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各位有細心留意的話,我曾不止一次在部落格提過:在曾蔭權下台一刻,我將會撰文讚揚他在任內的政績,而這篇七一系列文章就是實踐承諾而來的。



曾不止一次提過,董建華的亂港七年,對我們這班「末代七十後」衡擊最大:趕不上舊體制的尾班車之餘,還要立刻面對香港自六七暴動以來最黑暗的管治時期。簡單來說,我們人生的「黃金十年」,就是被這位「老好人」揮霍掉,所以當聽到他落台的消息,除了拍手叫好以外,也對曾蔭權的新政引頸以盼──沒錯,雖然理性上我知道只要制度沒有改變,但感性上還是對「商人治港」一轉以成「公務員治港」有點期待。



現在很多人批評曾蔭權政府無甚大志,一事無成,但他們忘了,七年以前,董建華那些好大喜功、樣樣要做的性格,就是搞壞香港的最大原因。所以曾蔭權在早期的「無為以治」,客觀來說正是當時元氣大傷的香港最需要的,香港能夠從03年的低潮迅速回復過來,就是最好的證據。



可惜香港人是善忘的。記得在早前在Twitter有人議論目前的樓價問題,有個不知叫Catitxxx還是Maxxrat(抱歉記不起了確實的名稱,如有點相請見諒)的Tweet友,竟然爆了一句「或許,我們欠了董伯伯一句道歉」冒火三丈的我立刻想叫她冚家跪在那些因負資產燒炭死的墳墓前面,逐個逐個的道歉──後來不記得為何最後沒有付諸實行,成為了我人生後悔清單中的前列份子。

此外,你可以說我很傻很天真,但至少在他就任初期,我以為他是真心希望為香港的民主發展找出解決辦法。他不像董建華,與建制派沒有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也沒有中央的祝福,而是機緣巧合下成為了特首;若不是在這種沒有政治包袱下的背景,曾蔭權最初又怎會意得志滿的說要和香港市民「玩舖勁」呢?



客觀的事實是,在「玩舖勁」不久,特區政府就推出了特首選舉和立法會選舉的「可能時間表」。這個時間表雖然被人批評不盡不實,但大家彷彿都忘了,在這以前,尤其是董建華時期,我們是想也想不到竟然會有政府主動提出一個限期去達成「普選」的一天,尤其這一天更不是在群眾運動的壓力下促成的:單就這一點,就應為曾蔭權記上一筆。日後「玩舖勁」變成醜陋的「起錨」,限期提出以後再來的是兩個扭曲民主元素的方案──我相信假若曾蔭權知道中央原來肯給的「民主」原來少得可憐,當初一定不會敢把這個議題放在如此明顯的位置。或許很傻很天真的不止是我,還有他。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是馮煒光自比自己與梁振英的狀況,但我想「假若當時身先死,一生真偽有誰知?」這後半句,應用在曾蔭權身上或許更貼切。假若他能夠在兩年半的第一任期後下台,或許除了他真能以「清官」、「高民望特首」的形象留在香港人的記憶中。



前言:我認為在論戰過程中要保持甚麼良好態度、尊重別人、不說「粗口」,不過是為了避免辯論對手以此轉移視線或逃離「戰場」的技巧而非甚麼必要條件;而立場差異、誰勝誰負更是無關重要。無論甚麼辯論,我以為只有兩個條件是最重要而必要的,一是保持辯論的水平(當然牽涉到痴線佬騷擾例外),二是堅守一貫的立場,不能因應對手論點而隨意變換──因為辯論找的是道理,而不是勝負。

可惜的是在我目睹愈來愈多所謂網絡評論員或「知名人士」,為著自己的仇恨或保持自己支持政團等各種目的,不惜將各種客觀標準,以至自己過往支持的想法原則放棄,為的只是向自己看不順眼的人來個「終極一抽」──當然更可悲的是下面那班「志同道合之輩」或「FAN屎」, 連思考這個環節也省掉了,只一味提供排山倒海的「Like」以壯聲勢──如此反智的批鬥攻勢,試問和他們口口聲聲批評的「教徒」有何分別?



