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閘:A.Cole、Bertrand、Azpilicueta、Ivanovic

右閘基本上不會是Chelsea的問題,雖然Ivanovic同時是一名主力中堅,但Essien與Luiz在去季都有代打右閘的經驗,別忘了還有從重傷回復過來,鬥志過人的Hutchinson在板凳末端。真正讓人擔心的是左閘位置, A.Cole對球隊的重要性仍然是不能被取代,甚至連讓人分擔也有點勉強:去季竟曾傳出A.Cole成為被清洗的老將名單之一,還好最終管理層還是發覺未能找到更好的替代,否則真可視為又一件自毀長城的愚行。



Betrand在去季並未如人預期般有重要突破,防守上少了「護空門絕技」,助攻力和A.Cole相比差上幾個班次自不消提,更甚者有某些時候突然會進入Panic狀態,無端放棄應堅守的邊線而退入禁區,讓對手得以從容傳中。若摩連奴真的不打算加強這個位置,那Bertand的防守意識,在今年就必然要有長足的提升,否則當進入中後期賽程日漸頻密的時候,萬一A.Cole受到嚴重傷患,車路士防線即有被撕裂危機。



中堅:Terry、Cahill、Luiz

加上Ivanovic,四個正選級的中堅,基本上已能應付季內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現在的問題是即使幾位都是一時之選,但和摩連奴最初來球隊的時候相比,全盛期Terry、Gallas、Carvalho予人「固若金湯」的感覺,已蕩然無存。防線比以前「鬆動」固然和戰術陣式改變有所關連,但中堅本身「不復當年勇」也是事實。Luiz不時在防線做成危機已見怪不怪,Terry在體能上和集中力上已每況愈下,而Cahill與Ivanovic也是偶有漏洞。



又帶回那個4-3-3陣式的討論:三防中本來就是提供多一重屏障以降低後防出錯的危機,但現在4-2-3-1的機動性打法,不單少了一個防中,當剩下的雙防中與兩閘也要上前助攻之時,出現的空間/中堅所需兼顧的防守範圍也就更多──這當然是為了加強攻力所必須付出的,問題是當腳風不順的時候、因把握力差而白白浪費擴張戰果的時候,這種犧牲就要承受它的代價。而從摩帥自維拉一役後毫不動搖可見,他已準備好為這筆代價買單。



龍門:Cech、Schwarzer、Hilario

雖然藍軍已在兩年前找來Cech的繼承人Thibaut Courtois,問題是後者表現一如預期出色,但前者狀態卻未有如預期望滑落,反而逐步刻服了因重傷殘留下來的「畏高症」。目前尷尬的地方是, Courtois是不可能甘於作後備的,所以才邁向第三年的外借生涯,但Cech每年有十多場賽事因傷缺陣亦成常態,這使得後備門將必須有著相當的水準:端布爾和希拉里奧,老實說都不是能放上檯面的傢伙。



原來車路士是算收購Norwich的年青門將John Ruddy,但一來此子去季受到傷患困擾,二來Norwich還價10m是不理性的價錢,三來若此子真有潛質,長期居於後備只是浪費。如今40歲的Schwarzer來投,年近退休的歲數將使其安於後備本份,其經驗與能力亦堪足頂替Cech,在他受傷時成可以付託的門將,是一個相比去季來說最成功的位置升級。以第三門將的重要性而然,Hilario或是其他年青門將我想也無關重要了。





教練:Mourinho

無論各隊陣型怎樣變,整個夏天英超的重心,還是在Mourinho本身。可是和他第一季來時相比,個人認為他對藍軍的影響力已有所減弱。這主要是因為Chelsea經過多年來的調整,陣型已趨於成熟,各球員對於自己的位置和任務已有了基本掌握,新球員、新領隊來臨,也不可能大破大立,而只能夠在基本框架下進行微調。


Tags:


經歷如過山車的12/13球季後,艾巴莫域治最終還是迎回了全世界唯一只有他夠膽解僱的教頭:Mourinho。所以即使這支揮金如土的班霸今年在轉會的交投相當冷清,有相當一部份的球評家仍視藍軍為本屆英超的頂頭熱門。但我始終認為,在現在軍備競賽熾熱的年代,一支冠軍球隊必然擁有堅實陣容,一流教頭,不過是其中一環而已。所以一如以往,再次檢閱車仔本季各個位置。



前鋒:Torres、Lukaku、Ba

當看到史杜歷治在利物浦大發神威的時候,不得不長嘆一聲:車路士究竟犯下了甚麼罪孽,竟讓如此一個一流前鋒放走到敵人手上?Sturridge在Liverpool只上陣了17場但已轟進了12球,這正是藍軍一直夢寐以求的多產射手。有人說他與車路士戰術體系相沖,我說這些都是廢話,如今利物浦打的不也是快速滲入嗎?「史獨」被人廣受批評的「獨食」、浪射、身裁輸蝕,有那一樣影響到他如今的表現?



