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花了一點時間,終於看完了第五集,作者特意在此留下一個段落,也正好在此這一下中期感想。(內容含)

由最初劍客的對峙,到一對一決鬥,再發展到現在「小隊式」戰鬥還要再加上不同戰場的跳轉分述,喬靖夫對於武打的描寫,是愈來愈純熟了。另一樣值得稱許的是,《武道狂之詩》並沒有犯下如《JoJo奇妙冒險》般戰鬥愈大場面愈亂的錯誤,即使小隊間圍攻合擊,陳述還是清晰有序;就連對武功對拆一向不大興趣的本座,也被那種扣人心弘的壓逼感所吸引,整個慘烈戰況一字不漏的看完。



當然,作者對創作角色的過份寵愛,連最弱的童靜竟也能在劇戰中逢兇化吉;而武當一眾高手在經歷兩卷的劇戰後竟然不死一人,似乎是有點那個;但綜觀來說也只是小瑕疵,至目前為止未構成大問題。

有人指《武道狂之詩》太過偏重於戰鬥場面,以至每一冊的劇情推進皆有所限。不過各家武說小說重點不同,何況《武》一書的以主角一行人與武當對抗為主線,再加上其他門派與朝廷介入,雖然很多的支線過了五期也還未展望,但內容卻不能算是單薄;而且在和戰鬥互動之下,看似簡單的故事線反而很好的配合。相反假若故事太過複雜的話,可能就會失去拉住讀者追看的吸引力了。



既然說得如此吸引,本座卻還是要「花一點時間」才總算看完第五集,原因是自第四期開始,書中角色就「武道」上的執著和堅持,和本座的價值觀有很大的分歧,而這種不舒服的感覺甚至延伸到第五期,也讓本座有不吐不快之感。


Tags:

今屆世界盃曲終人散,本座一邊為一個全城熱捧的足球盛事完結感到惋惜,另一邊亦為「全城論波」的風潮散去感到舒一口氣。在這一個月間,數以十萬計的香港市民變成「忽然足球評論家」,當中有正經八百說出讓本座忍俊不禁的看法的,也有明明只是早一個星期才開始睇波,卻儼如老師般向本座「循循善誘」,傳授足球基本知識與各種「偉論」。

但無論如何,本座對於這些景象都是感到欣慰的,只因這都是世界盃氣氛熾熱的證明──再沒有一個無人關心的世界盃更讓人沮喪的了──只是假若本座身邊那些「忽然球迷」,能夠把他們對足球的熱誠延伸至一個月後的新職業球季,而非急速冷卻靜待四年之後,本座會更加高興。



世界盃雖然是一個足球盛事,但在很多人心目中,它的意義卻遠比一個賽事為大。適逢近來香港大吹「通識」風,所有時事、世界冷知識也都歸入通識之列,不少學者、文化人自然藉此大造文章,就算不能豬籠入水,騙騙曝光率,增加知名度也不錯。

很多(稻草)人以為我這就要發炮炮轟這些學者了,本座只能說你猜對了一半。事實上對於「藉世界盃多認識世界」這一點上,個人是沒有多大反感的。正如本座近來要一次過儲起了沈旭輝的「世界盃通識」系列文章「慢慢嘆」,就算碰上水準參差一點的,將就一下也沒問題,反正省掉了維基、外國文章的翻查時間,這些「通識作者」們已算立下功德一件。

不過所謂「足球對世界的影響力」,也必須從合理的角度作延伸討論與分析,不應一味吹捧或將現實誇大。



例如沈旭輝〈澳大利亞脫亞入歐正確〉一文,要大肆吹噓澳洲足協加入亞協背後的各種政治含義也就算了,可是文末那句「身患絕症的澳洲球員基維爾以禁區內犯手球被逐離場﹐場面悲涼﹐令人十分同情﹐但有了上述背景﹐他總可以稍為釋然﹐起碼國家既然要脫洋入亞﹐就一定不會怪責他。」就完全是將球賽結果與脫強行拉在一起,叫人摸不著頭腦的結論。

又如當談及德國足球發展時,沈旭輝提及了新移民對其國家隊構成的影響,然而到了討論美國的文章時,卻竟又無視拉丁裔以至非裔移民,如何影響了美國體育運動的發展,以至成為美國英式足球的人材與擁躉的溫床。

