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效果

一直以為,但凡遇上堪稱「突破人類視覺極限」的作品,都必須認真看待、好好珍惜這種機會,所以今次《Avatar》特別預訂了iSQUARE的數碼IMAX戲票的好位置,這已是在本座能力範圍內能夠準備最好的「場景」了。而在最後,《Avatar》也沒有讓本座失望,那種在《天空之城》、《Ben Hur》、《滑鐵盧之役》、《Aliens》、《Terminator 2》、《魔戒第3集》、《攻殼:Innocent》、《Steamboy》的感動,又再在此作上重新找回來。



要說《Avatar》的3D效果石破天驚,首先要搞清楚,其實本座最佳的3D經驗,仍然是環球片場內的《蜘蛛俠》和《Terminator》;若只論3D效果,就連《貝奧武夫》也比《Avatar》要做得刺激。然而,這並不代表《Avatar》連《貝奧武夫》也不如:要做一些讓觀眾驚呼尖叫的效果對他來說會是一件難事嗎?故意在《Avatar》中以相對內歛的手法運用3D技術,代表佔士金馬侖已不再滿足於讓觀眾「譁!」一些叫出來的驚喜反應,而是要切實打造3D電影的新基準。



本座最感到震撼的地方是,一般來說看3D電影時,時刻提醒自己「是在看3D電影」,持續期待著3D效果帶來的官能刺激;然而在《Avatar》,除了片初的太空站感覺有點「突兀」的立體感外,在看到電影的中段之間,本座竟發覺自己忘了原來是在看3D電影!那些以新技術構成的多層次景深、在舊式電影的動作場面永遠感受不到臨場感,雖然尚未達到「渾然天成」的程度,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告訴觀眾們,3D再不是譁眾取寵的元素,而是將來評審電影畫面表現所不能忽略的一環。



故事情節

基本上《Avatar》就是《D-9》的另一變奏:兩者同樣透過征服者轉變成被征服者的角度反思強權世界中弱者的境況,不同的是後者是以南非種族歧視歷史為籃本,而前早則明顯照搬西班牙人入侵南美洲一段再作重新演繹。當然,兩者最終也還是有一個共通的諷刺對象。亦即「看似正義、實則邪惡的美帝主義」,《D-9》的外星人集居地的情況隱然有著以色列壓逼巴解難民營的影子,而《Avatar》中片末主角以原始武器力敵高科技的開發者軍隊,也儼然有著越南戰爭的味道。



在這左翼風潮氾濫、連《Charlie Wilson's War》也要被人網上批鬥的今天,本座老早就對此等「鋤強扶弱」的戲碼沒了感覺


Tags:

翻查記錄,原來去年竟連4週年的紀念文也忘了寫……雖然這種最需要毅力的嗜好竟能維持5年,就連本座自己也嚇了一跳。容許在此自High一下,寫Blog5年來最感到自豪的是,自己真能依照自己喜好來寫自己認為有趣的文章,而沒有因為金錢或其他的誘惑而沈淪為鱔稿集中地。

此外或許在博客界本座仍為一寂寂無名的小卒,但無論是電影、動漫、足球、籃球、政治、歷史、讀書,以至近來愛寫的桌遊,皆能獲得一定的迴響(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像籃球能成功投稿至痞客邦及得到瓶子大的嘗識、桌遊能獲Overlord大大賞面連結等等,都是多年來值得一記的「成就」。

不過認為重要的移或許只有本座自己,讀者們(如果有的話)或許更關注這裡的更新進度再次(已不知多少次了)遲緩的狀況,也藉著這篇紀念文報導一下無神論者的巴別塔在來年的計劃:



取消Nadstat計數器:或許這是本座近年不想改新的最主要原因,Nadstat的Pop-up廣告實在叫人倒胃口──老實說本座不介意付款,但官網的卻遲遲未有公佈收費的詳情,反而不停提升Pop-up出現的頻率,甚至最近連本座的卡巴斯基也慘叫起來了……媽的本座寫Blog多年,一毛錢也沒有賺過,有甚麼理由先給你賺?