由安察洛堤開始,一直到保亞斯、迪馬提奧,史杜歷治不受重用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為了遷就Torres,Torres是那一種需要大量上場時間來累積信心的纖細球員,如此Sturridge就唯有被擺在不是他最能發揮的邊鋒上,偏偏車路士的戰術體系是強調邊鋒需要和鋒線緊密合拍,所以即使Sturridge其實入球率不俗,隨著去季大量引入專職進攻中場的球員後,他就再次被打回冷板櫈上,最後黯然離開。

實尼迪斯在收回Ba後,已慢慢找出前鋒的輪換方式:讓「王子」專職盃賽欺凌弱隊累積信心,聯賽則讓Ba盡情發揮,結果前者亦不負眾望,成為了歐霸賽事中的最重要功臣。試想想若史杜歷治也能受惠於這個輪換制度,讓其擁有足夠的正前鋒上陣時間,那摩連奴今季或許就不用就前鋒問題大傷腦筋了。



我個人自利物浦時代,已相當欣賞Torres,因為他的最佳入球,都是在Chelsea的龍門取得的。他那瀟洒秀麗的踢法,也和狂野衡撞的Drogba剛好成一個對比,叫人看我賞心悅目。所以在過去兩季,當那些所謂「車迷」對其大肆抨擊的時候,每一次我都挺身為他辯護,連續兩季季未的神奇演出,也為支持他的我爭回一口氣。

很明顯的,費托轉會以來最大的問題是他那引以為傲的爆發力已然失去,使得他身型本不是特別襟撞、控球後突破的能力有限被對手放大;再加上心理因素影響之下,一兩場球賽的不如意,很容易就會變成長期入球荒。但和舒夫真高一樣,他對球隊的貢獻很容易被唔識波的「車迷」忽視,兩年下來,Torres已慢慢明白當他的射門任務做不好時,就走去拉空對手、作好二傳工作,讓別的攻擊球員擁有更好的機會,Lampard就是這種調整下的最大受益者:Hull City一役的罰球和12碼,都是由Torres搏得的。

但也和舒夫真高一樣,即使別的功夫幹得怎樣好,入不了球就是所有前鋒的死症。別忘了,當年舒夫真高至少還有Drogba另一個前鋒在,但現在的車仔可是專打單箭頭。隨著Mourinho的回歸,即使我怎樣喜愛Torres也好,這也是他本年度的最後機會:若在季初幹不出一番成績來,藍軍首席前鋒更換計劃事在必行。



Lukaku在西布朗打出了漂亮一季,有趣的是Clarke或許也知道自己在來季理應保不住他,所以即使勞卡古對球隊有舉足輕重的作用,所以他很多時寧願派上Long打正選,到迫不得已的時候才讓前者上場,以減輕球隊在他離隊後的影響。

我看了不少Lukaku在去季的比賽,感覺上是他夠能利用自己具有世界級身價的優勢:高大的身型加上爆發力不俗的跑速;雖然在技術上仍然很粗糙,但由季初直到去季季末,已有明顯的進步。目前讓他當主力前鋒,還是早了一點,但若要他擔當某些比賽的正選,又或是突破悶局的奇兵,應該是綽綽有餘。唯一的問題是,他在西布朗的時候只要一出場,球隊就圍繞他作中心點策劃攻勢,但在車路士他卻只是進攻體系的一環,究竟他能否適應這種變化?雖然熱身賽他的表現不俗,但從侯城的下半場表現來看,這種心理上的調整似乎還需要一段時間。



至於Demba Ba,隨著摩連奴聲言會在轉換窗關閉前再購入一名前鋒,他在球隊的日子經已在倒數。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言,其實Sturridge才是Chelsea的最佳答案,Demba Ba雖然擁有近似的技術和射門觸角,但卻不能提供穩定的入球輸出:在加入藍軍後的22場,他只攻入了6球,而且最價值連成的曼聯入球,最終也沒有讓Chelsea奪得足總盃冠軍

唯一值得稱讚的,是Ba沒有因未成為必然正選而製造過麻煩,若從車路士第3前鋒的角度考慮的話,算是一個相當不錯的優點;只是即使Mourinho至九月仍未簽到理想的對象,最遲冬季轉會市場他還是會找到答案,所以他的離隊,基本上已成定局,除非Torres比他更快被送走。



防守中場:Lampard、Ramires、Essien、Van Ginkel、Mikel

之前已花了幾篇文章探討過車路士的防中問題,在此也不想再次重覆;只是本來我期望摩連奴在本季的重點會是大幅整治這個位置的,當聽到Mikel被擺上了交易檯面時,更讓我興奮不已;誰料一番折騰下來,開季的名單,這位「契仔」還在……很明顯,Mourinho仍是走著去年的老路:以加強攻力去掩蓋防守的問題。



