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廿三條拾遺

[不指定 2012/05/12 20:17 | by henryporter ]


前言:網絡廿三條掀涉範圍太大,草案條文與可能案例不止多而且複雜,坊間亦已有相當詳細的討論,所以本來就不打算特別撰文(但可能仍會以其他媒體發表意見),但在一些牽涉其中的人物/政團上,也還是有不少值得探討的地方,故特地撰寫這篇拾遺和大家分享:

1.    強推版權條例修訂是「票債票償」失敗的惡果延續

無論你是「含淚投票」一族,還是衷心認為「保住泛民就是保住民主」的死忠支持者,一點不能不承認的是,自從區議會以後,政府在推行在社會尚有很大爭議的惡法之時,已看出了所謂「泛民」只會行禮如儀投反對票的底線,頂多不過是離席抗議和組織一些行禮如儀重於一切的遊行和絕食,只要在強推時不生一些多餘枝節,所謂「泛民」根本不會冒著得罪社會溫和派的危險作出阻撓。



有人指「泛民」沒有將反抗力度加大,是因為民意冷漠、支持度不足云云,但兩者的關係其實是互為表裡。當所謂「泛民」都對任何抗爭手段表示出興趣缺缺甚或嫌惡的態度,那所謂「泛民」的支持者又怎能蘊釀一股能量去鼓動他們呢?

更重要的是,泛民自區議會選舉以來,已整理好一套論述,即將所有質疑以民主黨為首的「泛民」攻擊等同為「傷害香港民主力量行為」;而到了選舉期,「泛民」又能將「一席不能少」將自己的政治利益與香港民主前途綑綁在一起──換言之如果你支持香港民主,一方面既不能批評所謂「泛民」的無能,在選舉時就算再恨,「含淚投票」也是對的;而假若支持人民力量更是「不分青紅皂白,只懂盲目支持」的教徒──當政府看到所謂「泛民」這副「爛泥扶唔上壁」的衰樣,蠻推惡法自是不必遲疑。



2.    讓人納悶的所謂「泛民」聽取民意模式

身為政黨,就應有帶領群眾走往正確路向的責任。民主黨在回歸後因議席不斷喪失而變得愈來愈窩囊,每逢社會具爭議的重大議題,為免得失「溫和派」選民,就只曖昧站在界線模糊的中立區內,坐看民意的催向,直至坊間的壓力逼至退無可退,才施施然走出來聲稱自己如何如何貼近民意,過往高鐵如是,如今版權條例如是。

假若有著如政改方案般的鉅大利益,那自然能連「2012雙普選」此等原則也可以放棄;至於原先前作為不在七一遊行後向政府施壓的借口,那個落街宣揚遞補機制害處的「擊鼓鳴冤運動」,也隨著坊間的熱情消退而不了了之。刻薄點說句,它們和五區公投後已被嚇破了膽的公民黨在這次版權條例修訂上,已退化得猶如只懂張口要飯的政治痴呆兒。



在湯家驊與政府以「超乎輕微的經濟損失」的修訂作為交易,換取民主黨與公民黨同意通過議案的消息傳出後,兩黨都沒有即時作出任何反應,直至數天後網上民情愈炒愈熱,兩黨才派人澄清立場,表示必然會在二讀、三讀投反對票。這種遲鈍的表態只代表了兩個可能性:一是他們真如報導所言,與政府達成了「魔鬼協議」出賣網絡自由;二是他們對這項已經討論達數年時間的議題仍然處於相當無知的狀態,只打算如高鐵般先觀看風向再算。當然還有第三種「仍在慎重考慮」的可能性,但他媽的這條例的爭議都可以年來計算了,再厚顏無恥也不可能以此開脫吧?



無論是那一種原因,都反映出所謂「泛民」不但已喪失意見領袖的之間,甚至乎已和香港社會狀況嚴重脫節──公民黨還好一點,至少知道自己犯下大錯,由陳淑莊作代表向網民道歉,承認己黨對網絡民意的忽視。可是民主黨呢?同樣的情況下他們竟敢老神在在的宣示自己「遲來的表態」,好像沒有發生任何事般動員要搞「一人一信」、示威等形象工程──反正在現在的民主黨看來,起不起高鐵,版權條例怎麼樣,都不過是投票按鈕上的分別而已。

我們當然想給予所謂「泛民」多一點信任,但無可否認的是,自「密室談判」後民眾與民主黨之間的信任已出現裂痕。民主黨若要其他人不要借題發揮或作無謂猜想,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各種大是大非的議題上早早站穩立場讓人無從置啄。當看見民主黨在這次事件上所表現的拖拉曖昧,又怎能怪人懷疑你是否又會在群眾的背後再打一槍?



