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沙堆到可樂

[不指定 2011/09/23 12:00 | by henryporter ]


事緣有友人傳來了一些聲稱在石澳沙灘拍攝的照片,出現了一些奇怪的沙印。當時本座第一時間的反應已認為必然是惡作劇一個,但正值無線播映《大兇兆》,在坊間掀起一個小型的神秘學風潮,搞這種行動亦算食住半條水。就是因著這種好奇心,讓本座花了點時間去追尋一下「惡作劇」的根源,最後終於藉這段影片找到終極答案:




前言:事緣看畢馮一沖的《吃掉社會》,不喜歡遠多於喜歡的。原本打算獨立撰文寫篇閱讀報告,但一來不值得,二來當中有些東西是被其啟發,卻與書本的內容無太大關係,所以這裡先挑幾個問題獨立成文,寫寫我對某些與社會相關的飲食議題的看法。

為何不能吃狗肉?

再沒有比「為何不能吃狗肉」更能讓那些自稱「理性主義者」興奮的題目了。馮一沖先生在他的書中指出,禁食狗肉是「將西方文化價值觀」強加亞洲地區文化上的例子,又暗示所謂「與狗食做好朋友」並非東西方共有的文化內涵云云。其實在宋徽宗和努爾哈赤期間,中國朝廷也都曾下過禁食狗肉的命令;而即使中國殺狗祭祀、吃狗肉的歷史悠久,但你總不能說數千年來中國人對狗完全沒有感情,而這種感情也正是我們很容易地接受「不吃狗肉」概念的主要原因。

但這些還是比較次要的討論內容,真正讓本座打算撰寫這篇文章的,還是在《吃掉社會》這本書中再次看到「支持吃狗肉論」的常見手法:這些理性主義者首要會以「吃狗肉不文明」、「狗是人類最好朋友,不應吃掉他」、「狗肉骯髒」這些反對論點全都站不住腳,進而宣揚「狗和牛、羊、雞、鴨」都不過是動物,吃狗肉的罪惡不比後者多作為他們的主要論據。



其實不止馮先生,類似的事例我也見過不少,好像一位「火鍋達人」無意間提及自己剛吃完狗肉火鍋後,發現網絡群情洶湧,立刻就拿「其實除了狗肉外,我也吃了很多牛肉、雞肉、羊肉」作擋箭牌,然後再以「我平時吃火鍋都是多菜少肉,先菜後肉」此等不相干的事情胡混過去;甚或當我撰文指責教會口口聲聲神愛世人,卻在興建新會舍時無情驅逐服務多年的「忠犬」時,又有朋友怪叫一聲的指出「神愛的並不包括畜牲」。這種立場無非想指出,反對吃狗肉者都是建基於感性思維,若從理性層面來看的話根本不值一哂。

最初接觸到這種說法的時候,所受的打擊不可謂不大:作為認同「理性思考為找尋真理唯一出路」的人,我竟然因為喜愛貓狗而支持立例禁吃貓狗肉,這是否代表其實我的本質和他們口中所說,「只憑感性判斷卻無理據支持想法」的人一九模樣了?我在認真想了許久後,終不得不承認,世間不少人總有些心靈上的羈絆是難以割捨的;但我並沒有因為承認自己的「軟弱」感到失望,只因這世間始終有些東西不能光靠理性接受的,例如吃人肉。



為何不能吃人肉?

為何我們上面整篇文章都是在談吃狗肉,為何無端跳去吃人肉呢?這並非轉移視線,也非偷換概念,而是這班支持吃狗肉的「理性主義者」所提出的論據,同樣可以套用在支持吃人肉的立場上,而且天衣無縫。




兩閘:A.Cole、Ryan Bertrand、Van Aanholt 、Ivanovic、Bosingwa、Paulo Ferreira

今年對於車路士兩閘的「削弱」,自然是Zhikov的離隊。個人對於這位長期養傷,難得復健完畢隨即大嚷要求正選席位,卻又在不久隨即再次受傷的「麻煩球員」並無好感,所以即使此君具備一定質素,但對其離開也無特別感傷──唯一問題是,誰應為A.Cole的第一替補?