目前Lampard與Ramires可說是陣容上的最佳配搭與人選


Tags:


Chelsea挾在前季的歐冠冠軍的餘威,在去季再勇奪歐霸冠軍,開創先河;然而在我看來,2012/13絕對是一個失敗的球季。這不單是因為車路士由慈善盾開始,先後錯失了歐洲超級盃、世界冠軍球會盃、歐聯、聯賽盃、足總盃、英超等六項錦標,更因為在去季加入Hazard、Oscar、Azpilicueta與Moses之後,理應擁有奪取一半以上錦標的本錢,但最終卻幾乎全部錯失了。



但我對這個結果其實毫不意外,而且原因我由開季前已不斷強調。本來2011/12球季的歐聯冠軍與足總盃,並不是Chelsea擁有甚麼超級班霸的實力,而是靠兩大元素:老將將士用命和鐵桶陣。如果要延續這條成功方程式,那老將方面為其保持狀態著想,就應好好為其找到輪換角色;要維繫、強化鐵桶陣的威力,則好應以加強防守中場陣容為首要任務。



可是去季車路士的管理層,完全是往相反方向發展。夏季大量引入年青球員,偏偏A.Cole與Lampard的替補人選都沒有搞好,使得他們還是在健康的時候盡量打足每場賽事(兩者皆在有一段受傷期的情況下,先發50場與42場)之餘,還要整季不停傳出不與老將續約的流言,令他們在精神上與肉體上均面臨極大的逼迫。

在戰術層面因為油王授意之下,更是全面捨棄死守足球,這不單體現在教練移執教的方針方面,還要在轉會市場上大動手腳:一方面大量引入攻強守弱的技術型進攻中場,另一方面卻不停將防守中場放走,務求要令鐵桶陣徹底從教練的戰術選擇上消失。



這班在辦公室涼著冷氣下決策的管理層並沒有想過,歐聯與足總盃冠軍,本就是建基在一個脆弱的平衡上:我可以接受防守中場不加一兵一卒,我甚至可以接受將狀態與速度大幅下滑的Essien借走,可是連Mireles賣掉,讓4-2-3-1中的兩個防中位置選擇,最後只有Lampard、Mikel與Ramires三人選擇?(奧利奧季初即告嚴重受傷)結果整隊在季初不久開始崩潰,可謂意料中事。


Tags:


自己對經濟學雖然只懂皮毛,但卻很喜歡看經濟學者分析社會時事,也很佩服他們的努力,因為當討論一「落地」,就難免與各種「常識」與「道德價值」糾纏,非費一番精力才得以「脫身」,甚至陷永世不復之劫。

就好像近日經濟3.0的梁天卓教授,因寫了一篇〈手機遊戲互相抄襲有何不可?〉,便立刻被P&D支持者「天下圍攻」,甚至上綱上線到質疑梁教授本身如此縱容抄襲,是否本身的論文也是抄襲云云,戰況可謂一片慘烈;就連我不過連載一下,(此文)也難逃被狙殺厄運。我非專攻經濟學,但看著這些感性多於一切的攻擊卻也難免失笑,再加上某些討論方向已經偏離文章原意甚遠,故在此也發表一下我對閱讀此文後一些隨心而發的感想。

我同意某些人指出,梁教授的題目未免起得太過「惹火」,因為梁教授文末所言,他只重新整理出若從經濟學角度看「神抄之塔」事件應該如何如何,至於道德判斷,則不在討論範圍之內,看見很多御宅不停以「冷血教授」稱呼Tommy,我覺得實在說得好,因為「經濟學本來就是門冷酷的學科」,是我一直的看法。只可惜這班御宅罵到最後,卻又把文章最後的一句忘掉了。



法律層面看

我在Share這篇文章時說過,這次的論戰最無謂的地方,就是將道德、法律與經濟學三者間搞混。究竟《神抄之塔》抄襲與否、抄了多少自是各說各話,要判斷誰是誰非,第一個客觀的標準就是由法律進行判斷。很多人說「無版權保障就唔會有人創新,結果一街都係抄Game。」云云。

這班人搞錯了一點,就是即使是《神抄之塔》熱賣的香港與台灣,也是有知識產權法保護的,《神抄》若真有令原作者感受到被侵佔利益,那原創人自然就會藉法律對其進行制裁。假如你堅持《神抄》之塔真的是抄,而沒有被制裁的話,那問題就是出在法律制度上面,要針對討論應該在版權法,而非《神抄》本身,因為無論怎樣討厭,它還是在法律制度的規管下進行銷售,只要合法的事就有權利去做,也是法治社會的核心價值。



但為何那麼多攻擊《神抄》的人,都避過了就有關收窄版權執法尺度的討論呢?因為我們都心知肚明,所謂版權保護,同時也是扼殺創作自由的元兇。所謂「網絡廿三條」的反抗,不就是認為很多版權持有人藉「保護版權」為名對創作人進行壓逼嗎?「版權保障最終反而會令唔會有人創新」,這是何等諷刺的反差!

