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棋友難約,也還是一副接一副地買,似乎本座也墮入了Boardgame餓鬼道了……積極約棋之餘,身邊的朋友也每每問及「來你家裡有甚麼玩?先說說看」所以也在此介紹一下「4副全輸」的新桌遊,以作為約棋的解答文……

《Shadows Over Camelot》

故事是於圓桌武士時代,由亞瑟王統領的國度被蠻族、敵對黑騎士、火龍等不同的危機所包圍著;圓桌武士們為了拯救世界免被黑暗所侵蝕,因而紛紛展開尋找聖杯、石中神劍和蘭斯洛聖甲的旅程,然而這班看似團結的英雄們,當中卻有一位判徒潛伏其中……



《Shadows Over Camelot》無論是卡片、圖板,還是投石車和地圖等碎件上,都設計得相當精緻,能輕易找住初學者的目光。不過最吸引本座的還是其耳目一新的玩法概念:遊戲中所有玩家都是站在同一陣營,為同一目標而努力。至於敵人與危機的出現,都是透過每個玩者回合中抽取危機卡來引發,而在一波又一波的挑戰下,玩家要藉著溝通和合作來化解,玩起來很有臨場氣氛。



但另一方面,有人批評《Shadows Over Camelot》玩法欠缺變化,在多玩幾次了解系統後,就只變成了「分組接龍」遊戲。但其實遊戲為了防止這種情況出現,特地加入了「叛徒」這元素,讓一眾玩家中潛伏著一個搞破壞的人,在不被其他玩者察覺並指證的情況下假意合作,實則全力阻撓各種任務的成功!



雖然只玩過一次,但本座已逼不及待的連新出的擴充版《Shadows over camelot merlin's company》也買了回來……當中除了新加入8位圓桌武士供玩家選擇外,以往只在卡片看到的梅林大法師也現身於卡美洛國度中,抵抗更多傷害更大的黑暗事件!還有一點就是擴充版當有8人同時遊玩時,還可容許2位叛徒的出現……真有可能集齊8人來玩嗎……

延伸閱讀:2009年第一個遊戲:絕望武士之絕望的戰報



《Imperial》

享負盛名的名作。概念上有點像《Diplomacy》,6位玩家操控歐洲6強進行爭霸,至當中某一國家擁有壓倒性強力時結束。表面上和一般外交戰爭遊戲無異,可是當遊戲引入「國債」概念後,隨即來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勝出條件由擊敗歐洲敵國,一下子變成了賺取最多金錢!



在《Imperial》中,你時常可以發現以下的情況發生:英國對你有威脅嗎?把她的國債都買起來,換你來操控英國!發現有人暗地裡收購你操控的德國債券,那就索性把德國搞爛,兩敗俱傷收場!此外你還可以偷偷買入奧國債券,然後假借自己操控俄國之便,以俄軍保衛你在奧國的利益──當然還可以打爆別人的國家,讓他的國債都變成了廢紙。


Tags:


對於一個利物浦球迷的香港人來說,一九八九年是有雙重意義的。

當年經歷過八九年民運的香港人,在當年六月看著很多六四事件中電視畫面帶來的震撼,刻骨銘生。如果當年既是香港人,又是球迷的話,早於一九八九年六月的兩個月前,即1989年四月份,其實已經能夠在電視直播中,感受到一次慘劇帶來的震撼。所說的這宗慘劇,雖然和六四事件沒有甚麼關係,但就好像冥之中安排了在六四之前上演一記序曲。這件慘劇是發生於英國的錫菲特,史上稱「希斯堡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喪生的96人全是利物浦球迷。

希斯堡慘劇的四年前,亦即1985年,亦發生過與利物浦球迷有關而導致英國球隊被禁止參加歐洲賽幾年的希素慘劇。)



如果是二十世代或更年青的或許不知道希斯堡慘劇是甚麼。因為實在太慘,寫著寫著,筆者的心情甚是沉重。慘劇發生於1989年4月15日,地點是錫菲特(Sheffield)亦即球隊錫周三的主場希斯堡,當日上演的比賽是英國足總杯四強戰利物浦對諾定咸森林。是次慘劇是由於湧入球場的球迷過多,導致鐵網圍著的企位區域過度擠迫,繼而發生人群踐踏及擠壓在鐵絲網而呼吸困難致死。

(希斯堡慘劇發生資料: http://zh.wikipedia.org/wi...