雖然它的介面本座已慣用多年,也伴隨不少回憶,但這個在惡質財團收購後已變質的流氓軟件,也正好趁5週年這個機會正式捨棄……在此擷取最後一張照片以作紀念!

週年企劃:假如螢幕前的你看到這裡仍未放棄的話,你若非是本座的仇人(這機會比較大)就應該是所謂「長期/忠實讀者」之類的東西了。為了酬謝各位的「關照」,本座在此也和大家分享一下來年的寫作大計──雖然「宏大完美的計劃是失敗的一半」,然而有願景總比沒有好:
 


1. 我的宗教觀:
雖然建Blog時「無神論者的巴別塔」為名,可是數年來幾乎沒有幾篇是和宗教有關的,直接談論宗教本身更是絕無僅有,故曾被網友戲言這裡「甚麼都談,就是不談宗教」。如今總算下筆決定寫的原因,是隨著近年多起與宗教有關的事件如「明光社之亂」、「恩福堂之妖言」、「循道衛理的無情」,再加上眼見大量教徒的功利與愚昧,讓自己終於下決心由「不稱職基督徒」降級為「有神論者/不可知論者」,將談論基督教本身的最後一層疑慮除去,以一「局外人」身份去談論自己信教與離教的心路歷程、對香港教徒沈倫的批判、以及對香港教會與利益特權份子相互勾結的擔憂。




自幼在宗教學校與教會薰陶的成長過程中,本座發現大多基督徒對自己宗教的認識可以是少得可憐,而讓人震驚的是即使有著十多年的信仰經驗,他們仍寧可重覆又重覆的花大部份時間向眾人和自己高呼「神的喜樂」,也不願意認真學習一下宗教的歷史和理論;對於教會的行政和取向,大多數教徒也從來無興趣、或不敢過問,讓不少教會中人得以利用這些「愚民背書」來「彰顯」自己的權力和慾望。

當然更離譜的,是在香港的教徒竟能將自己的利益與信仰掛勾,年青時番教會「溝仔溝女」,結婚時急急受洗只為借得教堂結婚;到下一代出生後又匆忙拜託神父或牧師以人事關係報讀教會名校──現今不少有名的教會已不能以「一盤生意」形容之,而是比當年販賣贖罪劵更墮落的利益集團……

但即使本座對香港的宗教現況深惡痛絕,然而對於基督教附帶的一切如聖經話語的智慧、猶太人的歷史與戰略、偉大的宗教人物如馬丁路德、陳日君等仍是相當崇敬,有關這一切的感想若有機會的話也會包含在這系列的文章之中。



2. 我最討厭的10個部落格:




Spieltage Essen 09可說是全球最盛大的桌遊展覽,自然也是一堆大熱Boardgame推出的重要日子,在戰棋會出名新貨「遲幾拍」的慣例下,有香港團體舉辦「Essen展覽」不可不謂有著相當吸引力。



起初天真的以為「Essen展」真的像德國那般以展銷會形式舉行,原來只是在銅鑼灣一間叫Capstone的Boardgame Cafe搞的一個小型展覽會而已──也許以展覽會形容也談不上,因為現場就只有幾張空桌子放上幾款已開封的新Game,另外放一堆未開封的在旁邊的桌子上……然後老闆再豪氣的說一句:「未開封的我還未看完rule book,你們懂的話不妨拆來玩!」



假若你真的認真的把「Essen展」,或許會有點失望,不過若你將其視為Boardgame Cafe以Essen作為主題的Promotion,感覺或許會好一點。嚴格來說,這是本座第一次到Boardgame Cafe玩(之前去Jolly Thinkers買了棋就走了),感覺十分良好:除了老闆和幫手外,好像連老闆娘也很熟Boardgame,而且飲品$35、食物+$20的收費也很相宜,值得推薦!