雖然很多人都為「球星可以選總統」、「足球員成為國際大使」感到震撼,但事實上運動員在國際舞台上扮演重要角色其實並不罕見,近年由David Stern全力推行的NBA Cares,以及在海地地震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中鋒Dalembert即為當中例子。退役運動員從政其實在美、中兩國早已成為慣例,甚至比非洲國家更為普遍。事實上這些例子都在身邊,世界盃只是一個讓我們重新檢視身邊發生甚麼的機會而已。



碧咸現象

扯遠一點,其實隨著「足球社會學」大行其道,很多時候學者們為求突顯社會與足球之間的互動,都會有「過度演繹」的傾向。其中最有代表性的「過度演繹」例子,當為「碧威現象」。似乎當社會學家或文化研究學者每當談到足球時,總是會以Beckham作為開場白。在他們眼中,碧威總是個球技平平的球員,純粹是俊男形像與品牌塑造,才讓他獲得與球技不相稱的收入。


Tags:


前言:其實世界盃早已過了,而且決賽感想也要決賽打完後才可以寫出來,不過因為仍有文章排隊等出,所以勉為其難繼續沿用。sweat

因為有著巴西、德國在賽前備受看好卻先後被荷蘭、西班牙淘汰的經驗,今仗本座最初是看高荷蘭半線,估其「輸形勢嬴波」,不過最後西班牙還是以皇者之勢奪冠。



雖然現在看起來好像馬後炮,可是這隊西班牙國家隊,其實早於08年歐洲國家盃冠軍一路走來;而迪保斯基在兩年間就正選陣容所作的調整,如將Marchena「眨」為後備,棄用Senna而改用巴斯基斯,也就是以巴塞在過去兩季的豐功偉業作背書。正當荷蘭正煩惱於如何「以戰養戰」、藉不同賽事建立起來自五湖四海的球員的默契之時,西班牙的陣容卻是圍繞「六冠王」而建構,誰著先機可謂不言而喻。

更恐怖的是西班牙充裕的人腳,讓他們連後備席也足以組成一隊挑戰世界冠軍的球隊。這個華奢的陣容讓迪保斯基能夠針對對手的踢法和特性,隨時作出鋒對性的部署,這點也是van Marwijk所沒有的本錢。



面對人腳、默契皆不及對手的荷蘭,可以怎辦?正如雲馬維克所言:「我們也想漂亮地嬴取冠軍,但對手可是西班牙呀!」既然技術不及對手,也就唯有用超技術了──一如對巴西一役,荷蘭在此戰所採用的,是充滿破壞性,甚至不惜以犯規阻止別人進攻的粗暴踢法。很多人對荷蘭大打「矛波」感到不屑,甚至與純粹發洩而非戰術考量傷害對手的中國隊相提並論。

眾人對荷蘭隊的批評,又讓本座想起了89年法網公開賽,張德培多番使用被人視為「不入流」的擾敵戰術,最終擊敗世界第一蘭度後的感言:「為了留在比賽場上,我願意做任何事」。假若實力超班,誰不想以瀟洒姿態,在談笑用兵間擊敗對手?如果技不如人,難道就理應不作掙扎、讓對手予取予攜?



最好的例子是西班牙上一輪對手德國,後者以為大家同樣「行雲流水」,最終必能技術性擊倒對手。但結果卻是由於堅持「紳士式」踢法,西班牙長期能保持控球在腳,德國則在將主動權讓予他人後踢得綁手綁腳,最後反被人清脆俐落的踢出局。賽後德國隊向西班牙成功邁向決賽致意,有人視為「最具體育精神」的象徵。本座在此只想說一句:在十多年後,我肯定還有人記得西班牙是世界盃冠軍,可是還有人會記得當年德國是「最具體育精神」的隊伍嗎?

