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Bolton的Fabrice Muamba逃離鬼門關感到喜悅,但最終卻難免為Piermario Morosini落下同情之淚。其實莫路仙尼本身就是一位帶點悲劇色彩的足球員,他的父母和一位殘障的弟弟曾在他15歲後的兩年間先後去世,只剩下另一位殘障的姊姊相依為命。




對於自己的不幸遭遇,Morosini以積極心態面對:「These are the things that change your life, but at the same time make you so angry and help you achieve what was also a dream of my parents。」最終他亦憑自己的努力多番入選意大利各級青年軍,在意甲賽事上陣。



可是足球世界的殘酷的,沒多久他就被烏甸尼斯外借至不同的次級聯賽隊伍,而當其好不容易在意乙的利禾奴站穩陣腳,死神卻在此時向他招手……



其實除了莫路仙尼以外,印度足球員Venkatesh在稍早以前同樣因為心臟停頓在綠茵場上倒地去世;再加上2003年的Marc-Vivien Foé,反映了日益體力化的足球運動中,球員正冒著愈來愈大的風險進行比賽。雖然自施治重傷事件後,世界各國足協已紛紛檢討其急救措施,各球會亦加強對球員的身體檢查標準,但隱性心臟病是防不勝防,各方努力也只能將悲劇發生的機會盡量降低而已。



無論如何,上面提及過的名字都是球場上的勇士,值得我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Morosini,一路好走。



Tags: ,

雖然熱切期待一玩《Twilight Imperium》和《Starcraft》等名作,遺憾的身邊雖有人擁有它們,卻始終沒有找我去玩。多人戰棋通常出現兩個問題,一是時間太久、規則太複雜,二是若非如《Axis & Allies》般以二分陣營進行,很容易出現圍攻局面;而《Eclipse》的設計目標聽說就是要解決這兩個問題,就更讓我對這款作品充滿憧憬。



一如照片所示,《Eclipse》的確符合了「大Game」條件,各大小配件精美之餘卻又多得驚人,要玩非得一張超大的檯子才可。但和其規模相反,《Eclipse》的規則又真的不太難懂(當中因為零碎而易出錯則是另一回事);因為細節主要在各種科技研發上,這些留待邊玩邊學也可以,也免卻了戰棋常見的痛苦學習階段。



《Eclipse》屬於指令選擇系統的桌遊,你的選擇很多,包括探索星球、發展經濟、科技發展、充實軍備等等,但卻只能當中選取有限的行動。這種限制免卻了不少思考時間,變相也加快了遊戲的速度。遊戲當中最吸引人的,自要數到你的戰機是由自己一手一腳「砌」入各種設備,故此雖然機型一樣,但每一個對手的戰機都有個別的差異,所以即使戰果還是免不了要用擲骰決定,但運氣因素的影響還是能控制在一定範圍內。



最後就是有關《Eclipse》的外交系統。當玩家結盟之時,雙方可以各自交換一項經濟資源進行貿易,這對初期發展來說可說相當重要,但一旦結盟破滅即行廢除。當然,結盟也不是一面倒有利的,因為當你與太多國家結盟,就沒有空間放置「戰鬥計分牌」,這可是最後遊戲勝負的關鍵因素。除此以外,第一個破壞盟約的國家將要拿取一個「-2分」的罰分牌,但若出現第二個破壞盟約的玩家則要從第一個玩家手上拿取,換言之愈早破壞盟約,被罰分的機會愈少。



嚴格來說,《Eclipse》我只玩了兩次共一局:第一局玩到一半就因為規則出現了嚴重誤解而重玩,第二局則為與棋友夾份玩完。很不巧,這兩次的遊玩過程都碰巧讓我遇到此作的弱點,再加上它的規則很易弄錯和遊玩時太佔地方,我對它的評價並不是太高。


Tags:


前言:想不到與同系列的上一篇文章發表,竟已相隔3年之久,還要起首就採用以這種「終結式標題」,這是否代表通識系列就要到此為止?不,基於太多既得利益者的阻撓,通識科不會那麼容易就壽終正寢。在這篇文章我只為吹響這場「取消通識」戰爭的號角,希望受著各種教改遺毒殘害的莘莘學子,至少能讓他們早一點脫離痛苦。



數年下來,我對通識科的看法仍然沒有絲毫改變:這理應是一個大學程度的跨學科概念,不是一門中學學科;而即使主催者如何吹捧其崇高理念,只要這門學科是由愚昧的教育官僚及保守落後的教育「老行尊」把持,最終也只會落得眼高手低的下場。