慘劇發生時,香港某電視台是直播這場球賽的


Tags:

仆街的迷思(文化篇)

[不指定 2009/03/31 07:36 | by henryporter ]

圖片來源:http://birdtsung.pixnet.ne...

記得當年本座在上教育社會學的課堂時,不知為何牽扯到粗口問題。當時討論氣氛熾烈,本座也乘機提出了「為何叫人仆街、冚家剷就是粗口,叫人笨蛋、白痴就不是」的問題,結果無人能夠答上;甚至乎有人問到「為何要以『性』作為粗口的界限?難道語言性暴力會比其他語言暴力傷害更大?」很高興林教授對這些討論都抱持開放的態度,只是當時和本座在同一課室的準老師們,敢於質疑、探究的精神,應該早已被愚昧的社會消磨淨盡了吧!



別的問題這裡先扯開不談,就只談「仆街」兩字。網絡世界間或許以張宏艷小姐的意見 最能代表一眾「粗口恐慌症」的意見了:有人講仆街,很不安,然後不理三七廿一,先把可以聯想到的罪名加上去才算;那位局長更兒嬉,說因為她的兒子在作文中用這兩個字,所以在「毋須專家判斷」之下也能確定此兩字為粗口──天啊,不能用於你兒子作文的字詞何其多,難道全部都是粗口嗎?



仆街的意思有數種說法,當中以「黑社會血拼被斬倒落地上,無人收屍」這種說法為最多人所採信。或許有人得知仆街四有「黑底」來源後會「如獲至寶」,大聲疾呼此乃黑社會切口,隱喻有教壞細路之嫌(相信某T君定興奮不已)。而這點,本座亦於張小姐的部落格中寫下了感想:

「臭四是是幫會切口,不知又有沒有人知道、班馬、疉馬、吹雞、四四六六拆掂佢、曬馬、著草(還有常用的講數),全部皆是由黑社會術語轉折而來,甚至本身就是黑社會術語。既然要禁臭四,不若將上面所有字也一併禁了,落得清閒!」

Now電視新聞台煞有介事的找來一大學語言學者咨詢對「仆街」的看法,那位學究也煞有介事的把「仆」和「街」二字分開朗讀,然後指「仆街」有詛咒的意思,是「踩界」的字詞。本座倒有興趣問問這位學究,究竟「踩界」的這條界是誰所劃下?又憑甚麼所劃?假若,只是假若而已,若本座在此詛咒這位學究「豉椒炒魷、潦倒街頭、乞食終日」,這又算不算踩了學究的那條「粗口界線」了?



Tags:



先持平一點,有關Ms. SCBA Dem Beat事件,據本座所知的版本,其實在日本領事講話的時候,Ms. SCBA的組員除了其中一位表示不滿之外,皆願意合作等待至領事演講完畢才繼續Dem Beat;而我們在Youtube上看到的,是當領事演講完結後Ms. SCBA繼續宣傳時,外藉教授再次前往阻止的一刻。當然,各位還是可以繼續就其沒有Book場的情況下騷擾日本文化祭的舉行、某成員事後在網上大放厥詞的幼稚……但這並不包括騷擾日本領事演講。

所以下面想講的,並不是針對Mr. & Ms. BA的失儀事件,也不是爭論大學生有否資格拿那4千元津貼。這裡所針對的,是那名叫「Dem Beat」的宣傳方式。

學系/學會間以口號互「片」的傳統,由來已久,可是在本座的記憶中,那些「懶」有節奏的打拍子、叫著肉麻當有趣口號的「群體壓力活動」(註)都只限於迎新營時期,這種時效性讓本座對其反感下降不少之餘,也讓其帶點祭典的味道。



可是近兩三年開始,無論是開學時期、某書院大型活動的舉行時期、以至「上莊黃金檔期」,在上班時間都會見到同學們重覆又重覆的,踏著叫著那厭煩的舞步和口號。雖然沒有明確證據,然而本座相信這應該是香港某大學繼「紅豆沙咨詢」後,又一傳播至中文大學的「名物」。

若Dem Beat在指定的時間、地點進行的話,其實也不致構成甚麼問題,甚至當你初次看見一個設計花心思的Dem Beat時,可能也會驚嘆於他們的創意和合拍。可是目前在中大出現的,卻是舖天蓋地的Dem Beat!當然你可辯解說,Dem Beat可以從中看到創意、欣賞的價值……但當Dem Beat變成所有學會的形式化行為、一個「唔頹」的象徵時,當每天回到學校也見著一次又一次的Dem Beat時,你還可能在當中找到創意嗎?



