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事緣看畢馮一沖的《吃掉社會》,不喜歡遠多於喜歡的。原本打算獨立撰文寫篇閱讀報告,但一來不值得,二來當中有些東西是被其啟發,卻與書本的內容無太大關係,所以這裡先挑幾個問題獨立成文,寫寫我對某些與社會相關的飲食議題的看法。

為何不能吃狗肉?

再沒有比「為何不能吃狗肉」更能讓那些自稱「理性主義者」興奮的題目了。馮一沖先生在他的書中指出,禁食狗肉是「將西方文化價值觀」強加亞洲地區文化上的例子,又暗示所謂「與狗食做好朋友」並非東西方共有的文化內涵云云。其實在宋徽宗和努爾哈赤期間,中國朝廷也都曾下過禁食狗肉的命令;而即使中國殺狗祭祀、吃狗肉的歷史悠久,但你總不能說數千年來中國人對狗完全沒有感情,而這種感情也正是我們很容易地接受「不吃狗肉」概念的主要原因。

但這些還是比較次要的討論內容,真正讓本座打算撰寫這篇文章的,還是在《吃掉社會》這本書中再次看到「支持吃狗肉論」的常見手法:這些理性主義者首要會以「吃狗肉不文明」、「狗是人類最好朋友,不應吃掉他」、「狗肉骯髒」這些反對論點全都站不住腳,進而宣揚「狗和牛、羊、雞、鴨」都不過是動物,吃狗肉的罪惡不比後者多作為他們的主要論據。



其實不止馮先生,類似的事例我也見過不少,好像一位「火鍋達人」無意間提及自己剛吃完狗肉火鍋後,發現網絡群情洶湧,立刻就拿「其實除了狗肉外,我也吃了很多牛肉、雞肉、羊肉」作擋箭牌,然後再以「我平時吃火鍋都是多菜少肉,先菜後肉」此等不相干的事情胡混過去;甚或當我撰文指責教會口口聲聲神愛世人,卻在興建新會舍時無情驅逐服務多年的「忠犬」時,又有朋友怪叫一聲的指出「神愛的並不包括畜牲」。這種立場無非想指出,反對吃狗肉者都是建基於感性思維,若從理性層面來看的話根本不值一哂。

最初接觸到這種說法的時候,所受的打擊不可謂不大:作為認同「理性思考為找尋真理唯一出路」的人,我竟然因為喜愛貓狗而支持立例禁吃貓狗肉,這是否代表其實我的本質和他們口中所說,「只憑感性判斷卻無理據支持想法」的人一九模樣了?我在認真想了許久後,終不得不承認,世間不少人總有些心靈上的羈絆是難以割捨的;但我並沒有因為承認自己的「軟弱」感到失望,只因這世間始終有些東西不能光靠理性接受的,例如吃人肉。



為何不能吃人肉?

為何我們上面整篇文章都是在談吃狗肉,為何無端跳去吃人肉呢?這並非轉移視線,也非偷換概念,而是這班支持吃狗肉的「理性主義者」所提出的論據,同樣可以套用在支持吃人肉的立場上,而且天衣無縫。




兩閘:A.Cole、Ryan Bertrand、Van Aanholt 、Ivanovic、Bosingwa、Paulo Ferreira

今年對於車路士兩閘的「削弱」,自然是Zhikov的離隊。個人對於這位長期養傷,難得復健完畢隨即大嚷要求正選席位,卻又在不久隨即再次受傷的「麻煩球員」並無好感,所以即使此君具備一定質素,但對其離開也無特別感傷──唯一問題是,誰應為A.Cole的第一替補?



對於Van Aanholt去季在紐卡素的表現,個人只能以「駭人」來形容。很多人指Van Aanholt有敢於出擊的膽識,但對車路士甚至一般球隊來說,穩健是後衛最基本的要求,此子在防守上的甩漏實在太多,其實或許往左翼的發展會比左閘更好。至於現在,外借他隊對球隊球員雙方來說或許是最好的方法。

A.Cole近年很少遭遇嚴重傷患,這使得他已慢慢取代Lampard,成為隊中的「首席鐵人」。良好出勤加上狀態波幅較少,也使得其他左閘後備很少能掙得出場機會:另一方面毋容置疑的是A.Cole今年又老了一歲,究竟是否應該持續讓他包攬四線作戰,還是應該減少某些上陣時間以保持其體能狀態,也好讓其他替補球員有鍛鍊身手的機會?