對於Van Aanholt去季在紐卡素的表現,個人只能以「駭人」來形容。很多人指Van Aanholt有敢於出擊的膽識,但對車路士甚至一般球隊來說,穩健是後衛最基本的要求,此子在防守上的甩漏實在太多,其實或許往左翼的發展會比左閘更好。至於現在,外借他隊對球隊球員雙方來說或許是最好的方法。

A.Cole近年很少遭遇嚴重傷患,這使得他已慢慢取代Lampard,成為隊中的「首席鐵人」。良好出勤加上狀態波幅較少,也使得其他左閘後備很少能掙得出場機會:另一方面毋容置疑的是A.Cole今年又老了一歲,究竟是否應該持續讓他包攬四線作戰,還是應該減少某些上陣時間以保持其體能狀態,也好讓其他替補球員有鍛鍊身手的機會?



去季季末Bertrand曾有一剎讓人驚喜的表現,但究竟有足夠的能力在A.Cole缺陣時充當正選,個人以為還有待觀察。其實若各大家不善忘的話,應記得在數年前對巴塞的首回合,在A.Cole缺陣的程況下軒汀克曾大膽起用了Bosingwa作左閘的替補,而且效果還不錯呢。在右閘日益劇烈的競爭下,嘗試讓保星華往這個新位置發展,或許更能確立他在球隊的定位。



右閘和中鋒一樣,可說是Chelsea最不擔心缺人,甚至可能出現人滿之患的位置。Ivanovic似乎會是球隊的首選,這除了因為他在攻守兩端皆有一定水準外,頭槌也是Bosingwa所欠奉的一門「利器」。事實上自從Bosingwa重傷康復以後出現和Essien類似的情況,過去引以為傲的速度和爆發力打了很大的折扣。我想若以右閘的第一替補而言,Bosingwa是稱職有如,但若要和Ivanovic競爭首發位置,則至少要將狀態提升至巔峰時期的九成以上才有可能。



從當初「最讓人失望的摩連奴舊部」到現在,Paulo Ferreira竟能長期處於Chelsea的25人名單之內,不得不稱之為一個奇跡。當然造成這個結果,自然是球隊管理層的無能所致:不知那個天才總以為Chelsea只要有一個備用中堅就夠了,而且這個備用中堅還要同時是正選右閘。結果傷了一個中堅之後,P.費就能得到右閘的出場機會,傷了兩個之後他甚至能以正選中堅上場!


Tags:


客觀來說,今年Chelsea的中場線可說是自摩連奴上任以行來最弱的;而偏偏,車路士以至現代中場的勝負,就是由中場來衡量的。在檢閱Chelsea中場球員陣營之先,先讓我們閉起眼睛回想一下,過往Chelsea是如何踏上奪冠之路:

「兩翼落底」、「高Q大棍」固然不是「車仔」的看家本領;雖然隊中不乏「好波之人」,但利物浦、阿仙奴般行雲流水的攻勢,也不是藍軍的主打強項:我們一直以來所依靠的,從來是中場強悍攔截和有效率的壓逼性打法,讓對方失去比賽的節奏以至攻守平衡後,再以反擊或連綿不斷的攻勢去爭取入球。基於以上特點,我們必須明白:1. Chelsea的中場本為攻守合一,但優秀的防守力只為基本中的基本,更重要是擁有轉守為攻的能力;2. 相比起創造力,速度、體能、攔截的準繩度可能更加重要。

在這裡我們要注意,轉守為攻的能力有很多種,創造力只為其中之一:馬基列尼、艾辛從來不是以創造力自居,但他們卻毋庸置疑是球隊的攻守樞紐。至於Mikel這位擅守(?)不擅攻的情況下,仍能持續在球隊取得正選,我只能說沒辦法之下的辦法,假若還有一位與Makelele以至Ballack相提並論的球員在陣,如今Chelsea的正選陣容那還輪得到他?事實上這些年來,Ballack、Essien、Lampard已盡了最大的努力,掩飾著後者的貧攻。