不說是其他的宣傳方法不吵、不會滋擾到別人,可是Dem Beat卻有足夠的原因讓人討厭。首先Dem Beat不同叫口號、遊行,需要一定的時間之餘地點也是固定,假若在飯堂、休憩地方遇到的話,即時Dem Beat可能只有短短數十秒,但也會讓人有「度日如年」的感覺。在網絡上不時有人表示Dem Beat很型、很High,但細心一看,99%對Dem Beat表示讚美的人,都是Dem Beat者自己!若果這種被某些人認為討厭的宣傳手法真的有其價值的話,為何捍衛其價值的,都不是受眾而是執行者自己?



你要Dem Beat,沒差,但在迎新營/藝墟之類的日子,當一班人拋開恥感來瘋一下,本座沒有意見(雖然這可是本座錯過了迎新營其中一個最感安慰的地方);可是身為動漫老鬼的竟看見就連動漫畫研究社也要來Dem Beat,新莊沒有Dem Beat就會被指責為頹的今天,本座只可慶幸自己當年上莊時還未有此「傳統」了。拜託,就讓娛己不娛人的Dem Beat走進「傳統」的墳墓吧!

註:意指只要你是當中一份子,無論對這些活動反感與否,在群眾壓力下你只有就範──這是指不但要參與其中,還要投入其中──至少在表面上而言。

參考閱讀:
大學怪談:關於傳統





說起來能玩這款經典中經典是靠著一點機緣:話說「鬥心王」愛德華王子在上次兵敗《AA50周年版》後,提出下次要玩的是他已數年前已嚷著要試的《Monopoly》。匆忙間約了「奇策王」某G君、「規則王」方潤,本就已經是《Monopoly》最適當的4人;誰料臨時間本座好友思力和Paul少也正好有空,於是之前為保險叫方潤帶來的《Diplomacy》終於派上用場了!



基本上《Diplomacy》玩者各懷鬼胎、連橫合縱的世界觀和《Risk》有點相似,只是要稱雄的版圖變成了一次大戰前夕的歐洲而已。不過最大的分別卻是《Diplomacy》摒棄了擲骰決定勝負的運氣成份,而改以各玩家在紙上寫上「密令」指示部隊行動,再於行動回合中翻開來把指令同時進行──假若部隊相遇的話,即會進行戰鬥,勝負簡單地以部隊數目的多寡來決定。



由於遊戲容許你與其他國家進行「夾攻」和「助守」,再加上書寫指令,趣味在這裡開始「滲透」出來了:在行軍前你絕對可以向你的「盟友」許下任何承諾,然而在行軍的時候卻絕對可以作出完全相反的行動!一場出賣與被出賣的人間活劇即將上映……

在隨機分配勢力後,本座抽到了英國、「規則王」方潤是俄國、「三仔王」Paul少是法國、「鬥心王」E君是奧國、「出賣王」思力是土耳其。由於在6人遊戲中義大利被指定為中立國,因此遲到的「奇策王」某G君就唯有挑淨下的德國了。

和歷史一樣,英國以偏隅一國的島國身份逐鹿歐洲,享有先天性防禦優勢;再加上義大利沒有玩家操縱而變成列強爭相瓜分的肥肉,英法兩國幾乎在毫無爭議的底下即達成先天性同盟,讓大英能夠專心蠶食自比利時起至北歐的一段沿岸地區。



撇除法國後,俄國雖有心與大英爭雄,奈何「規則王」只重規則、不善交際的弱點在《Diplomacy》當中又在突顯出來:雖然他一直客觀陳述奧土兩國與其結盟的好處,然而「出賣王」思力早已用甜言蜜語把「鬥心王」的奧匈市國拉過來組成反俄同盟,所以最後俄國單是抵抗兩者的入侵已需大花腦筋了,對北邊防線自難再兼顧。

好了英國最後剩下的對手,就是德國。和奧匈帝國很快簽訂攻守同盟之餘,又與法國達成不戰共識,可說是唯一與本座決一死戰的列強。不過為買外賣而遲到的「奇策王」卻因為沒有完全聽清楚所有規則,在第二回合計少了一個兵工廠連帶兵團也少了一個,在無力防禦北邊戰線之下給本座成功在荷蘭與比利時兩地建立橋頭堡,此時已再難有任何力量可阻英國稱霸的野心了。



