴力。面對「冷血女生」,這班在電視、電腦面前哭哭啼啼的旁觀者,立時化身成殺紅了眼的屠夫,非得以更冷血、更無情的手法去對付她,直至其獲得滿意的懲罰為止。回想起來,董玉娣中學也只是順應「民意」而已。

潛台詞之二,則為「祖國」、「民族」。若果這次女生發表的言論並非與中國有關,相信網上的言論也不會如此兇悍,而校方的反應也不會如此強烈了。這使本座想起了當年曾德成在中學派發左派工會傳單已被趕出校,沒想到在四十多年後的今天,這種「政治考慮」的判決竟會重現香江。本座所害怕的,是有一天若學生在部落格寫上「打倒溫家寶,打倒胡錦鑄,支持西藏、台灣獨立」也會被「記大過」的一天出現。但似乎相距這一天也不久遠了。



網誌幸災樂禍
女生被記大過 2008年5月27日



史上最不幸的男配角

[不指定 2008/05/15 18:38 | by henryporter ]



「久休復出」(其實不是久休,是因為太忙沒時間Update而已),很多舊聞都冷掉了,但部份仍堅持「冷飯照食」,不吐不快。



首先要說的是Ms. CCBA(CC即中文大學四大書院之一崇基書院的簡稱,而中大的BA即其他大學的BBA商學院)。「悲SOC」過往一直給予本座的印象只是成莊時那煞有介事的AGM,以及上莊後那些在上課在火車閘口那挑戰恥辱度的「片人」儀式(不限地這好像已變成大部份中大學會的上莊傳統),至於之後究竟做了甚麼實事,反而不太知道。

直至近年開始舉辦「BA先生小姐競選」,至少讓本座可以看看靚仔靚女,尤其他們舖天蓋地的「明星級」宣傳如海報、短片、MV等,有時也帶來不少笑料,算是一大功德。對於學會而言,舉辦這樣一個大型活動事實上也能學到不少,參賽者更能在承受大眾「評頭品足」之時提升自己的胸襟和忍耐力。記得當年還在大學之時,系中也曾有師兄提議不若搞個「系花系草選舉」,誰料瞬間竟招來圍攻,想來也真要為當時的民風封閉感到羞恥。



說回正題,話說今年Ms. CCBA突然出現了一位「超班」參賽者,以其可愛造型迷倒校內一眾男生。 本座落伍,記得當時各候選人派發單張和「閃卡」狀的宣傳品時,只匆匆一瞥即扔掉,但原來當時已有不少學生專門收集此Ms. CCBA的宣傳品,猶如明星之下的狂熱Fans一樣。

其後Ms. CCBA在比賽中大熱勝出,而其一些內涵背景竟也被陸續「揭出」,且越揭越震驚,至後來竟被封為「十全女性」,並廣泛流傳於各大網絡與部落格之間,儼然有成為新一代網絡明星的潛質。

摘自:像我這樣的女孩:新一代女神

1.會考十優(10A狀元啊!) 



[NBA] 08季後賽超遲鈍雜感

[不指定 2008/05/15 17:21 | by henryporter ]


有關今年的缺稿

對不起各位廣大的讀者(如果還有的話),連續了三年的NBA遲鈍報今年終於斷纜。坊間太多同類型(兼更優質)文章自是藉口之一,但真正的原因卻是,今年看季後賽實在讓本座看得很沒勁。

對於往年幾乎紀律性的規定每個系列賽至少要看一場的習慣,到了今天竟然淪落到,除了爵士的季後賽外幾乎全部第一輪沒看的地步。本座當然必須承認爵士的種籽排名是一個很大的影響。對於今年的目標至少要打到西岸決賽的爵士來說,第二輪就要面對今年度獲David Stern眷顧的大熱門湖人隊,在沒有主場優勢下要過關難於登天。

老實說在季賽最後一場,本座還真的希望爵士能幹掉馬刺,然後以第3種籽的身份在第一輪和這隊天敵剋星轟轟烈烈的決生死,若是輸了也就罷了,總好過現在先看一輪嬴了沒高興、輸了成笑話的「單引擎火箭」,再慢慢「欣賞」爵士如何被湖人慢慢絞殺的一幕。