曾因工作關係,出席了數場由教育局主辦的通識科說明會,當發現這門學科竟援引其他文科評卷常用的「分級評核法」,已經覺得大有問題。所謂「分級評核法」(其實我並不知它的官方名稱),是將每題內容的評分定為五級,然後每級定立一些評分規範和例子。

我首先發現的問題,是所謂的評分規範通常都是模稜兩可。例如5級(最好)的規範是「資料詳盡、結構嚴謹能全面整理分析資料、立場清晰而展現寬容開放態度」;3級(一般)的規範是「資料大致正確但、結構鬆散略有離題、可見學生意見但立場模糊」。那麼若你遇到一個學生提供的資料相當詳盡,然而行文卻東拉西扯偏離重心;對題目的立場雖然鮮明清晰但又偏激非常,那究竟他的答案值多少分?最後還不是靠回老師的直覺判斷!



再來是在考評局分析題目期間,就某些立場出現了明顯的偏向性。例如他們解說那條有關「穿環」試題的評分參考的時候,就將反對「穿環」答案作為最佳答案、支持「穿環」的答案則作為較差答案的示範例子。這種「上下其手」的解釋手法,等若暗示只有依循「主流社會」最廣泛接受的價值觀,才是奪取5*的不二法門!



所以某補習天王堅稱有人憂慮有關政黨試題的作答立場會影響分數是「杞人憂天」,我只感到可悲。


Tags:

前言:在近幾個月認識了不少新棋友,發覺當中原來有幾位是這裡的讀者,高興之餘也同時被他們追索更新,尤其某林姓重炮手博客更多番詢問「有乜GAME好玩」,致使壓力大增。剛好在新年試了不少「大Game」(天,這是多久之前……),也正好在這裡作一回顧。



以進化論為主題的大作,在桌遊界曾掀起一陣旋風,所以當在棋會能夠試玩一下此名作的時候,心中不禁感激KaHo的安排。對上一次接觸類似主題的作品,自然是我曾接觸過的《EVO》 ;而事實上,在回合進行間將可同能力不斷增添物種身上達致「進化」效果,以及能以卡片的強大功能扭轉大局等,也的確與前者相似。然而玩著玩著,那種先以Worker Placement卡位,再參照地圖旁邊的流程指示進行各種放置和行動、以數量排名決定分多寡的區域控制系統,卻與另一款桌遊《Age of Empires III》更為相似,甚至可直接感受到兩者間的傳承關係。




本來以為憑著《AOE3》與《EVO》的經驗,憑著大量強化自身物種,再於溫暖的地區集中投入繁衍,應該很快就能掌握致勝之道,但很快我就發覺自己錯了。因為《DS》內有一項可謂遊戲「精髓」所在的步驟:決定版圖上的食物種類。只有在指令行中卡了位的玩家,才獲得放置這些「糧食圈圈」的權力,而雖然計分仍是以數量判斷,但一個地區的優勢物種,並不是參考數量而是對環境的適應度!

換言之,即使你擺放/移動的動物夠多,人家只要巧妙的佈置出有利自己物種的獵食區,獎勵卡片還是歸他的;再來只要截斷你的糧食來源,你剩下的領地還是能夠在一個回合之間被翻盤。



所以和《EVO》不同,《DS》玩家扮演的不只是物種本身,更是控制世界發展的上帝,也因為如此,發展策略也不能如《AOE3》般只考慮區域內的部隊數量,連地圖發展的佈局預測也要包含在內。正因如此,就如上圖中所見,我所掌控,白色的哺乳類動物在頭數個回合就被畫得肢離破碎,相比起「群雄割據」,我的優勢區域(三角椎體代表)也只有可憐一角。



但作為一隻優秀的戰略遊戲,《DS》並不會對落後的玩家作出補償以拉近和勝者的差距,反而像《Axis & Allies》一樣,「只有下錯的指令,沒有沒用的指令」。


Tags:

因為「林輝‧投共」一文,趁無聊隨意瀏覽了Lewisdada的《無待堂》,才知道自己對博客發展又落後了一點。首先,原來博客開Fan Page已是相當常見的一回事,而且還能將本已荒廢的留言功能值著Face Book介面重生起來;二來看到了《無待堂》請求贊助網頁寄存,竟然有人回應說願意贊助讓我相當震撼:莫非互聯網已由「免費時代」過渡至「自願付費」時代?