雖說《Diplomacy》為一以出賣盟友以利己的遊戲,然而當英國發現自己已處於先天強大的局勢下,就改為採取「美國式和平」去主導整個遊戲。首先本座宣佈北起波羅的海,南至英倫海峽的水域均為英國領海,俄、法、德三國若太西洋敢興建任何一支海軍,大英的四支常駐艦隊必傾全力殲滅之;在北歐與比荷地區之間,本座則聲稱「為確保各位有生存空間,即使擁有雄厚軍力,仍將擴張速度剋制至每Turn一塊領土的進度。」

面對如此荒天下之大謬的歪理,其實各列強好應聯合起來抵抗「暴秦」才是,然而法國明白若要將北非與義大利收納其中,則必不能觸怒英國;而奧地利和土耳其,則在沒有與大英有領土上的接觸下缺乏抗英動機,再加上本身兩國又各懷鬼胎,於是整個歐洲就像戰國時代的六國連橫一般,坐待暴秦稱強。



Tags:


應塔主所求,以利物浦擁躉身份定期寫一下對球隊的看法。其實自己也抱有這個想法很久,可是一來塔主是車路士迷,放有關利記的文章於其Blog內好像有所不敬吧;二來自己知自己事,自問又不是專業作家,心血來潮偶一為之尚可,定期寫的話則有點心力不逮。只是塔主一句:「我有容利之心」,又激起了自己心血,倒想藉此機會測試一下自己有幾「擁利」。

自從大勝皇馬、曼聯及維拉後,沒人再抹殺利物浦後來居上的機會。說起來現在談「後來居上」已是有點諷刺,兩個月前才領先五分,兩個月後要靠「後來居上」,你說擁利激死不激死?十二月大勝紐卡素五個一皮之後,連和韋根、史篤城及愛華頓,二月底再和曼城及敗走米杜士堡,是整整十一分!可幸是歐聯十六強次回合主場對皇馬又打醒了整隊波,乘勝追擊挫曼聯銳氣及大勝維拉打出近年來利物浦罕有的冠軍風範。



於利物浦官網來讀到魯殊的一篇文章,說進攻就是最佳的防守(Attack is the best form of defence)。這才是皇道!今季不少主場比賽久攻不下,就是不懂一開波便快攻入一粒,以求穩定勝局及令對手氣都抖不到。今季有不少主場0比0的賽果,都是因為一開始嘆慢板,到下半場才發力與時間競賽,看得利迷心力交瘁。現時的利物浦,一開波便勇於進攻,踢回自己想踢的節奏,打亂對手的部署,尤其是主場對皇馬那一場,才是樂於看見的一種態度!

說到尾,要問究竟今季冠軍誰屬,我現時認為,雖然利物浦落後一分打少場,即實質上落後曼聯四分,只要利物浦未來八場全取廿四分,很大信心可以奪冠。因為頗有信心曼聯必會多失四分!當然,要利物浦全勝也非易事,因為阿仙奴也不易攪,加上侯城等幾隊也要護級搶分,再加上也要分心打歐聯,避免傷兵也是非常重要。

無論如何,今季若贏不到聯賽錦標,作為利迷也不會過份失望,因為喜見球隊是不斷進步,聯賽冠軍不再是遙遠的事。更重要的是,賓尼迪斯帶領利物浦之後,已是一支不再怕踢逆境波的球隊。我從沒有見過利物浦球員輸波會發火亂踢人、或有球員向球証發脾氣擲波被紅牌逐離場,或經常詐死被踢向球証投訴,更沒有見過領隊輸波通常會賴球証,被人作客大炒也厚顏無恥說自己球隊表現得更好之類的笑話。對比起那些所謂的冠軍隊,利物浦的風骨及性格是大多利迷擁護其球隊的原因,之後也會續談。

撰文:思力  編輯:Henryporter

聲明:本文純粹為作者意見,與本Blog擁戴Chelsea立場無關



Tags:


受大專動漫畫聯會經典人物「四哥」小四所託,雖然星期六未必有空出席向各位新莊員分享自己的經驗,但至少也在此寫下一些感想,作為參考。

當年的Joint U和現在相比,實在是陽春得多,還好第二屆曾經將「每年舉辦聯校問答比賽一次」寫在會章之內,就變成了我們這屆幹事會的主要目的之一了──除此之外記得還舉辦過四格漫畫比賽,並把頒獎禮一併放在第四屆的交接儀式上進行,現在成為傳統的聯校歌唱比賽,可是想也沒想過的事情呢!

