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奏之一發文後,一如所料各位爭相表達異議,這當然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因為即使你的想法是錯的,至少你肯去思考:本座由一開始要批判的,都是那些從來不肯用腦去瞭解政治問題,卻只把一貫的道德標準去作粗疏判斷的「知識份子」──他們甚至比民建聯支持者更讓人鄙視,因為前者與本座的分歧還可說是在立場上的分別,但後者卻只是純粹的腦殘。

當然,假若你動腦想後還是以為「民建聯成功爭取香港社會繁榮穩定」,那下面的文字你也不用看下去;那些「因為社民連行徑令我或其他人噁心所以不再支持泛民主派」更是膠都費事俾。但如果你的立場是「我反對社民連的原因是因為我以為有更好的方法爭取民主」,那我們或許可以看看究竟「溫和理性」爭取民主是怎麼一回事。




在本座的心目中,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影片理應如何?首先想起的,是那堆可望而不可及的永恆如《賓虛》、《亂世佳人》;又或是次一級但仍讓本座拍爛手掌的如《Rocky》、《Lawrence of Arabia》;就算沒有上面的評價,再往低一點看《Braveheart》、《魔戒三部曲》也具備了無可置疑的上等佳作水平;勉強可以接受的《Slumdog Millionaire》至少能從某種角度理解它們得獎的原因。可是《The Hurt Locker》呢?它真有符合上述任何一項條件嗎?

當然,上面的文字不代表本座把《拆彈雄心》判定成爛片:《拆》嘗試在娛樂與紀實的兩條路線取得平衡,而結果也出乎意料的好,讓電影有真實感之餘,也有適當的刺激元素緊繃著觀眾的神經。但到最後,《拆彈雄心》也只是做好了平衡而已,無論是商業片還是紀錄片路線,它都沒有超越一般佳作的水平。



很多人說《拆彈雄心》很真實,可是它讓本座第一時間聯想到的,卻是那部最不符現實的救災漫畫《消防員的故事》。身為拆彈專家William James由一開始就被設定成超乎現實的拆彈英雄:無論是他那在拆彈途中脫下防護衣顯示對死亡的無懼、無視團隊精神的行事手法,還是亂踢放置炸彈車尾箱反映那專業伴隨而來的膽量,都是不可能是一個現實世界的軍人所為,尤其是講求精確與合作的專業小組中。簡單來說,James和朝比奈大吾一樣,「屢拆奇彈」並非因為有甚麼個人之處,純粹是因為作者不能讓主角死去而已。(若你堅持要在電影中找個合理解釋,或可稱之為「運氣」)



之後導演特別安插了黑人J.T. Sanborn作為主角的副手,嘗試以後者的冷靜突顯James的離經叛道,這種一冷一熱的黑人組合又讓本座想起了《轟天炮》,尤其扮演James的Jeremy Lee Renner硬是覺得他有點像肥仔版Mel Gibson,更加深了本座的這種感覺。然而讓人遺憾的是,這對黑白組合併未如《轟》般在合作的過程中火花不斷,即使片中他們有若干次衡突和合作的機會,然而卻始終也不能激起觀眾的情緒來。



無可否認,《拆彈雄心》的幾段拆彈橋段,與及一場沙場狙擊都拍得相當有娛樂性,尤其是後者,那四野無人卻又四面楚歌的緊逼感,簡直把那以狙擊手為主題的爛片《Shooter》比了下去(雖然等了半天美軍連一架直升機的支援也沒有也實在太荒謬)。但另一方面,由於各動作場景之間缺乏連繫,劇力也未能藉著劇情的推進而逐步升溫,那種「出與唔出之間」的尷尬感覺,結果為大部份一般觀眾留下「淡如開水」的評語。老實說,以後伊拉克戰爭時期作背景的電影實在太多了,若單以整體的商業元素作比較,《拆》甚至不及題材近似的B級動作片《The Kingdom》(當然,後者比《拆》高5倍的製作費也是原因之一)


Tags:

加入Twitter側欄

[不指定 2010/03/17 01:46 | by henryporter ]


自3月起,可能因為工作方面的不順遂,又或是對社會和身邊的種種現況心灰意冷,更新再一次完全陷入停頓。幾次特地把其他不相干的程式關掉,就連大綱也想好了,坐在鍵盤前面好幾分鐘,就是提不起勁把文章完成。