我已在Twitter和自己的FB A/C先後發出過咨詢,再加上這裡,若有十個左右的回應大概便會設立。不過我還是希望各位可多給點意見,究竟設立一個FB Page後應該做些甚麼,和可以做些甚麼。這是我大概想到的:

1. 將更新的文章連結即使貼在Page內
2. 和啱傾的人交流多一點,唔啱傾的人則恥笑或Kill Post
3. 預言一下待寫的題目,然後視乎群眾壓力的多寡決定優先次序
4. 將一些未成熟的Idea和零碎資料張貼出來,算是除了Facebook和Twitter以外另一個發表區




其實搞這些功夫,就是希望凝聚多點正能量,讓更新速度更快一些;本來我已在每篇文章下面加了Facebook、Twitter、G+等Button,但明顯成效不彰。



而除了大家的點擊和留言外,另一個更強大的正能量自然是:錢。老實說,我目前用的算是免費的私人空間,經濟上也完全沒有困難,純粹希望知道究竟有否讀者除了精神上,還會有實質上的支持。



當然若大家只想來個象徵式來點支持一個幾毫的話,那每隔一兩天點擊一次Adsense廣告就可以了,假若真有朋友想作大量捐款(10~1000美金,多過呢個數我會唔好意思)成為VIP,請盡快聯絡我,好讓我仆倒出來張貼那個到現在還未搞好手續的Pay Pal帳戶!至於VIP的特權嘛……讓我再想想。

無論如何,這次民意調查希望大家多提意見,或至少表個態支持還是反對,好讓我計劃怎麼幹。

P.S. 目前的比數是Facebook有8人支持,Twitter則是1人──FB讀者質素果然高dd!





保亞斯:不能不走

自古烈治時期己為車迷,這已是我所經歷過的第七個領隊被炒(古烈治、維埃里、雲尼阿里、摩連奴、格蘭、史高拉利、保亞斯)。既曾作為車路士一員,無論痛恨還是熱愛,上述領隊離開的一刻,或多或少總有點不捨之感,即便是現在離開,是那位我曾高叫「Anyone but Boas」的保亞斯。

可是放眼坊間的各種評論,卻盡顯了香港人的「濫情」特色。將各種怨恨、惋惜的複雜情感與Boas作為教練應負上的責任混淆,最後竟得出了「保亞斯離隊對車路士來說是一種傷害」這種混帳結論,讓本座還是不得不在此撰文一篇以正視聽。



首先,我想任何一個稍有資歷的球迷,都不可能不對油王那種視球隊如玩具的態度表示反感。只依自己喜惡購入「大牌」球員;明明運作得正暢順的球隊,卻總是毫無意義的耍著小手段,為領隊制造麻煩:例如先後要求摩連奴與安察洛堤在單薄的後備陣容下衛冕聯賽冠軍、例如當摩連奴任教生涯尾段時,一邊逼迫其改變實而不華的足球哲學,一邊卻持續拒絕其增兵要求、例如在季中因私怨炒掉一直盡忠職守的韋健士教練。

但在保亞斯來臨之後,油王各種討厭的各種干涉並沒有出現,反而就Chelsea本球季長期低沈狀態作出了相當罕有的容忍──假使說油王在收購球員不作十足支持,先後收購Mata、Raul Meireles和Cahill來充實球隊的中後場陣容──或許這並不是保亞斯最理想的球員,但連帶之前的Romeu與Sturridge,也總不能算是一支不具爭標可能的球隊──若比對以往領隊在往績上的要求的話,此君早應在聖誕時就被解僱掉了。



可是Villas Boas面對油王的支持所作的回應,卻是差劣透頂的戰績,以及混亂不堪的更衣室關係:有人將之歸咎於以Lampard為首的「球霸」作亂,但難道Man Management不屬於領隊能力的一部份嗎?