去季季末Bertrand曾有一剎讓人驚喜的表現,但究竟有足夠的能力在A.Cole缺陣時充當正選,個人以為還有待觀察。其實若各大家不善忘的話,應記得在數年前對巴塞的首回合,在A.Cole缺陣的程況下軒汀克曾大膽起用了Bosingwa作左閘的替補,而且效果還不錯呢。在右閘日益劇烈的競爭下,嘗試讓保星華往這個新位置發展,或許更能確立他在球隊的定位。



右閘和中鋒一樣,可說是Chelsea最不擔心缺人,甚至可能出現人滿之患的位置。Ivanovic似乎會是球隊的首選,這除了因為他在攻守兩端皆有一定水準外,頭槌也是Bosingwa所欠奉的一門「利器」。事實上自從Bosingwa重傷康復以後出現和Essien類似的情況,過去引以為傲的速度和爆發力打了很大的折扣。我想若以右閘的第一替補而言,Bosingwa是稱職有如,但若要和Ivanovic競爭首發位置,則至少要將狀態提升至巔峰時期的九成以上才有可能。



從當初「最讓人失望的摩連奴舊部」到現在,Paulo Ferreira竟能長期處於Chelsea的25人名單之內,不得不稱之為一個奇跡。當然造成這個結果,自然是球隊管理層的無能所致:不知那個天才總以為Chelsea只要有一個備用中堅就夠了,而且這個備用中堅還要同時是正選右閘。結果傷了一個中堅之後,P.費就能得到右閘的出場機會,傷了兩個之後他甚至能以正選中堅上場!


Tags:


客觀來說,今年Chelsea的中場線可說是自摩連奴上任以行來最弱的;而偏偏,車路士以至現代中場的勝負,就是由中場來衡量的。在檢閱Chelsea中場球員陣營之先,先讓我們閉起眼睛回想一下,過往Chelsea是如何踏上奪冠之路:

「兩翼落底」、「高Q大棍」固然不是「車仔」的看家本領;雖然隊中不乏「好波之人」,但利物浦、阿仙奴般行雲流水的攻勢,也不是藍軍的主打強項:我們一直以來所依靠的,從來是中場強悍攔截和有效率的壓逼性打法,讓對方失去比賽的節奏以至攻守平衡後,再以反擊或連綿不斷的攻勢去爭取入球。基於以上特點,我們必須明白:1. Chelsea的中場本為攻守合一,但優秀的防守力只為基本中的基本,更重要是擁有轉守為攻的能力;2. 相比起創造力,速度、體能、攔截的準繩度可能更加重要。

在這裡我們要注意,轉守為攻的能力有很多種,創造力只為其中之一:馬基列尼、艾辛從來不是以創造力自居,但他們卻毋庸置疑是球隊的攻守樞紐。至於Mikel這位擅守(?)不擅攻的情況下,仍能持續在球隊取得正選,我只能說沒辦法之下的辦法,假若還有一位與Makelele以至Ballack相提並論的球員在陣,如今Chelsea的正選陣容那還輪得到他?事實上這些年來,Ballack、Essien、Lampard已盡了最大的努力,掩飾著後者的貧攻。



中場:Lampard、Essien、Mikel、Ramires、McEachran、Oriol Romeu

其實自去年下半季開始,Lampard的狀態已出現很明顯的下跌,但這並不單單因為其重傷初癒,同樣也是由於其心態上越趨消極:以揭幕戰對Stoke City為例,Lampard在遭遇幾次緊迫和攔截之後,在之後的大部份比賽時間,他都只窩著中圈稍前的位置控球、傳送和攔截,鮮有主動的後上前插──原來單箭頭後上的支援消失了,Malouda唯有切入中路作支援,史篤城自然樂得將防線自兩邊緊縮,去季老鼠拉龜的情況又再出現。