中場:Lampard、Essien、Mikel、Ramires、McEachran、Oriol Romeu

其實自去年下半季開始,Lampard的狀態已出現很明顯的下跌,但這並不單單因為其重傷初癒,同樣也是由於其心態上越趨消極:以揭幕戰對Stoke City為例,Lampard在遭遇幾次緊迫和攔截之後,在之後的大部份比賽時間,他都只窩著中圈稍前的位置控球、傳送和攔截,鮮有主動的後上前插──原來單箭頭後上的支援消失了,Malouda唯有切入中路作支援,史篤城自然樂得將防線自兩邊緊縮,去季老鼠拉龜的情況又再出現。



個人以為,Lampard已不是那個四處奔跑、永遠在適當時間於禁區出現、然後有效率地將皮球送進網窩的「關鍵先生」,再強行擺他在攻擊中場位置,最終只會讓整條中場線的速度更慢、更貧攻。猶記得Mourinho當年有段時間要求「林8」出任防中時,曾有人指這將壓抑Lampard的進攻天份云云,但如今看來,Lampard的經驗和傳球技術,似乎更應擔當以前Makelele那種控制比賽節奏的角色,至於前線則應讓一名更年輕、更有活力的球員充當。


Tags:

首先在這裡,先為安察洛堤補上一個遲來的再見。很多人指出,若連Carlo Ancelotti這位好好先生也要被艾巴莫域治掃地出門,這個世界大概也沒有另一位教頭能讓後者稱心如意了。但若從另一方面想,會不會盲是因為安帥太過「順得人」,反而使得他在收購球員以至佈陣方面綁手綁腳呢?如今新少帥Villas-Boas在千萬毀約金襯托之下加盟Chelsea;而一直被視為「幕後黑手」的晏尼臣亦正式離隊,他對球隊的控制權究竟比安察洛堤大上多少,會是直接影響球隊成績的重要元素。



雖然新帥走馬上任,然而球隊陣容卻沒有多少轉變,只在夏天引入Courtois、Oriol Romeu與Lukaku三名年青球員而已:其中Courtois在加盟後旋即再次外借,Romeu長年效力低組別球隊,實力有待驗證之餘還有苛刻的回購條款;至於Lukaku則為目前Chelsea陣上最不缺乏的中鋒球員,再對比危機四伏的中場線,用錢明顯沒有用在刀口上。很多人批評艾巴莫域治再一次不理球隊需要關上水喉,不過客觀來說,若我們將一月Torres與Luiz的來臨當成了新球季增兵的「預支」,那這種說法其實也不是太公平。

還記得去年的季度檢閱,本座曾說過Chelsea的陣容在牌面上是具爭標實力,但沒有堅實的替補陣容讓球隊的運作猶如走在鋼索上──而結果,安察洛堤也的確摔了狠狠一交,讓Chelsea渡過了「四大皆空」的失落一年。今年至少中堅和前鋒方面的選擇是足夠了,但這是否代表今年球隊就能走出陰霾,重回爭標軌道呢?



中鋒:Drogba、Torres、Lukaku、Anelka

不知有幸還是不幸,Torres在友賽受傷後最後一刻還是能夠上場,「新少帥」Villas-Boas在首戰的正選中鋒很不容易的棄選了Drogba。但是這種「幸福的煩惱」卻正正暴露了Chelsea前鋒問題:Villas-Boas已清楚表明了自己傾向沿用4-3-3單中鋒陣式,所以除了Anelka算是較為適應邊鋒位置的打法外,其餘三位球員都只能為唯一的位置進行激烈競爭。



即撇除了「誰沒正選誰不高興」的考慮,幾位人選間也有各自的問題。


Tags: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和本Blog一樣,文章種類紛雜,然而最初吸引本座的,卻是作者那些書評。很多人以為,書評最重要為介紹書本內容,介紹得愈詳細愈好;甚或某位走火入魔的,以專捉字蚤為樂,將一大堆又臭又長的「檢字表」混進自己的讀後感中還沾沾自喜呢。