荷蘭的粗野踢法的確讓某些人不滿,但同時卻有效破壞了巴西與西班牙兩隊講求比賽節奏的球隊,讓他們在極不舒服的狀況下踢球,遲遲未能掌控比賽。在創造了一個膠著均勢的前題下,荷蘭終能藉兩個死球反勝巴西,可惜在對西班牙創造出來的兩個突擊機會,Robben最後也還是不能取得入球。



Tags:


踏入有線轉播的世界盃年代,這次已是第三屆。實在很難相信經歷了兩屆的經驗,有線的世界盃節目也還是辦得那麼垃圾。在過去8年,我們一直譏諷有線自以為「觀眾嗌大聲D、多D BB聲同多D扑扑棒 = 無線世界盃咁好氣氛」,沒想到多年下來,有線不單不思進取,還要變本加厲,讓節目製作爛到骨子裡。

本座曾在某些討論區看到有人以「有甚麼水準的觀眾就有甚麼水準的節目」嘗試為有線的世界盃節目下注腳,這次有線強迫無線亞視在轉播四場賽事時,必須連「前奏」與「間場」節目足本播放,正好讓一眾TVBuddy作民意調查,而結果亦相當清晰──即使他們能忍受TVB的低質劇集,也不代表對於綜合節目的質素全無要求。



其實本座只想問:為何在世界盃足球賽事播映前後的這些黃金檔期,就不能做好一些呢?為何幾年前早已證明失敗的「嘉年華會式」節目製作,仍要樂此不疲地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用下去呢?肥Sam、鍾國雄的爛GAG下不了大檯,那就以蔣怡等「o靚模」掛帥,至少看也看得高興點吧;還有以劉舜文為首的甚麼歌神BAND,難道他們不知有些環節不單不會帶來收視,反讓人更加倒胃?間場那部份如果幾位嘉賓幽默感有限,就乾脆不要東拉西扯玩遊戲,將焦點放回賽事上面,不是更好嗎?

我當然明白,說到最尾,球賽才是重點,餘慶節目不好看,不看就是了。所以接下來,就讓我們看看有線電視世界盃如何爛到入骨子裡。



Tags: ,


前言:由於本座最喜愛的羅馬尼亞再次缺席世界盃,而就連老態畢現的意大利也沒有再選恩沙基進大軍之內,本屆頓失追捧球隊目標,甚至連第一輪賽事中除了揭幕戰以外全部錯過。本來以為之後就會這樣「冷處理」下去了,沒想到幾輪下來,播出的賽事還是全部看完,兼拉出感想一堆,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一下。



「摩連奴風格」籠罩下的世盃

雖說在球隊逐漸「上力」加上幾個充滿娛樂性的比賽事件後,這次南非世界盃總算擺脫了「史上最沈悶世界盃」的惡名,可是綜觀而言,就算到了八強賽,也還是有一場半場「悶波」,尤其當它們總是在兩點半的尾場出現,對看球者可說是一個相當的折磨。至於所謂「充滿娛樂性」的賽事,很多時也只限於幾個關鍵的時刻,基本上你在第二朝起床時才補看精華也不會有甚麼損失。

對於這種沈悶足球的形成,個人以為當今灸手可熱的Mourinho或多或少也要負上一點責任。和98年5-3-2一樣,2010年的4-3-3幾成是屆最具衝擊性的陣式。「識波之人」觀文至此,自然大條道理指出:「02年的巴西不是早就採用4-3-3陣式了嗎?難道以前就沒有球隊採用4-3-3嗎?」這種說法明顯只拘泥於排陣的位置,而忽略了陣型的精神。



在4-4-2流行的年代,4-3-3一貫被認為是「擺大個頭」強攻陣,以多打一個前鋒、少打一個中場作冒險性搶攻。而現在的4-3-3陣式,卻在於認為在現代強調機動性的足球,擺兩個專屬進攻的雙箭頭是浪費了一點,倒不如改為單箭頭再加兩翼輔助,然後讓兩翼視乎戰況助攻或助守,整體的調動就靈活多了。可是摩帥革命性的地方的並不僅止於此。對於三位中場,他以為若球員質素夠好,或時機適當,參與進攻也無可厚非;然而無論在何種時候,防守工作都應該為他們的優先要務,在領先一球或和局也可接受的情況下,更寧可放棄「踢得漂亮」,多作中場掃蕩、控球在腳「醜陋」工作。

