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的士詭局

[不指定 2011/07/19 00:02 | by henryporter ]


數年前寫了一篇「經濟學的迷思 」,探討為何03年時經濟境況明明很差,的士牌費卻不斷冒升的奇怪現象。數年後我再讀到陳雲的《的士政治經濟學 》,開始明白罪魁禍首始自1998年起,政府凍結發牌──投資的士牌的人其實就是堅持著兩個信念,就是的士牌的供應(近乎)永遠不會增加,而香港不會有連車租也完全收不到的一天,那麼經濟的起跌則只會是循環周期的其中一點,最終它的稀少性必然會產生升值的動力。

接著再看看有關的士車租。其實的士車租的計算方法很簡單,就是將的士的總收入減去營運成本,再減去的士司機在市場所能接受的最低薪酬:只要這條算式的答案還是正數,這個系統就永遠不會崩潰。

當搞清各方面之間的關係之後,我們就會發覺,這些年來政府屢屢批准的士加價申請,是非常荒謬的。營運成本一旦增加,車租自然就要減少,讓的士司機的薪酬能在市場保持競爭力;而持牌者在車租的捐失隨即藉牌價下跌的方式反映出來:這是中學生也能理解的經濟學原理。

相反,一旦車費增加,就會像我們目前看到的情況一樣,最終只會全部落入車主袋中,對租車司機的生活來說根本毫無幫助。而這也是為何多年以來,為何每次的士加價,的士司機總會唉聲嘆氣,因為車租加了、乘客卻少了,比朝三暮四更不如。的士司機現在搬出了「燃油附加費」這新招,無非是以為「可加可減」的不確定性,以及車主剛加車費不久的道德壓力,就能將這種加價撥進租車者的口袋中;但這種想法實在太天真了,以目前的士牌價背後所反映的利息代價,你以為的士持牌人會放過這塊肥肉嗎?



的士牌價節節上升,幾年間從300多萬升至500多萬,不但反映了的士車費其實有相當的減價空間,也反映了的士持牌人是吃定了政府,確信其只會持續採取對車主有利的政策。可是也不要將香港政府官員當成了白痴,他們並不是為了偏袒某個階層,而是為了符合其交通政策的長遠規劃──盡量削弱霸佔馬路使用權的競爭者,將一般市民推向鐵路等大規模集運系統。




最初一瞥書名,以為是那些是坊間常見的「速讀工具書」,本來就萬上要丟下,但不知為何最後還是帶了回家。後來讀了一部,心想作者不過是譁眾取寵之徒,藉著一些歪理狡辯帶出一些無甚實質意義的「驚人之見」;再讀了一半,我開始懷疑作者是否曲線諷刺那些我最痛恨的那些自我感覺良好的「偽‧知識份子」;但讀到最後,卻又有種「看似無理、卻又合理」的一種奇異感……這種感覺上的劇烈轉換,對本座來說是從所未有的,尤其當《不》竟然是非小說類的,所以用奇書來形容它其實也不算誇張。

很奇怪,網絡上不少對此書的評論或介紹,都是以一個思考框架將其論點概括,但其實作者所提及「不用讀完一本書」的各個論點不但牽涉不同動機和背景,甚或只能應用於某種特殊情況,而這也是為何本座在閱讀之間感到心情複雜的原因──有時讀著一個論點讓本座恨得咬牙切齒後,接下來的另一論點卻不得不拍案叫絕,點頭稱是。



我一直相當痛恨梁文道、蔡子強為首的一眾「香港文人」,為了讓讀書文化在充滿銅臭味的香港登堂入室,不惜將其「中產化」、「格調化」──當讀書只為社交技巧、以至炫耀知識的技倆時,那還有閱讀全書的需要嗎?放眼香港一堆由「香港文人」主催的所謂閱讀刊物、電視節目列舉的書單琳瑯滿目,但實際上推介者有多少真有把書讀完,有多少隻將頭頭尾尾略讀一下,再將網絡書評炒雜成文?特別在我專門讀完當中幾本書後,感覺上《讀書好》的那些所謂名家推薦,本地Game書的「未玩先評」在本質上並沒有多大分別。