個人以為,Lampard已不是那個四處奔跑、永遠在適當時間於禁區出現、然後有效率地將皮球送進網窩的「關鍵先生」,再強行擺他在攻擊中場位置,最終只會讓整條中場線的速度更慢、更貧攻。猶記得Mourinho當年有段時間要求「林8」出任防中時,曾有人指這將壓抑Lampard的進攻天份云云,但如今看來,Lampard的經驗和傳球技術,似乎更應擔當以前Makelele那種控制比賽節奏的角色,至於前線則應讓一名更年輕、更有活力的球員充當。


Tags:

首先在這裡,先為安察洛堤補上一個遲來的再見。很多人指出,若連Carlo Ancelotti這位好好先生也要被艾巴莫域治掃地出門,這個世界大概也沒有另一位教頭能讓後者稱心如意了。但若從另一方面想,會不會盲是因為安帥太過「順得人」,反而使得他在收購球員以至佈陣方面綁手綁腳呢?如今新少帥Villas-Boas在千萬毀約金襯托之下加盟Chelsea;而一直被視為「幕後黑手」的晏尼臣亦正式離隊,他對球隊的控制權究竟比安察洛堤大上多少,會是直接影響球隊成績的重要元素。



雖然新帥走馬上任,然而球隊陣容卻沒有多少轉變,只在夏天引入Courtois、Oriol Romeu與Lukaku三名年青球員而已:其中Courtois在加盟後旋即再次外借,Romeu長年效力低組別球隊,實力有待驗證之餘還有苛刻的回購條款;至於Lukaku則為目前Chelsea陣上最不缺乏的中鋒球員,再對比危機四伏的中場線,用錢明顯沒有用在刀口上。很多人批評艾巴莫域治再一次不理球隊需要關上水喉,不過客觀來說,若我們將一月Torres與Luiz的來臨當成了新球季增兵的「預支」,那這種說法其實也不是太公平。

還記得去年的季度檢閱,本座曾說過Chelsea的陣容在牌面上是具爭標實力,但沒有堅實的替補陣容讓球隊的運作猶如走在鋼索上──而結果,安察洛堤也的確摔了狠狠一交,讓Chelsea渡過了「四大皆空」的失落一年。今年至少中堅和前鋒方面的選擇是足夠了,但這是否代表今年球隊就能走出陰霾,重回爭標軌道呢?



中鋒:Drogba、Torres、Lukaku、Anelka

不知有幸還是不幸,Torres在友賽受傷後最後一刻還是能夠上場,「新少帥」Villas-Boas在首戰的正選中鋒很不容易的棄選了Drogba。但是這種「幸福的煩惱」卻正正暴露了Chelsea前鋒問題:Villas-Boas已清楚表明了自己傾向沿用4-3-3單中鋒陣式,所以除了Anelka算是較為適應邊鋒位置的打法外,其餘三位球員都只能為唯一的位置進行激烈競爭。



即撇除了「誰沒正選誰不高興」的考慮,幾位人選間也有各自的問題。


Tags: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  

〈鎮長的選民服務處〉和本Blog一樣,文章種類紛雜,然而最初吸引本座的,卻是作者那些書評。很多人以為,書評最重要為介紹書本內容,介紹得愈詳細愈好;甚或某位走火入魔的,以專捉字蚤為樂,將一大堆又臭又長的「檢字表」混進自己的讀後感中還沾沾自喜呢。



其實書評的價值不在或詳或精、或長或短,而是書評者能否藉著抒發感想之時帶出此書的價值,以及在閱讀過程中對讀者所能產生的影響或衝擊。「鎮長」的讀後感明顯是偏向短小精悍一類,但從寥寥數百字仍能帶出全書重點與價值,而且在陳述間也不會流於空泛與抽象,讓本座很快就能判斷到此書值買與否。當然更重要的,是鎮長和本座一樣,同為讀史之人,挑書口味大致相近,本座在書展前夕制訂的第一輪書目,〈鎮長的選民服務處〉可說給予我不少有用的參考。