其實書評的價值不在或詳或精、或長或短,而是書評者能否藉著抒發感想之時帶出此書的價值,以及在閱讀過程中對讀者所能產生的影響或衝擊。「鎮長」的讀後感明顯是偏向短小精悍一類,但從寥寥數百字仍能帶出全書重點與價值,而且在陳述間也不會流於空泛與抽象,讓本座很快就能判斷到此書值買與否。當然更重要的,是鎮長和本座一樣,同為讀史之人,挑書口味大致相近,本座在書展前夕制訂的第一輪書目,〈鎮長的選民服務處〉可說給予我不少有用的參考。



但書評不過是我認識〈鎮長的選民服務處〉的起點。無意之間,我開始閱讀他的打工日記,並得知他和本座一樣,都是一個主修歷史的學生。在這個「行有餘力,則以學文」的世代中,歷史系畢業生在職場路上的道路都是艱難萬分的;當我看到Blog主種種不如意的境況時,也彷彿回到了本座剛剛畢業那段不太如意的日子。



當讀到作者因為理想甘於在小書店從事薪資較低的工作,對前景卻感到一片茫然、就算識了女友也沒可能有條件結婚的一段,即使身為旁觀者的本座,內心也有一種戚戚然的灰爆之感。不過從近來的文章中,「鎮長」似乎已到了一間較大規模的書店就職(好像是誠品?),待遇較好之餘也是自己喜歡的工作。在此衷心希望「鎮長」往後的生活如意,這不但是來自網友,也是同樣身為文科畢業生這個身份的祝福。



說回部落格本身,正如之前所言,「鎮長」的涉獵相當豐富,目前本座最愛看的除了書評和日記外,就僅止於有關歷史、電玩而已,這不是因為其他的沒興趣,而是〈鎮長的選民服務處〉的分類有點亂,而痞客邦在瀏覽速度方面又有點麻煩和慢,所以目前先打算新文章全看,往後有時間才將「寶庫」內的其他東西慢慢看完。



星宿喵的萌落格  

雖然我對〈鬼畜之道〉的無限期停擺感到非常不開心




在晚上又在玩由Now TV舉行的問答節目《撳錢》;而一如以往,《撳錢》又再次在問題上出現錯誤。本來作為一位已從Now TV手上嬴取不少獎金的觀眾,對這些狗屎事早應習慣,只是碰巧這次談及的是本座的興趣,所以在與本座另一位軍武發燒友交換意見後,決定撰文一篇以正視聽。



是晚的第五條問題是「根據中國國防部網站資料,下列四款坦克那一款載員最少」(大概),當中的三款坦克如Leopard2A6M、M48H勇虎式、M60A3的乘員皆無疑問為4名,問題是為何載員同為4名的AMX-30,竟然會是「載員最少」的答案?原因乃在中國國防部網站中,有以下的一段描述:

炮塔为铸造件,内有3名乘员;车长位于火炮右侧,炮长位于车长前下方,装填手位置在火炮左侧。


很多人依據這項資料,就誤解了內容表示AMX-30只載三人,其實卻是大錯特錯。上文的真正重點,其實是放在AMX-30炮塔的特點,亦即以鑄造件作成上:鑄造式的炮塔比焊接式摺合點(即弱點)較少,而且亦更堅固,但所需的工藝技術和製作過程自然比後者更高更繁複。



至於後面的介紹,也只是連帶性質,概略點出坦克的三位乘員車長(Commander)、炮長(Gunner)和(Loader)裝填手的位置皆在炮塔的範圍內而已──然而這並不代表AMX-30坦克只載三人,因為還有一位最重要的駕駛員(Driver)座位設於坦克的左前方,上文未有提到,只是因為他的位置在炮塔以外。