所以本座一直以為坊間理應推出一本「一天之內草包升級變雅士」的雞精書,輯錄一大堆著名作者、書名與名句,讓人在酒會寒暄、晚飯把妹的時候炫耀一下自己的「內涵」,銷情應該不錯──誰料這種出於諷刺的想法,竟被身為學者的作者大力支持,你說氣憤不氣憤。

可是接下來作者巴亞德對讀書人的批判,卻又使得本座無地自容。好了,當你真能由頭到尾讀完一本書,那又如何呢?身為一個「書痴」,最悲哀的並不是永沒有足夠的時間看完想看的書,而是當你重新翻開同一本在早前已經閱讀完畢的書本時,竟然猶如陌路!好不容易你再次將它讀完,但可能再隔一段時間你又要被迫重新拿起它讀第三次、第四次……

你說你為了不要忘記書中內容,所以將內容記下要點,甚至寫成閱讀報告;不過到頭來,在你記憶中的,究竟還是那本書,還是那堆筆記?這種情況不會在你所有讀過的書出現,但這種讓洩氣的感覺,對於本座這種渴求從書中儘量汲取內容的「書痴」來說,卻又那麼的真實。



再進一步,巴亞德提出了在某些圈子,尤其是學術界之間。其實無論在網絡還是現實世界,本座在討論時都不是碰到某些人無端突兀地問句:「你其實有無看過XXX的書/《XXXXX》這本書」而當本座老實地回應記不起有看過時,他們總會以不屑的語氣「唔係下話,連XXX都沒有看過,有甚麼資格談YYY?」

有沒有看過某些指定的論著,在與這些「知識份子」討論時相差真的很大嗎?本座的經驗和巴亞德寫的結論一樣:差異比你想像的少,甚至看不出有何分別。首先,很多時候你會發覺,所謂「XXX說過的看法和立場」實際上不過是把一些Common Sense前面加上一個名字而已。即使真的是甚麼驚天動地的理論學說,你以為真能在三兩分鐘的風花雪月間說得清楚嗎?更何況,問得出「你YYY,有沒有看過XXX」的人,搞不好自己也只是一知半解呢!


Tags:

相比起之前因著和Kingman的情誼,半推半說才動筆寫的《世界很好‧我們很糟》 ,這次可說是自願繳械。《不設房》首先給本座一個相當強烈的感覺,是導演似乎終能突破前作的界限,而終能登入「大雅之堂」。相比起以前充滿實驗味道、「DV Feel」的《世界很好‧我們很糟》,《不設房》無論從拍攝還是說故事的技巧上,都比以前成熟。




其實我一向很抗拒那些掛上「獨立」、「實驗」名堂,祈求他人能以憐憫眼光觀之的低成本製作,畢竟沒本錢、沒機會等問題,從來都不應是觀眾需要負上的責任。如今兩萬成本的《不設房》在製作上固然有改進空間,但和坊間那些花上數百萬元預算,卻連電影一些最基本要求也不能做到「公映垃圾」,《不設房》算是高上一個等級有餘了。




我主觀地認為,《不設房》是特別拍給我們這班「七十到尾」的「80前」看的。在回歸前後,一批「第三代尾、第四代頭」的成長過程中經歷了香港最後一刻的黃金時代,滿以為自己能循父母前輩的舊路拾級而上,誰料一個金融風暴打來,整個世界就完全變了樣,不要說理想、夢想了,就連生活餬口也成問題。

在那彷彿目送尾班車離站、極端失望的情緒籠罩下,甚麼畸形偏激的思想也可以迫出來:不是說笑,辛比手刃董建華的念頭,也曾在本座腦海中一閃而逝,擁有碩士學歷卻因為看不到前路,乾領綜援、立誓成為社會渣滓作為報復的,知道的例子也不止一個。有人說《不設房》的設定是充滿荒謬感的黑色幽默,但在本座眼中,卻有一種笑不出來的真實感。



「渣滓對抗社會」的設定只是頭盤,主菜還是在一段男女關係上。辛比指出《不設房》是一個香港仔與大陸女的故事,諷刺香港本位的「反蝗蟲意識」;但就算撇除了這些地域意識,單從「人渣與烈女」角度看待這條主軸,效果其實也不錯。


Tags:

