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大聲疾呼反對膠袋稅就把我看成甚麼反環保份子,環保署近來推出的首階段十九項建議方案,本座可是大聲叫好。可是那些力撐膠袋稅的環保紅衛兵呢?環保團體呢?彷彿好像全部消失了一樣,原因是這份報告提出的兩個數字:電費加價兩至三成,巴士加價一成半至兩成。



電視中的某環保團體的發言人,在面對這份環保署大刀闊斧的建議時,只見其顧左右而言他,說甚麼「環保不能只講數字,不見效益」之類的廢話:他媽的巴士改為更環保車輛,提高發電廠以天然氣發電的比重(還是綠色和平夠種!),改善環境的願境不是就在眼前嗎?為何他們要卻步了?



原來問題就是出於「觸怒民怨」一點上。其實環保團體心知肚明,香港市民的所謂「支持環保」,從來都只是出於「形式上的感覺良好」,若真要去到影響自己的生活質素時,他們就會遲疑、甚至反對,所以環保團體的計謀是以「溫水煮蛙」方式推行,以期望市民能慢慢接受這種痛苦。而為達目的,諸如公關之類的欺暪手段是少不免的,怎麼可以站在大多數市民的對立面呢?但與此同時,這些環保團體和環保紅衛兵不是常常以「地球毀滅‧迫近眉捷」來恐嚇市民嗎?若還要拖拖拉拉的搞環保,地球早就滅亡啦!



環保署不停強調提出這些數字並不帶有「威嚇性質」,本座相信他們的講法,只因這就是環保的現實。本座建議,電費方面,可考慮以累退形式徵收,懲罰高用量的上層和中層家庭和企業;至於若怕只加巴士收費對低下階層不公平,也可同時增加汽車登記稅、汽油稅,以作平衡。 你以為帶了幾次環保袋上街、、一年熄過一小時的燈世界就會改變了嗎?就算增加兩成電費、一成半的車資,也只配稱為第一階段的開始而已!



有人已開始動庫房的腦筋,開始提出要政府和納稅人共同承擔這些環保建議的支出了,但本座認為面對這些「環保有份叫,比錢搵第個」的想法,所動用的款項更加要以「用者自付」原則,全部由使用的市民自己承擔,讓他們知道:環保和革命一樣,從來不是請客吃飯,是要付出代價的!



怎麼了,環保紅衛兵們,祖先屍體化肥、旅遊稅、環保食物稅、報紙書籍稅、手機電腦配額還等著你們去支持呢?只敢挑膠袋稅之流的擾民小議題去批鬥,面對環保真實的一面卻連支持也不敢說,知道叫你們紅衛兵的原因了吧?




前言:前半原是寫到一半荒廢的題目,因為O靚模熱潮加寫後半,最後得以重見天日,所以各位若覺前文太「潮」的話請見諒。

事緣又要拉節阿嬌找陳志雲「飯局」,試水復出的一幕。若各位為本塔常客的話,應不會忘記本座曾撰文一篇與蔡San商榷,力挺在淫照事件的「阿嬌無罪論」,想不到阿嬌在志雲飯局卻立刻為本座立場倒米,以一副大徹大悟再加楚楚可憐的神情把一切罪名攬上身,聲稱自己是一切事件的責任承擔者。雖知這些對白以至流淚的時機,多數不出其經理人Mani的擺佈,但仍不禁想爆粗大罵。不要以為把所有罪行攬上身就算是把事情解決了,連自己有沒有錯、錯在那裡也不清楚,只會給人覺得道歉只為脫身而非真正反省!



