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不死,必有後福

[不指定 2010/08/30 19:10 | by henryporter ]


回顧是次病況,雖非甚麼大病,然其程度亦足以稱為「廿年一遇」,原因是印象中近廿年來也從未試過病上超過四天。此外,早於一星期前,已曾有一次感冒病發警號;在一個月內連續病上兩次,也是之前未有過的經驗。

有關是次病源,可能性有二,一為如上文所言,本來的感冒未清,再加上近來公司的電梯維修,在行到身水身汗回到辦公室後又淋浴在勁強冷氣之中,在炎寒交煎之下終讓舊病重臨爆發;另一則為在病發前一天曾往附近酒樓「打邊爐」吃下不潔食物所致,然同檯三人只得本座翌日出事,另一人則於兩日後出現痾嘔徵狀,其餘一人則完全無事,故仍有可議之處。看了兩次醫生,亦未能定症為「輕微食物中毒」還是「感冒菌入腸」,是故也只能吃些「循例藥」固本培元。

其實是次病況不算太嚴重,至少未有動過前往醫院的念頭。它的可怕之處,是在於其「循環性」。最初病發的是嚴重肚瀉,再來是發燒感冒,本來「二次combo」之前早已試過,正當感冒開始衰退,以為病好之際,沒想到病毒竟來個第二周天重新運轉至腸臟一帶讓肚瀉重臨,而在二次肚瀉之後接下來的又是二次感冒,此時早已被第一輪「combo」催殘的身體自然是更加中門大開,任由病毒肆虐。

感冒發燒最讓人討厭的地方,是你明明頭腦是處於清醒狀態,然而卻完全沒有精力去進行任何工作或活動,只能被迫躺在床上聽天由命;身體感覺像是在一個大滾筒上烤,但連一滴汗也流不出來,最後只有靠大小二便進行排熱,本座想大概也差不多達到受刑的水準吧。好不容易,在第一輪「焗汗」終於來到了,雖然仍是處於內外交煎的階段,但總算看到了病好的曙光。

通常經過數次排汗後,體力便會逐漸恢復,只是今次在回復體力不久又再肚瀉,可說是被殺一個措手不及;不過在「第二周天」運行過後,也終於邁向第二輪的排汗階段了。一向以為排汗也是將體內毒素排出的過程,所以在這次最後一輪的排汗過程中,竟排出了猶如劇毒的冷汗,甚至臭得要立即將汗衫掉去洗衣機。不過這也代表,本座終於病好了。

蔡瀾說,年輕時男人聚頭的話題總離不開女人,當題目慢慢變成身體健康問題的時候,也代表這一群人開始老了。本座還是以後多談點美女,少說點病痛,至少保持心境上的年輕吧!smoke






康泰旅遊巴被劫持事件悲劇收場,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自是菲律賓特警的差勁表現。馬尼拉軍事政變與綁架事件瀕出,實在很難想像作為其中一個主要對口單位的菲律賓特警,竟然在這種理應駕輕就熟的任務上,鬧出了連外行人也可看出來的醜劇,實在讓本座大惑不解。

有傳原本的S.W.A.T已因政爭被解散,電視前面的一隊是由並無受過快速反應訓練的掃毒組進行;又有指菲律賓特警無妥善撫卹制度,故隊員均無赴死勇氣云云。然而本座以為最根本的原因,卻是源於菲律賓當局對於大眾人命價值的珍惜,遠遠不如其他發達國家對市民的關愛,甚至低到一個叫人齒冷的地步。





「特警」的缺失

在我們提出菲律賓特警的各種失誤之前,可先看看德國、俄羅斯特種部隊,在應對相關事件時所作的行動和訓練。這種拯救行動的要點,關鍵在於決定以武力解決事件後,迅速闖入車廂之內、盡快制服匪徒以減少其傷害人質的機會。



然而菲律賓特警,在事前所接受的相關訓練,卻很明顯完全不能針對實際情況。他們很順理成章的設定一個對自己有利的環境(例如車窗會有空位窺視廂內環境,入口可以容易打開),同時亦假定匪徒會在被包圍的壓力下會順服地決定投降,短時間內被制伏以解決事件。當訓練與現實環境相距如此大的時候,特警的攻堅計劃如此醜態百出亦為意料中事。