要談《The Resistance》這款遊戲,自然要由其中文譯名開始說起。話說原本的譯名應是《反抗軍》但因為考慮大陸政府對此用詞敏感,才最終定案為《抵抗組織》,真有點耐人尋味。



《抵抗組織》的背景頗有史詩味道:故事講述在帝國的暴政下,一群有志之士團結起來打算推翻政府,然而在這支反抗組織之中,帝國卻早已安插了數位間諜於組織 之中。間諜們不但會在組織任務之間從中作梗進行破壞,還會在隊員之間埋下不信任種籽;而反抗組織的成員則必須認清誰為內鬼,但礙於無憑無據,可以做的就是 將懷疑的人通通從執行任務的名單中剔出,以確保推翻帝國的任務得以順利完成……



雖然《抵抗組織》的背景故事是那麼吸引,但實際上其實它只是一個簡單的投票遊戲而已:玩家先以明票方式選出參與是次任務的成員,然後成員之間再以暗票方式決定任務的成敗,暗票中只要有一票失敗,就會被判定失敗──對不起,沒有甚麼驚險刺激的任務過程,就是這麼簡單。當友人粗略聽過規則以後,不禁脫口而出 說:「這不過是一個扒去了個色特殊能力的弱化版《三國殺》或《狼人》了嘛!

失去了角色之間的特殊能力,陣營也消去了中立/獨立陣營,表面上看來《抵抗組織》就只剩下「猜猜誰是兇手」元素的單調遊戲,但實際上卻非如此:原因就在其巧妙的任務與參選人數的分配之下,正義的一方只能勉強鎖定叛徒是大概那幾位,到了最後,你還是得從各人的言行與表現中,將叛徒的身份「猜」出來。



《抵抗組織》另一個劃龍點睛的設定是參考了《狼人》系統,讓叛徒在正式遊戲開始前,先透過「全體閉眼、叛徒開眼」的形式確認彼此的存在


Tags:

荒謬的七一‧荒謬

[不指定 2011/07/06 02:37 | by henryporter ]

今年的七一,很荒謬。這當然不是指那班遊行的人士、深夜抗爭的英雄:他們很偉大,這是毋庸置疑的。荒謬的是,我們聚集了這麼大的力量,本應爭取的,是如全民普選、改革政府體制等高層次議題,而非補選權此等雞毛蒜皮的小事:就算最終真能取消遞補機制,我們的民主進程不過剛回之前的起步線而已,連「勝利」也談不上!但因為這可惡的政府,無可避免的還是要為這種荒謬的議題走上街頭。

***



遊行的前半段,在我旁邊一道走的幾位仁兄,一直舉著幾個不甚搶眼的牌子,上面寫著「膠袋稅回水」、「強積金9折支薪」、「煙稅助長私煙」等字句,面上帶點靦腆,如無意外應是獅子山學會的成員。又回想起竟然有人在FACEBOOK說獅子山學會在長江中心舉行集會等若「挑機」,會與遊行人士發生衝突云云,再對比起幾位書生模樣的仁兄,真覺荒謬絕頂。

雖然我沒獅子山學會般偏激,但對於是次七一遊行「原本」的議題,個人是抱著質疑態度,甚或是完全反對的。例如「打倒地產霸權」,應該怎樣打倒,怎樣才算打倒?「加建公屋」我不反對,但「復建居屋」就大有問題了;還有「全民退保」,根本就是一個口號漂亮,危機四伏的糖衣毒藥(我相信能理解/聽過全民退保聯席計劃的「全民退保」支持者,數量不超過兩成)。


當後來看見公民黨與民主黨在遊行前「七一上街爭全民退休保障」發的抽水廣告,在遊行後李卓仁與其他泛民議題聲稱遊行人數反映了對「全民退保」的強烈願望等,都不禁讓我有點後悔參加了這次遊行。但為何,獅子山學會和左翼21此等「世仇」、對政治經濟南轅北轍的不同道者,最後竟然都被迫走在同一條街上,肩碰肩的叫著同一句口號──就是因為目前的政治環境太荒謬了,荒謬得連高層次一點點的政見分歧都要一律放下,互相忍讓。

***



荒謬的還有民主黨。恕我孤陋寡聞,我從未聽過有一支隊伍,要在警方保護之下才能進行遊行的。不止一位朋友向我反映,遊行全程最暢快的一刻,就是向民主黨街站大叫「票債票償」。我們再想想,同一班警員,他們先在上午為民主黨「護航」,再在深夜拘捕留守的示威人士,夠荒謬了吧?