不過在志雲飯局中,阿嬌雖然口說自己麻煩了大家,但面相仍擺出一副天真無邪的無辜相,彷彿告訴各位不用擔心,復出後玉女形象仍會依舊。起初本座立刻本能性的質疑:「淫照都給人看完,還扮玉女,有無人仲可以投入啊!」相比起來,再早前阿嬌不以柔弱示人、故作輕鬆的「很傻很天真」發言,洋溢著一種敢作敢做、橫眉冷對千夫指、相對較為成熟的造形,可能更讓本座受落。

可是當慢慢回想起那種「蔡子強式」的玉女思維後,卻對Mani的部署愈想愈有理:相比起現在才匆忙發掘新專長,又或是走從不受香港歡迎的性格路線,還是走只靠漂亮臉蛋再加精確包裝的玉女老本最受香港觀眾受落,就算不是全部,只有一半左右的觀眾對其「承擔一切」的形象受落,願意再受騙一次,那剩下來的老本也夠年紀不少的她吃至引退的了。

當年本座挺「嬌」,只因認為藝人工作不應與其私生活混淆,自認被其形象所「騙」的不再花錢消費就是了──如今Mani打正旗號要再騙大家一次,各位也是願者上釣。

*********************



o靚模寫真就是一種身體展示的販賣,應該不止是心照不宣的程度吧?日本的一眾水著女優很清楚自己的路線,賣肉就是賣肉,沒有High Cheap之分。可悲在香港的偽道德氣壓籠罩之下,o靚模也還是要掛一下虛偽面具,走那應付公眾的「玉女」路線。

首先是「健康性感」。此字來源已不可考,而其意思也在被各方亂用之下,出現多種解釋,包括「影相Pose唔Cheap就叫健康性感」、「陽光沙灘加個陽光笑容,仲唔健康性感」、「露少少,唔露咁多就係健康性感」,還有某o靚模表示「自己身裁較平均,唔誇張,所以寫真比較健康性感」。



對於本座此等對性感從來只有「美與不美」、「硬與不硬(指Hardcore grin)」界定的熱血男兒來說,對「健康性感」竟一時難以反應過來,然而社會卻對此詞大為受落,也為賣肉與買肉雙方找到了出路──但可悲的是,這班o靚模之間竟也真的以為有所謂「健康性感」,紛紛以此互相攻擊,辯稱自己賣的是「健康的肉」,人家就是難以接受、「不健康的肉」云云,頗有街市豬場相煎何太急之感。



其次是o靚模的「內涵」。有很多東西有內涵是好事,可是過了火位就變得多餘。例如「講求美貌與智慧並重」的香港小姐選美,近年那些美貌去了那裡?周美欣和馬賽會輸給張嘉兒和張舒雅?不要說笑吧!



可是膚淺的傳媒還是不會放過讓o靚模看起來膚淺的機會,每當訪問時往往藉故就其夢想、金錢觀念、學歷等回答大造文章。有o靚模被問及入行後最大得著是甚麼,天真無邪的她直截了當答了是「錢」,被輿論和網絡譏笑。高尚的香港人,難道你上班主要是為了受老闆虐待,和同事八掛,就不是為錢?高尚的記者們,在你們報導「六四」、「民主」等議題避重就輕的屈服權威,難道又不是為錢嗎?

其實賣臉孔、賣身裁的美少女,我管你學富五車還是字都唔識,反正臉蛋夠漂亮,身裁夠火辣就成了,何必假惺惺的說「自己雖然退學,但還是參加了很多訓練課程」、「噢XXX退學了嗎,我想她也會繼續進修的」?對了,這又和蔡氏「玉女對錯思維」同出一轍,無論你是賣肉還是食腦,藝人也得負起匡正社會風氣的責任,所以即使和工作毫無關連,你還是得打扮成一副「正氣清新,好學不倦」的玉女形象,好代香港家長教育子女──搵o靚模教仔?這不是香港又一個荒謬童話嗎?