其實若這班特警知恥近乎勇,好應由接管現場開始,至少派一半隊員以一架同型號的巴士不停進行破門、破窗突入等演習,以及準備好所有攻堅行動有可能需要的器材(如射燈、梯架、震撼彈等)。但很明顯他們在長達10小時的對峙時間之間,所作有效的準備工作接近零(正門破門失敗、不知安全門可從外部打開等皆為不可原諒的錯誤),而此亦為而此亦為造成悲劇的最主要原因。



此外,單從電視也可看到菲律賓特警明顯缺乏快速應變的指揮能力。那些窩囊而緩慢的突破嘗試就不再重覆了,本座只想指出當特警在車門嘗試進攻時,車尾的一班基本上是完全停止行動的;到了後來他們乾脆全都合流都車尾了。這反映出特警指揮部除了毫無「夾擊」、「協同作戰」等概念外,他們的指令也是單一的、毫無效率的;這種遲鈍的指揮能力直接導致的結果,即為攻堅行動時間的無限期延長,讓人質生存的機率直線下降。

菲律賓特警最後採用的殲敵策略為在車尾投放催淚彈,迫使槍手走向車頭的時候,再由狙擊手遠距離射擊解決。這從理論上而言是一個可行的解決辦法。然而他們最錯的地方,即為在大量駁火過後才決定採用此計劃,而在狙擊手處決匪徒時也妄顧車廂內人質的安危,採用過多的火力(從車頭彈痕可見),甚至有特警在匪徒屍體暴露車外時仍繼續開火,這才是最不能原諒的不專業行為。



有關坊間評論之我見

在上面與主流意見相距不大的陳述後,接下來本座想提一下一些坊間意見的看法,部份內容可能會引起各位的不安和憤怒,建議沒有時間進行罵戰的,可關掉此網頁。



正如前文所言,我很喜歡《Inception》這套作品:因為它正如Christopher Nolan近年作品一樣,能讓所謂「內涵」的東西加進膚淺見稱的商業電影之中:《Batman Begins》小試牛刀,至《Dark Knight》大功告成,再到如今《Inception》的爐火純青。它也讓本座明白到,原來只要設計得好,一般觀眾也是願意戴著腦袋看戲的。



不得不佩服此片以「夢」作為主題的構思。對於一般觀眾、尤其是女性觀眾來說,諸如「未來」、「機械人」、「外星人」等科幻概念,實在是太過虛幻,很難切身處地的投入其中,更枉論去探討這些題材背後帶出的各種深層意義──可是,我們當中有誰沒有發過「夢」?面對這個看似神秘卻又和自己生活息息相關的題材,雖然劇情仍是那麼的天馬行空,但「原來夢是這樣的嗎?」卻讓觀眾不禁希望從戲中獲得更多。



題材不過是個開端,假若細心留意,你還會發現Christopher Nolan早把近年商業片的成功方程式背得混瓜爛熟。例如以小隊執行任務的模式,很明顯就是要把《Ocean Eleven》、《Mission Impossible》的神偷/特務元素加進電影中,讓一些幽默、熱鬧的小情能讓主線沈鬱的感覺沖淡一些;片末帶點暗示卻又不太清晰的「開放式結局」,也是讓電影話題炒熱的最佳捷徑。

 
以愛情線為主軸也是一絕:試問又有甚麼比超越生死、現實虛幻之間的愛情更能讓女性觀眾感動呢?雖然本座還是喜歡《血鑽》中的Leonardo DiCaprio多一點,然而在他一副充滿矛盾的「滄桑孩子臉」下,飾演Dominic Cobb這種帶點柔弱感的M男角色卻也是無懈可擊。還有由Ellen Page飾演的女主角Ariadne,劇情將其定位為「渴望探索主角內心世界」的思春期少女也非常適當,這種站在主角身旁含淚分享痛苦,卻又不會醜陋的取代舊情人Mallorie地位,再沒有這種更能讓觀眾有更強代入感的角色了。



但可能是「代溝」問題吧?本座其實並不太接受女角太過主動表達感情的個性:單是在未經同意下進入DiCaprio的夢境其實已是非常無禮的行為了,之後還要擅自闖進他內心的最深層窺看秘密,在之後還要言正詞嚴的指責DiCaprio隱瞞。在本座看來,兜口兜臉打她痛痛快快的兩巴掌是最正常的回應,可是看著男主角畏畏縮縮的為自己的弱點辯護,只好承認,年紀已大得不再了解年輕人的戀愛心態。