團隊與個人

本來以為,下次再寫NBA,應該會是11/12年度開季之前。正如以前提及,對於小牛、熱火兩隊誰勝誰負,本座並沒有太大的偏好;而對於那些極度仇視熱火 的「Haters」,無論理由多麼離奇,我也還是能夠諒解:畢竟本座當年由反塞軍、反公牛,到反拓荒者、反馬刺、反金塊到反湖人,很大程度上也是感性壓倒 理性的結果。不過當批評提升到「團隊vs.個人的勝利」、「LBJ失落冠軍咎由自取」,當中還不乏專業球評家之時,本座即不禁要說點甚麼來了。

我不反對Dallas Mavericks是一支相當團結,當家球星與功能性球員彼此配合無間的球隊,但我不認為Jason  Terry那種單兵爛仗式打法、以致他們的當家球星Dirk  Nowitzki,會是所謂「團隊藍球」的典範;而J.J.Barea即使憑著「盲頭烏蠅式」切入打出了「窮人版」Nash的架勢,但在傳球能力和閱讀球 賽能力方面至少比後者差上一個等級。

還有一個指標性的助攻數,若兩者之間的在「團隊藍球」與「個人藍球」概念真的差距那麼大的話,擁有「助攻王」Jason Kidd坐陣下的小牛,理應在這項數據下有著壓倒性優勢,但為何整個冠軍系列賽下來,幾乎每一場的助攻數也比不上熱火呢?



反過來說,從防守來看,熱火的團隊概念比起小牛可是毫不遜色。雖然我對Spoelstra教練頗有微言,但至少在防守部署上是做得不錯的:幾位球星都知道 如何互相補位掩護,其他綠葉球員也能專注防守,落敗後也沒有出現互相攻訐的情況──就算小牛的所謂「團結一致」,我想也不過如此吧?

再進一步,對於小牛是否真的以所謂「團隊藍球」嬴得總冠軍,我也有點懷疑。在決定性的第六場我所看到的,是Dirk陷入了屢射不進的困局,而他的隊友卻仍 然選擇完全信任,持續餵球予他──可是Nowitzki有考慮到自己的手感問題而轉變戰術,在吸引敵人包夾後分球出來嗎?整場下來Dirk的助攻只得1 個。相較之下,LBJ與Wade打起來可「團隊」得多了,先不說各有6次助攻,二人在後期不少失誤,就是始於不想單打獨鬥,太過禮讓致使傳球過多而導致。

沒錯,在「司機」熄火之時,小牛的火力就是靠Terry和Barea以致Stevenson適時跳出來補上的,但整個系列下來,難道熱火「三巨頭」以外的 球員沒有作過類似的嘗試麼?當看到「小牛打出了團隊精神,綠葉球員適時貢獻得分,為球隊保住勝利」之類的看法時,本座不禁想到,原來空檔投籃進與不進,竟也變成了球隊是否打得夠「團隊」的標準之一──那是否太扯了點?


Tags:

有些時候,政治議題可以相當複雜,複雜得讓人不懂,或至少讓部份人不想去懂。為了爭取一般社會大眾的支持,不得已我們需要用一些比喻、甚或將整個論爭過程省略,這也是無可厚非。但是我們要進行這種簡化的過程時,至少應堅持兩點:一是自己真對議題有相當的掌握,二是確保沒有對事實作任何歪曲。

然而,今次有關遞補機制同票抽籤的新聞,不知為何竟同時有不少人用「選班長同票重選」的例子,試圖反映這種制度的「荒謬」,讓本座十分擔心。首先,立法會選舉乃比例代表制選舉產生,無論在選舉規模、制度複雜程度上,豈能與「班長選舉」相提並論?難道你的班長候選人各有選舉名單,點票方式又會以比例形式計算?