既然沒有心機寫部落格,於是就想看看網站有些甚麼可以更新的,最後終於動到Twitter的腦筋上來。其實各位有細心瀏覽的話,可能會發現側欄的底部在早前已無聲無色的加進了Twitter的發表欄,而在一些初步的測試後,現在終於決定將Twitter正式提升到側欄的上方,也算是移正式承認它將會成為本座發表的渠道之一。

之前也撰文寫過對Twitter的一些感想,當時的定論是在不能打入香港網絡界各個小圈子的情況下,在Twitter寫Twit就好想對著鏡子說話;將其與Facebook同步則怕海量的廢話會嚇怕了朋友。正如各位目前所見,本座Twitter的頻率不高,甚至上一次Twitter也已是一個星期前的事,不過最近有一個新念頭是,假如將Twitter的觀眾由Followed的Twit友提升至一般瀏覽本Blog的讀者,可能會有更打大動力去Twit也未定。

日後本座將嘗試以Twitter記錄隨意、初步、有意念但不成熟的想法,一些可能與生活有關、較難登部落格大雅之堂的瑣碎事也可能會是內容之一;當然還少不了可能發生的各種筆戰。究假若各位對Twitter的內容有意見的話,也歡迎透過Twitter提出。究竟本座會否在將來步其他Blogger後塵,因太沈迷Twitter反而不再想寫Blog呢?反正不玩Twitter的時候已有一堆不更新的理由了,反而因為要載入Twitter側欄加重了瀏覽網頁的資源負擔,進而影響了網頁的流暢度,才是本座目前最關注的問題。





「討厭社民連」反映的政治現實

早前在Facebook上有人寫了一句:「民建聯雖然讓人反感,但是社民連更加討厭」原來是一段轉錄自Youtube的一段社民連開會片段,內容是有關黃毓民鼓勵旗下幹事召集年輕人多用互聯網「收靚」,而當中一名幹事指他曾有幾位朋友不眠不憂在某些「青年民建聯」部落格進行「炸網」云云。

這段影片早在年多前已看過,本座實在不明白為何直到這天才拿出來講。再在網上搜尋一下,原來是星島日報在新近再拿這段短片舊聞當新報,在加上不少「包裝」之下舊聞當新報;而這段影片也適時加上不少「文字解說」,讓指控立時變得證據確鑿。

其實只要稍有留意網絡政治發展,都會知道黃毓民與年青人所談的,不是甚麼「黑社會收靚」,只是希望嘗試透過年輕人網絡動員方式,召集更多支持者而已;而所謂「炸」,也只是在別人的部落格留言表示反對意見,頂多算是發動罵戰而已,而片中的成員也說明那「左仔」Blog主已透過封鎖戶口以至禁止留言方式以作為應對方法,換言之與所謂刑事罪行、犯法根本沾不上邊,所謂「炸網」亦與目前的黑客入侵手段完全是兩回事:如果真的是駭網,只要把工作交軟件做就可以了,用得著24小時輪替,廢寢忘餐地留言嗎?

可是那位仁兄,只一味將焦點集中在「從下面片段的comment幾不知所謂」、「反對網絡暴力」作為「最強」論據。可是對於影片上載者在片中加插的那些歪曲事實的字幕呢?對於同樣惡毒、立場卻相反的comment呢?對於社民連所謂「炸版」的真相究竟是怎樣呢?對於為何年多前的影片碰巧在總辭事件被「翻炒」的原因呢?他貴人事忙,自然沒有時間在查證真相,甚至連他那句「民建聯雖然讓人反感」也可能只是避免糾纏、應酬別人的下台階。

這種想法在香港其實一點也不稀奇。自從社民連進入立法會以後,他們的激烈行為立即讓很多過往對政治毫不關心的人義無反顧的加入批判社民連行列,而理由則千篇一律的集中在「破壞議會文化」、「濫用暴力」、「教壞細路」等方面,當話題轉移到政制改革、政府監督、政黨與市民意見上達等問題,或詢問如何找出更好的方法取代激烈抗爭的時候,他們卻又會選擇回歸沈默,頂多補一句:「雖然這也是問題,不過暴力不是解決方法……」

歸根究柢,香港人其實對所謂政治議題連理解的興趣也沒有,甚至覺得麻煩;他們雖然有時也會對政府的施政有所質疑,但只要官員和議員擺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工作,而傳媒沒有甚麼負面新聞報導之下,香港人也樂得以容忍來換取一時安寧:這也是為何黃仁龍上台後幾乎沒有一件讓人信服的政績,只當主席(表面上)毫無政治立場的范徐麗泰,靠形象卻能穩站官員/議員評分的前列位置。