3.    湯家驊只是「泛民」棄子

很多人將這次版權條例「魔鬼交易」的責任歸到了湯家驊身上。本來,義憤填膺是人之常情,但只有天真淺薄,又或是別有用心之人,才會將整個過程的責任推往一人身上。


Tags:

早已知道拉布戰會是香港爭取民主過程其中最艱辛一仗,雖然自己沒有甚麼能耐去助戰,但集腋成裘,任何各方有助推動這場戰役的作品/評論,在這段其間我都會不厭其煩的協助宣傳出去。

網絡改歌我聽過不少,當中曾也不少出色之作讓我開懷大笑甚或拍案叫絕,但看到熱淚盈眶的,《拉布戰》算是第一首。



或許我在Facebook分享時,指此歌「能讓大家在最短時間內了解拉布戰是甚麼」是誇張了一點,但整個MV的確能夠將有關拉布戰的最核心精神,以及近日拉布戰近況,在短短4分鐘內完整帶出,這種「唱歌說故事」的深厚功力實在讓我五體投地。



當然我不是說《拉布戰》完美無瑕,例如「惡法猶如待過」文法不對、「壯烈地吹水」好像有點突兀;甩嘴的通常是長毛,接上的反而是毓民……但仍無損整體的超高水準。當你在片段與歌詞到看到黃毓民與陳偉業那為香港前途作孤獨而漫長的戰鬥,但換來的卻只有所謂「泛民」盟友的冷漠,對手無盡的抹黑和譴責,你能不感到揪心嗎?當我看到最後歌詞敘述過去的盟友長毛出現,拋棄前嫌與兩位並肩作戰,對不起,繼之前《我是憤怒》Drum Cover ,眼淚又要擠出來了,我的哭點真的很低呢。cry

最後要激讚的是主唱的G大調小姐,或許我作為比對的,只是音質很差的《鍾無艷》原版的關係,所以我竟然有種感覺是G大調小姐的演繹比謝安琪還要好。過往改編歌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代唱者與原唱者的實力距離太遠,讓聽者很難完全投入其中;但在G大調優美的歌聲下,這個已不再是《拉布戰》的缺陷,反而變成了強項。雖然有人在留言指G大調小姐太注重唱腔沒有投入感情於其中,但我認為絕對不是這樣的,因為沒有感情的演繹,絕不會讓那麼多人邊聽邊湧出淚水。



各位,在感動之餘,並忘了這場戰役只是剛剛開始。不止保皇黨,就連不少所謂「社運人士」、「網絡評論員」,因著他們和毓民的私怨或與民主黨的交情,故特意將此事冷處理輕輕帶過,甚至有人說他們是「壞心腸做好事」,務求將眾人對毓民大舊在此事上的辛勞淡化抹殺。



縱使我們有太多的理由不能直接參與社會運動,但給身邊的朋友解釋拉布戰是怎麼一回事、甚至只是將這首歌Share出去,在社會中發揮一下鍵盤的威力,讓大舊與毓民知道自己不是孤軍作戰──拉布戰「戰友」間的距離,比我們想像中近。

當然,最重要還是要登記做選民,在來年把他們兩位和長毛再選入去!





************警告:以下文章可能有讓人感到不安的內容,請18歲以下人士切勿觀看,18歲以上人士若為道德撚,亦可跳過
************


Tags:

[Soccer] 熱血足總盃 2011/12

[不指定 2012/05/06 10:32 | by henryporter ]


在經歷一個四大皆空的球季後,Chelsea再次站在頒獎台上,當中經歷領隊換人、與Birmingham重賽、熱刺的底線問題球與艾迪巴約的紅牌疑雲,雖說最終戰果是大勝5比1,但用「跌跌撞撞」來形容我想絕不過份。