再者,在遞補機制爭論之前,立法會、區議會選舉一旦出現同票情況,一樣是以抽籤形式決定當選者,而同樣做法也散見於世界各地的選舉中。為何這班「論政者」在之前不對這種情況大加鞭撻呢?他們有想過以「抽籤」解決同票問題背後原因嗎?當然,若我們循此追查下去,就會發現同票「抽籤」制度,本就是因著重選代價太大、因著議員履新不能有所拖延等政治現實考慮而促成的,這些說法或多或少與政府的「浪費公帑」論有所相似,為免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部份自然也「毋庸深究」了。



可是不對就是不對。抽籤」制度和遞補機制不一樣,它的存在是有著一定論據支持的,你要將它當成笑話,就請從最基本的論述開始將其存在的原因駁倒,而非以偷換概念的手法魚目混珠。李學斌兄說:「你容許足球冠軍以抽籤形式決定嗎?(雙冠軍除外)」這種論述當然站不住腳,因為足球某些情況下可以有雙冠軍,但議席從來不會由一變二;而且足球在某些情況下(如世界盃分組賽),也會因應現實考慮而以抽籤形式解決同分問題。但李學斌兄至少是嘗試以辯論方式嘗試確立「抽籤是一個笑話」,而非其他人般拋出了「你睇我選班長都無佢咁兒嬉啦」這種似是而非的說法,卻連搞清當中道理的功夫也要省掉。

在此本座要強調,這篇文並不是要為那荒謬的遞補辦法搖旗吶喊;但也正因為這種制度本身已夠荒謬了,我們有需要用一種歪曲事實的「簡化工程」,去爭取更多人的支持嗎?為了擢取大眾的焦點,卻露出了讓人反擊的破綻,甚至由大事大非轉移視線去旁枝小節,這種短視的手法值得嗎?




之前曾說過在紅牛壟斷之下,F-1可以再等下一屆才看,我想現在要收回。而即使在此戰之後Vettel的冠軍氣勢仍無絲毫動搖,但當看見喜愛的Jenson Button以近乎不可能的過程站上冠軍臺上一刻,我對本屆F.1結果如何已無遺憾。

是次加拿大站無論對車手還是觀眾而言,都可謂一次耐力大挑戰:連續不斷的豪雨令路面情況惡劣,亦令賽事走走停停,最終電視轉播時間竟超越4小時,成為F.1歷史上時間最長的比賽。然而如此艱難的雨戰,對紅牛以外的車隊而言未必是件壞事,只因Red-Bull今年的戰車RB7猶如當年的布朗車隊,在性能上領先群雄,其他車手若要拉近性能上的距離,也唯有「望天打掛」。



「黑帝」Hamilton也深知機會難得,浦一開賽便啟動其不要命的「腦充血駕駛模式」,無視賽道的危險性不斷超車,先是與Webber爭位而迫得後者打轉,再來於第六圈嘗試爬「前車神」米高舒密加頭時被擠上草地。這些險象早已給了Hamilton足夠的警告,可是他卻完全不當一回事,終於在第六圈嘗到了苦果:在一次和隊友J.Button爭奪位置的過程中,因相撞而退出了比賽。



其實正如旁述所言,以J.Button謙謙君子的性格,只要Hamilton有耐性一點,持續給前者施予壓力,說不定在過幾個圈就能超車了──事實上之前的賽事也曾出現過類似情況。但此君的急躁如今不獨害了自己,連帶將隊友也拖進了半邊地獄。畢頓在與咸美頓相撞後爆軚,白白浪費一次Pit Stop時間,沒想到由於出Pit時太過心急超車違反安全車限制,連帶再罰Pit Stop Drive Through Penalty而跌落第14位,但對他來說,這場惡夢才剛剛開始……


Tags:

擬題的靈感是來自某籃球討論區的「名言」:「NBA季後賽是外行看得分,內行看防守」。被這句名言嚇倒的本座從此不敢再自誇內行人,也只好以外行人身份和大家談談幾位教練。