最後,所有創意產業從業員必須面對的是,因為他們不能完全依靠「保護版權法」,否則最終被侵害的反而是他們自己,所以由創作完成的一開始,他們就必須預期會被競爭對手仿效、抄襲的一刻,所有成功的創意商品,早就經歷過這種洗禮,只是他們的支持者還慒然不知而已。

在下面這個我最喜愛的TED-Talk,講者就分享了為何在時裝界,版權法的保護是如此寬鬆,而在這種環境下他們又如何在「一街都係抄衫」的情況下發展。

http://www.ted.com/talks/j...

從經濟層面看


有人引經據典,振振有詞地對我說:「經濟與道德密不可分」,至少在這個話題,我看不出彼此的關係。不能否認在某程度上,道德考慮影響了的我們的選擇,但在龐大的市場力量面前,它又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馬嶽等學者認真普聯要求推出三個特首提名方案建議,在網絡上立刻引起熱烈討論。可惜的是還未去到原則層次的辯論,各方人馬即因著其對政治的有限認知而錯漏百出。即使某些錯誤其實相當幼稚,但我並不是要去嘲笑他們,始終香港的教育並不會教曉我們何謂普選、民主。

在學習過程中,過份偏頗理論或現實經驗的情況亦時常出現,無論自學還是受教,出錯(被教錯)的機會仍然相當大──不要以為政政系的老師、學生就會對所有政治議題都很熟悉,至少在我看來,區諾軒 、林嘉嘉以及好一些政政系畢業生之流,和政治白痴的差別並不大。

我時常說彼此立場不同,進行辯論、甚至相互指罵也不要緊,重要的是大家是建基在一個彼此皆有正確認知下的背景進行,否則只會變成九唔搭七。本來我已和劉嘉鴻拍攝了兩節短片討論過幾個有關提名委員會的討論謬誤,但一來我覺得文字版本在擢取重點比較方便,二來有些更新或比較次要的謬誤並沒有在片段中提及;三來我和劉嗡始終在提名委員會方案的立場上有點分別,所以希望另外寫成一篇文章,綜合網上我認為較為重要的12個謬誤進行討論,並從中表達我的一些看法。

又由於本來要討論的東西已夠多,請恕我不在此重新介紹方案的由來與內容,以及背後的一些政治考慮和背景(也就是說,這至少是一篇中級程度的文章啦)。文章已假設各位對於真普聯方案及有關「政治」、「民主」的概念已有一定認知,如有不明白可留言發問,或直接上網找尋相關資料。



謬誤1. 葉寶琳謬誤:因為方案A與方案C出現「票值不均等」的情況,所以只有方案B符合普選定義

葉認為由於方案A與方案C中,聯署提名需要8萬個以上,而提名委員會卻只須10份1、亦即數十至百多名提名委員的提名,兩者之間的「票值差異太大」,故此不符合民主原則;反而方案B因只有提名委員會而沒有聯署提名,反而符合「票值相等」原則云云。

葉寶琳這種想法第一個錯誤,就是搞錯了「票值相等」的問題。聯署提名是一個具名的簽署,容許某程度上的公開查閱;而提名委員會的成員,則為透過不具名投票授權進行提名,兩者無論在概念上與實行上皆完全不同,根本不能類比。



至於葉寶琳之後向馬嶽追問是否至少應在「提名委員」與聯署提名之間,有著某種程度上的「提名權均等」,這即為葉的第二個謬誤:在我們較為熟悉的三個擁有總統提名制的國家/地區,即法、台、美,本身就沒有「提名權均等」這個概念。法國總統的提名概念是透過指定民選公職提名,由於不同公職之間的選舉規模相差太遠,所以根本不可能做到「提名權均等」;看到葉的討論串拿台灣的總統提名制度作為「票值均等」的例子就更笑死人,因為政黨提名與公民連署根本是完全兩樣的提名制,可謂「提名權不均」的最佳例子。至於美國,即使將獨立候選人的提名考慮在內,各州不同的初選制度亦幾可肯定他們從未考慮將「提名權均等」放在考慮之列。

相比起「票值均等」,其實提名委員會內的委員,是否經過民主選舉中獲市民授權,才是真正重要的部份。所以即使立法會直選議員的當選票數與區議會議員的票數相差很遠,但我們不可能因為「票值均等」的考慮,就將他們其中一邊摒棄在外。

至於提名委員票與公開聯署的難度差異問題若太過鉅大,我也不反對作某種調節;但有一個原則我們必須知道,就是聯署與提名委員會提名就像兩條獨立的跑道,強行要兩者完全看齊是犯了邏輯上的錯誤。



