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部譯印系列

自從星光與麥田軍事叢書先後停產後,知兵堂就承擔起軍事叢書出版社的重責,但原來在這方面國防部譯印做得更出色。順帶一提,由於國防部擬定的讀者是軍校的兵校將官,所以撰寫形式較偏向教科書式分章分節,這反而較易讓讀者掌握重點。

《車臣戰爭:城鎮戰之經驗教訓》  Olga Oliker  售價:新台幣150元

一本160頁左右的小書,但引用大量論文,學術份量相當重的,有關俄羅斯兩次侵略車臣戰爭的檢討。此書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並無偏袒車俄任何一方,討論焦點也只集中於格羅滋尼這場城鎮攻防戰檢討。書本既提及了俄羅斯在第一次進城時以為用軍事巡遊的方式把進駐造成既定事實而付出沈重代價;也不諱言車臣故意將火炮隱藏於醫院中,意圖造成更大平民傷亡,爭取傳媒的同情。

俄軍兩次進攻車臣首府,皆得不到決定性勝利,究竟缺乏甚麼?書中並沒有提供答案。但若要知道現代城鎮戰的現況,這是你必不可錯過的一本書。



《不為人知的森蚺作戰》  Sean Naylor 售價:新台幣180元

相比起《車臣戰爭》,此書以報導文學形式撰寫,篇幅也大堆頭得多。「森蚺作戰」為2002年美國第10山地師與進入夏希柯特山捕殺阿蓋達組織的行動名稱。雖然此行動最初只包含150-200名核心作戰成員,但參戰單位卻包含了101空降師、三角洲特種部隊、海豹特擊隊、阿富汗政府軍以致加拿大軍,這種混合戰鬥可想而知必然會出現因指揮不協調而出現的各種問題。

自海灣戰爭後,強調指揮數據化、偵察交由衛星擔任成為美軍推崇的金科玉律,但「森蚺作戰」卻將這個脆弱的迷思打破。這除反映美軍在山區作戰的寸步難行之外,也提出了」新世代小規模作戰所需要的是甚麼?」的反思。此書也可說是最up to date的華文軍事論叢。



《武裝衝突:現代戰爭的啟示》  Brain Steed  售價:新台幣210元

相比起上述兩本戰役微觀專著,此書為現代五場軍事衡突的分析和反思:韓戰219高地戰役、越戰奧爾巴尼著陸區作戰、福克蘭群島鵝坪作戰、沙漠風暴東距73作戰及摩加迪休之役:其實個人認為擺英軍的福克蘭之役於四場美軍戰役於其中頗為突兀,要找多場美軍戰役的反思不是太難吧?

即使五場戰爭看起來時差、形式相爭甚大,但它們都有共通點:就是美/英一方在軍事技術上皆比對方勝出一籌,然而較弱的對手卻懂得利用自己的長處,將這個差距拉近──此稱為不對稱戰爭的濫觴。

其實自二戰後,古典戰略研究逐漸退場,取而代之的,是強調數據與情報分析的戰略評估。此學派雖然長於統籌及計算資源運用,然而過於依賴理性分析最終卻屢讓對手找出突破口而讓這些評估部份甚至全部失效。摩加迪休的失敗(《Black Hawk Down》)即為不對稱戰爭對列強挑戰的高峰。

此書提及美軍的發展正站在一個十字路口,可是作者對其建議卻不是叫其研發更先進的武器這麼簡單。相反,提升人員的培訓、整合過時的軍種分類,成立大作戰彈性的部隊才能迎合現代的戰爭需求──其實就連德國,也提出了解散海陸空三軍,將其混編為七個快速應變部隊的構思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之軍事錯誤》  Kenneth Macksey  售價:新台幣210元


相比起上面四部,此書寫得較為「宏觀」,是本座時常買後悔的「淺入淺出」的通識形叢書。不過仍然冒險購買的原因是信任「國防部譯印」這個牌頭。雖然目錄都是那些「100個2戰戰爭之謎」之流的舖排,但此書勝聚焦一個地方:軍事錯誤,看了的幾章所謂對錯誤的分析也不是老生常談,而是真有專業見解。這幾十元應該花不得枉。