規模大小從來不是一個Boardgame Event成功與否的因素──人,才是最重要的。在Capstone Cafe老闆Edward與聞其名聲已久的康怡圖板遊戲小組的何Sir的熱情招待下,本座在愉快的氣氛下嘗試了Sell道具多於Sell遊戲的「Restaurant City桌遊版」《A La Carte》;「用大話骰玩飛行棋再加擲棋反檯」的胡搞之作《Pony Express》;個人認為策略與運氣的平衡做得相當好的西部打劫遊戲《El Paso》;連最討厭同類遊戲也拍案叫絕的韓國出品《砍樹層層疊》;此外還趁空檔時間找了在場招待見識了有「洗牌王國」外號的Card Game《Dominion》,可說是滿載而歸。



另一點讓本座意外的是,Capstone原來一直有代理台灣新天鵝堡的中文Boardgame,還有不少周邊如骰塔、卡片套等售賣,再加上85折與空運訂貨等優點,可說是「戰死會」以外的買棋好去處。唯一缺點是對面海的距離實在讓本座缺乏動力成為常客,但如果Ho Sir和Edward以教棋為利誘的話,這一關未必守得住grin



說回Essen「展」本身,在本星期日12月20日是第二個舉行日,希望當天不會爆棚吧coolsmile





Tags:


照理說,在陣容變化不大的背景下,仍算年青的爵士隊,好應在數年間藉累積經驗而慢慢得到實力上的提升,但結果卻是愈打愈回去:自三年前勇闖西岸決賽不敵馬刺後,兩年前在第二輪被湖人掃掉,去年在首輪面對湖人止步。當然我們可以以「每年都是被西岸冠軍/NBA總冠軍淘汰」來安慰自己,然而在面對季後賽列強時本座所感受到的,是那種可悲的無力感,一種無論打得怎樣好也不能超越對手的悲哀。

可是說爵士隊弱,他在之前的賽季卻也曾立下了在一季內把NBA所有球隊至少擊敗一次的戰績;而在他們在主場下定決心的時候,卻又彷彿全世界沒有他們不能擊倒的敵人,由此可見爵士隊的問題已非單靠「實力不足」可以解釋得到。



中鋒:磨合期

在本季一連串的敗仗中,最讓人看到吐血的一幕,莫過於作客Dallas一役中的第四節,在領先16分的情況下被Dirk Nowitzki巧取豪奪29分逆轉敗。很多人怪責史龍教練為何在明顯看到Okur守不住Dirk的情況下仍堅持不作換人防守,但事實上史龍在失去了Jarron Collins後,在中鋒線上已再沒有讓他敢於放在場上的替補。

Fesenko與Koufos這對一剛一柔的七呎組合皆有讓人憧憬的未來性,然而在目前來說,前者球技之生澀,後者打了一場好球後便被置入觀察名單,即戰力成疑;雖說Millsap與Boozer在必要時也能臨危授命來個「雙矮陣式」,然而兩者的身高打大前鋒已嫌太矮,長期硬上的話只會被人吃得一乾二淨,這也是為何Okur季初狀態不足,仍能獲得大量上場時間的原因。

還有一點讓人擔心的是,感覺上Okur今年往外打的風格又更趨嚴重了,防守上也比往年疲軟,偏偏隊裡的先發大前鋒同樣愛往外闖、防守同樣軟。當他們肯硬起來時,對(內線已弱了很多的)馬刺隊也是面無懼色;但外強中乾的情況似乎還比較多。

其實目前爵士隊最需要的,是一個有高度的防守性中鋒,當對手內線開始暴走時能上場舒緩一下Okur的壓力,可是基於史龍教練對新人能力的質疑,在這一點上我們只有等待。



大前鋒:各有各問題

今季看Boozer打球有時真的不禁會想:那過早練成的神準Fade-away跳投,反而限制了Boozer的發展。在對馬刺一役,Boozer已經算是比較積極的向籃底進攻了,但本座還是不止一次看到,當他用肩膊試探性突進遇到阻擋後,很順理成章的就會選擇以Fade-away終結攻勢。當然在Boozer手風順的日子,看著他怎樣射怎樣進會看得很爽,然而遇著屢射不進的窘況,你就會開始懷念Karl Malone的時代。