這次決賽,面對的是老對手Liverpool,雖然從四強賽出可以看出他們的狀態不太好,聯賽盃決賽更要戰至12碼才能和卡迪夫城分出勝負;相反Chelseas卻挾戰勝地上最強巴塞之勢,牌面上計理應是前者佔優。但另一方面,Chelsea在Liverpool對上四次對賽的紀錄以全負收場,再加上從Liverpool對Everton的四強戰可看出,他們的真正實力,往往在最惡劣的時候發揮出來,這些屢屢在劣勢逆轉爆發的前科,正正是讓我揮之不去的陰影。



基本上直至下半場55分鐘為止,Chelsea的強勢都是受惠於Dalglish錯誤的排陣。有著四強賽甚至整季經驗的參考,我實在不太明白為何「King Kenny」仍執著於將Henderson、Spearing兩位攻不銳、守不堅的年輕中場同時擺在場上,真正具破壞力的Carroll與Kuyt卻收起不用。Di Matteo一如所料的作出保守的4-2-3-1陣式,但面對Liverpool左右失衡、欠缺高空優勢及劣質輸送,以車路士一貫的防守水準應對自是綽綽有餘,更反過來騰出手來打其最擅長的反擊戰術。



開賽11分鐘,因著Spearing的失誤,Ramires又祭出了他擅長的快速突擊,當連巴塞也臣服於其腳步之下,更何況利物浦?雖然我認為José Enrique在追截時的遲疑與Pepe Reina的封位皆有爭議之處,但在攻守之間的進退失據,卻是全場的最大敗因。這方面Chelsea其實也不是做得很好,因為迷信「老將」的Di Matteo強行將根本未夠班的S.Kalou擺在正選的左翼位置上,結果一如所料,他的全場表現只能以「一無是處」來形容。評論員形容得好,此子腳法、速度俱有,但在球的處理選擇上差了一點──他媽的就是這一點讓卡奴永遠只能作為替補使用啊!

在上半場1比0很難說成是一個不滿意的賽果,但其實以Liverpool那糟糕的表現,車路士本應把握機會至少多進一球,這樣就能徹底澆熄Liverpool的反擊雄心,奈何S.Kalou的不濟浪費大量機會,致令球隊埋下了下半場苦戰的伏線。


Tags:

拉布戰十問

[不指定 2012/05/03 13:46 | by henryporter ]


前言:正當還在撰寫網絡廿三條拾遺之際,網絡傳來了人民力量正式開始「拉布」戰的消息,讓我既興奮,又擔心。興奮的是香港政壇終於迎來了改變的一天(雖然這改變早應在高鐵時開始。多得劉慧卿),擔心的是這種議會抗爭又必然引來建制派、以至張文光之流的各種抹黑。為此,我決定先緊急完成這篇Q&A,務求先將一些坊間常見的答問列出,讓各位能在最短時間內瞭解一些基本資料,回應身邊各方的質疑。(追加:因應時局變化,我再加上兩條問答,湊成拉布戰十問,當中的內容亦因應二讀表決而有所修改,不排除往後會再有更新)




Q.1 昨天立法會打的算是「拉布」戰嗎?

你可以說是,但實際上不是。因為今天在立法會會議上的辯論還末牽涉任何一條修正案辯論,各立法會議員,包括所有派別,只是依照程序輪流發言,並無任何拖延。而會議時常陷於停頓,只是因為泛民故意維持低出席率,讓立法會會議少於一半人數而中止。

為甚麼說不算是「拉布」呢?因為本來以建制派坐擁37席議席,要保持會議廳長期有30人出席不致流會,是完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但從現場所見,這些建制派議員大多都只是循例式露面就立刻退場,結果引致會議長期人數不足。甚乎我懷疑今天建制派不停離開議事廳,是對「拉布」戰術的一種反動,只是結果更加難看而已。嚴格來說,若這也算「拉布」戰術,那建制派議員應為主要參加者之一。






Q2. 星期四早上,立法會因人數不足而宣佈流會,下週三再續,這是拉布戰的勝利嗎?