看倌到了這裡,當然也會問:「4-5-1、或死守打法不是早已存在了嗎?」這種說法也不能說錯,正如沒有人能否定「波係圓既」的定律一樣。可是這裡也還是有些微妙之處,最終對世界盃以至足球界產生影響:對於弱隊來說,即使沒有摩帥的一級人腳,然而他們卻看到了3中場陣式如何能透過球員的紀律與體能、更有效率的彌補技術的差距,而4-3-3的陣式轉換也能讓球隊如何在最短時間之內由防守陣勢轉變成反擊威脅。

對於強隊來說,他們也察覺到與其強攻以求搶得球賽主導權,還不如控球在腳與斷絕對手的中場輸送來得有效,日後即使延伸出4-3-1-2或4-2-3-1的變種陣式,其原理實也相差不大。結果同一套足球哲學,竟然同時被風格不同、強弱有別的球隊所採用,你說神奇不神奇?



Tags:

[Tennis] Nadal再奪溫網冠軍

[不指定 2010/07/05 03:37 | by henryporter ]


 

雖然看起來沒有法網那般壓倒性,Nadal在晉級過程中也曾連續兩仗幾陷出局邊緣,要花上五盤才能擊敗對手;可是自八強面對法網的手下敗將蘇達寧失去第一盤後,拿度即重現球王本色,在沒有再失一盤的情況下第二次奪得溫網冠軍。

Berdych是曾經先後擊敗1號種籽Federer與3號種籽迪祖高域的「超黑馬」,然而他強勁而控制力強的正手抽擊,到了決賽彷佛被廢了武功般,幾個關鍵時刻都未能好好把握。雖然表面上看來好像是狀態跌Watt,但實際上正如球評所言,是Nadal的侵略性打法讓Berdych回擊方向的選擇受到很大限制,結果陷入若不冒險「搏板」,就只有繼續被動捱打的局面。



更恐怖的是,拿度在心理戰方面也愈加成熟。無論是對Murray的四強戰還是決賽,對手的發球都比Nadal優勝,然而每當進入關鍵局數,Nadal總能夠突然「加力」,讓對手因比賽節奏的轉變而無所適從,最終更被心理壓力擊潰而輸掉比賽,這點從Murray與Berdych最後輸掉的一局均是自己的發球局可見一斑。

當然,Nadal在這次賽事也不是沒有弱點的,通常在一局之後的最初發球局,他的集中力總會有所鬆懈,Murray就把握到了,Berdych把握不到,但還是殊途同歸,在Nadal的壓迫性打法下輸掉了比賽。



連續在泥地與草地的稱霸,以及「帝王」費達拿的低沈,也讓人聯想到男單網壇是否到了改朝換代,進入另一個壟斷時期?當然,這種講法還是言之尚早。至少Nadal在硬地場上的表現還未能使人信服,而接著的美國網球公開賽,更是其從未打入過決賽。

但不得不承認,Nadal在這次傷愈復出後,除了底線抽擊以外的各種技術,如削球、Volley等皆有所提升;而在控制比賽狀態方面也更為聰明,如放棄巴塞羅拿公開賽、在皇后會盃公開賽時「點到即止」的表現,皆有助其保養身體,以延長比賽的壽命。假若他的體能調整得宜,今年就是挑戰最後一項大滿貫的最佳時機。



至於Federer經歷兩個令人失望的大滿貫賽事後,已開始有聲音表示「球王」不復當年勇,是時候考慮退下來了──對於這種說法,個人以為只是笑話一則。Nadal經歷幾近一年的低潮重回巔峰,不是一個最佳的例子嗎?假若拿不到一、兩個冠軍就退休,那九成九的網球手不就全都要退役了?Federer目前還只是28歲,而他那帶點「瀟洒」的球風對於體能的需求也較少,只要他還有鬥心,要在未來的五、六年站在第一線與其他球手競爭,甚至再造「皇朝」,也不是甚麼出奇的事。



Tags:


巴西對荷蘭的回憶總是美好的。在94年有本座最喜愛的白蘭高以後備身份炮彈式勁戲破網擊敗橙衫軍;98年在好友思力家再看黃橙對決,猶記得古華特在臨完場追平的一球,他的弟弟在極度亢奮下衝出露台慶祝,及後突然無聲之下還惹出了墮樓疑雲……想不到事隔12年後,兩隊又來一場經典賽事。