Villas Boas在初臨球隊的記者會上,說自己「不懂戰術」,或許這真是他的謙遜之詞,因為後期Chelsea的連串敗仗,正因其過於沈溺於細微的戰術調動,而忽略了球員本身的天份和士氣同時也是球場上表現的關鍵因素:當你看到Chelsea在對西布朗一役中完全迷失方向的肢體語言、A.Cole表示保亞斯猶如機械人般的戰術限制,甚或在對戰Napoli首回合完全被人技術擊倒的賽果,處處都反映出他已完全失去對球隊的掌控。

或許Villas Boas真有通天之能,然而他在Chelsea所推行的改革給我的印象,卻只是沒頭沒腦的亂行一通。假若他真要作一徹頭徹尾的改革,早就應在暑假初來臨時啟動換血計劃,但他最後選擇了靜觀其變;而一旦他選擇了靜觀其變,就不應對本來行之以久的隊型胡亂更動,但在開季不久遇到多番失利後卻又開始想啟動大手術了。要動大手術也不要緊,但當一月轉會市場無甚收鑊,保亞斯好應「睇餸威飯」,所有戰術調動應建基於現有的人腳。



結果呢?以粗暴的方式將安歷卡驅逐出隊,讓前線又少一個選擇;在沒有充份溝通的情況下將Lampard雪藏在板凳上,但取而代之的親信如美利拉斯、羅美奧等,卻又未能發揮出具說服力的表現,最後還是被迫將那些關係弄僵的「球霸」們重新放上球場,然而這卻讓他連在球隊中最後的權威也喪失淨盡了。



不過若要數到「保亞斯皇朝」敗亡的關鍵,還是在於其對Chelsea的核心價值:以防守為一切戰術起點的基調完全忽略。回顧過往Chelsea三任成功領隊:摩連奴、軒汀克和安察洛堤,無不視之為金科玉律──即使Ancelotti多次在傳媒表示自己會以進攻足球為主調,但都不忘補充一句自己的球隊發展方針還是由「Build from behind」開始。但保亞斯自上任以來,似乎對Chelsea季初屢屢在無謂的情況下失球毫不介意,只視之為進攻足球帶來的副作用,最後自得承受屢屢在領先情況下被對手追和此等惡果。

總括來說,Villas Boas不走,以當時球隊的狀態來說,歐聯十六強出局、聯賽被擠出前四名是必然結局,這個後果,這是最寬容的油王也是承受不起的:即使在今夏球隊重建終得成功,沒有了歐聯戰場的情況下,難道又要再等一年才能追逐油王的光輝?更何況沒有人可以保證失敗的一季一定可在來季換來成功!雖然有人再藉此抨擊油王「極速」炒人破壞球隊發展,但彥語有云:「Two wrong can’t make a right」,炒摩帥和安察洛堤,完全不能和炒保亞斯相提並論,若只為不想再犯下「動軏炒人」的錯誤而讓一個已完全不能掌握球隊的領隊留任,這是捨本逐末的想法。



迪馬提奧:只能守成,不能開創

迪馬堤奧的走馬上任,讓我回想起當年荷度、古烈治與維埃里那段找球隊名宿出任教練的時期:若依迪馬堤奧上任後的幾場戰績來比較,也有著相似的特性:靠打「士氣波」在盃賽表現上佳,但也因為狀態反覆,當在聯賽對上旗鼓相當的對手下始終未能敲響勝果。


Tags:
 

 

在特首選舉後的那個下午,我把感情完全投入到睡 眠和馬來西亞的F-1中,所以在紅旗亮起後,才看到林忌兄的MSN,得知他的Facebook被封。這次的封殺事件再加上在特首選戰期間的一連串觀察,讓 我可以斷定一個「新網絡蓋世太保」正蘊釀而成,而且它的一貫手腕和過往層次甚低的「五毛流氓」完全不同,很有某陣營的一貫風格。


 

作為一個理性客觀的網民,我們要慎防各種流於感 性或主觀的推測,一切以確實證據為參考。就最近某些公眾人士突然受「涼粉」蜂擁而襲,我曾仔細的作出資料搜集,發覺這些「意見人士」身份全都是無懈可擊, 容不得半點「造馬」。

 

某陣營正正掌握了這個思考上的軟肋,他們在網絡 世界上所策動的各種攻勢,就如現實世界的所作所為一樣,完都沒有留下一絲證據,讓你明明知道幕後操控者是誰,或至少是誰的友好,但仍在理性思維框架的限制 下將其解釋成一起又一起的「獨立事件」。


 

此等網絡攻勢的精妙,亦反映出策劃人精密估計出 攻擊目標的弱點所在。林忌兄對於自己的個人資料保護得好,就將其最珍惜的網上發表平台進行「滅聲」攻勢。沈旭輝為公眾人物難以封口,公私生活亦無嚴重的行 差踏錯,就透過維基和偽基進行各種惡意修改,逼迫其露出弱點──事實上在沈與陳智遠那筆糊塗帳,也的確讓沈一度左支右絀,甚麼為求「撇清關係」二人合寫一 篇「假罵戰文」,結果是愈描愈黑,猶幸這個「傷口」不在要害,不致見血封喉而已。