平時在《撳錢》過程中,本座也不是未遇過一些答案瞹昧的情況,但我覺得「挑不到正確的,就挑最近似的答案」這條通例並不能應用到這條問題上:原因是中國國防部的網站雖然寫得含糊,甚至有點誤導成份,但卻沒有推翻AMX-30能載4人的事實;反而NOW TV出題員滿心歡喜的以為找到一個取巧的陷阱,卻不知自己被誤導了因而出錯題目,這才是最應受到譴責的一方。



其實假若NOW TV出題員多作驗證,就會發現絕大多數描述AMX-30的文章,都指明了這架坦克四名載員的身份,在對照之下就會了解國防部資料的真正含意;反正是晚的難題已經夠多了,將答案改為名符其實只有3名載員的輕坦克AMX-13輕坦克不是最毋庸置疑嗎?我以前早就說過,這些錯漏很明顯反映出,《撳錢》目前放絕大多數的資源在發掘問題,卻很少嚴肅考證答案本身;雖然你仍舊可以擺出一副掩耳盜鈴的姿態,但持續下去觀眾的不滿還是會一次過爆發出來的。



Tags:

我和Nuffnang

[不指定 2011/07/31 04:25 | by henryporter ]


前言:這是為了響應Nuffnang「2011亞太區博客大獎頒獎典禮」徵文比賽已再作包裝的「我和Nuffnang的故事」。


先作利益申報,Nuffnang的員工的確請了我吃一餐飯;而雖然過程中搞得我很「炆」,但最後還是成功將兩個Nuffnang的廣告條放在我的部落格中。各位可以根據這種背景下審視下文對Nuffnang的看法。




雖然我寫Blog的資歷已近七年,可是將Adsense放在部落格之中,還是近兩個月的事。但其實這並非代表本座對網絡廣告的看法已有改變,只是因為一直以來覺得太煩而已。基本上我對利用部落格生財是抱持中立態度:既然部落格是白擺著這裡,就算有錢沒錢都還是照樣的寫,那只要擺上廣告的代價不算高昂,廣告費是不收白不收。

說回和Nuffnang的代表見面原因,除了因為常常側聞一篇鱔稿價往往過千,甚至Smart Phone、相機照樣奉上,令本座很有興趣了解一下究竟目前「市況」發展如何,也因為Nuffnang員工的細心。



原本在這些年來,商討各種合作的機構,大多只是願者上釣的方式隨意發個電郵,你回覆也罷不回也罷,對他們來說也無關痛癢。可是Nuffnang不單從不同的渠道嘗試聯絡我,而在本座選擇了最不方便的方式回應過後(我的回應對發信者沒有任何通知,他們只能持續查看自己的留言才知道有沒有回覆),他們亦竟能在 短時間立刻跟進,更主動提出共晉晚膳作進一步傾談,就是基於這一點,我決定一反過往的做法,看看他們甚麼葫蘆賣甚麼藥。

其實在看過他們的基本資料後,本座也隨時搜索過本地博客有關Nuffnang的介紹,但由於大多都寫得有點不吃人間煙火,說自己不是貪圖獎品或利益云云, 只是希望「凝聚友誼、鼓動文化」甚麼的,完全看不出所以然來。不過在Nuffnang的代表解說之下,總算從我自己的角度知道了一個大概。



Nuffnang的運營概念似乎是嘗試串連起當地的博客群,然後再以集合力量的優勢,以中介人方式與網絡廣告商Bargain;而抓回來的廣告費則重新分配予Bloggers,至於份額則按Blog流量決定。因此,Nuffnang大致可分為兩個部份,一為最基本的置入廣告,透過博客加入廣告以成為 Nuffnang廣告計劃下的一員;二則為大量的抽獎與聯誼活動,吸引新會員加入。

在聽過他們的介紹後,本座立時的反應是:香港寫Blog的熱潮早已退卻,現在才搞打算搞博客廣告,會否遲了一點?當年一堆「一線Blogger」,如今都湧去各大Micro Blog山頭了,發展微博市場不是更有潛力嗎?