Karl Malone是為了節約逐漸衰退的體能才開始練起中距離來,因此在有需要的時候他還是能靠背籃強攻提供穩定的得分;Boozer目前的所謂籃下功夫已大幅偏重於面框突破或補籃,背框攻擊幾乎都以Fade-away作結而鮮見憑腳步或身位闖陣,攻擊手法缺乏變化的結果是防守者很容易可以預測到Boozer的動作而加以騷擾,一旦阻截了Boozer衝往籃下的企圖,那剩下來就只要看跳投進不進了。



很不幸,Paul Millsap一如所料的與仍然留隊的Boozer產生排擠效應。雖說以22分鐘的出場時間來說,9分5.7個籃板已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成績,但Millsap是那種上場時間愈長表現愈好的球員,在簽下年薪800萬的大合約後只把他當作主力替補球員,未免有點可惜。

不過我們也很難怪史龍教練作此決定。Millsap在防守上可能會比Boozer好一點,但他距離作為Utah的攻擊核心還有一段距離:Millsap一日不能改善他的攻擊手段,讓跳投更穩定,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位出色的球員,尚未能達到Boozer的All-Star級數的得分能力。大前鋒的上陣時間被大幅瓜分,Sloan的決定是讓他同時作為Okur的替補,但這根本不是讓他能好好發揮的位置,攻守皆因高度問題而吃力不討好,結果是除了快艇一役打出驚喜外,其餘表現皆乏善足陳。

大前鋒理應為爵士最不用擔心的位置,然而Boozer與Millsap各有缺陷,讓Jazz始終未有如預期般在這個位置佔有壓倒性優勢。個人認為史龍教練應在Boozer表現不佳時敢於將他換下場以維持這個位置上的競爭性,甚或在Okur下場時讓Boozer推上中鋒位置,給Mansap打回他適合的大前鋒。可能有人會擔心Boozer的犯規與受傷問題,但本座以為竟然這個位置有足夠籌碼,就要敢於揮霍,否則Millsap現在半死不活般的表現也只是浪費。



小前鋒:蛻變期

作為AK47的長期質疑者,要罵的早就罵透了,對於其與頂級合約不符的表現與問題也早已習慣,所以今次一改歷年必罵Kirilenko的慣例,反想說說對他在小前鋒位置的期望。相比起往年,Kirilenko最大的不同是在夏天增重了20磅。感覺上增重後的AK47往內線闖時不再像以往般弱不噤風,隱然予人一種Matt Harpring再現之感──一個速度更快、外線更準、協防更酷的Harpring。


Tags:


猶記得上一季起頭一句就是「無論表現怎樣,爵士隊基本上是最後一年能以這個陣容作賽了。」然而又有誰料到,在金融海嘯、班主去世、「展望2010自由球員效應」等質素影響下,猶他爵士隊竟然「非自願」的保全了稱得上「窮奢極侈」的陣容再拼一年?在討論來季展望之先,讓我們先看看這個「不可能之奇跡」是怎樣出現的。
 
 
 
本季三個擁有Player Option的球員Okur、Krover與Boozer,其實都曾先後放話要脫出球員選項來獲取更優厚的合約條件,不過沒多久「帥哥」Krover就再沒耍帥,宣告來季乖乖留在猶他;之後經理人曾放話說「條件要比對五大中鋒合同續約」的Okur,在自由市場探過水溫後發現即使中鋒荒的NBA,對這位All-Star級別的球員也是興趣缺缺,而本季最願花錢的Piston也因大Ben回歸(再加上宿怨?)而沒有增強內線的意欲,最後Okur沒有跳出球員選項之餘,爵士高層也乘機再以2100萬美金的千萬年薪與其續簽兩年,個人認為是爵士本季藉經濟不景氣的成功一偷。