謬誤2. 馬嶽謬誤:只要候選人接受普選洗禮,提名權不均等亦可忍受。外國民主制度亦有提名權不均的情況出現

上面我對葉寶琳謬誤的指正,馬嶽也在葉FB中回應了近似的內容,但「提名權不均」並不是能應用於所有情況的金科玉律。之前也提過,法國、台灣與美國之所以出現「提名權不均」的情況,是因著其政治考慮:法國是公職間沒有絕對相同的民意授權;美國是聯邦制中對各州獨立性的重視;至於台灣則為政黨政治之間的妥協──可是看回香港方案A與方案C的「提名權不均」,卻有不少純粹是不公義不民主制度下的殘渣。

方案A的成員由選舉委員會過渡至提名委員會,不少成員本是就是以功能組別的小圈子選舉選出,那些宗教界、資訊科技界、地產及製造界,代表了一個又一個的利益集團,為何他們能夠從一個相對簡易的選舉中選出捍衛自己行業利益的代表,其他市民卻沒有這種特權?這根本是一種非民主、不公義的安排,難為馬嶽說得出口這是符合民主原則的方案!

所以若從民主成份去檢視三個方案,方案A它是05年政改方案的遺毒,也是功能組別的幽靈,它才是絕不能接受的一個。即使是方案C也有一個大前提,就是要將所有功能組別議員(超區因為被剝奪了提名權與參選權,理論上也要篩走)及含有委任成份的區議員(如鄉議局當然議席)全部摒除在外,否則甚麼公義、平等、民主,根本無從談起。



謬誤3. 學民思潮謬誤:方案B變相令提名委員會區議會化及剝奪全民提名權,完全不可接受

上面這一句是截至報章報導的,但張秀賢之後又說其實學民思潮沒有立場云云,但又不知這是否就代表他的個人意見。在未搞清之前我姑且將其命名為「學民思潮謬誤」。

學民仔之所以認為方案A與方案C相對可以接受,乃因為當中包含了公民聯署的選項,亦即是所謂「現實考慮」:老實說,因為擁有符合自己立場的內容就連不公義、非民主的部份也一併支持,這種想法就一個沒有任何政治包袱的學生組織來說,實在是太「老積」、太世故了。也難怪毓民陳雲先後對他們發炮。身為學生,為何就不能理想一點呢?

但組織的立場並非重點,我所關注的卻是他們反對方案B,亦即以比例代表制形式選出400個提名委員會的理據:區議會化?剝奪全民提名權?唔係下話?

首先馬嶽精心設計一個複雜的20選區比例代表制選出20個代表,本身就是要避免「區議會化」;但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要用回區議會分區選出400名代表,這種「區議會」化又有何問題?難道違反了任何一項民主原則嗎?若依此邏輯,那區議會本身就有問題吧?學民思潮是否就連區議會制度也要反對?是的話請你一併提出讓大家清楚明白。

其次,剝獨全民提名權也是笑話。只有市民沒有任何民主方式提名特首的渠道,這才能叫做「權利被剝奪」,若有幾種方法能夠達致目標而其中一種沒有出現,這根本不能稱之為剝奪。舉例說,難道沒有總統的議會制國家人民是「被剝奪了總統選舉權」?難道透過間接提名方式的法國又是被剝奪了「直接提名權」?

只要提名委員會的構成方法符合民主原則,即使當中某些問題漏洞需要小心留意,但絕不存在所謂「直接提名權被剝奪」的問題。假若用這種答案考通識,應該是要零分重做─┴當然大前提是那位通識老師的政治知識會比學民仔高上一點點。



謬誤4. 蛇齋餅糉謬誤:因為單議席單票制選出選委易被收買,泛民有機會不能爭取到足夠提名「入閘」

我當然明白學民仔對於沒有民間聯署、只有直選提名委員會的憂慮是甚麼,就是怕提名委員會委員被收買。這種收買要分兩個層次去談,一是目前區議會已被建制派壟斷大半議席,靠的就是中共背後無限資源。二是提名委員會本身有容易被收買的特性。




近日政府又再有消息傳出,要再次提高強積金上下限;身邊不少朋友立刻大肆抨擊,說甚麼政府又再「官商勾結」,把市民辛苦賺來的薪水借「養老」之名奉獻給肚滿腸肥的基金佬云云。對於這些說法,我只貼了一條連結,冷冷對他們說:「這是你們自找的,也就是梁美芬所言,選民活該受到的懲罰。」




我所張貼的,就是2011年11月23日立法會提升強積金上限立法會議案表決,當中除了還是人民力量的黃毓民與陳偉業,以及張宇人以外,所有建制泛民候選人一律投贊成票(僅詹培忠一票棄權):當這個選舉結果公開給所有市民查閱之後,你仍然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投票予那些投贊成票的政黨,那就活該承受這個惡果。

歸根咎底,又是因為我們對政治人物的所作所為特別善忘,尤其那些掛著「飯民」牌頭的政客特別寬容黑事。當他們做錯事的時候不會受到懲罰,或者只是「嘈兩句就算」的時候,做得更加無恥,又有甚麼所謂呢?