日本歷史系列

《完全圖解日本戰國武將54人》 小和田哲男  售價:新台幣250元


Tags:


從領隊安察洛提加盟起,車路士即傳出油王再次大灑金錢壯大球隊的傳聞,但最後真正重要的收購卻只有Zhirkov和Sturridge兩位而已。不過話說回來,球會最後能避免如其餘英超三強般流失骨幹球員,已可算是本季的最大成功。

前鋒:Drogba、Anelka、Sturridge、Pizarro、Shevchenko

自季尾Hiddink成功將Drogba與Anelka融入於陣式之中後,可以預期兩位基本上是大多數時間的必然正選。事實上從社區盾一役可見,Drogba的衝鋒陷陣能力仍是車路士打破悶局的重要殺著,至於去屆神射手Anelka擅於在對手空群而出時製造機會,對弱隊打順景波或「錦上添花」製造燕梳球必有其用處所在。



若Ancelotti在本季堅決實行雙前鋒陣式,則對後備前鋒的質素需求更見殷切,但目前車路士的鋒線雖然兵多將廣,卻始終未有穩定的輪替陣容,這種社區盾的後備陣容中其餘三位前鋒竟然榜上無名可見一斑。Shevchenko與Pizarro目前處於待價而沽狀態,前者在Milan時已幾近被安帥放棄,後者去季於德甲上陣26場入17球,理應為第一前鋒替補,不過其能融入Chelsea隊型中是安帥目前最大的考慮因素。



至於從曼城轉會的Sturridge,雖然在熱身賽表現不俗,但有同樣演出的Di Santo已外借布力般,究竟他在球會的前途為何仍為未知之數。事實上購入Sturridge為晏尼臣在年間努力爭取的成果,也延續了車路士領隊與這位「奸臣」的鬥爭:為了符合油王與球迷對球會的高水平要求,迫切需要交出實績的領隊唯有重用球星和老資格球員,但Arnesen卻持續對領隊施壓,要求他們多重用自己引入的年青球員,但結果卻證明他所規劃的青訓願景不切實際。

客觀而言,Pizzaro在實績上應為第三輪替前鋒的首選,但個人更希望Shevchenko能回覆狀態,重演當年Drogba輔助者的角色;但首先他們還得捱過8月31日的交易期限。觀乎社區盾的調動,似乎安察洛提信任S.Kalou高於前述二人,而Sturridge則大概只為填補歐聯名單上的英人身份罷了。



翼鋒:Malouda、Joe Cole、S.Kalou、Zhirkov

其實若Ancelotti真想實行其4-4-2陣式,翼鋒好應為其充實陣容的首要目標,然而除了死不斷氣對列貝利的收購嘗試外,就只有能兼打左閘的Zhikov。季初Zhikov與J.Cole先後帶傷,翼鋒竟只剩下Malouda和S.Kalou二人!



當然Ancelotti也有他以Essien打右中場的「單翼」,以至採用四個中場中的「無翼陣式」,但從社區盾看來這個構想已近乎崩潰。史高拉利其實早已示範缺乏側擊能力的車路士在攻力上是何等匱乏,而Hiddink則從解放Malouda的攻力獲得完美結局,安帥豈能不以前車為鑑?

先不論抽起一個前鋒改為「雙翼齊飛」回到4-3-3路線的可行性,為應付一旦Malouda缺態或受傷的可能性,盡快找出維持側擊力的Plan B是最迫切的。S.Kalou雖有「數據先生」的稱號,然而其始終並非純翼鋒, 不可能完全取代Malouda的功用。現在唯有寄望久休復出的J.Cole和新人Zhirkov能有符合預期的表現,否則就只有單靠兩閘發動側擊了。



Tags:

2009書展遊記

[不指定 2009/08/08 00:25 | by henryporter ]


雖然多番對書展的功能性作出質疑,今年還是去了兩次書展。第一次去由於是非繁忙時間,感覺上空間是闊落得多;但第二次仍是迫得令人不想逛下去,直至臨完場的半小時為止。人多不是貿發局的錯,人家要來,阻也阻不住;而且貿發局今年搞的幾個講座都很有看頭,所以個人對此次書展是抱持正面評價。



不過貿發局的一大「德政」是把除了遠流、大塊等大出版商外,把台灣館移到了青年館,使得那裡很好逛:當然,若以同一場租來說,把大陸部份設在出口旁邊,卻把台灣館丟到邊疆,政治考慮的程度明顯得連陰謀論也說不上。觀乎不少大陸攤位準備程度的馬虎,究竟我們還要忍耐他們浪費書展的寶貴空間到何時?