不過要論到最最最精彩的,莫過於當完場之時,附近的觀眾都對劇情的「高深莫測」感到讚嘆不已,但你卻很少聽到有人表示「看不明這套戲」──這代表了導演就此片的橋段佈局作出了最完美的調整,讓人難以自拔的去追求電影中的各種線索和謎底,卻不會因為太過複雜而放棄。



可是好戲還在後頭:聽見很多人都指《Inception》特技厲害,其實細心一想,除了起初Cobb向Ariadne介紹夢境架構、以及Arthur在Layer2的一段「無重力格鬥」以外,其他的都不外乎是B級電影常見的飛車、槍戰和極有限的格鬥場面。嚴格點說,這簡直是虎頭蛇尾的敗筆:既然在前頭把Ariadne的夢境變化塑造如此目不暇給,怎麼在這個全片的「主菜」上,那些場境卻設計得那麼平凡、悶蛋?



神奇的是,觀看《Inception》的朋友,絕大多數的批評意見都集中於劇情的詮釋與謎題的解答上,對於本座提出的質疑,多充耳不聞,甚至嘗試為其辯解:「咁人地Budget有限丫嘛,唔通由頭到尾都咁勁咩?劇情吸引咪得囉!」其實,Christopher Nolan本身就是最厲害的「夢境建築師」,一向被視為電影「負擔」的複雜情節,此時反成為了讓觀眾對二流場面視而不見的「掩眼法」,而當我們對《Inception》的奇詭佈局嘖嘖稱奇的同時,全片最精彩的「催眠佈局」也就正式完成──戲裡戲外,是真是假、是實是虛,倒不那麼重要了。



經典與好電影的距離


Tags:

談夢

[不指定 2010/08/05 23:44 | by henryporter ]


前言:終於做了潮人,在跟風熱潮褪色前看了《Inception》。雖然本座其實相當痛恨這種「人人都睇,唔睇蝕底」的壓力(如當年《阿甘正傳》,也很想獨排眾議,勁串的拋下一句:「挑,麻麻地啫!」,可惜本座實在太喜歡「夢」這個主題了。回家後找找自己的部落格,發現這麼多年來從沒有寫過本座發夢的「心得」,故特此撰文,作為《Inception》影後感的「前奏」(如果有時間寫的話)

有人說睡眠質素不好,醒來的時候才會清楚記得夢境,或許正是如此,本座由小時候已不斷造夢,幾乎每一天早上起床也能清楚記下自己夢境,甚至能夠在隔幾個小時倒下再睡時仍能繼續將之前的夢繼續延續下去(雖然更多的是會隨著清醒漸漸忘掉)。

記得小時候最常被嚴刑責打的家規是「一定要穿拖鞋」,所以當年最常見的夢境就是發覺自己因沒穿拖鞋被掃出家門,在街外蹓躂一輪回家卻面對大門鎖上,通常接著都會在不知所惜的時刻清醒。到了成長以後,因為當年受著的高考壓力太大,變成了反覆夢見自己無止境的不停溫習,最終卻只獲得失敗結果。這個惡夢甚至延續至中學畢業十年以後仍不時「重溫」,可見此公開試為本座一生夢魘。

那些火山爆發、死人塌樓讓人一生冷汗的惡夢,又或是勁中六合彩一身鬆哂的橫財夢,這些我想大家都會有過經驗,唯一想提的是,無論是惡夢還是好夢,回歸現實時的感覺都是非常的不好。至於造成男性夢遺的綺夢……老實和大家說,本座真的從未發過。



要說最奇怪的夢,可能大家都會試過「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將平時生活遇過的事情在發夢時重覆「整合」播放一次;然而本座的夢還不是這麼簡單,曾有人提過所謂「有預知能力」的夢,本座就曾有經歷,而且還不是一般解釋所謂「心理上的自我實現」,而是貨真價實的預知到當天碰到甚麼人,他會說甚麼話,回答後他的反應又是怎樣……彷彿好像將夢境重播一次一樣!不過這次的預知經驗,微不足道得對本座的人生沒有絲毫影響就是了。

至於另一次有關發夢的神奇經歷,則為平時有一件在辦公室中也完全沒有印象、關於工作上的問題,竟然被夢中的本座找了出來,還在夢中想了解決的辦法!當找出方案後,本座還真以為在現實世界中,正想付諸實行時就醒過來了。重覆一次,這個問題是平日在辦公室想破頭也沒有留意到的,如今竟在夢境中想到還要連帶找出解決方案,當時剛睡醒時本座的震撼,甚至比那個未來夢境還大。