正如我在上文所言,拉布戰其實尚未正式開始,目前的爭論點不過是「議員的考勤問題而已」。目前坊間有兩種說法,一是建制派議員欠缺紀律,日理萬機的功組能別議員根本不可能準時出席會議,甚至長期逗留在會議廳,因此出現流會結局。

但我更傾向相信,這是建制派議員與政府因一時想不出辦法抗衡拉布而作出的「戰略性撤退」,而可以預期,建制派除會在會議程序上找尋「拉布戰」的破綻外,更會製造諸如「阻礙政府施政」、「浪費公帑」等偽議題,引導社會輿論走向對立,讓往後的「拉布」失去民意基礎。

正因如此,我們更要徹底明白拉布戰的各種基本原則和理念,向身邊那些「不知情人士」說明目前的狀況為何,並將包括民主黨派在內各種對「拉布」的質疑全然駁斥。然而,無論如何,說「流會太天真」的張文光,這次可說是自取其辱。



Q3. 拉布有何意義?

所謂「拉布」乃利用議事規則,將審議法案的時間儘量拉長,務求讓議會陷入癱瘓,迫使社會大眾將注意力拉向議題,以及讓政府重新考慮,是否堅持付出高昂代價強行讓法案通過。

目前人民力量為首,參與「拉布」的議員,主要策略有二:一為提出大量修訂動議,讓其擁有數百小時的發言時間;二為嚴格監控會議出席人數,一旦發現在冗長的會議中與會人數不足,就立刻要求中止會議點名,直至連續15分鐘沒有足夠議員,宣告流會為止。



Q4. 為何不用民主方式,而要用這種「激進」的手法搞亂議會運作?

當政府因著議會佔有多數優勢,強推一些極具爭議性或牽涉原則性法案,而若按照一般表決程序,這些議案必然獲得通過。此時少數派/在野黨為求阻止,只得採用「拉布」戰略作為抗議及阻撓手段。

以香港立法會為例,由於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的不公正性,特區政府很多時都能無視民意強推法案。作為反對黨,在三讀表決中投反對票根本毫無意義,「拉布」可說是阻截議案通過的唯一選擇。



Q5. 假若反對派每一個法案都用「拉布」戰,那香港政府豈非癱瘓?

打「拉布」戰略的議員亦須付出政治代價,君不見在坊間已有大量「覺得好煩」「只識搞事」的論述出現?若果「拉布」策略不為市民所喜,那他們在來屆選舉亦會被踢出議會。

所以每一位打「拉布」的議員本身已付出沈重的政治代價,也不可能每一個議案都打「拉布」,而只能挑選一些重要而且對社會利益產生鉅大損害的議題進行:人民力量目前提出「拉布」的法案,只僅限於《遞補機制》與《版權修訂條例》兩項,而這也是香港人目前最關心的兩項議題。



Tags:

看罷《盛女愛作戰》的續編《盛女駕到》,也和主流觀眾一樣想法:是否有點Over了?本來隨著Suki和Mandy的離隊,就連《盛女》本編的最後兩集也有點狗尾續貂的感覺,還總算看得爽快;不過到了《盛女駕到》,以及除了第一晚以外的《盛女圍攻光明頂》,都給我一種很飽滯的感覺。

覺得《盛女》很撐(食飽後那個撐)的原因,也不單單沒有新意和拖長歹戲,而是整班人都開始認真起來,嘗試很嚴肅、很權威性地探討箇中問題──正如我前文所言,將《盛女》當成一套諧趣電視劇來看,當中滲出不斷的荒謬喜感是它最吸引的地方;一旦你用回認真的眼光看待,那先前有趣的東西自然變得索然無味,甚至被各方媒體義正詞嚴的聲討。



失焦的批判

以Winnie、Santino為首的所謂「專業團隊」,在上一篇文章已提過我的立場:這班騙子其實早已在社會寄生多時,只因《盛女》播出而作間歇性聲討根本毫無用處。



Santino所扮演的角色,其實不過是「戀愛界補習天王」,一些男女相處之道、自我成長改變等等,由於以「正途」來教授的話既漫長又沈悶。為求在短時間內吸引觀眾/學生的注意,自不然需要一些看似「立竿見影」的小技倆來確立自己的「權威」:這和當年我在補習社聽講座,那些天王天后告誡學生要用黑色筆作答、全文第一個字母寫一個超大寫營造醒神效果;每頁答題簿最後五至十行放棄,大大字寫著「Turn the page」讓閱卷員不用伸著脖子看到最下面等有著異曲同功妙。明眼人其實一早看出這些不過是引人入局的「小把戲」,只當笑話看待,也只有「永遠不在適當地方認真」的Tvbuddy,才會煞有介事的大加鞭撻。