再說,正如本座一直提及,香港Bloggers的小圈子風氣相當嚴重,「你唔妥我,我唔妥你」的是非無日無之,Nuffnang若以「凝聚博客力量,促進 彼此友誼」,會不會是搞錯了方向?你們誠意招攬了我這名「Blog界公敵」,不怕對你們有不良影響嗎?不過這些從來不是我應考慮的部份,而Nuffnang背後是否隱藏更高目標也未可知,所以最後也沒有深究。其實若Nuffnang真箇有著一定財政實力,由它們去推動各種博客文化活動,也不會是壞事。



經再三考慮之後,本座最終還是選擇加入Nuffnang。這主要是因為Nuffnang代表稱他們計算收入的方法為page per view而非click per view,裝設的位置也沒有指定,基本上和原有的Adsense沒有直接衝突。

相對而言,在後相當的一段時間,我對Nuffnang同時也處於一種觀察狀態,始終數天下來,本座仍不能從他們那裡賺取一分錢,未能證實究竟是否如他們所言,比Adsense利潤更大。雖然Nuffnang強調他們有大量的抽獎和優惠活動,這些不可靠的「回饋」,對本座來說更是興趣缺缺。

總括來說,得益與否,尚待觀察,但今次和Nuffnang代表暢談,也渡過了一個愉快的晚上。唯一遺憾的是,未能一見Nuffnang CEO,希望將來還有機會一聚。


Tags:

2011書展:隨感與遊記

[不指定 2011/07/30 02:48 | by henryporter ]


隨感

這些年來,有關目前香港書展的各種問題,要談的都談過了,假如今年還要就「寫真是書嗎?補充練習又算書嗎?」、「為何站在o靚模問題兩邊進行對峙的,竟是文化人 vs. 師奶+御宅族」重覆發表意見,難免有點老x土。

不過有些資料,個人認為還值得分享一下的。一是貿發局書展預期入場人數再創新高,今年甚至有機會接近百萬;但與此同時,貿發局本年的其中一項目標是吸引更多內地遊客前往書展──他媽的在人頭湧湧,連書也不能好好挑(注意,只是挑,不是看)的今天,你還在擔心書展人流不夠嗎?就算給你人流過了一百萬又如何?或許不是不夠,但對貿發局的官僚來說,數字就是唯一能夠證明他們存在價值的指標:



「貿發局副總裁周啟良表示,今年書展增設了早場票價優惠,吸引逾兩萬人次在昨日中午前入場,較去年同期升兩成,而截至昨午三時,入場人次已達四萬多人,較上屆同期有百分之五增長,成績令人滿意」

我們再看看民建聯在書展前一個有關閱讀的調查結果:
‧超過30%香港市民過去1年沒看過書
‧過去1年沒有看過一本書的香港市民佔35.6%,比去年調查增加5個%




正當書展的人流愈來愈多的時候,香港的閱讀風氣卻無甚改善,甚至出現倒退的情況,這難道是「o靚模」寫真害的嗎?每年那麼多人去書展買書,它們到那裡去了?假若書展並沒有對社會的閱讀風氣和文化產生促進作用,那人流再多又有何用呢?記得很久以前曾有人在部落格上,形容這種一年一度的趁墟活動為「嫖書」,但在我看來,「嫖書」至少代表你肯「操」它一遍,現在的書展簡直就像販賣贖罪券一樣,讓平時從不看書的城市人,在這個「往書展買書」的儀式上,填補因為罪惡感而產生的空虛。



東京國際書展人數只有7萬人,台北國際書展連漫畫館也包了進去,也只有50萬人,還有法蘭克福書展25至50萬人……香港一個豆潤城市能有一個近百萬人的書展,足以讓我們自豪了吧。但你看人家的書展,相當一部份比重是作為業界版權交易而舉行的,要照顧的讀者根本不限於入場者,而是整個社會。再看看台北,他們早已看出展覽場館的限制,打算和市內的書店合作,將書展內的活動與宣庲和書店連動──在香港,竟然還有人因為書展吸掉書店人流,方便閒逛而沾沾自喜呢!