先從結論說起,巴西這場出局,完全是咎由自取的。鄧加你要複製94年巴西憑歐陸式踢法奪冠的勝利方程式,但偏偏忽略了當時全隊的核心所在,就是攻守兼備之餘,也能掌控比賽節奏的中場,也就是他自己。可是巴西本屆的4-2-3-1排陣之中的兩位防守中場,基本上只能算是二流貨色:Melo本身連在祖雲達斯的正選亦不保,而基拔圖施華在阿仙奴期間也未能與巔峰時期的比堤、韋拉相比。最後Melo的愚蠢犯錯與紅牌出場,基拔圖施華因體力不繼而成為球隊負累,變相也成為了巴西出局的兩個主要原因。

鄧加原本的如意算盤是,恃著擁有「三冠王」國際米蘭加羅馬的鐵壁防線,再加上前線的強橫攻力,已足以掩蓋防中實力不足的缺點,而事實上在直至八強之前,這種想法也相當有效。可是在領先荷蘭一球,稍為嘗試強攻荷蘭擴張比數不果後,鄧加竟然放棄繼續施予壓力,重回今屆世盃主流的那一套消極「防守反擊」策略,終於埋下了落敗的伏筆。



Tags:

《打擂台》拾遺

[不指定 2010/06/07 22:53 | by henryporter ]



前言:個人對這種主打人情味的作品其實不太對口味,在事前亦因太多人吹捧此作,結果反而在太高期望之下觀看而有若干失落之感。不過此作一些細微之處其實頗堪玩味,但發現一起觀看的好友竟沒有留意,故將資料整理於此,供大家參考:



1.    羅莽造型源頭:



2.    盧海鵬扮Teddy Robin:



Tags:


過去年多,Nadal的網球生涯猶如坐過山車般波折。在澳洲再次擊敗宿敵Federer,奪得第一個硬地大滿貫後,再連奪印地安納、蒙地卡羅、巴塞羅拿、羅馬大師賽等四個冠軍。正當眾人以為Nadal將會再接再勵衛冕法網與溫布頓兩個大滿貫,開創新的「拿度皇朝」之時,拿度卻意外在第四圈輸給Söderling,隨即傳出Nadal因為消耗性打法而日益月累的膝蓋勞損終於爆發出來。

在此之後,Nadal不單接連放棄了皇后杯與溫布頓兩項衛冕草地賽,其後的數場復出戰亦屢次因傷出局反觀Federer終能藉Nadal的缺席一嚐法網冠軍與四大滿貫的滋味,並於10年頭奪得美國網球公開賽,第16個大滿貫冠軍。傳聞中有指拿度的膝蓋已和中年人無異,再也無法回覆巔峰狀態云云……



可是,Nadal對網球生涯的韌力就像比賽的心態一樣強橫,在多番休息與比賽復健的努力後,終於在4月的蒙地卡羅公開賽勇奪六連冠結束長達一年的冠軍荒,回歸第一線選手行列。在經歷長久的傷病期,這次Nadal明顯對狀態調節十分小心,甚至為止不惜放棄已連奪5年冠軍的巴塞羅拿公開賽,結果亦終於連取羅馬與馬德里兩項泥地大師賽冠軍,完成「紅土大師賽三連霸」的驚人紀錄。

紅土場上的無敵,尤其是在馬德里公開賽中以壓倒性姿態擊倒Federer,Nadal爭取2010法網的決心已表露無遺。去屆擊敗Nadal的蘇達寧今年以接近完美的表現擊敗Federer,本以為會是此賽事的最強攔路虎,誰料在四強戰中由於與Berdych五局激戰消耗太多,在決賽中竟出現力不從心的表現,結果拿度以七圈的賽事中以不失一局的無敵姿態下奪冠。

在本座觀看Nadal的多場賽事中,可以感到他的對手都是背負著「泥地王對手」這個沈重的壓力作賽。或許在某些間隔中出現危機,然而Nadal總能靠著以往少見的侵略性打法壓制對手,牢牢將主動權握在手中,等待他的對手在壓力下犯錯、崩潰,然後勝出賽事。或許因為如此,本屆法網將會被人稱為競爭程度低、沒趣的一屆賽事。