Winnie Leung這一派「人生教練」,正如皇上黃洋達所言,是一些洗腦式的改造課程,讓參與者如著魔一般沈溺其中,不停奉獻學費,甚或成為層壓式推銷員拉客入內。在日本,因為「宗教法人」的相關條例逐漸收緊,不少新興宗教早已轉型成這些「人生訓練課程」繼續吸血。可是看見曾繁光之流在記者會義正辭嚴的要求《盛女》停播,卻不敢向整個「人生教練」產業挑戰, 這完全是捨本逐末。更何況在《盛女》中,這個Winnie只不停重覆一些「阿媽係女人」的道理,透露出「洗腦課程」弊端的內容可謂少之又少,單憑此點就去要求停播《盛女》的人,究竟腦袋裡裝進甚麼?



問題不在盛女的《盛女》

說穿了,《盛女愛作戰》只是在這個城市中五位女性追逐愛情的故事,例如Suki,她參與節目時不過是因為在較早前經歷一段短暫的失戀期,而節目中的幾位「專家」亦一致同意suki無論是外型還是性格都很得人喜愛,最後能發生一段新戀情本就在意料之內。至於其他幾位,嚴格來說就只有Gobby和Florence兩位;Bonny只要在心境與打扮上作絲毫調整,所謂的「性格缺陷」基本上已完全解決,至於Mandy的真實一面就更不消提了。所以若有人打算將五位背景不同的女士拉雜一起去談「剩女問題」,由一開始已找錯重點。



Tags: ,


嚴格來說這篇文章和音樂沒有直接關係,因為這段影片的所帶出的並不是Beyond的一首歌曲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夢想,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背景也極其簡單,就是這位男孩的在經濟環境不怎麼好(從影片的背景可看出),再加上家人反對下(在留言中聲稱),於是找了餅罐、枕頭和教科書砌成了一套山寨「Drum Set」,邊用耳筒聽歌邊打鼓,從那已打得破了口的兩本教科書來看,他已花了不少時間作這種練習。



我和很多人一樣,最初第一二次看這條片段時,都覺得這位小子不怎麼樣,甚至覺得有點GAG;可是在看到第三四次的時候,我慢慢感受到他對打鼓那追逐夢想的熱情,慢慢想到的不再是這位年青鼓手,而是自己在成長間因為不同的原因放棄自己種種夢想,然後再用種種籍口將其「合理化」,眼框內亦不知不覺凝聚起混合著悔恨與感動的淚水。



當我在Facebook貼出連結後,也順道看了影片內的Comments。除了讚賞的意見,相反的意見多數從少年的「打鼓技巧不外如是」、「這樣學打鼓只會學壞手勢」作出質疑,甚至有人向我指出,這種「山寨練鼓法」在日本的Niconico早已存在,無論是山寨Drum Set的精細度還是業餘鼓手的功力,上面那位小子根本可用「望塵莫及」來形容,又有甚麼值得驚奇呢?

不,不是這樣的。我不是說他們是錯,而是重點並不是技巧上高低的分別,也不是誰的目標比較高、誰的犧牲比較大的問題。我只是從這段片段中,看到一個尚未放棄夢想的少年,以及沒能做到他這一步的過去的我而已。


Tags:

對不起,很不搭調的,在難掩興奮心情下回憶這場賽事的種種,卻不停聯想到《Slam Dunk》的各個經典場面。



面對「地上最強」的Barcelona,Chelsea卻是一連串的諸事不順:失去主領隊,個別球員老化嚴重(Malouda和Essien);三條戰線的頻密賽程帶來沈重的心理和生理壓力,卻又得不到古板的英國蘭足總體諒。相反雖然巴塞則在國家打比敗走,但變相拋開了衛冕的包袱;再加上西班牙足總特意將此場比賽推前一日,讓其與Chelsea有著同等的休息時間。在陣容對比加上客觀因素,王者巴塞就像山王工業一樣予人無敵之態,相反今非昔比的Chelsea,也有充份資格擔當湘北的落水狗角色……



在這場賽事中,幾乎所有車迷都將那微弱的希望放在首回合那看似渺小,卻無比重要的領先入球上,期望就算在客場不能入球,至少能如上回合一樣死守完場。可以預期,Chelsea將再次面對有如山王傳家之寶一樣的巴塞名物:全場緊逼攻勢,只能以死守作抗衡。領隊Di Matteo在次回合可說是鐵了心的打徹底的堅壁清野,將防線從禁區峨眉月頂再退後一點至剛剛禁區界內,寧願以禁區內犯規內的危險換取更緊密的射門封鎖。