台灣書商因為頭兩天的銷情慘淡也曾威脅過提早退出書展,不過在第二次去的時候,好幾間的銷情皆去向有所改善,例如衛斯理平賣系列和軍事叢書等都賣個清光,怪不得部份售貨員也一展愁眉,笑逐顏開了。不過觀乎台灣館的不少顧客,竟都是操普通話的(擬似)內地遊客,應可算是國共交流的一種吧。



其實不單止台灣書商,其他本地出版社的攤位也可見非湯水、投資、工具書的書籍賣得很好,或許是金融前景的不明朗吧,擺放的種類也不像以往的單調,對於從不買上述「主流書籍」的本座來說,是一個可喜的現象。



幾本原先在書展打算購入的,如張國棟的《論盡明光社》、茂呂美耶的《字解日本:食、衣、住、游》、鈴木敏夫的《樂在工作》、楊衛隆的《錯在中國無高興》因找不到而作罷;黃毓民的《毓民議壇搞事錄》、趙永佳的《漫畫教授大冒險》因為只是輯錄舊文成書,待有適合的折扣才再考慮購入。其實還有一本舊書Jose Saramago《里斯本圍城史》一直想買,因為主角是一名校對……



又其實,即使在場內派發那些不用錢的書,質素也很高。《明報月刊》、《亞洲週刊》隨便一期也能找到有水準的文章,《亞洲週刊》特別為書展而出的免費場刊《香港書展/多元與創意》也很不錯;《讀書好》雖然不及以前的《讀好書》 但還算是保持一定水準;就算連法輪功的《09書展特別號》也找到值得一閱的部份,人民出版社也有厚厚一疊的雜誌贈閱,只因本座當時的書實在太重了,迫不得已在最後關頭把它丟掉。(又要給人批鬥了……shuai)



但當中最推薦的,必然要數到中大出版社的《閱讀歷史、認識中國》。薄薄的一冊包含了特稿、專訪和文摘三部份,不過全都是圍繞中國現代史這個同一議題之下。當中既有牽涉到大陸譯者拒譯徐中約最後幾章有關改革開放與六四的逸事,也有尼克遜如何就台獨問題向周恩來退讓,換取承認日韓駐軍這個既定事實的史實,甚至也有文革對中國發展正反兩面的評價,以及趙鼎新有關「六四」的最新研究──雖然當中部份只是出版社旗下書刊的節錄,然而已足以讓喜愛歷史的本座目不暇給。

延伸閱讀:《閱讀歷史‧認識中國》PDF下載



最後不得不提,今年書展看到最大的Gag書,必定要數到曹宏威博士的「知問識答」(07年出),你說在這個銀河系中,還有誰能比「牛河博士」更有資格寫這本書?

延伸閱讀:曹宏威的原始網站:博士答問



Tags:


鄭漢文博士多年跟進南約區中學的閉校及後續情況,此報告或可給各位對梅窩居民的素求有一個深一層的瞭解。



有人指南約區中學關閉時梅窩居民沒有發聲,至獲悉正生書院遷入時才匆匆趕出來要求復校,這是不公平的指責。事實上區柏權校長在殺校前夕一直努力避免此結果,而在學校關閉後也持續向教統局跟進復辦的可能性;甚至乎在這些年間已有四個辦學機構以南約區中學舊址開辦新校,然而都被教統局以「未有考慮過這問題」而遭拒絕。

至於這些內容為何不為外人所悉,自是因為傳媒對此事的興趣缺缺和選擇性報導,這和某些中產博客批評保育社運人士平時不做事,到臨急關頭才來「阻住哂」本質上是一樣的。在未看清全局前急不及待發出的責罵和諷刺,只是沒有事實基礎的叫囂而已。