可是社民連的出現並不只在於打破香港人的安寧,而是若要理解社民連抗爭背後的意義,必須由一連串政制以及民主問題探討開始,這卻是香港人一直抗拒學習和理解的。結果他們只能挑懂得罵的道德部份,就是社民連擲蕉、掃場、「炸」版;不懂得的政治部份,就照舊丟在一旁,假裝它們不存在。



「道德」政治觀

悲哀的是香港人自以為所謂的「道德課」上得夠多了,已有判斷是非的能力,但其實他們對於道德的理解只是表面上的形式。政府和政客當然不是傻的,他們早就了解到「表面道德」這條底線,所以政府永遠把「理性」、「繁榮」、「大多數的福祉」等關鍵字掛在口邊,然後對社會的弱勢族群進行最無情的壓迫;保皇黨以維護政權的條件交換「愛國商人」的龐大資源,進行最無恥的買票行為,可是在「扶助老弱」這個道德枷鎖下,絕大香港人連質疑這個現象的想法也不敢有。




記得在〈600篇完成〉 一文中,曾力批Micro-Blog是Blogger更新減少的主要元兇之一,亦對其讓寫手偷懶、不願寫篇幅較長較有深度文章的主要元兇。不過在猛烈批評過後,本座覺得在沒有深入認識微博這媒體就發炮始終片面一點,所以在接下來的時間中本座大半年間決定身體力行的嘗試投入Twitter世界,之後也終於弄懂了過往一直搞不清的Facebook Interface(現在來說當是OUT,但在一年前左右是很新鮮的一件事)。

雖然最後也還是沒碰火熱的Plurk和新出的Buzz,不過這大半年來的經驗也總算讓本座能以更客觀的角度來評述這個被視為「後Blog時代」的新媒體,究竟有何「巴閉」。

Twitter

在初步摸上手後的即時感覺是:傳遞與接收資訊的即時性、鼓勵撰寫短篇片語的介面,這不就是Newsgroup的另一變奏罷了?能夠藉著Follow機能編輯自己能觀看和被觀看的名單,那也頂多是加插了新聞組的後繼者,論壇(Forum)的一些功能而已,和本座所想像的「劃時代新發明」的形象相差很遠。



第二個印象是Twitter的那種看似開放,實則封閉的矛盾感覺。嘗試Follow幾個在博客界算是稍為認識的朋友後,發覺他們早已建立緊密的關係,本座基本上只能在旁邊觀摩而已;連插咀的份兒也沒有。雖然某些友好與Jacky、小影等也很好客的和本座攀談起來,但奈何本座在Twitter的發言基本上引不起大家的興趣,到最後好像變成自說自話似的。雖說友好關係是由善意與積極慢慢建立起來的,但本座還是接受不了連起床痾屎也要和不太熟絡的Twit友分享,所以最後還是只能在這個火紅的Twitter熱潮中當個路人。

那麼本座是否維持原判,認為Twitter一無是處呢?那又不是。但凡社交網站以至所有網絡媒體的決定性因素還是同一個:視乎有甚麼人去用。當連奧巴馬也在Twitter發表傳媒報導以外的訊息時,無論你怎麼喜歡Blog,還是得乖乖申請Twitter戶口。目前無論是猶他爵士隊隊員Deron Willams與C.J.Miles、還是把各地桌遊新聞編輯發佈的有心Twitter,甚或黃禍作者王力雄的第一身感受,都只有Twitter才能看到。

Twitter登入比Newsgroup/Forum簡單快速,資訊指向性強,目前已成為本座其中一個主要的資訊收集地;不過隨著Follow的人愈來愈多,一大堆沒興趣或重覆的訊息也就隨之出現,而且它的排列方式也比Newsgroup糟,要挑想看的東西很煩人。要成為第一個新聞消息的接收者,感覺上Twitter比任何一個新聞組都要來得快,不過要看有內涵的東西就很難了……



至於Plurk,聽聞更為小圈子的Twitter,Plurk友之間必須有著緊密關係才能享受到當中的樂趣,交談聯誼成份比發布消息更重。現在想來,一些老牌Blogger本身已有相當強烈的小圈子氣氛,Twitter與Plurk的特性讓他們更為投入其中也是自然而然。老實說本座對此也表示歡迎,因為他們愈把自己圍內的事情都在微博內發表,在Blog內寫的文章也就愈能面向大眾,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當然前提是他們還願不願意更新自己的Blog。