至於Boozer那邊則比較複雜一點。雖然早在季中他已說在季尾要成為自由球員,但和Okur一樣,深知要在本年爭取肥約的機會不大,所以也沒有跳出合同,選擇再觀望一年再算。可是Boozer對於爵士於明年不可能以高價續簽他的結果早已心裡有數,於是合同是不跳了,卻仍四處放話叫球隊將他交換到熱火隊去,即使早已知道此「NBA呂布」的反骨性格,然此舉仍傷透了爵士迷的心。



Boozer的合約打破了爵士隊的如意算盤。因為原先制服組就打算在Boozer離隊後騰出的薪金轉給今年到了Qualifying Offer的Paul Millsap的新約用的,現在三個Player Option同時選擇不跳合約,意味著爵士薪酬水平破表,意味著Millsap的續約價碼等若以雙倍計算!拓荒者高層趁此機會和Millsap簽定了平均年薪達850萬的大合約,還要特地把大批簽約金調前,加重爵士隊籌措資金的壓力,以求讓其放棄Millsap這位後起之秀的擁有權。
 
 
 
假若還在「死不付豪華稅」的孤寒財主Larry Miller年代,乾是三張Player-option合約已夠讓他噴血,還有可能考慮Millsap的去留問題嗎?但碰巧本年度Larry Miller因病去世,兒子Greg Miller新官上任三把火,向制服組下了「不要計較價錢,總之好球員都要留下來」的指示,於是出乎所有爵士迷所預料的,在此最艱難的日子,爵士反而是花錢花得最兇的幾隊之一。
 
 
 
猶他的季前熱鬧還沒有完呢。


Tags:

亞龍咖喱考

[不指定 2009/10/28 16:19 | by henryporter ]

圖片來源:Openrice.com

近來亞龍咖喱因舊舖搬遷型隔鄰,新舖被舊有員工/家屬租下另起爐灶,以至竟出現了「真假亞龍」之爭,雙方激烈的競爭最後竟延伸至網上,就連自稱是「新店員工」及「舊舖業主」也貼文互相攻擊,一時說新舖老闆娘不出糧予洗碗員工,一時又說舊舖業主「夾計」迫走舊店店東,甚具娛樂性之餘,也讓本座想起當年亞龍咖喱的一串是非和「真假之爭」,在此也略記一下。(以下之內容皆道聽塗說而來,有錯請加以指正)

話說廿多年前,最早的亞龍咖喱本舖是在旺角弼街,由年老的老闆和兒子合營。後來不知為何,兒子在佐敦吳淞街開了新店,亦即現在的所謂「正店」,而舊店則只剩老父經營,最後無疾而終。當年曾有謠傳指現在的四眼老闆為求將「利潤最大化」而撇下老父獨自開業,雖然這項指控並無證據,然而從日後「業主」其中一項指責為「不願租及無孝道之人」,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也。



直至十多年前左右,亞龍咖喱突然冒出一間「正亞龍咖喱」,同樣是據悉由同一家族的兄弟/前伙記開設,可謂第一次亞龍咖喱的真假之爭。由於但當時網絡未有普及,互相攻訐的程度亦未有後來的激烈,最多只是雙方皆號稱本身是正店,只此一家而已。記得當年「正亞龍咖喱」和亞龍咖喱的菜單基本一樣,分別是可以加錢將薄餅轉為咸、甜、油薄餅,以及加10元可以加薯仔,而最讓本座印象深刻的是,「正亞龍咖喱」竟然願意售賣他們的秘製咖喱粉,讓你在家裡也能煮出八成相似的亞龍咖喱,簡直是一大德政!

依據本座當年尚未發展完成的味覺判斷,其實「正亞龍咖喱」與亞龍咖喱的分別不大,但可惜的是適逢蔡瀾接連兩週在壹周刊專欄中先後光顧兩者,然後大力批評「正亞龍咖喱」不外如是,亞龍咖喱才是真姿味(其實蔡瀾最不滿的只是「正亞龍咖喱」的薯仔不夠淋而已,不加薯仔就沒事了)。不知是否受此打擊,在這兩篇食評之刊登之後一段時間後,「正亞龍咖喱」即無疾而终,亞龍咖喱回歸一店獨家的局面,直至近來「阿龍巴基斯坦咖喱」出現。



Brawn GP Jenson Button Champ!!!