書墟

[不指定 2009/07/21 15:53 | by henryporter ]


不要說甚麼香港漫畫、o靚模騎劫書展了,騎劫書展的,從來只有香港人。一個理想的書展,本來就不怕人多,但總得有些空間讓人逛才成。可是香港書展呢,不管三七廿一,總之愈多人愈好,因為人愈多,代表場租有了著落,代表書商眉開眼笑,甚至代表了「香港閱讀風氣興盛」──只是香港人買了這麼多書,怎麼我在乘車時、吃飯時都不見有甚麼人在看書?香港人都習慣在街外打遊戲機看漫畫雜誌,然後躲在家裡看書的嗎?當然我更加願意相信,這些買回來的書,不到一個月就已被丟到不知那裡去了。



扯遠了,談回書展。香港的書展還不是普通的人多,除了那些政府攤位和掛名騙吃騙喝的大陸出版社外,全部都擠得水洩不通。可是還真佩服那些無恥的「讀友」,人家已擠得連書皮也摸不到了,他們還能大安旨意的站在最好的位置「打書釘」,誓死不讓出位置來讓其他人看看賣的是甚麼。這還只是前幾年的情況呢,上次去到書展,一看到榆林那個攤位我就放棄了,因為連擠進去的空間也沒有!

這時我也開始反思去香港書展的原因:一是眾多書局林立,可一次把不同類型的書局看齊,順道尋找一些意外收鑊;二是書展很多時都會出現意外的「散貨」折扣,比平時去書局買來得便宜──可是現在書展賣的書已愈來愈近似了,合心意冷門書就算未被散盡,在如此擠擁的人群中也只有很少機會找到;至於折扣嘛,那些二樓書局的胃口可能也被養大了,最多也只會提供到平時會員卡可以獲得的優惠……那麼和我平時去書店買書又有何分別呢?

對於香港書展,我從不吹捧或鄙視,只以功能性視之。然而目前的書展,已扭曲得不能以「展覽」,而只能以「趁墟」來形容。假若想見見名作家、湊湊熱鬧的話,可能還是一個不錯的節目,但若論買書/看書,還是免了。



至於o靚模嘛,她們的Fan屎和「龍友」只會擠在他們出版社的攤位,其實對逛書展的人影響有限,就算沒有她們,書展還是一樣的擠。
若要說o靚模令書展Cheap,在書局攤檔十居其九是湯水、旅遊、投資書壟斷的情況難道還不夠Cheap?o靚模出寫真至少有秀色可以餐,那些所謂「才女」出的請槍文集才真的叫人大叫回水。至於我對於今年書展中最關注的o靚模議題,就只有有身材的不夠索,夠索的沒身林此情況罷了。




為膠袋稅默哀

要說本座唯一一個支持膠袋稅的原因,就是減少了消費意慾:很多原本打算即興到超市/便利店購買的東西,往往都因為沒有帶備足夠環保袋而打消了念頭,支出反而減少了。不過從那些飲品陸續開始以膠袋包裝以方便顧客「免袋購物」可見,商戶也不是笨蛋,他們終會找到膠袋稅的突破點。就正如當初政府力推「25.5度」這個不合人情的室溫一樣,結果政府部門本身就大量採購風扇和冷風機去「配合」冷氣定死25.5度的政策,而中大課室在試行一年後,更抵不上現實而把溫度下調至23-24度!

雖然有某君力陳區區5毛的附加費對低下階層影響有限,可是某君忘了,沒有了超市膠袋,他們就得買垃圾袋。再者,在看見膠袋減少的成效前,用膠量比普通膠袋高出50倍的棉線環保袋充斥市面,為求壓低成本的粗劣環保袋也滲混其中(本座已用爛兩個),會否促成另一場環保災難,尚在未知知數。

很多人引述地球之友區詠芷的數據,反駁愛爾蘭徵膠袋稅後垃圾袋用量增加抵消之說,指在減少11億個膠袋用量後,垃圾袋銷量只微升7萬個──其實稍為用腦想想已知這個差別很有問題。實際上所謂微升7萬個是指,當愛爾蘭政府發現膠袋用量在徵稅後數年逐漸回升,膠袋稅徵費由每個$1.5港元增至$2.3港元,垃圾袋用量在此加幅後再增7萬個而已──從此可見,這些所謂「可靠」的環保數據,被別有用心的環保紅衛兵舞高弄低的機會相當大。