扯遠了,談回和《Inception》有關的東東。


[TV GAME] 為成就喝采

[不指定 2010/08/04 13:28 | by henryporter ]


甚麼是「成就」呢?簡單來說,就像平時我們玩電玩獲得的分數、獎盃,不同的是,微軟在自己的遊戲平台上創造了一個跨遊戲的計分獎勵方法,換言之,你在A遊戲獲得的分數,和遊戲B獲得的分數是會統一計算,而這個總分就成為了你在微軟遊戲平台上的Profile。

就這樣看,可能對一般人來說不過是稍有新意的計分系統罷了,沒甚麼吸引力,本座最初也是這樣想的,反正在外國還曾舉辦過用成就分數來換取紀念品,在香港連這種優惠也沒有,儲起這種東西有何意思呢?不過玩著玩著,就開始發覺微軟這個發明還真是不得了。



隨著成就分慢慢增加,它開始成為了你在XBOX360浮沈的見證:那一款遊議你曾窮花心思、那一款只是粗略淺嚐,全都紀錄在案;接著,你開始會留意身邊的「XBOX好友」究竟花費了他們的光陰在那款遊戲上,在同一款遊戲自己與朋友間的完成度又有何差別。而在你的總成就分超越你好友的一刻時,那種快感更是難以形容。

成就分重新賦予了一款遊戲的新價值,讓你更有動力去完成它──當然,如果你本身已打算完成它的話,現在你就有完成遊戲和取得所有成就兩個目標了。又即使遇上一款內容普普的遊戲,在有著取得成就這個目標之下,也還是能夠提升玩家的樂趣。

雖然有人批評不少遊戲的成就條件死板,只是單純希望延長遊戲時間,但其實仍有不少遊戲廠商在設計成就條件花上心思,在你完成各種成就條件時,本身即為發掘遊戲各種隱藏吸引之處的旅程。



說來慚愧,在開始被成就吸引之後,本座的XBOX成就分目前連17000分的大關也還未跨過,相比起那些動輒四五萬分,甚至外國那些十數萬分的成就撚/成就獵人來說,簡直是不入流。事實上本座對成就有執著,也有沒執著的地方:例如很多人以把所有遊戲的成就分1000分完全攻略為目標,本座就不會強求,一來為了完成剩下來的幾十成就分去花費大量枯燥時間,倒不如去享受一隻新遊戲;二來覺得一旦取得1000成就分,這隻遊戲就可以「宣告」死亡了,有這數十分的「留白」,反而保留了將來重玩的機會(當然這更可能是自我安慰而已)。



此外,本座也不會如上面所述的成就撚/成就獵人般,特意買一些容易取得成就的爛遊戲去「谷分」,只因當成就分伴隨樂趣同時獲得,它才有回憶的價值。但即使如此,本座或多或少仍受成就分影響了玩遊戲的習慣,例如對沒有成就的其他平台如電腦或wii Game感到興趣缺缺、跨平台遊戲例必首選擁有成就分的XBOX360版本(這可正中微軟的下懷),甚至與成就無關的部份都開始不感到興趣了……似乎在打機的心態上仍有待調整呢。



成就的魅力就和電子遊戲的魅力一樣,要你自己親身經歷才能感受得到;目前成就系統最大的問題,在於它們只能提高本身已是Hardcore Gamer的忠誠度,對一些原來就不願花時間玩遊戲的Casual Gamer起不著大作用。不過對於目前就連Hardcore Gamer數目也急劇減少的時刻,令到本來徘徊於TV Gamer邊緣的本座也從新投入電玩世界的懷抱,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有感而發的後記


Tags: ,


其實我真正想寫的,應該是同一作者Sergey Lukyanenko的「巡者四部曲」:只可惜這套被本座譽為「奇幻史詩新經典」、「成人版Harry Potter」實在是太精彩、太宏大,讓本座不知從何寫起。相比起來《雪舞者》的格局較小、而且也新近讀完也較有新鮮感,故在此分享一下讀後感。

如其他書評所言,《雪舞者》的開場是充滿震撼的:主角身處一個瀕臨廢棄的礦山行星,父母因為失業,連一家居住在幅射保護區的資格也沒有了;而為了他們的兒子,主角的父母決定以向當局申請自殺的方式,將原本用於他們身上的配額全數轉在主角身上,至少希望他能有充夠的糧食與空氣配給在星球上長大成人。可是主角受此慘痛經歷,早已對這個星球感到絕望了,他決定利用自己年輕的腦袋,充當一種借助腦組織分擔宇宙船航行數據計算的工具,寧願冒著變成白痴的危險,也要離開這個星球……