[不指定 2009/10/19 20:09 | by henryporter ]


即使自第七站後再沒拿過冠軍、之後的九個分站中只站過一次頒獎台;即使後半季的賽事只能以「捱打」方式完成賽事以保持優勢;即使Barrichello的勇猛表現是多麼值得奪冠──但無可否認,Button在巴西聖保羅分站中重新顯現出奪冠的決心,2009世界一級方程式頭銜是實至名歸。



在前一日受著嚴重天雨影響的排位賽, Button沒有賭博性把Super Wet輪胎改為Intermediate設定,結果讓人意外地排在第十四位出賽,相反他奪冠的最大競爭對手,同隊的Barrichello卻在他的祖國排頭位,假若以此排名完成賽事的話,Button的總積分優勢將縮短至4分,亦即Barrichello只要在最後一站領先Button三個位置,即可反勝奪冠。可想而知Button此仗壓力是如何沈重。



面對如此劣勢Button卻反而是鬥志旺盛,在賽事前季段即乘前面幾次撞車,一口氣將排名升至九位;之後再使出「憑車過車」的驚人技術,連過中嶋一貴、哥桑和阿古舒亞利,小林久夢偉雖然負隅頑抗,最後仍不敵Button,讓其一口氣進佔第6!



其實除Button外另一冠軍挑戰者Vettel同樣不斷超車以求追近前者,最終在第二個Pit Stop終將Button超越。奈何Vettel始終在之前失分太多,加上Barrichello在第一次「入Pit」後表現即表演失準,最後更因輪胎漏氣而被Button超越,結果二人將與Button的分數差距拉近至射程範圍內,冠軍爭奪戰提早一輪結束。



雖然「黑帝」的一站戰術為其由排名最後一口氣搶佔第四位、兩名日本車手內鬨、Vettle的窮追猛打和「冰人」拉高倫的「烈火焚身」皆為巴西站值得大書特書的片段之一,然而就連Webber以壓倒性姿態奪冠的結果,在Button奪得09年一級方程式的結果面前都變得黯然無光。Button,you’re the champion!



Tags:


《賭博啟示錄》電影才正要上畫,但本座的心早已飄往此作第三部,《墮天錄》的激戰中。想不到在《賭博啟示錄》、《賭博破戒錄》創意層出不窮的福本伸行,到了第三部曲《賭博墮天錄》還是終於要食回他的「老本」:以麻雀為素材──縱然「17步鬥牌」不等同於正式麻雀,但這相差不遠的玩意叫人質疑福本伸行是否已近江郎才盡之境地?

不過在有關描寫人物性格方面,還是他的「首本名曲」,尤其是那種人性墮落的陰暗面更是極致。在《墮天錄》第十一期的一些場面,由於與本座身邊的人事及看法有吻合之處,忍不住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下:[警告:下文含嚴重劇透及人性黑暗內容,請打算看《墮天錄》及內心純潔人士勿進]


Tags:

近日曾特首發表施政報告,當中的是非對錯可說各有公論,有機會抽空說說當中幾點(如環保紅衛兵促成的硬膠慳電膽換領計劃);不過這裡最想提的,卻是當中的一則花邊新聞:事緣有一位自稱職業醫生,其丈夫為律師的「專業中產」,在此瘋狂的樓市中也無法在港島購入理想物業,只能「焗」住東涌等待時機云云。

本座當時知道此消息,立時興奮得想衝落樓下察看自己購入的物業升了多少,是否能趁此升浪大賺一筆?可惜的是大角咀一眾舊樓群近日樓價沒有升幅反有微跌,租金的停滯更是反映市場乏人問津。為何作為業主的本座,竟不能在此瘋狂樓市獲取暴利?為何那班嘈嘈閉,聲稱自己連樓買也買不起,租又租不起的「中產人士」,不湧入大角咀等舊區置業呢?歸根究底,香港中產還是被所謂「中產階層」與「買樓信仰」這兩個情意結給綁死了。