Facebook

Twitter弄了那麼久,還是只是個過客而已,真正領略到Micro-Blog樂趣的,還是由Facebook開始。



[BOARDGAME]《Rune Wars》

[不指定 2010/02/20 05:16 | by henryporter ]


雖然本座一向嚮往大堆頭形式的Boardgame,可是在身邊友好接受能力有限的情況下,自從買了《A Game of Throne》封塵許久後只好面對現實,對大Game只敢吞口水而不敢購入。這次版圖遊戲及戰棋小組的何Sir願意在Capstone舉辦《Rune Wars》試玩會,讓本座得以在「不買棋、不看rulebook、不約棋友」的三不情況下仍能享受到這款售價達$8xx的鉅作,實在感激之至!



《Rune Wars》是一款取材自RPG遊戲《Runebound》的奇幻戰棋,由四位玩家分別扮演人類、精靈、不死族與惡魔族(?)等進行攻城略地──但有趣的是此作承繼了《Runebound》的RPG元素,玩家除了千軍萬馬外,還有一位獨立於戰場之外,專責執行特別任務的英雄角色;而且勝負條件也不是領土的多寡,而是盡快符合不同條件獲得6顆龍石──當然,最簡單的方法仍然是揮軍攻入敵國把龍石搶回來,但這並不是唯一辦法。



Tags:

當猶他爵士決定續簽Paul Millsap、延長Memo Okur合約以及拒絕交易Carlos Boozer後,本季下來制服組的任務就只剩下一個:用盡削肉離皮的方法、無所不用其極的將球員薪資盡量壓近豪華稅線。先前由於第一輪新秀控衛Maynor打出了水準,他們就以此為餌讓雷霆隊為其吞下因傷退休的Matt Harpring650萬美元的合約;如今更索性將先發得分後衛Ronnie Brewer交易出去,向灰熊隊換來下年度一個受保護的第一輪選秀權。

Kevin O’Connor說這次交易的主要原因是:「以過多的側翼球員換來未來資產,讓其他相同位置的球員獲得更多出場機會」,別信他的花言巧語──他這樣做只為球隊省錢,更直接點來說就是為自己過去所犯的錯誤擦屁股。



本座一直抨擊,KOC近年最錯的兩件事除了沒有立時將第一輪選秀還給76人以致白養了Almond Morris數年,就是在側翼充裕的情況下還堅持續簽潛力不明的C.J.Miles,導致了今天的艱難局面:假若沒有C.J.Miles的370萬美元薪水,又何用為了Ronnie Brewer區區250多萬薪水而把一個先發球員交易出去呢?任誰也能看到Memphis是一支冒升中的球隊,我們真能在其手上拿到比首輪末段更好的結果嗎?別忘了這些年來爵士的首輪除了D.Will以外,就只有Ronnie Brewer這個成功例子!

當然有人會指出Ronnie Brewer未能與爵士隊談好續約,來年會否留隊是一個隱憂,而今年打出水準的Mathews,再加上Krover、C.J.Miles三人已能把2號位的出場時間填滿。不過本座想說,明年一大堆球員合約到期,誰留隊誰離隊還是未知之數,最佳方法還是把球員留到夏天慢慢去談;再說會在來年開天殺價的未必只有Brewer一人:你說Mathews便宜又大碗,可他的合約也只是一年而已,難道到了夏天別人不懂去搶嗎?Krover看到你沒了Brewer,難道又會「共渡時艱」的讓你低價續簽?別忘了明年夏天早有一大堆球隊留薪資搶人,一旦搶不到幾條僅有的大魚,砸錢去簽二三線球員難道就會手軟了?

就算不看明年,對於剩下的三位替補能否頂上Brewer的空缺,本座也很有疑問:Krover本來就是個有缺憾的功能性球員,原本要他打不擅長的2號位就很勉強了;Mathews沒錯在本季是給予我們不少驚喜,但他能否持續作穩定輸出仍是一個疑問;而C.J.Miles在本年一場有一場沒的表現、慘不忍睹的33%客場命中率就更讓人質疑他能否挺身而出頂替先發位置。更重要的是,Brewer讓人低估的防守能力,包括前三者無人能及的場均1.6次抄截在他離去後會否惡化,讓爵士隊再一次成為「搖擺人屠宰樂園」(其實現在已差不多是了),實在讓人擔憂。