其次,宏觀來說,梅窩居民也不見得是因為正生書院學生的濫藥背景而抗拒他們前來。已有很多報導和文章點明,其實正生早於差不多十年前,已於梅窩成立正生成人戒毒工場,這期間也沒有如現在般激烈的抗議聲音,可見對正生戒毒「本質」感到厭惡的人,並不存在於所有梅窩居民心中,甚至可以說,現今的反對者當中有不少都是遭到別人用心的人所煽動,而支持正生者亦不敢在第一次居民大會的群情洶湧下發表形同「內奸」的意見,又或被傳媒所忽視,仍成了現今一面倒的誤解。

那麼梅窩居民爭取的是甚麼呢?沒錯,主要就是他們一直要求的南約區中學復校權,讓梅窩子弟能就近入學,這並不是甚麼排斥正生的藉口,而是他們衷心的要求。



但這是否本座的立場是支持梅窩居民呢?也不盡然。

首先我們必須知道,包括區柏權與鄉議局在內的梅窩居民勢力,打的是甚麼算盤。鄭漢文在他的口頭報告中一矢中的:「南約區舊校址是兵家必爭之地」此地除了鄰近碼頭和巴士站,交通相對方便;對正生書院來說,此地鄰近社區,讓學生能有融入社會的機會,而芝麻灣與此地亦近,在搬遷、以至日後兩地並用相互呼應也有優勢。

至於對支持復校的梅窩區民來說,即使政府願意覓地另建新校,也絕不及此「第一靚地」。最明顯的證據是鄭漢文提出的處理正生問題的三個方案中,都保持著在舊校址復辦中學的可能性;而梅窩居民的眾多意見中,也鮮見提出政府另建新校的提議,箇中含義實不難猜度。



更何況,復校派也心知肚明,梅窩就讀學童不足是明顯不過的事實,而且他們也不能保證這百多名適齡學童是否全數願意在梅窩就讀:就連反正生代表的女兒也不讀梅窩幼稚園,教統局豈會在一個收生不足的地區花數以億元興建新校址?舊校址復辦中學就是他們最後的一個機會。鄭漢文自己在《梅窩中學研究計劃中》,就曾建議復辦中學必須加建宿舍吸引外來生就讀,甚或有居民提議把新校定位為離島區的樞紐校,但這些都是塘水滾塘魚之見──外圍學生去了梅窩,不就輪到其他離島學校的處境笈笈可危嗎?



鄭漢文博士提出了3個所謂「折衷」方案,在本座看來也是不切實際的。




前言:有人說環保紅衛兵是子虛烏有,亂扣帽子,故特別開闢此欄以正視聽

「無線昨再被環保團體狠批「三宗罪」,包括遊戲節目《大咕窿》製造垃圾,每集均丟棄六塊超級巨型發泡膠板,整輯節目使用的發泡膠量估計等於100萬個發泡膠飯盒



至於另一個長壽遊戲節目《獎門人》系列,環保觸覺則批評「無衣食」,例如「搵啖食」環節要求藝人用口接住食物,但食物往往飛墮地上;「開口中」及「小忌廉」 等環節亦浪費大量忌廉。環保觸覺要求無線電視立即永久停播《大咕窿》,並改善《美女廚房》及《獎門人》系列,今後在製作上減少虐待動物及不應再用食物作遊戲。」


環保紅衛兵恐怖的地方,不是政治上的思想洗腦,而是由生活的細微之處也要作出干預和批鬥。

你不愛看《大咕窿》,是你的自由,但若連一個電視節目大量使用發泡膠也要受到批評,那麼《烈火雄心》大量燒燬木材,大量排碳,是否又要受到同等批判了?



說《美女廚房》虐待動物雖然還有商榷空間(總不成說每一個不濟的廚子也是虐畜吧?),本座還不致於有很大意見;但「節目中煮好的食物,亦經常被主持嘉賓吐到垃圾桶內,向下一代立下壞榜樣,使小童和年輕人看後覺得食物可以隨便浪費。」這種思維與口吻,不正正和明光社同出一轍嗎?