其實不同於外國以車代步,香港人口密集,購物次數多之餘,到超市購物後很多時都要走好一段路才能回家,根本不能和外國情況相提並論──其實甚至愛爾蘭,也有某些商店老闆以在顧客購物後以「代購」方式替顧客買膠袋,以規避商店不能替顧客代付膠袋稅的限制。不過在環保紅衛兵的強勢護航下,他們仍是勝出了膠袋稅這場「漂亮」的一仗。

對於以為「五毛膠袋濕濕稅」,事不關己的各位朋友,請看看被環保紅衛兵視為「樣辦國」的愛爾蘭現在想的是甚麼吧:除了繼續增加「膠袋稅」以打擊逐漸回升的膠袋用量外,有鑑於此環保稅的成功,各種新稅徵收已在考慮之列,包括計算複雜的垃圾處理稅,排碳稅,還有香口膠處理稅!特衰政府好應把大紫荊頒給本地各大環保團體,因為就連唐英年也束手無策的銷售稅,就被他們打開了缺口。環保組織目前已磨拳擦掌,打算向邱騰華施壓,懲罰那些在局長口中「影響自己商譽」的事前膠袋包裝的廠商了。讓我們為香港的未來祈禱吧!



環保怪嬰與怪論

近來香港力推環保,然而正因為力推,讓這環保Baby看起來就像頭怪嬰。記得之前「熄燈一小時」運動,其中一個口號是「只要熄燈,就這麼簡單」,足以反映這種畸型思想:原來世界滅亡的危機,可是簡化為熄燈一小時就可以解決了?香港人搞環保還是脫不了自己的本性,幹了一些影響生活不大的事情,讓自己感覺良好,就把問題拋諸腦後;更甚者,還以這「小恩小惠」沾沾自喜,四處撩事鬥非好充當「環保英雄」。

當然很多人已忍不住駁斥:「有做好過無做!」是嗎?



婚宴的輕重

[不指定 2009/07/19 01:18 | by henryporter ]


有人說婚宴是觀眾雀躍,主角辛苦,此人想應是「大龍鳳派」支持者,以為花盡心思,扮鬼扮馬為求一場Good Show,觀眾興奮,主角辛苦就值回票價了。但現實與此人的想法可說完全相反,擺酒從來是主角雀躍,觀眾辛苦。造成這種反差,主要是因為婚宴主角常以為最重要的部份,誰料在一般賓客心目中的地位卻似有若無;相反一些極其細微的重要部份,主人家卻理所當然的忽視。

當然,若你擺酒的主要「服務」對象是你的最愛、你的親友之類,本座以普通賓客身份也只能默默為閣下祝福,分享喜悅。但若假你擺酒真想讓每一位「賓至如歸」,作為年均飲宴超過10次的經驗者,本座樂意為各位與分享,一位普通賓客究竟關注的是甚麼。



最最最首要的,當然是「朋友和座位表」。由到達會場開始至離場,往往長達三數個小時,若自問並非社交達人,要面對一檯素不相識的人呆坐一晚,實在是比死更難受(大量英俊漂亮異性例外);很多人在準備婚禮流程時細心周到,但在安排座位表時為求方便,將多出來的「人頭」隨意安放到另一圍就坐──若你真的在乎朋友的感受的話,至少也再抽一位朋友來陪他/她吧?



其次是地點。假若交通費是你出的話,相信大多數人如本座也不介意隨團到馬爾代夫、台灣分享喜悅;不過在香港擺酒,無論你的景觀怎樣優美,派場怎樣豪華,賓客首先想到的,都是怎樣到達會場,以及所花時間為何。黃金海岸和迪士尼無論點豪,也不及交通就腳的文化中心映月樓討人喜歡。



其三是時間。單是吃飯時間由平時六七時左右要變成「六時恭候,九時入席」,對賓客而言已是一件苦事;然而更甚的是主人家為要舉行一場世紀婚禮,把一堆冗長的儀式都搬至上菜前舉行,極端者甚至待九時半、十時才能起筷,試問怎可能吃得高興。

婚禮上的遊戲怎樣肉麻無聊,老實說本座並不介意,可是有時看到某些主人家為求賓客「專心」看節目,在Run Down特別標明「新郎新娘遊戲時暫停上菜」,本座就馬上有拍檯爆粗的衝動了!十時開席,中間還要暫停強迫觀看「Good Show」,你是打算12時半才「散水」嗎?