目前唯一能讓本座自我安慰的只有兩點:首先這單交易即使如此糟糕,也還不及灰狼隊在無病無痛之下竟把第十八輪籤平白送給了金塊,讓其找了個Ty Lawson回來大殺四方。有報導說灰狼既然有3個選秀,將其中一個和金塊的2011年首輪互換是一場好棋,幾乎讓本座笑翻了肚皮:先不輪Rubio這個「災難性選秀」和Ty Lawson的成功,就算最外行的球迷在開季前也應估計得到金塊是本季的奪標熱門,選秀順位必然是末段前後的幾個位置,你拿一個18籤換人家的28籤,管你來年是怎樣的一個深度選秀年,也只能是一個「白痴」作定論的交易。

其次,則是爵士隊又需要多簽一位球員以符合聯盟要求,既然本季都已挖到Wes Mathews與Sundiata Gaines兩個寶了,出現第三個「非選秀神奇」也不是沒可能的事。只是早前Maynor的交易換來了三連敗,今次爵士在失去他們的先發得分後衛後又要承受多少痛苦呢。就讓本座看看你們的能耐吧。

至於其他交易,由於目前心情不佳,留待下次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應該會是季後賽吧。



Tags:


記得當初一直有人說《FF13》會是PS3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如今看到SONY持股8%的SquareEnix竟也放棄PS3的獨佔政策,看來動作遊戲經典《Gods of War》才會讓本座產生購買PS3的衝動。不過XBOX360的機主也毋須失望,因為經歷PS2、PS3的兩代壟斷,《Dante’s Inferno》總算夠格挑戰「戰神」的一哥地位了──如斯良久才終於迎來第一個挑戰者,也可見《Gods of War》在之前是如何高水準的作品。



由於《GOW》系列已先行佔據了希臘神話這個「經典高地」,《Dante》選取但丁神曲中的地獄作為遊戲舞台可說是一著妙棋。而事實上《Dante》也不是只取其名那麼簡單,在遊戲中它的確能塑造出各層地獄的那種絕望痛苦的情況出來──至少每當本座開機一玩此game時,小貓西柚都會發出不安的叫聲並且躲到遠遠去,足見其威力所在。(其實本座還額外有一種親切感,因為《聖鬥士星矢》的冥界篇就是依照《神曲》來設定的)



雖然有人批評《Dante》的設計場景較為封閉,尤其去到後面關卡時予人重複而欠新意的感覺,但本座認為這種「封閉」正好體現了地獄那種沈重感覺,當操控但丁與地獄導遊Virgil暢遊地獄各層,參觀亡靈的受苦情況和與各歷史人物「打交道」實在是件賞心樂事。從某程度來說,《Dante》在氣氛的營造魄力上可說已超越了《GOW》。



故事方面也有很趣,把但丁由詩人改成了十字軍東征的戰士,回歸家鄉後發現最愛妻子被殺,靈魂還被撒旦擄走。但丁一直不明白為何從主教獲取東征的救贖後要承受這種惡運,可是在其往地獄深處進發的過程中,開始慢慢回憶起之前在東征期間的種種惡行,甚至連對其妻子根本的兩個承諾:不要出軌,照顧老婆細佬兩件事也不能守住,也怪不得Beatrice會投向撤旦懷抱了。



雖然去到後面,《Dante》還是公式化的藉著對自己罪行的懺悔與家人靈魂的救贖,齊心合力之下將撒旦禁錮在地獄之中,不過由於死神和撒旦在遊戲中都太囂張衰格了,當他們發現自己不敵但丁,委曲求存的說出「Wait…I can help you…」卻被主角打爆的一刻,實在是太快人心。



說《Dante》題材大膽、灰暗,然而它在設定的背後卻屢屢「導人向善」:在地獄途中但丁會遇到不同的冤魂,有時可以擔當審判者角色,決定以十字架讓他們超渡往生,還是以死神鐮刀終結令他們灰飛煙滅:雖然把「罪不致死」的魂魄滅掉很爽,但胡亂殺戳卻始終讓玩家心有戚戚然,最後還是決定「秉公辦理」:沒想到好人有好報,原來其中一項的XBOX360成就即隠含其中!基督教的上帝容許人世為惡的原意即為給予世人選擇權,和那些毫無選擇的教會/道德教材相比,或許《Dante》更合乎耶和華的原意。