但書評不過是我認識〈鎮長的選民服務處〉的起點。無意之間,我開始閱讀他的打工日記,並得知他和本座一樣,都是一個主修歷史的學生。在這個「行有餘力,則以學文」的世代中,歷史系畢業生在職場路上的道路都是艱難萬分的;當我看到Blog主種種不如意的境況時,也彷彿回到了本座剛剛畢業那段不太如意的日子。



當讀到作者因為理想甘於在小書店從事薪資較低的工作,對前景卻感到一片茫然、就算識了女友也沒可能有條件結婚的一段,即使身為旁觀者的本座,內心也有一種戚戚然的灰爆之感。不過從近來的文章中,「鎮長」似乎已到了一間較大規模的書店就職(好像是誠品?),待遇較好之餘也是自己喜歡的工作。在此衷心希望「鎮長」往後的生活如意,這不但是來自網友,也是同樣身為文科畢業生這個身份的祝福。



說回部落格本身,正如之前所言,「鎮長」的涉獵相當豐富,目前本座最愛看的除了書評和日記外,就僅止於有關歷史、電玩而已,這不是因為其他的沒興趣,而是〈鎮長的選民服務處〉的分類有點亂,而痞客邦在瀏覽速度方面又有點麻煩和慢,所以目前先打算新文章全看,往後有時間才將「寶庫」內的其他東西慢慢看完。



星宿喵的萌落格  

雖然我對〈鬼畜之道〉的無限期停擺感到非常不開心




在晚上又在玩由Now TV舉行的問答節目《撳錢》;而一如以往,《撳錢》又再次在問題上出現錯誤。本來作為一位已從Now TV手上嬴取不少獎金的觀眾,對這些狗屎事早應習慣,只是碰巧這次談及的是本座的興趣,所以在與本座另一位軍武發燒友交換意見後,決定撰文一篇以正視聽。



是晚的第五條問題是「根據中國國防部網站資料,下列四款坦克那一款載員最少」(大概),當中的三款坦克如Leopard2A6M、M48H勇虎式、M60A3的乘員皆無疑問為4名,問題是為何載員同為4名的AMX-30,竟然會是「載員最少」的答案?原因乃在中國國防部網站中,有以下的一段描述:

炮塔为铸造件,内有3名乘员;车长位于火炮右侧,炮长位于车长前下方,装填手位置在火炮左侧。


很多人依據這項資料,就誤解了內容表示AMX-30只載三人,其實卻是大錯特錯。上文的真正重點,其實是放在AMX-30炮塔的特點,亦即以鑄造件作成上:鑄造式的炮塔比焊接式摺合點(即弱點)較少,而且亦更堅固,但所需的工藝技術和製作過程自然比後者更高更繁複。



至於後面的介紹,也只是連帶性質,概略點出坦克的三位乘員車長(Commander)、炮長(Gunner)和(Loader)裝填手的位置皆在炮塔的範圍內而已──然而這並不代表AMX-30坦克只載三人,因為還有一位最重要的駕駛員(Driver)座位設於坦克的左前方,上文未有提到,只是因為他的位置在炮塔以外。

平時在《撳錢》過程中,本座也不是未遇過一些答案瞹昧的情況,但我覺得「挑不到正確的,就挑最近似的答案」這條通例並不能應用到這條問題上:原因是中國國防部的網站雖然寫得含糊,甚至有點誤導成份,但卻沒有推翻AMX-30能載4人的事實;反而NOW TV出題員滿心歡喜的以為找到一個取巧的陷阱,卻不知自己被誤導了因而出錯題目,這才是最應受到譴責的一方。



其實假若NOW TV出題員多作驗證,就會發現絕大多數描述AMX-30的文章,都指明了這架坦克四名載員的身份,在對照之下就會了解國防部資料的真正含意;反正是晚的難題已經夠多了,將答案改為名符其實只有3名載員的輕坦克AMX-13輕坦克不是最毋庸置疑嗎?我以前早就說過,這些錯漏很明顯反映出,《撳錢》目前放絕大多數的資源在發掘問題,卻很少嚴肅考證答案本身;雖然你仍舊可以擺出一副掩耳盜鈴的姿態,但持續下去觀眾的不滿還是會一次過爆發出來的。



Tag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