大前研一在《M型社會》中將這個現象稱為「憧憬自由之丘」(自由之丘為向日本中上階層傾銷的高尚住宅區),意指在中產階級逐漸崩潰、消逝的今天,已不能從過往般獲得安穩收入及理想前景的中下階層,仍然擁有過往「享受中產優逸生活」的幻想,把消費投放在沒意義的地方上,結果生活質素反而降低。



為何中產在討論樓價時,絕口不提本座此等舊區平價樓宇,只敢拿新樓盤和交投活躍的大型屋苑作比較?首先就是因為這些平價樓宇外觀較差,景觀不好,樓下沒有會所泳池,附近沒有名牌名店,怎能符合自己「中產」的身份?有人為了這種「自我良好」的優越感,寧願花400多萬住在建築700呎,實用400多的「豆潤」君匯港,也不願以140萬購入一個相隔一條街、實用面積550呎、有電梯的舊樓單位,這種「提升生活質素」的自我折磨,你說怪得了誰?

當然,中產們買樓其實有著一個更重要的考慮,就是轉售問題。須知舊樓樓價穩定,常常跟不上大市,樓宇接揭針對樓齡的限制更讓舊樓難以找到長期按揭。要知道在中產的理財概念中,所購入的資產必須是可升值的投資,「樓換樓」更是他們長遠而言提升生活質素的計劃,正因如此,本座目前的舊樓就如「不良資產」般,受到中產的排斥。




或許我們應該感恩於改編同名XBOX遊戲電影《Halo》因資金問題而難產,因為一套極有可能因改編不良而拍成高製本大爛片,最後竟孕育出《D-9異形禁區》與《Halo ODST》兩款叫好又叫座的佳作出來。



政治諷刺科幻劇


對早已被科幻題材所寵壞的觀眾來說,無論是擔當滅絕人類的煞星、還是神秘存在的謎團、甚至是大人細路的好友,我們全都看過了,再重覆也沒有甚麼新意;可是《D-9》今次卻仍能作出突破,擁有超然的科技力量的同時,卻同時是一堆軟弱無力的烏合之眾,以難民姿態被人類隨意驅趕,有創意之餘亦有相當震撼力。



《D-9》故意將飛船的位置設定於約翰內斯堡,明顯是要對南非種族隔離政策搬上銀幕,但照本座看,巴勒斯坦難民營的情況也許更為相似。的確,《D-9》的外星人並非單純的受害者,他們同樣擁有醜惡的一面,爭鬥、貪婪、破壞等一般人類的陰暗面,同樣可以在這些被暱稱為「Prawns」的外星族群身上找到。一經拆解,我們即可以明白為何「左派」觀眾會對這套作品這麼著迷:那個擁有壓倒性權力、包攬軍火買賣、操控傳媒以達致「政通人和」的邪惡組織MNU,不是諷刺美國和以色列這個混合霸權還有誰?



把這些飽受強權壓迫的族群「擬外星人化」的好處是,可以拋開道德枷鎖,製造更荒謬的反差效果:因此我們在《D-9》中看到這些蝦碌像畜牲般被移屠殺,小孩被隨意擄走,甚至把胎兒活活燒死。要數當中最諷刺一幕,即主角帶領一眾MNU人員在遷徙外星人移居前夕,迫使牠們簽下業權轉移同意書,一個看似文明的舉動背後卻是泯滅人性的殘酷和武力,倒很符合現代社會處處「依法而治」的思維。



B級成本的荷里活出品

《D-9》製作預算據說只有三千萬美金,但以視覺效果而言卻成功營造了A級科幻片的「霸氣」,只因導演Neill Blomkamp早在製作《Halo》遊戲宣傳短片時已掌握了節省資源的竅門:省錢的地方應省則省,然後將集中的資源擲在有限的一兩個大場面上。



Tags:
分頁: 26/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