依稀記得自己當年是第三屆的市場拓展幹事,做過甚麼真的無甚記憶,但回憶最深的是,各大學之間最終沒「潛水」的幹事們感情很好,常常出來相約聯誼。而各大學間亦在我們偉大的城大主席蘇兒妃子領導下,發揮了相互幫助的精神,例如當年中大的動漫畫研究社資源相當緊絀,我們的主席在第一次會議時開宗明義的講明未必有錢交會費,但蘇兒也只拋下一句「中大沒錢交會費,那就算了」,相當豪氣!

當然我們中大人也不是無賴,日後城大招收會員日,我們就派了很多幹事到城大做義工幫手,當年JointU的商店優惠,也是我們一力完成的呢!

之後的幾年我也曾以「老鬼」身份斷斷續續的出席幾次之後屆別的傾莊,但始終因工作繁忙關係,沒有多加留意發展情況;一直到了第六屆接近下莊的時候,才偶然間得知了當屆會務陷入癱瘓,幾乎連問答比賽也舉辦不了!雖然此年最終也能成功舉辦,避免了違反會章的事件發生,然而就是自此開始,有人提出了「是否還要加入Joint U這個疑問」。

記得中大幹事與老鬼當年就大專動漫畫聯會抱持的兩個主要態度,一是「加入聯校動漫能借助大家的力量搞好──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的活動」,另一則是「假若Joint U只為一個『一入無妨』、只為『羅著數』的組織的話,倒不如集中力量專注內部事務」,現在回想起來,兩邊的想法也只是以功利出發,忽視了理想的存在。



為甚麼中文大學的組織要叫「中大動漫畫研究社」,而非「中大動漫畫福利社」?主要的原因是我們還有一份研究和推廣動漫之心,而既然如此,任何能夠發揚動漫精神的機會我們也不應放過──大專動漫畫聯會單是多年以來打下的根基,已讓我們向外界推廣動漫文化時省去了不少功夫,好好的有這樣的一個接合,為何不用?加上這既然是一個能把各個大學的力量集結起來的機會,只要除自己以外最少有一間大學願意攜手合作,也有一試的價值。




前言:

有一位收入比筆者高很多,住在蘭開夏道的女律師打正「捍衛中環女性價值」為口號,在信報與博客界皆成焦點。才、貌(?)、錢三全,此等站在港女金字塔最高點的極品,普通人當然無資格品嚐,而應該係更有錢、更有才、更有貌的稀有男性既禁臠。

蘭開夏道

http://daisy-lancashire.bl...

但如王律師所言,北方佳麗絕唔係佢地呢批港女的Substitutes,因無論呢班內地女性如何美麗、溫柔、善解人意,從口中吐出第一句普通話開始,普通話超爛的筆者立即明白,她們最多也只不過是生命中的過客而己,真正值得讓港男在裙下追逐的,只有堪稱絕配的港女。

所以,筆者決定向王律師提出交往要求──當然,在我們這班港男來說,付出這麼多心力、財力作部署,有可能只為搏佳人一笑嗎?港女要勞港男心智與筋骨,享受在上操控的快感,自不然明白自己的肉體必為最後交易的代價──所以交往,實乃 intercourse的客套說法也。

可是現在要「界」的,並非旺角妹妹仔、或一般OL級的港女,而是住在蘭開夏道的女律師;除了白花花的銀子、禮物和虐待腦力的心思外,還要一點點taste和文化的包裝──不然王律師只會覺得筆者Cheap、無文化,「當佢係雞」。所以在王律師回應是否邀約之前,也是時候好好準備一下。



所謂人靠衣裝,衣著是約會港女前的首要考慮。假若筆者是靚仔的話,在準備工作上會簡單得多:明明是牛記笠記也會變成Smart Casual,當然買了那件將衫骨車歪少少的三千幾蚊山本耀司底衫會更顯品味。但可惜筆者不是靚仔,又考慮到約會女律師之地點非富則貴,都係保守D,作「專業行政人員Look」打扮。



Tags:

港男.講女

[不指定 2009/03/08 22:07 | by henryporter ]


前言:此文本為轉載於陰莖獨白 的舊文,近日因發現無視電視以此為題製作了電視節目,故特上載至此,搭便車趕熱潮騙點擊之餘,也將這個轉載活動作為本blog成立4周年的慶祝活動

當香港尚未「開化」之時,中國傳統男尊女卑的劣質因子或多或少殘留於社會之中,故教育上和宣傳上皆大力提倡男女平等,男性對女性應予以禮貌與忍讓,希望能在短短數十年內一舉清洗數千年來積累的民族陋習。



這也是為何老一輩的港人未嚐聽聞「港女」一詞?只因女性要保住自己與男性公平競爭的地位已力不從心,何來鄙視男人的奢侈?