然而讓我失望的是,這位名宿教頭始終沒有安西教練的智慧,堅持將完全不適合0空間死守打法的Mata正選上陣,結果此君和上場一樣,攻守皆無甚表現,變相浪費了半個球員和一個換人名額,甚為可惜。假若Di Matteo不拘泥於Mata正選的迷思,讓在週末阿仙奴一戰這個更適合他發揮的場合不掛免戰牌,或許Chelsea在英超排名上就不用處於這麼惡劣的境地了。



一開賽雙方即各拆損一名後防猛將,Cahill的拉傷迫使Ivanovic移回中堅位置,而碧基腦震盪亦讓丹尼爾‧艾維斯入場。Bosingwa的防守力固讓車迷稍稍憂慮,但Pique的傷出變相讓巴塞的3-4-3陣式只餘Puyol一名正統中堅,似為Chelsea的反擊戰略更為有利。



但此時Chelsea已無閒再想往後之事,因為巴塞的瘋狂進攻終於打開了決口,由巴斯基斯接應古恩卡的策劃,將比數追成了1比1;更禍不單行的,是僅僅在2分鐘之後,Terry竟然在防守角球期間出了一下愚蠢的膝撞,被球證直接以紅牌趕出場!這簡直就像是當年陵南對湘北時,魚住被趕出場一副待宰的樣子……果不期然,在上半場43分鐘,因為Ramires一下盯人上的失誤,Iniesta從左路一掃而入,二比零。當時我的心情亦隨之墮進谷底,甚至索性將電視關掉,悔恨自己為何特意整晚不睡觀看這場慘敗。



「當你放棄這場比賽的時候,比賽也就此結束」尤幸忘記這句安西教練名言的,只是我這個不爭氣的球迷,而其餘10位尚在場上的車路士球員,卻從沒有想過放棄。


Tags:

罷食大家樂的愚昧

[不指定 2012/04/20 03:57 | by henryporter ]


燒鵝飯賣七十蚊是經濟學問題,不是道德問題

梁振英時代即將來臨,不少有心人紛紛對香港市民的種種冷漠和急功近利表示痛心,但就我看來,一班一知半解,卻滿腔熱情的「左膠」、「不平人」去亂衝亂撞才真的讓人感到心灰意冷。



近日因為大家樂在其中四間分店將燒鵝飯套餐的價錢提高至$50以至$70,因而引起了一片聲討浪潮。有人指大家樂燒鵝飯沒資格賣得比剛被米芝蓮除星的鏞記$38外賣燒鵝飯貴;有人指大家樂本為大眾化食肆,將價錢提得那麼高是脫離大眾;還有人說大家樂只為賺盡而胡亂加價,是黑心企業云云,各類意見百花齊放,叫人眼界大開。



其實我也相當明白上面這些說法背後所反映的民怨,但我從經濟學上所學到的皮毛,卻很難產生同理心。和其他壟斷性行業如超市、電力和大型交通運輸系統相比,快餐店算是入門門檻較低,競爭空間較大的行業;而大家樂亦非以本傷人,只是將它的其中一樣貨品提升至讓不少人覺得荒謬的高價。



若這種價錢真的違反市場機制的話,大家樂自會受無形之手的懲罰,最後因銷量不斷下跌而降回合理的價錢,又何用消費者去聲討、罷食?而若燒鵝飯價錢遲遲未有回落,則明顯是因著某些原因令這個價錢成為新的合理價錢,大家樂只是順著市場大勢而定價;我們應該去探究的,是燒鵝飯價錢升至這個價位背後所代表的各種原因,而非把一間食店放在道德法庭的被告席上。



為甚麼鏞記燒鵝飯可以又平又好食?因為鏞記的老闆將自置物業的租值成本、堂食燒鵝飯以至其他菜色的價格差異攤分在外賣燒鵝飯的定價中;而在相對自由的餐飲業市場之下,根本沒有任何空間只讓大家樂單獨一間食店去賺「最多的錢」──任誰只要有過一絲這樣的想法,馬上就會被競爭對手拉下馬來,尤其是燒鵝飯這種在相同成本下品質差不多的菜色。