下面我們先看看兩位號稱自己是「泛民」的功能組別議員,會計界的梁繼昌與資訊科技界的莫乃光,先後在2013年2月17日發表的兩篇文章節錄:




在先後經歷慈善盾、超級盃、歐聯、世界盃冠球會盃、聯賽盃、聯賽、足總盃先後七個錦標的失落後,我對Chelsea本季奪標的希望早已心如死水,甚至認定這就是去年歐聯冠軍所帶來的詛咒。本來的打算是隨著歐霸盃這個最後的失敗,為車路士來個季末總結,甚至連標題也想好了;沒想到賓尼迪斯卻還硬把這個最後的希望帶回倫敦,所以傷感的總結,也只好變成喜悅的回顧囉。



雖然若以賠率參考,車仔的確被外間在這場決賽中看高一線,然而當中卻有兩大隱憂讓車迷不敢樂觀:首先自然是John Terry與Hazard的缺陣。前陣還有Cahill、Ivanovic與David Luiz頂上,但整季下來Hazard已證明和Mata一樣,是Chelsea攻擊線上無可替代的核心,他的變速和突破力,都不是「第三核」Oscar所能比擬的,沒了夏薩特,以進攻足球為本位的車路士體系已打了八折。



另一個重大隱憂則是整季下來的疲憊不堪。事實上車路士在4月已打了9場,而在5月15日的決賽日前已打了6場賽事,平均賽程幾乎是三天一戰;雖然賓菲加在葡萄牙盃也是打到了決賽,並剛於週六與波圖進行了一場聯賽生死大戰;但和藍軍本季破紀錄的一年第68場賽事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更何況Chelsea也剛剛才在四天前在維拉公園球場,與對手纏鬥到最後才幾經辛苦確保歐聯資格,無論長期還是短期累積起來的疲勞,都把車路士推向不利的境地。



Benitez或許在整季上的不少部署與排陣受到質疑,但他確確實實的借助輪換制為車路士球員們積存體力,而如今,就是爆發出來的時候了。前鋒和後衛的陣容在缺乏選擇的情況下一如預期,但賓尼迪斯的排陣心思卻花在中場線上:沒有起用傷癒不久的Mikel,反而再次起用David Luiz與Lampard拍檔代打防中;在進攻線方面,除了Oscar替上Hazard的左翼位置外,在歐霸盃入球不少的Moses也被放在後備席,剩下的右中場位置卻是由Ramires代打。

這個「雙重代打」的選擇就我而言,就是整季下來,我一直強調的兩大原則:棄用替補級數的功能球員米基爾,以及重新擺回3防守中場陣式。沒有了Mikel,車路士的全體球員都能在進攻上給予對手威脅,而多擺一個防守性中場在場上,除了讓Lampard上前助攻時能有更好的掩護外,也是重拾球隊過往重要的核心思想:先從鞏固防守做起,再從中力求爭勝。



可是Benfica的領隊Jesus大概也看出了車路士球員因頻繁賽程可能帶來的疲態,打算由球賽一開始就分出勝負。由第一分鐘開始的壓迫性打法,立刻就讓對手亂了陣腳。前車路士球員Matic當初被當成了David Luiz交易籌碼而被賣到賓菲加,但在這場比賽中明顯是比後者出色:其強壯的身型除了有效攔截車路士的進攻球員外,進攻時更能衝撞對手防線,然後配合其不俗的傳球策動攻勢,可謂Chelsea全場的心腹大患;再配合上沙維奧、洛迪高和加爾丹這個進攻三叉戟,整個上半場藍軍禁區一線可謂「永無寧日」。



很多人說若非賓菲加欠運,上半場早就打開紀錄了;但相對來說,賓菲加的把握力低下,也是他們最終潰敗的原因。Oscar Cardozo其實數據相當漂亮,也是我早期fm中的愛將;問題是此子對車路士的時候,往往在大好形勢下弄砸了最後一腳,所以除比賽初段有點風聲鶴唳以外,賽事愈往後我反而愈不擔心。



至於Ramires被很多球評說他在整場比賽一無是處,我得承認他在近一兩場的表現的確有所滑落,而這和頻密的賽程有必然關係;而且他明顯對自己在場上應貫徹翼鋒職責,還是多退下來協防右路亦明顯有點迷茫。但我仍然堅持賓尼迪斯將他擺上陣是正確的選擇,因為Moses或許在進攻方面能施予更大壓力,然而防守意識卻是此仗最需要的元素;更何況Ramires最讓人驚嘆的是其突然靈機一動、依賴其驚人變速作出的反擊,此等「不留神就隨時輸球」的壓力將在比賽後段慢慢發揮出來──比賽最後致勝的那個角球,就是由拉美里斯取得的。