讓我們再看看環保紅衛兵的建議吧:

(1) 無線電視立刻永久停播大咕窿;
(2) 美女廚房應大幅改善內容,不能再虐待動物 (計我話仲有不准嘔吐,煮得幾垃圾都要好有「衣食」咁食哂佢,呢個Selling Point唔錯!);
(3) 獎門人系列的節目若再製作,則不應再用食物作遊戲。



「永久停播」、「不准再用食物作遊戲」這些要求基本上已可達至干預製作的層面了。那些我們常說「傳媒自主」、「創作自由」的核心價值觀,在環保兩字面前原來是那麼不值一哂。你能想像環保觸覺、地球之友一旦掌權之後的日子嗎?要真搞環保,地球之友、環保觸覺還有那些網絡環保老鼠(請對號入座grin),是我們首先要打擊的目標!



電車男變成了甚麼

[不指定 2009/08/03 01:32 | by henryporter ]


o靚模熱潮興起,在眾多的o靚模報導中,我們必定可見一個字詞伴其左右:「電車男」。又或者可以說,這個字詞實在太好用了,只要和網絡、次文化、年青人有關的,記者和編輯幾乎都順理成章的把這頂帽子扣在「電車男」的頭上。現在問題是,在這麼多的「廣義化」、「死貓化」的濫用後,電車男究竟變成了甚麼?



請循其本。在最原始的「電車男」小說原著和電影版本中,電車男只是一位不擅打扮和交際,對網絡和電腦較有興趣的內向男孩;到了電視劇,因為贊助商及集數需要而延伸劇情,結果把電車男塑造成一個愛好動漫畫遊戲的御宅族──這種轉變儘管劇烈,但還可讓人接受。可是當這個字隨著電視帶來香港之後呢?最高興是一班傳媒,因為過往讓他們頭痛的社會新詞如隱蔽青年、御宅族、Online game玩家、網絡上癮者、內向青少年、龍友(影相佬)……如今可一次過「統一用語」不用再煩。



香港人怕複雜,不想仔細去分同樣是網絡使用者或次文化愛好者,他們的喜好是有怎樣的不同;同樣是內向,他們的想法是那麼的不一樣──總之給我一個標籤,讓我以後點評、譏笑這班人時有個名稱可用就成了。這種「差不多先生」的歸納法歪曲了事實,也讓很多叫人哭笑不得的結論出現。例如在早前新報《城大學者:「電車男」嫌疑最大》一文中,便可處處看到這種謬論出現。



文中受訪者黃成榮指o靚模被非禮,電車男嫌疑最大:電車男的故事,不就是因為保護愛馬士小姐受醉漢騷擾而開始的嗎?怎麼到了今天竟淪落到成為非禮犯罪者的地步了?



若你真的對所謂「沈迷漫畫、動畫、遊戲」的電車男,亦即御宅族有所認知,就會知道御宅族對現實中的性感偶像,亦即現在的o靚模,根本毫無興趣。他們喜愛的,是二次元世界的各種虛擬偶像,而若真要對現實女性產生幻想的話,能和他們有共同嗜好,又或能給予他們心靈平靜、舒暢的女孩才是他們的選擇。你能把o靚模和愛馬士小姐拉上關係嗎?

最可怕的還不是歪曲事實,而是在錯誤上還要「創作」下去,僭建一個子烏虛有的「偽‧電車男族群」。要說沈迷網絡,現今還有幾多青少年能把互聯網從生活割離?(超過八成青少年指互聯網對其非常重要),要說視看動漫畫和打機為喜好的青少年,數目還會少嗎?那麼傳媒所謂「電車男」的界定,又和現今主流青少年族群有何分別了?



可能黃成榮也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又在毫無根據下為「電車男」的定義添上幾筆:「『電車男』普遍沒有女朋友,缺乏社交技巧,亦沒有可以宣洩性慾的對象」,這裡真想問問,其他「非電車男」的青少年,他們宣洩性慾的對象為何?是他們未成年的女朋友嗎?要數最離譜的還是:「「電車男」平時會不停瀏覽網上色情資訊,沉迷女性的身材至不能自拔,故他們見到性感的女士會容易產生性衝動。」翻遍全圖書館和網絡也找不到這番黃氏自創定義,他真以為自己是「電車男」的代言人嗎?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