好了,多年間平等政策雷厲風行,如今女性地位總算切實抬頭,公司管理層女多男少已不教人稱奇,被「女上司統領男下屬」由過往的不情不願變成客觀事實,「爭取女性權益」一詞理應成為明日黃花。但到了手的權益和地位,又有誰會輕易放棄?



美國社會講平等,不夠,引來「積極性歧視」。

何解?舉例黑人因為家庭背境因素,在統一考試與教育機制下,普遍學習成績仍不及白人,為徹底實踐「種族平等」,美政府特別設定優惠學額予黑人等少數族裔,讓他們能以較低成績入學,此乃「歧視」白人以達致平等之善政也。



「港女」的出現,實乃香港社會多年來就性別實行「積極性歧視」的後遺症。

女性在現今的社會需要被保護、需要被照顧嗎?或許是。

但本座疑惑的是,渴求被保護、照顧的一群,不應是柔弱無助的嗎?為何請求者的語氣越來越「老奉」,越來越兇惡?



當街邊出現港女惡形惡相的大喝(或咬牙切齒的咒罵):「有無搞錯!女仔人家咁夜番屋企都唔送!」,那威震八方的氣慨,讓身為路人的本將不禁聯想到,或許在回家途中被「保護」的,反而是那露出怯懦神情的倒楣港男。

對了,除了體格上的差別外,現今的女性早已擁有與男性看齊的能力,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她們不甘心放棄那早已過時的保護傘,也因此保護傘如今已變成港男的稅收:一種為了償還祖先數千年來欺壓女性的債。



「無計啦,鬼叫你老豆/阿爺/曾祖/高祖……咁對女人咩!」無反抗能力的男人,只好認命。


Tags:

600篇完成

[不指定 2009/03/08 21:46 | by henryporter ]

600原本是去年11月寫Blog四週年應該達到的數目,誰料最後竟拖至3月的現在才完成目標。過去嘗試嚴守的「每日一篇」的目標,至上個月竟只能險險守著「每月一篇」的底線,說起來還真是有負各位讀者的期待(如果有的話)。

面對這種低得可憐的產量,並不能以一句「公私務皆繁忙」來推搪,因正如本座不斷強調,時間是人「就」(港語,意指騰空)出來的。寫得很少的原因或許是因為,當發覺不寫Blog對世界也無甚影響的時候,那種想憑鍵盤改變世界的使命感就開始消失;而當發覺不寫Blog就連對自己的人生也沒甚影響時,就連這種僅有的「娛己」動力也沒有了。



宏觀點來說,雖說新人一浪接一浪而來,然而和三、四年前相比,寫Blog風氣卻明顯是衰退了。先有blog-you.com這個甚具象徵意義的部落格hub倒閉,過去曾風光一時的Hompy、甚有野心的HK sinablog等等,皆聲勢大不如前。



幾乎所有熟面口的Blogger的更新幅度皆持續下降,本座認為Twitter與Facebook的「遺害」可算最大。不時都看見Blogger說由天到晚都沈迷於Twitter中,然而這個將Blog與IM混合的介面鼓勵用家只寫短句,基本上也不預期你會翻看/保留文章,變相令可讀的文章大為減少;至於Facebook則讓我們把寫文的精力都消耗在瀏覽好友的相薄和Status、以及各種application中,再無心情去為一篇含金量較高的文章去構思、進行一下資料搜集。

然而部落格一個最大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受時間限制,即使寫Blog進度完全停擺,文章還是靜靜的存放在可以隨時檢閱的狀態中;直到你福至心靈,隨意在久久封塵的首頁添上一筆的時候,即如同從未間斷過一般,立刻從儲物箱重新變為你的發表平台。

翻看無神論者的巴別塔的文章,不少本座都忘掉了是怎樣寫成的;為了感謝這部落格在四年間把各種想法結晶,即使本座再沒有恆心,也還是作不出不再更新的決定。雖然未來可能連「每月一篇」的標準也守不住,但「不給臉子,有火就發」和不寫沒有想法的空殼文章,仍然是本座堅定的兩個承諾。

P.S. 最後,為了補祝本Blog興建4周年,以及乘星期日檔案掀起「港男‧講女」熱潮之便,本塔將上載幾篇原刊於陰莖獨白的同名文章,以作為慶祝活動,欽此!grin



分頁: 31/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