那些擁有著冠軍戒指的名人堂教頭如Phil Jackson、Doc Rivers、Popovich雖然執教功力未減,卻因球隊老化問題相繼被年青力壯的新勢力拉下馬;可是這班新教頭(對不起,我知道Carlisle不是)雖然某些奇策叫人拍案叫絕,但整體下來卻還是各有經驗不足之處。所以今年的季後賽除了拼球隊的實力,同樣也在拼誰的教練犯錯少,最先破解對手擬定的難題。如今,在Larry Drew、Scott Brooks、Lionel Hollins、Tom Thibodeau等人相繼倒下之後,也就只剩下Rick Carlisle與Erik Spoelstra進行第二輪的「新舊對決」了。



Scott Brooks

雖然毋庸置疑,Westbrook是雷霆會輸給小牛的「頭號戰犯」,然而此子的野性難馴眾人是早已知悉的,讓其如脫韁野馬般亂衝亂撞,沒有妥善「策騎」的教練也是難辭其咎。Scott Brooks難道沒有想過解決辦法嗎?不,在第二場他早已試過整整第四節都將Westbrook放在板凳上了,而雷霆也因此真的拿下了勝利,可是自第三場開始他卻出於對球員的「信任和尊重」,重新在第四節擺上了Westbrook,而自此以後雷霆就再也沒有嬴過。

這裡不是說只要將Westbrook雪起來OKH就能嬴球了,然而事實擺明了的是此子在球賽中段發揮較好,而到了關鍵時刻卻往往患了腦充血癥狀,那為何總要在Westbrook狀態不錯的時候將其收起,好讓他到了比賽末段有足夠力氣去殺敵八百、自傷一千呢?那邊Caslisle卻也不等你慢慢調整了,在Game 5小牛終於找到了Westbrook換出時Maynor腳步跟不上JJ Barea單打切入的弱點,先在第三節砍爆你,等到第四節再等你自爆。

更讓本座費解的是,整個系列下來,Scott Brooks對OKH兩位重心球員的心態完全沒有作出適當的調整:Westbrook也就算了,Durant那愈打愈頹廢的態度是怎麼一回事?雖然直至Game 5的最後階段,小牛雷霆還能算是殺得難分難解,然而在第三節最後一個Timeout時看到Durant那空洞的眼神時(嚴格來說,在我看來,場上的球員好像就只有Harden和Westbrook是真正想嬴球的),我就知道這場球賽早已完結了。

這是因為Scott Brooks早已放棄了這場比賽,要讓Westbrook與Durant自己親身感受失敗的懊悔,然後慢慢成長嗎?否則為何他連激勵士氣這項教練最基本的工作也不好好去幹呢?或許經過此役後,兩位球星和教練都會獲得相當的成長,甚至在將來終獲挑戰冠軍的機會;但我想強調的是,在這場Game 5,Thunder早在被Marvericks擊敗之前,他們已經放棄獲勝的機會。



Tom Thibodeau

本來我以為雷霆在最後5分鐘領先15分的情況下被反勝經已夠扯的了,沒想到更扯的原來還在後面。在近乎整個第四節中Bulls一直掌握著比賽的主導權,而到了3分14秒,更已將領先比距拉至12分──Tom Thibodeau,作為本年度NBA的最佳教練,難道就沒有辦法把這點時間消耗掉?


Tags:


說起來我的閱讀經驗還真特別,閱讀第一本有關李敖的書不是任何一本他的著作,而是馬家輝的《消滅李敖,還是被李敖消滅》;而今次在看《大江大海騙了你》之前,其實還未碰過成為本書戰靶的《大江大海1949》。

遲遲不看《大江大海1949》和不喜歡龍應台的原因一樣,都是太多人吹捧,直至讓人厭惡的程度。有時覺得香港還真可悲,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語言竟然要由一位台灣人來替自己辯護,我們的「文化人」代表卻只懂在側邊充當啦啦隊搖旗助威,最後弄得一大堆香港人也跟著膜拜,儼然成為香港文化的救星,叫人納悶。

《大江大海》也是如此。有多少人真是衝著要了解1949以及之後一段年代的歷史而要購入此書的?我想尤其在香港,大多數人都是衝著龍應台的盛名、文化人的吹捧,以及暢銷書榜的氣勢而買的。假如這是一個入口,或至少是一個引子,提供一個廣大讀者認識這段歷史的機會,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實際上呢?



李敖解毒


Tags:
分頁: 15/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