究竟爵士是否沒有機會打倒湖人?可以的,但只限在主場的時候。作客命中率低下當然是其中一個爵士的致命傷,但裁判執法的偏頗,卻讓Utah永不可能在Staples Center拿下一勝。

面對頂級搖擺人即流血不止這個問題,史龍教練是鐵了心的把Kobe「供奉」在罰球線上,寧願讓他慢慢練罰球也不要射盪他的心感;對於其他隊員也一律以筋肉戰應付,而這也一向是爵士隊的看家本領。可是如此問題就來了,因為裁判的執法,將對賽果形成了舉足輕重的影響。



就以剛剛看過的第五場為例,爵士也不知多少次試過追至平手以至擁有反先的機會了,可是每當看出勝機時就連接數個防守規盯則至手感冷掉為止,如此爵士一直被打壓,直至完場。你要說這是哨子必然是對主場有利我不反對,因為在第三、四場猶他也的確藉此撈到一些好處;但爵士的打法就是要看裁判的執法,難道現在才叫他們檢討自己的防守硬度、在以後的場面都放軟手腳讓湖人隨意進攻嗎?又或者叫爵士臨急學太陽和黃蜂,試著以跳投砍爆對方?



Tags:
日本大阪遊記 2008

心中經過一大輪交戰,才決定寫日本大阪遊記。一方面很想把遊程一點一滴記下,另一方面個人又很怕那種愈寫愈難忘,很捨不得,很想回到旅遊那幾天的感覺,無法投入回現實工作。交戰了好一陣子,每當想到人生快樂有幾何,還是盡可能留一個幫助自己回憶的工具,日子久了,或可大派用場,畢竟回憶也是件樂事,於是決定開始這篇旅遊筆記。

出發日期: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

目的地:大阪

 

道頓堀美食

 

由飛機降落,到乘巴士回到難波的Cross Hotel,只需大概一個小時左右,比起到東京要由成田機場回到市中心的近兩小時,已經可說是寫意。到達稍作小休後,晚上七八時左右便到道頓堀找尋美食。個人認為,有幾樣食物如到大阪卻沒有吃過,真是枉到大阪!



たこ焼き

 

第一樣是燒墨魚丸「たこ焼き」,我從沒有吃過香港那間「銀たこ」,因為在大阪吃過「たこ焼き」之後,基本上你已可作出結論,就是無可能有更好吃的!個人來說好吃不單只是指味道,而是要配合環境。一個大概五、六度的晚上,走進一間暖笠笠的墨魚丸鋪子,把一顆炙口的墨丸放進口中,人生享受莫過於此。入口墨魚味濃,配合的燒汁鹹甜適中,最重要還是丸子中有爽口的墨魚腳碎,一客十二合個大概八百日圓,已足夠暖胃個多小時。只是吃時不可大心急,因為很易燙傷脷。

 



合格串

 
第二樣要吃的便是「合格串」,只見鋪子外面大字廉布上有「合格串」三個字便是我所指的。「合格串」其實是串燒,不過這些串不是燒的,而是用油炸的。個人試過的有牛舌「牛タン」、蝦えび」、雞「とり」,每串大概150200日圓,較貴的或有300日圓。也有叫「合格串」的,其實是牛、雞等幾樣一起串上的雜錦,炸好上檯後便蘸上一些醋,再加一口啤酒,或一片桌上奉送的椰菜片,很鮮甜,配上每樣串都很可口。水牌上有一項叫「ホルモン」,讀過日語也不明白,問店長原來是「牛肺」,我沒有試過,因為味道相信與吃「金錢肚」相去不遠。吃過七八串後,最後再叫上兩串炸香蕉串「バナナ」,當作甜品已是完美。





沒有內文,只因盡在不言中。

This win is for you, Pat Lampard. R.I.P

Tags: ,
分頁: 34/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