上半場踢得不好也不止拉美里斯一個,事實上很多球員都踢得很拘謹,例如Mata就很難想像他竟會犯上幾個低級的傳球失誤。這除了因疲憊身軀不能即時入局以外,本季不停在盃賽失敗所累積起來的心理壓力也是原因之一:歐霸盃已經是最後一項可能奪得的錦標了,在經歷了七次失敗之後,第八次的來臨也是理所當然吧……這種想法我想在場的藍軍球員是難以揮掉的。



不知道賓尼迪斯用了甚麼神奇魔法,但顯而易見,車路士在下半場的作戰心態已完全調整過來,而賓菲加已錯失了它最容易獲得勝利的時機。隨著藍軍的球員慢慢入局,踢法也變得更積極,也慢慢搶回均勢了。



Tags:


真普聯正蘊釀提出普選特首的共識,人民力量聲稱正在研究當中,裡裡外外都洋溢著鬥爭的味道。就個人立場來說,我是由一開始就反對人民力量加入普選聯的,這種「政治公關」手段根本不適合這個組織,最後亦必然徒勞無功。

黃毓民很快已提出了自己的底線:假若人民力量支持普選聯保留提名委員會這個立場的話,將不惜退出人民力量,而坊間一眾毓民或激進派支持者竟也一同附和,我對此則有一點意見。我當然知道這個所謂「提名委員會存廢」的論爭背後牽涉多個層面,很多人亦喜歡將不同層面的理據混為一談,而問題亦在這裡──當討論道理時混入私怨或感情在內之後,則這個討論亦變得毫無價值。

至少在這篇文章,我無意介入任何一方的黨爭,所以只抽出我認為較為重要的「概念層面」和「現實層面」,和大家分享一下看法。而若我的意見將成為某方人士的眼中釘,而被視為除之而後快的目標的話,雖然我一向很愛網絡罵戰,但在這個議題上,我實在沒甚麼心情去指罵、諷刺或反唇相稽誰人。



概念層面:提名委員會本與普選無矛盾

首先我認為「特首選舉不應預設篩選機制」的說法,在字眼上而言是有點問題的。提名制度本身就是一個篩選機制:只要你找不夠提名人,又或者不能符合被提名的資格,就不能參選了。只要選舉的人口基數愈多,提名的門檻愈高乃自然的事,這根本就是無可避免的篩選。

所謂「特首選舉不應設有篩選」,那其實是指提名制度不應存在提名權、被選權、投票權上面,與「普選價值」出現相違背的情況。那只要「提名委員會」組成符合「普選價值」的大原則,它的存在就不構成「過度篩選」的疑慮。



法國的總統選舉的提名制,本身就有著相當濃厚的「提名委員會」味道。法國總統候選人必須要取得500人民選代表提名才能角逐大選,而所謂民選代表包括國會議員、參議院、社會經委會委員、地方議會議員或市長;這個以接近36000個市長為多數、整體多達4萬人的名單,基本上已可視之為一個選舉出來沒有名號,卻有實質含義的「提名委員會」。

這個篩選機制雖在法國國內亦有爭議(主要是名單中的人士很多不願作出總統提名),但從沒有任何民主國家、組織實疑過這種提名方法究竟是否民主。




罷工工潮終於結束,碼頭工人最終接受外判商9.8%的加薪建議,開始商討復工安排。有關今次工潮的得失,我想要從幾個角度來看。




首先我真的不明白和黃指碼頭業務盈利貢獻不及集團利潤的1%,竟然可以得出不能加薪的結論。其實和黃之前提出的各種理由同新自由主義既立場好相似,都指工資和勞動市場有關,資方利潤多寡,根本不在考慮之列──更何況,盈利比重低並不代表當中的純利百份比低,這完全是「教壞細路」的經濟學偽常識,李兆富等獅子山學會應予以強烈譴責。

除了呢樣,和黃與外判商其他藉口也全是廢話:假若工人真無加薪空間,為何沒有罷工的工人能持續得到高達五千元的「利是」,而所有工人都能在工潮結束後都能獲得四千元「利是」,就算不計工潮帶來的各種損失,這都不能算是一筆小數目吧?



再加上資方最新提出的9.8%這種剛剛好低過勞方「雙位數字加薪要求」,這種帶有挑釁性的定位,可以肯定他們都明白了一點:薪酬加幅是可以妥協,但一定要讓對手感到屈辱和氣餒,這樣才能防止其他虎視眈眈、同樣處於不滿邊緣的碼頭、甚至同集團成員有樣學樣。

而這也是為何一班左膠要瘋狂宣傳這次罷工是成功的,以及打壓認為罷工是失敗說法:因為這場仗要是認為是「輸了」的話,那下次又怎能鼓動其他工人再次舉行罷工?事實上這種「語言偽術」在過往的確相當成功,明明數年前扎鐵工潮的時候,工人也是在一個近乎恥辱的數目妥協下結束工潮,不知為何數年後就被一班左膠和無知人士聲之為「成功工運」的示範。這其實就是左膠、工運領袖和大老闆之間的一場公關戰,但無論勝負,都已不關一班碼頭工人的事了。



我並不是要全盤否定罷工的成效:因為我們不能忽略的是,在整場工運當中,資方的確從堅拒不退讓的5%,逐步下降至5+2+5,以至目前9.8%的整體加幅。為何宣稱企硬的資方,卻持續進行讓步呢?