有人批評我只懂批評,那我在這裡也講一樣目前書展最應做的事:拜託,請先把聯合出版集團的幾間大書店從黃金位置拉下來,搬去上面的細館,不滿意的話就「罷X就」盡管退出。這幫「書閥」在平時已因財雄勢大的關係,以連鎖形式佔據香港出版市場的大部,為何在書展也要偏袒他們?所有位置攤位租金劃一,讓大參展商先挑位置之餘還要提供比小型參展商都沒有的租金優惠,這是甚麼屁的不平等條約?看見那貿發局高層怯怯嚅嚅的說擔心得罪大出版商影響人流,那副嘴臉跟地產霸權服務的特區官員,同樣叫人想吐!



我先將之前「人數不與閱讀文化掛勾」的說法放下,就當這幫「書閥」全都退出,入場人數因此減半好了,50萬人次難道不足以稱為「香港盛事」?更別忘了那些被擠出去的o靚模,讓她加開十九幾場簽名會,還怕「讀者」回不到來嗎?別忘了,你貿發局他媽的只求人數多而已!大書商不參展,大概也死不了,但剩下來的中小型書商、台灣代理商,卻因此得到喘息的空間;少掉了人流,也是機會讓大家想想,我們要的所謂「閱讀風氣」,究竟應靠怎樣的方式去培養。




撰文:譚慶生

素來喜歡研究各國錢幣,發鈔銀行公布新鈔式樣,自然馬上去看看。匯豐的鈔票上展示了香港各重要節日,五十元鈔票上的兩個(實為四個)燈謎更是傳媒花邊的重點,但卻沒有人留意到那倒懸的區旗。

匯豐銀行新版一百元鈔票背面,摘自金管局網站(http://www.info.gov.hk/hkm...

圖 中描畫了回歸紀念日金紫荊廣場的升旗禮及警察樂隊奏樂,傳媒的焦點只在「警察會否被人點相」,金管局回應「至於  100蚊嘅升旗禮演奏嘅警察樂隊,我哋將佢哋嘅面容用電腦執過,唔會認得出」(《蘋果日報》2011年7月23日)。警員的「顏面」重要,特區的「顏面」 卻忘了。

國旗及區旗部分局部放大圖

圖 中所見正在冉冉上升的國旗及區旗。取景角度令旗桿在旗幟的右面,迎風飄揚時旗幟的圖案應與日常所見的對反:除西藏「國旗」及少數正反圖案不同的國旗如巴拉 圭等國之外,世界上大多國旗圖案均以旗桿在左為準,旗桿在右時圖案應對反。圖中國旗五星的位置正確,但區旗卻沒有畫成對反。

左右對反的區旗。左圖摘自《蘋果動新聞》,右圖取自網路,攝於銅鑼灣伊利沙伯體育館

上圖梁顯利社區中心的區旗,因風向使旗桿在右,圖案因而對反,是正常現象。留意花瓣延伸的方向,乃自中心以逆時針方向伸出;鈔票上的區旗卻為順時針。筆者驟眼以為設計師忘了將圖案對反,豈料再仔細觀察,竟發現更大、卻極常見的謬誤。

上下倒懸的區旗。左圖摘自《蘋果動新聞》,右圖取自網路,攝於中區大會堂。

香港特區區旗圖案因旋轉對稱,又不如舊日英屬香港旗有固定圖案於左上角,故此錯懸、倒懸情況頗為常見。鈔票上的區旗,因「風力」而未完全揚起,圖案向下傾 斜。如稍加想像力將圖案「扶正」,即可見旗幟上部花瓣竟有兩片,加上前文述及之花瓣延伸方向,正是區旗倒懸之狀(參圖右真實倒懸之區旗)!

不想金管局及匯豐銀行竟出現如此重大疏失,倒懸旗幟乃是對抗的標誌,不應輕率犯錯之餘,政治上更是極不正確。京官頻謂香港人心尚未回歸,從鈔票上的一面小旗即見一斑。


原文位址:
http://hs_butt.mysinablog....



分頁: 14/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