不過要說「泥地王」在紅土場上再無對手,本座卻不盡同意。其中他的西班牙同胞艾馬高,就在8強賽中給予Nadal相當大的壓力。老實說,作為Nadal擁躉多年,本座也是第一次看到在泥地賽上,竟然有人能夠以底線抽擊和他打得勢均力敵,甚至出現拿度轉變多次戰略也還是一籌莫展的境況。若非在首兩局的Tie-Break時,Almagro皆因太過緊張出現犯錯而讓拿度勝出,則局勢發展未必如此一面倒,而3比0的局數實也未反映賽事中的驚險之處。

回看馬德里公開賽,艾馬高其實也是在四強賽先得一局的情況下被拿度反勝兩局出局,可見此子的實力只是在Nadal的陰影下不為人所注意而已,若日後能在精神層面上多加鍛鍊,假以時日必成「泥地王」勁敵。

「泥地王」證明了除了傷患,在法網賽場上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重回世界第一,也為他與費達拿的競爭展開新一頁。在期望他能在溫布頓再顯雄風之餘,也希望拿度能夠在嬴球與身體保養間取得平衡,畢竟他還只是24歲而已,屬於他的皇朝正要開始!



Tags:

本座認為,第一場的比賽過程,也反映了湖人與塞爾特人在這個系列將會出現的戰況:雖然雙方戰力看似接近,然而湖人在主場與個別優勢之下,總能掌握球賽的主動權,塞軍則只能靠他們奮戰不懈的毅力苦苦追趕。也正因如此,如其用坊間早已重覆多次的「Match-up型分析」,本座打算將「Beat LA」設定為一個波士頓必須要解決的難題,以此為切入點分析整個季後賽的走向。

雖然和佐敦的公牛一樣,現在的湖人,Kobe毋可置疑是他們的核心所在。可是在本座看來,這個反而不是需要優先解決的部份,原因是:一. 防守Kobe對Celtics本來就是一個無解的課題(詳情容後再談);二. 現在湖人的搭配陣容比當年公牛更強。目前Celtics就好像在一間屋漏兼逢夜雨的小屋內,Kobe雖然是小屋最大的缺口,既然將最多的資源嘗試補這缺口也見不得會成功,倒不如把其他同樣危險的小缺口補上。



內線

在一眾問題中,Celtics最先要解決的,就是內線問題。猶記得塞軍在上一季封王時,Celtics就是靠著Garnett完封Gasol為首的內線取得致勝關鍵,但兩年後的現在,情況卻反轉過來:Gasol不但能將KG的進攻範圍迫至油漆區以外,甚至在進攻上也從某程度上呈壓制之勢,湖人能在全場大部份時間握有主動權,Gasol可謂功不可沒。




本座認為, Rasheed Wallace會是一個比較能應付Gasol的一人,Doc Rivers應該增加他和KG的同場時間,而讓KG去守膝蓋有問題的Bynum。不過防守可以挑人,進攻方面Gasol是守定了KG的,如何在進攻時反制Gasol,是KG不能依賴別人而必須靠自己完成的任務,也只有這位被譽為年華老去的大將能找回冠軍的尊嚴,塞爾特人才有勝機。

此外,雖說Bynum受傷患困擾,是湖人一大不穩因素,然而在他與Gasol坐陣的籃底,除了讓塞軍的籃板優勢盡失之餘,也令湖人的補防能力大幅加強,一眾綠衫軍的搖擺人在第一仗每當切入,都幾乎可用舉步為艱來形容。在比賽早段積極往內線單打,消耗Bynum體力之餘嘗試讓其受犯規困擾下場,是塞軍另一個優先考慮的戰術──雖然Odom也不是易與之輩,但「雙塔」對塞軍的威脅實在太大,而且Odom擔當後備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或許會是可乘之機也未定。

塞軍的內線問題也不限於此,老實說在第一場的總籃板數竟然比湖人少上11個之餘,還要被對手搶掉12個進攻籃板,歸根咎底就是在進攻時衝搶籃板不夠積極,防守時的Box out卡位準備也不夠集中。相反Phil Jackson今場明顯將焦點放籃板球上,每當湖人出現Tough Shot後,幾乎都有兩三人立即衝到籃底,不少簡單的防守籃板,塞爾特人也是在讓人抹把汗的情況下才拿到。假若要說Doc Rivers有甚麼要對球員在第二戰特別留意,我想籃底卡位會是第一優先選項。


Tags:
分頁: 22/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