第一張照片


話說在財委會審議五司十四局議案時,梁振英親臨立法會視察,劉慧卿在期間上前與他親切握手和擁抱,並與其他建制派人士與官員拍下一堆「親密」合照。

這種情景想當然引來一些反民主黨人士大肆抨擊,認為此乃投共罪證。本來「投共如否」已是民主黨支持政改方案以來一個老掉牙的辯論題目,兩邊談不攏也是意料中事。但當有人搬出了「拿一兩張在議會內的握手相、談話相,就拿來大做文章上綱上線,其實除了自 high 之外還有甚麼意思呢?」的說法,然後再引伸至「擁抱與握手為官式場合應有禮貌,批評者是胡亂攻擊、好勇鬥狠」,而竟然還有一堆人瘋狂追捧(與胡亂攻擊正如成一個相對,哈),開始讓我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



中學會考歷史科有一種題目叫Data Base Question,有作答過這裡題目經驗的朋友,相信都會明白我們並不能膚淺得只從畫面上的內容,而是要從其背後所延伸的各種意義作出評價。在1938年幕尼黑召開的會議中英國首相Neville Chamberlain與希特拉握手的一幕,之所以在日後被英國人民視為其軟弱無力的象徵,並不是因為「自High」、也不是因為這是「官式場合應有禮貌」,而是因為這次握手背後代表了幕尼黑協定這項不公義條款的簽訂、英國人民對自己背棄了正義、背棄了捷克斯洛伐克等盟友、任由納粹魔爪肆虐的真正意義。

說回劉慧卿和梁振英握手擁抱,及與其一黨談笑甚歡的圖片。覺得反感的網友,或是這些人口中的所謂「人民力量支持者」,當然不是單憑表面作「上綱上線」的攻擊,而是這些舉動背後對這位仁姐各種往績和行為的聯想。




若「支持政改方案出賣選民」還有爭議,那麼聲稱自己會「秉公處理」的財委會主席,在與梁振英「相見歡」後就進一步將議員的發言時間由5分鐘逐步刪減至3分鐘甚至打算再刪至2分鐘;不停加開財委會會議至凌晨,連建制派議員也感到吃不消的地步;最過份的甚至重施審議高鐵時的故技,只在屏幕顯示動議內容,不容許議員讀出──難道這些證據還不足以讓人猜想她和梁振英握手、擁抱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若非林書豪,今季可能我連一場季賽也不會看,還好Linsanity讓我重拾追看籃球賽的興趣,否則家裡那個NBA TV也就白裝了。



今年我連一篇爵士文也沒有寫,主要是由於Jerry Sloan離隊後的爵士,已不是過往我熟悉的、由90年代初起已迷上的Utah Jazz。Ty Corbin或許是個有潛力的教練,但卻不是目前充斥年青球員的最佳教練人選。整季下來看著他青澀的執教錯誤也說算了,最失望的還是過往史龍教練賴以成名的Pick & Roll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卻是一堆筋肉前鋒一尾往籃底裡擠,然後打些簡單的Inside-out──這種無腦體能球,就算打入了季後賽,值得高興嗎?更重要的是面對任何一支強隊,這種打法都沒有任何勝算。一如所料,碰上馬刺轉眼間便被掃地出門。



在此也要順帶回應那位在圓球調侃我的網友,他說我在歡迎Al Jefferson來到爵士之時太過看重他的數據而沒有留意其技術上的缺撼,如今必定很後悔吧?其實回望過來我真沒半點後悔。首先他在本季季尾似乎也終於開了竅(場均2.2次助攻是生涯新高),向傳媒表示原來當他把傳球當成了持球後選擇之一時,進攻竟也連帶變得容易了;試問若那連Ostertag此等大肉棒最終也能開發出一點點助攻能力,AI Jefferson的助攻能力豈會僅止於此?更別忘了若非爵士分崩離析,他的拍檔是全NBA最會組織攻勢的控衛之一,Deron Williams! AI Jerfferson落此如斯田地,與其天份無關,只怪命運弄人。

=================分隔線=======================



「阿基諾三世」的樂與怒

扯遠了,談回今季的季後賽(雖然還未談到題目的冠軍賽……)。基本上我是直到東西岸決賽時,我才開始看的。正如Barkley所言,這個緊縮球季的超頻密賽程,讓傷患問題變成整個季後賽的勝負關鍵:在季末掛掉了林書豪自讓我180度有對紐約由支持變成反對;Bulls與Magic先後失去了D.Rose與D.Howard除了令東岸首輪變得淡然無味,也彷彿為熱火掃除冠軍王座間的一切障礙──當然也要熱火自己能掌握得住才成,而事實上他們一度幾乎就真要把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丟掉了。




Erik Spoelstra讓我知道,原來阿基諾三世並沒有說謊:他們菲律賓人無論在何時何地,何種情況,都能保持一貫笑容。無論是去年對小牛的系列、在主場對溜馬的第二場、主場對塞爾特人的第五場,明明球隊都經已陷入危機了,而他就是那首要負責的戰犯,但Spoelstra就是給我們掛上那個噁心的微笑,彷彿自己是個局外人一樣,一切與自己無關。


Tags:

久休復出

[不指定 2012/06/21 04:14 | by henryporter ]