個人不認識B君這位網友,但原來他在網絡的名氣可大,不少網上的動員運動,就算不是他所發起的,多半也少不了他的份兒,其中最讓我留意的,莫過於「基督徒向同性戀者道歉」、「將免費煙旦讓予長者」以及這次「大學生R贊助事件」。三者看似毫無關係,但本質卻雷同:都是用一個可能只有耶穌才抬得起的十字架壓在議題上,叫人動也不敢動。



以基督徒身份,向那些被壓逼的同性戀者,為他們受到其他「教友」的歧視、不公衷心道歉;斥退那些貪小便宜的人,讓免費的早餐落入最有需要的老弱長者手上;當然少不了這一次,為好人有好報的食店老闆伸張正義,讓少不更事的大學雞好好上一堂「公民教育」課大團圓結局……上述那一幕不賺人熱淚?那一點不讓充滿「愛與公義」?在大義凛然的氣氛下,你敢說句不嗎?



對不起,即使如此,我還是覺得有點不妥。有關B君發起的「基督徒道歉運動」,我已在〈請不要以「民主黨式」行動反對基右 〉一文中談過,當別人不認為自己有錯時,B君如何衷心代其他基督徒道歉也是無濟於事;而免費的煙肉蛋漢堡,本為麥當勞為了長期服務的顧客的回饋,不知為何一班在家撐飽肚子沒事做的網民,只因網上發表了幾個沒有成本的騎劫訊息,就立時變成了人人稱羨的「義賊」。



我不知這位B君又或是那些批評那些浸大學生的人有否上過莊,搞個學會活動,我自己就有。當然我對某些上莊的「傳統活動」如交職典禮、甚麼「Dem Beat」以至校花校草選舉等,但從大方向而言,大學的各種學會活動或多或少都帶有「浪費」性質。



聽到有人問為「為何交職典禮要有野食」的時候不禁失笑:這個世界各種義工活動還不夠多嗎?那不若所有學會都摺埋,將義工隊列為唯一認可的學生組織吧?即使大學生已成年,其實在一兩年級之間仍頗為莽撞,各種上莊活動其實正是要學生在包含「浪費」的各種跌跌撞撞成長。



還記得當年上莊之時,誰沒有為「R贊助」而奔波過?那時也好像沒有甚麼「要體諒小店」的潛規則,畢竟只要店舖覺得沒有商業價值,又或有贊助經驗但又收效甚微,就自然而然會把我們趕出去。「R贊助」中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在信和店舖哀求別人給予會員卡九折優惠時,頂樓的老闆乾脆說了句:「我們這裡專賣成人寫真和錄影帶,好像不太適合給予學生優惠」──假若這位老闆當時真的一時心軟,或許大學生「R贊助」R到出事的新聞,早在十多年前已發生了。

那這班浸大學生是否不該罵?當然該罵,但不是B君那悲天憫人、浪子回頭的大團圓造法,而是探討那早已被模糊了的問題核心:究竟贊助商贊助你是為了甚麼?就是為了贊助的宣傳效果超過贊助的成本;而有否盡力去完成,讓贊助者覺得「物有所值」的宣傳效果,就是學生的責任。



在我的年代,所謂「大額」的Sponsor多是大公司那些宣傳期過後留下來的「雞肋」紀念品,價值不高之餘又印滿了他們的商標,拿了一大堆派出去也自覺盡了責任,但也還是在場刊裡印下贊助商的資料,或在致詞時介紹一下他們的名稱。現在浸大同學們收到的是無記認的食物,而且價值也遠比一般帶有宣傳性的紀念品高,若沒有想如何去盡贊助商「交託」予被贊助者的責任,那學生們在這件事情上自然是「失職」。



可是「失職」有「失職」的彌補方法:可以是運用學會的人力和資源,在校內宣傳「明哥」店舖,讓學生因而前往幫襯;當年我也試過拿了別的大學學會一批物資,就干脆協助他們招收會員以作補償。但正如前面所言,這位B君先生只將自己當成了教育家,編排了一幕幕自家感覺良好的「感人至深小劇場」,好讓大學生、明哥、窮人都能在這幕「神功戲」中各取所需,感人謝幕……



我不會說B君是那種沽名釣譽,借媒體關注及眾人擁戴來讓自己出名的那種人。


分頁: 3/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