Tags: ,



有人說,人最窮的時候可以窮得只剩下錢,那麼人最墮落的時候會是怎麼樣呢?或許就是拿自己最討厭的事物作為實踐目標的工具。共產黨在「新中國」時期一直以批孔反儒為要務,如今卻希望以此作為穩定國家架構、凝聚民族力量的手段,實在令人慨嘆歷史的無常;而看著民建聯此等中共走狗,在揣摸上意後竟以推廣「儒家文化」為由,在立法會作低質素的動議,就更叫人作嘔。

當然有人會說,《孔子》不過是套娛樂電影而已,實可以「非政治化」角度視之;也有人說儒家文化本就有其優勝和導人向善之處,即使推廣的人有著不良動機,至少受眾也能在過程受益。面對這種「曲線到曲圓」說法,個人以為假如這套推廣這套電影的出發點由一開始就是錯的,那之後即使有甚麼附帶的好處不但只是屎中尋豆、自欺欺人,最後只淪為為惡行背書的結果,帶來的傷害比貢獻更大。



假若真為孔子信徒或支持者的話,他們好應與中共此等「不教而殺」之虐政政權劃清界線,可是為了讓自己支持的信念得以推廣而與虎謀皮,這不是墮落,而是可悲。相比起來,那些只為搵餐飯食的「忽然孔子專家」、竭力要把大爛片說成是「新經典」的影評人,就可愛得多了。

 

但正如余公英時所言,上面的人,眼中都只有名、利、權,卻欠缺了儒家思想最重要的,也就是愛。




余英時:〈共產黨真的尊敬孔子嗎?〉





食正「五區總辭」勢頭、被出版者形容為破格題材的「政治打鬥漫畫」《終極對決》終於出版。這個以「曾蔭權vs.任志剛」封面為綽頭,以二人因雷曼事件決裂作為導火線的故事,本座在閱讀後初步的感覺是:審慎樂觀。樂觀在於自《10/11財政預算案漫畫》後,本座總算看到一本足堪入目之作,而審慎則在於第一期尚在「舖橋」之時,還有很多不明朗因素有待觀察。

無論怎樣吹捧,不能否認的是《終極對決》只是中小型公司規模的作品,畫功上我們不能夠太過奢求──尤其是當現今所謂「一線」大書製作也是不盡人意的時候,《終極對決》能夠從《絕代英雄》那種慘不忍睹的甩皮甩骨製作提升至每格的人物面相也「齊齊整整」,再加上不少有心機的實景,已足以讓已看慣永仁前公司「雄獅」風格的本座眼眶淨潤。

此外很多人批評這個由3D泰斗馬富強主理的封面沒有漫畫觸覺,以3D作真人模型效果也是吃力不討好,但個人以為這個帶點《壹週刊》風格、政治味道較重的封面反倒在一眾港漫封面中有點新鮮感,頗為配合《終極對決》「破格港漫」的路線──唯一害怕的是讀者不知這本是漫畫看走了眼而已。



故事

相信必有不少人將《終極對決》視為港版《馬皇降臨》,但《終極對決》由一開始就不是走惡搞路線,表達政治內容的手法也有所不同,強行拉在一起只給人牽強、穿鑿附會的感覺。反倒是永仁的前作《絕代英雄》和《馬皇》有點相似。簡單而言《終》是採用了池上遼一《英雄本色》的發展骨幹:三位各有警、商、黑(?)背景的「80後」年青人,因機緣巧合之下遇上與曾特首反目的任總,決心「玩舖勁」,踏上改革香港社會不公義之路。

所謂「政治一天也嫌太久」,《終極對決》以雷曼事件作主題,在今天看來似乎已有點過時,畢竟全民焦點現在已放在高鐵與總辭;而找了本座最討厭的任總為拯救香港的主角之一,主觀印象分難免打了折扣,但整體來說無傷大雅,畢竟漫畫就是創作,故事寫得合理有趣就成了。

反而編劇在網台節目說三位衝動型、智慧型、浪漫型男主角其實是暗喻三位香港年輕政治家,本座實在想破頭也想不到指的是誰──要說是社民連三子的年青版好像有點無厘頭,亂估三位朱凱迪、蔡耀昌和陶君行,但三位角色似乎遠遠比他們瀟灑,也沒那麼潦倒……



一些忠告

雖然出版者不斷強調《終極對決》是創新嘗試,不過它的新鮮感並不如本座想像般大,原因是港漫以政治議題作借題發揮,已經不是第一次


Tags: , ,
分頁: 24/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