正當大家嘲笑那些OL說「沒有發覺大家樂加價」、「就算加價,也會繼續幫襯大家樂」的時候,有沒有考慮過,這正正代表了1. 燒鵝飯的加價並沒有影響這些顧客的消費意欲;2. 相比起價錢,這些顧客更關注的是快餐店的其他配套,例如衛生和環境。



事實上大家樂也早和大快活、美心MX一樣,藉著品牌宣傳包裝、引入高格調的裝修,慢慢擺脫平民快餐店的舊形象以開拓中產與(內地)遊客市場;而這個所謂由「M型消費」(麥當勞)過渡至「S型消費」(Starbucks)的潮流大勢,劉維公與大前研一也曾作出過討論。香港人若要罷食大家樂「升格」成中產食肆前,不是應該先想想,誰讓快餐店變成這副模樣的元兇嗎?



反智的「扣飯鐘錢罷食運動」

為求「罷食運動」更有聲勢,自不然再翻舊帳,祭出大家樂兩年前的「扣飯鐘」事件,但這正正是讓本座看得眼火爆,不得不撰此文怒批這班「左膠」、「不平人」的最大原因。


Tags:


我就是那些對TVB死了心的人,就算被譽為「神作」的《天與地》如何被人吹捧對我來說最多只能算個「中上」,更不論其他垃圾。本來以為《盛女》也是如此,但我錯了,而且錯得要緊。



《盛女》威力驚人,追看者自是投入其中;但即使你對其不屑一顧,面對網絡上各種討論平台和社交網絡的「洗板狂潮」、上學/上班期間的強迫式討論邀請底下,不少人也還是難免被捲入「旋渦」中。



首先讓我注意到的,是《盛女》和過往TVB其他話題作所引起各個「討論風潮」的不同:第一,我身邊的女性朋友幾乎全都著了魔般,每天都對節目內的各種訊息作咬牙切齒的批評;同樣批評但「火力」較次的,則為未有拖拍,或剛失戀的男性朋友;而另一個極端則是,一眾宅男自不消提,就連過往即使被認為是忠實TVBuddy的**已婚**男性朋友,竟然全都對此節目漠不關心!



作為一個在10時半播出的「非黃金時段節目」,自第二集收視即突破20點,而且還有節節上升之勢,證明「Gender War」、「如何找到理想對象」是兩個永恆的受歡迎議題;事實上一股類似的討論熱潮,早在以前無線《星期日檔案》的〈港男‧講女〉與〈偷聽男人心〉出現過了,這是不過是另一個翻版,而且是名符其實的翻版──《盛女》由編審和攝影開始,都是由無線電視新聞部借調過來的,所以無論是取景以至常用的遠近鏡均是熟口熟面;甚至連那些所謂「專業團隊」和各個嘉賓,都是從之前《星期日檔案》的原班人馬,簡直就是〈港男‧講女〉系列的加長版。



但令我詫異的是,目前坊間的各種意見,如「港女沒自知之名眼角高」、「追求理想對象之餘為何又不改進自己」、「鼓吹愛情與金錢掛勾」,這些都是老掉牙的題目,在〈港男講女〉播放後的數年間已持續反覆討論,甚至連內容也是一模一樣(除了置入式廣告這點較有新意),證明了香港人並不真是想找出一個甚麼真相、理順出一個甚麼思緒,只不過是想找些機會,宣洩一下自己對都市戀愛、兩性議題的不滿和憤慨──就和TVB其他師奶劇所產生的社會功能一樣。



既然如此,那節目中的所謂真偽、帶了甚麼訊息和價值觀,甚至對社會產生了甚麼影響,都變得不太重要了──因為在我們心中,其實早有堅定立場,區區一套半真半假的「真人騷」,又影響得了甚麼?

現在的問題是,香港人對本應認真的地方選擇冷漠,例如政治;對一些「得啖笑」的卻選擇認真,例如TVB各種出品。其實就我來說,《盛女》就人爭議的不過是其帶有新聞性、真實性的感覺,假若我們像周星馳一樣,把欣賞《盛女》的角度轉一轉,將其當成是一般電視劇來看,你就會發覺「成個觀感都FIT哂」。



Tags: ,
分頁: 10/91 第一頁 上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