 

要知道,要讓一個Facebook Page被封、要在維基偽基進旁徵博引進行過百條修改(還要埋下各種「客觀伏線」),這已超越了「你也太閒了吧」的程度,而是至少一個或以上,有著各種豐 富「網絡攻防」經驗成員組成的小組(或,高登巴打),才有可能完成。


 

最可怕的,在這次小試牛刀後,各人都理應獲知與某陣營對抗的下場。較低價值的目標,以人海戰術對付,出頭鳥則專人服侍,或滅聲或起底或中傷,讓各位也一嚐選戰期間一眾政客的恐懼滋味。面對此等壓力,就 算不致噤聲,在批評某陣營前能不思慮再三嗎?

 



當然,上面這一切,就如大部份對於新特首的質疑 和指責一樣,皆沒有任何確切證據,故此只能如題目所言,作陰謀論來看。或許在未來的5年,我們將會接觸得最多的,是一件又一件找不到始作俑者的「獨立事件」。那我們可以做甚麼?我只貼連結,不說話





《The Road to Canterybury》最先吸引我的,是它最高只限3人的遊戲機制:畢竟難得有款遊戲是專門設計得三人玩的,我對上購入的已經是Martin Wallace的《God’s Playground》了;它的美工也相當精美,甚至精美得和它簡單的遊戲系統完全不成比例。但說到這隻遊戲的最大賣點,還是它的主題:引誘朝聖者犯罪,再藉此販賣贖罪券圖利──天啊,有甚麼會比這種黑暗的題材更能吸引喜歡惡趣味的玩家呢?



《坎特伯雷故事集》的是英國一部詩體短篇小說集,內容記述了29位朝聖者前往Canterbury旅享互相分享的各種故事(有點像《奇幻世紀》和《海柏利昂》……)。但《The Road to Canterybury》的遊戲版本將內容作出修訂,玩家變成了與七位朝聖者隨行「贖罪教士」,當中一邊採取措施讓朝聖者們陷入誘惑中而犯下各種罪行;另一邊則向其兜售贖罪券以從中圖利。



可是,大家都知道「贖罪券」是騙錢的玩意,這班朝聖者因贖罪券減輕了罪惡感而繼續愚蠢的持續犯罪,最終在惡貫滿盈的情況下被送入地獄:此時撒旦就會因應這班導人向惡的教士,因應他們假裝赦免的罪惡數目、收集的罪惡種類等條件作「論功行賞」。而假若你就是那位直接將朝聖者送往地獄的教士,更會獲得最大賞賜:「Last Rites」教士只要憑著這個標記,就能作出連續兩次行動,締造出更多的利潤!



以上就是有關《The Road to Canterybury》的描述(我承認是加了點修辭於其中),很吸引吧?但事實上卻不是這回事。


Tags:


不輸《借物少女》

再一次慶幸自己秉持一向的習慣,在觀看《紅花阪上的海》前儘量避免接觸任何與電影的相關資訊;當然最重要的是讓自己忍耐不看,從某程度上來說比《紅》更精彩的NHK紀錄片《父與子的300日戰爭 》,才能讓我能在最客觀的情況欣類宮崎吾郎這一次絕地反擊。



從結論說起,《紅花阪上的海》未必是一套最出色的作品,和宮崎駿作品相比的話,就如這位老人家所說一樣,連給予後者「一點壓力」的水平也沒有。然而若以《地海傳說》的基準來說的話,《紅》卻又好上太多了:假若《地》當年76.5億票房是「過譽」,那《紅》的44.6億則明顯是低於此作應有的成果。



在《紅》的初段,我還一度擔心故事太過平淡而變成一套悶作,但因為女主角討人喜歡的形象很快便確立起來,再加上甚有《千與千尋》「油屋」味道的「拉丁樓」學生會室給予導演很多發揮逗趣笑位的機會;所以90分鐘下來,我竟然找不到感到沈悶的「看錶位」或「廁所位」,反倒是愈看愈投入。



很多人都會拿《借物少女》和《紅花阪上的海》作比較,因為兩者皆為宮崎駿退居幕後放手與後輩發揮的作品。誠然從畫面質素與表達技巧方面,前者的確比後者出色很多:《借》的人物塑造很有吉卜力的味道,不同人物之間的形象相當鮮明活潑,不像《花》除了女主角和兩三個配角(如妹妹和四眼仔),包含男主角在內的其他角色的模模糊糊的,叫人很難留下深刻印象。