一個相當灰暗的開頭,也很切合「煙斗男」(此處指Lukyanenko,因其作者照片含著煙斗而得名)的風格:他最拿手的本來就是從一個失去希望的世界,去描寫人性的黑暗和光明。可是本座怎也料不到,當主角乘上太空船以後,筆鋒突然一轉,變成了名符其實的「太空版Harry Potter」……

本座實在很難想像,離開了悲傷的星球後,世界霎時間竟可以變得如此美好:當小男孩向大副道出,自己只是希望借充當人腦計算員取得搭乘宇宙船的機會,實際上是希望前往其他星球的時候,大副竟就連毀約金也取消掉,還特別為主角挑了一個特別適合人類居住的溫暖星球。在此之後,他還先後遇上了充滿人情味的計程車司機、賓館女接待員、相若年紀的好友,然後更在「機緣巧合」下遇上猶如星戰絕地武士般的組織「法格」,展開一段驚險旅程……

上面的這一段陳述,其實並不是眨義的批評,相反,在主角遇到不同人士與歷險的過程中,《雪舞者》仍能保持著相當的趣味性,在敘述過程所構築宏大的未來世界,甚至讓挑剔的本座也無話可說。可是,原來《巡者係列》的吸引之處,即作者書中角色皆為飽經蒼桑的成年人,各自有著世俗考慮與顧慮,與他們身處那個天馬行空的世界,正好形成一個強烈而有趣的對比。



現在,《雪舞者》卻不能免俗地將主角年齡下調至十多歲,將一幕幕人性衝突變成了勇往直前的冒險故事;甚至故事發展至後面,連象徵法術棒的電漿鞭都出現了。可能這種寫作手法能爭取更多年輕讀者的青睞,但對於老讀者來說,難免心有慼慼然之感。

本座一直嫌《雪舞者》的橋段也不算新鮮,走不出太過依賴網絡世界而被有心之士以資訊洗腦的「皇道」。「警世」層次也不高:頂多也是設定行獨裁製度、制度僵化的帝國,內裡有容許主角父母死亡的惡劣星球存在;但因為另一邊號稱民主、平等、博愛的雪霜星球,卻嘗試用盡卑鄙手段對人民進行洗腦,為的是在思想上造成「善」的團結,最後令主角因著守護人類思想自由的權利,被迫站在原本並無好感的帝國一方而已。

正當抱著「Harry Potter」的心態讀完全書的時候,「煙斗男」不愧為「煙斗男」,在結局部份又再一次發揮其威力,將前面一切看似理所當然的冒險情節幾近全部推翻……(下面段落含嚴重劇透)


Tags:

檸檬茶

[不指定 2010/08/01 10:15 | by henryporter ]



「澀得起」的迷思

其實不甚喜歡茶餐廳的凍檸茶,因為透過匙羹擠壓檸檬的過程中,通常都不能好好的將酸甜比例調較至最合適自己的比例;再加上冰多過茶的情況下,性急的本座常常還未等及冰塊開始溶解已兩啖喝完,另飲管不時吸入果核大煞風景,所以,還是愛喝紙包檸茶多於前者。

記得兒時最愛喝的,是陽光,還有那帶點神秘味道的碧泉(長大後才知道味道特別是源自綠茶味);至於維他,由於那種討厭的苦澀味,讓嗜甜的本座覺得是一種味覺上的折磨,只有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才勉為其難的喝上一口。那時不時聽身邊的成年人說,陽光不及維他有茶味,本座只覺on9。



沒想到年紀大了之後,愈來愈覺得陽光不過是加了少許檸檬味化學物的糖水,相反維他那種澀味,竟慢慢變成一種吸引力:整個唱紙包檸檬茶的習慣,竟180度倒轉過來,這是10多年前想也想不到會發生的事。自此慢慢對陽光檸檬茶敬而遠之,到近日發覺陽光有所謂「新配方」,本著一試之心給其機會,誰料喝了兩口已幾乎想吐出來,結果一包也喝不完,也開始實在感受到,人的口味,原來是真會轉變的;同時也覺得陽光檸檬茶由綠色的驚典包裝轉成黃色那嘔心外觀,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將本座對其最後的一絲懷念,亦能完全放下。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