其四是食物。有人堅持以「國宴級」水平招呼客人,極盡奢華的能事──本座對此當然表示歡迎,然而賓客關注的食物重點並不是所謂「條斑貴唔貴、啲翅靚唔靚」,基本上只食物好吃就成了──但很不幸的要說句,不少婚宴連這個最基本的要求也做不到。很多主人家誤解以為場地的豪華程度必定與食物的質素成正比,其實不然。最起碼,被本座列入食物黑名單的三甲,除佐敦漢堡皇宮外就是半島和逸東這兩間最講派頭的酒店。

有些新人(或其兄弟姊妹)很緊張婚宴中間的娛樂節目,但事實上遇到幾次完全沒有遊戲表演的飲宴,同行的朋友都只有讚好而沒有不滿。老實說,真的要搞的話,有錢派的抽獎小遊戲,遠比那些天才表演或小圈子才懂笑位何在的無聊遊戲來得受歡迎。再之後,在很遠的距離可能還有五六七八九,但說到最重要的,就只有上面四樣了。

又當然,上面只是一位和新郎新娘不太熟的麻甩佬,對擺酒的看法。至於師奶港女八婆,還有老婆外母親家奶奶,外父老爺兄弟姊妹,他們也有自我的一套輕重衡量。你要自己擔當主角的婚宴,在之後能「傳頌後世」這沒問題,不過怎麼樣的傳頌,就看你的取捨了。





久休回歸,報告一下本Blog的兩個近況。首先是本塔早前曾被國內的河蟹部門封掉一下子──掌聲鼓勵!!不過目前還有零星同志登入,但國內用戶登入比率急跌卻是事實。有說這次封殺並不獨針對個別有「過激」言論的部落格,而是大半個CUHKACS旗下的部落格。有朋友在國內的,不妨報告一下情況。





至於文章更新停頓的原因,其實不是太忙,而是很多文章寫到了一半都停了下來,詳情可看之後張貼的「寫作檢討」。希望這些半製成品日後都會有推出的機會……



最後是計數器webstat的問題。聽說webstat不時會隨機找些點擊率較高的部落格來「開刀」,強行加插pop-up廣告於其中來牟利。其實這裡以前也有過一兩次這樣的經驗,可是為時這麼久,加插pop-up的頻率這麼高的,還是第一次。不要說各位讀者,就連本座對這些pop-up也感到十分厭煩,但偏偏webstat的介面卻是眾多計數器中用得最順手的,甚至Google Analyst 亦猶有不及。

其實本座也不介意付費購買webstat的服務,可惜webstat的官網說暫時不設付費選項!無論如何,本塔被利用為賺錢工具實在不爽──要賺也讓本座自己賺嘛!各位請和本座一起忍耐一下,短期之內應該會找到解決popup問題的方案。



寫作檢討

近來因不同需要擬定了不少寫作計劃(能否附諸實行則不能控制),順帶也檢討一下自己在寫作上的過於冗長的問題。

本座文章「又長又Chum」,主要問題還是出於撰文前概念不夠成熟,在寫文的同時也在構思文章的走向,結果往往文字和思路一樣,在同一處兜兜轉轉才找到出路。當然,另一個問題是有時想出一個與原文沒有太緊密關係,自己卻捨不得丟掉的點子,讓文章越見臃腫。最後,也基於上面兩個原因,很多時單是引言一段已是字數嚇人的一大堆,後面也自然不好意思寫得太短了。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