此外《花》在鏡頭運用方面也不是很自然,有時會出現一些古怪的連鏡和鏡頭轉換,感覺是表達給人說「我能這樣做」多於真正利用鏡頭帶著故事走;尤其是片末所謂「高潮」的一場追逐戲,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讓人緊張的速度感;唯一真讓我認同的高水平鏡頭,大概就只有男女主角乘單車滑下山坡的一段。



而我覺得最不可饒恕的,還是吉卜力一直引以為傲的畫質,不知為何那些背景總有一點粗糙的感覺。人物面相就更離譜了,「走樣」的例子已到了俯拾皆是的地步;不少男女主角同在的鏡頭,面相表情竟都是99%相似,難道是要暗示「兄妹」這個偽元素嗎?相比起來,《借物少女》即使構圖與背景方面很多時會比《紅》要複雜得多,但整體卻能做到「一絲不苛」的水平,而無論人物塑造還是面相表情皆很有宮崎駿的味道,這除了因為米林宏昌長期參與吉卜力製作,經驗比宮崎吾郎優勝以外,在預算分配方面《紅》相信也是處於同樣的劣勢吧?



不過即使在畫面質素上大獲全勝,但整體而言,我卻還是喜愛《紅花阪上的海》更甚於《借物少女》。


Tags:

無論你懂不懂籃球,林書豪都是你不能忽略的名字。除了白宮發言人特別表示奧巴馬已開始關注Lin的表現外,《Time》、《經濟學人》、《Forbes》和Freakonomics.com都分別以Jermey Lin為主題撰文,內容牽涉到他的虛擬市值 和在遊戲中的數值亞裔美國人的身份認同問題NBA勞工市場在發掘人材時,因對長春藤球隊和國籍身份的偏見而產生疏漏以致從經濟學角度來看,林書豪應否立刻結婚 。若連美國都如此,可以預期中港台三地必然有大堆與籃球毫不相干的「另類專家」冒起,爭先恐後的就Lin-sanity還未退潮前留下幾坨「偉論」。



本來談談自己不熟悉的題目也不是甚麼問題(例如本座現在也未能免俗),可是你至少也應該做點功課。台灣目前「專家」,因為連水牛城勇士隊和金州勇士隊都搞不清被當成了笑柄,大陸記者沈洋向Kobe詢問:「你會給予林書豪甚麼建議?」也被視為腦殘問題。那麼香港呢?只會出更尷尬的醜,分別只是因為讀者水準更低,能夠輕鬆的蒙混過去而已。

由於貪圖方便,我只隨意找找這兩天的《蘋果日報》作例子,便發現了多達5位寫手嘗試以林書豪借題發揮賺稿費,但偏偏幾位仁兄對這題目的一知半解,最後只顯出他們膚淺和愚昧。



莫乃光:IT井底之蛙

例如莫乃光在〈社交媒體創造傳奇 〉大讚林書豪善用社交網絡助其提升人氣甚麼的,實際上購買自己網站、寫xanga、拍Youtube、玩twitter等在美國大學籃球員、以至NBA球員間早不是甚麼新鮮事(如曾在NCAA已紅透半邊天的Dee Brown),這在美國人之間的生活常態,毫無大書特書的價值;林書豪在社交網絡所作的一切也只是為了好玩,而不是甚麼名聲促銷。莫先生以所謂「泛民」IT代表身份寫出甚麼「腳踏實地的作好社交網絡的基本功夫」,實在叫人發笑之餘,又感悲哀。



尹思哲:比擬不倫

至於尹思哲在〈學林書豪爭普選 〉的內容更讓我「R爆頭」:

「當我們本來說好了的選舉權,被限制在只有1200人的小圈子的時候,難道就不像林書豪明明簽了NBA,卻要被迫下放到次等的D-League作賽嗎?」。NBA的D-League,本身就是讓技術不足,或有待證實自己實力的球員磨練的地方啊!林書豪不就是在D-League取得Triple Double後,才又再有機會重回紐約板凳,最終爭取到一個爆發的機會嗎?若沒有D-League,林書豪可能連美國也待不下去,要到中國或歐洲打球了,怎可以將事情說反了呢?


Tags:
分頁: 11/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