想起來還真是沒面目見人,在宣告推出本Blog的Facebook Page以後,接下來竟然是一段長達數星期的空窗期,好像那些團體網站,騙人Like了以後就馬上倒閉一樣。sweat要說這段期間發生甚麼事,當然要由6月初那場大病開始,因為這半趟「地獄自由行」完全將我的寫作計劃打亂;接下來則是因應《Diablo 3》的來臨已為迎接新電腦、新寬頻的來臨而花了一大輪功夫;之後自然是沒頭沒腦的一頭裁進暗黑破壞神的世界裡,直至近日因多次買錯裝備痛失金錢,才再次想起這裡來。

當然玩樂只是原因之一(不過比重相當大),事關在這段期間我還是持續寫著〈2011/12 歐冠盟主:Chelsea,King of Europe 〉,以及在剛建立的Facebook Page進行一些簡單的互動。前者一如以往的難以下筆,浪費掉不少時間,後者則給予我一種「既然有貼帖子,總不能算是沒有更新吧」的良好感覺,進一步降低了寫作速度。

無論如何,最終還是回到了這個Blog,這代表了一連串的寫作計劃將重新啟動  (包括網台風雲、通識系列……呼,不敢想下去fear)──雖然從來沒有擔心過題材的缺乏,但目前的我簡直就像一塊吸滿水的海棉蓄勢待發,再不把各種心得和想法抒發出來,它們就要流失了。害得我全無空餘時間的《Diablo 3》固然是首要完成目標,快要讀完的《飢餓遊戲三部曲》也是一項。

臨近選舉,「懲罰民主黨」系列自會重開。近來無論是攻擊人民力量,還是力保民主黨的「同一股勢力」,基本上已進入瘋狂境界,猶如當年土共發動的「愛國論」攻勢一樣。對於有節有理的抨擊或辯護,即使我未必同意但還是尊重各自的立場。但對於那些只因妒忌、仇恨以至無知而亂發的膠音,再加上背後那數以百計完全沒有思考的Like,作為一個有自主思考的部落格作者,我認為自己有以理據將這些膠音反駁的責任。

因為與區選已相距一段時間,本來打算好x幽默的開個全新欄目,取名「油炸乳鴿」或來個自嘲的「教徒反教徒」,可是如今網絡上的卑鄙人士眾多,他們根本不想講道理,而是抓著每一個可以大造文章的口舌之爭來搗亂(你看黃洋達「皇上」的花名竟然到現在還有爭論可見一斑),所以為免不必要的糾纏,就算不沿用舊欄目,也要起個保守一點的名字。

另外為了報答幾位網友的殷切期待,以及為這裡遲遲未有更新作出「補償」,本座在此鄭重宣佈,〈我最討厭的10個部落格〉將決定列入寫作排程,雖然不能確切訂下完成日期,但應該不會遲於年尾無神論者的巴別塔的八週年紀念──假若到時還沒有蹤影,你們才再找我算帳吧。grin不過在此必要澄清,很多人以為的xx日記絕不在名單之上,對於會把自己自慰被老母撞破的情景也老實分享的部落格,我只擔心他的內容不夠勁爆,怎會討厭呢?

最後也要預告,由於某君因著我的關係,對我的朋友推行白色恐怖,作出恐嚇,所以在可見的將來,將會與此君來個「終極核爆」,一吐烏氣。

如其再說,不如另開新文,請請!




我知道很多支持車路士的朋友,在見證Chelsea淘汰拜仁一刻時都不禁哭了。但或許因為早前已做了大筆「感情對沖」(即花大錢賭對方嬴波,以避免己隊輸波時一無所有,至少可以「含淚收錢」,但缺點是在嬴波的同時,你因為輸錢而敗了若干興緻),以及親愛的看守領隊Di Matteo再次作出各種令人冒火的戰術部署,讓本人在這傳奇一刻反而出奇地冷靜。



其實在決賽開打前的好一段時間,我已透過不同平台表達自己對迪馬提奧迷戀「鐵桶陣」的憂慮:Bayern Munich擁有最強大的兩翼攻勢,以及擁有Marion Gomez此等巴塞缺乏的正牌中鋒,這都是剋制死守戰術的利器。然而當看到歐冠最終首發名單之時,竟發現RDM在左翼「破格地」採用了年輕的左閘球員Bertrand,除了感嘆這位名宿竟連「巴巴耶路+拿索斯」這個雙左閘的經典陣式也想複製出來,也只好接受Chelsea將在即將開賽的大部份時間被對手狂攻的現實。



反觀拜仁的名帥軒基斯,則早以就極大可能出現的攻防戰擬定對策。除了起用Contento而非Rafinha以讓Lahm留在其最擅長的右閘發揮外,取Tymoschuk代打中堅而非新近復出的van Buyten,也是為一旦車路士全線退守,「寂寞斯卓」便能立刻推上打防守中場將陣型一變而成3-3-3-1搶攻型陣式,將Chelsea的中場控制與反擊能力全面壓制。

結果一如所料,賽事開始後很快變成了一面倒的形勢:Chelsea將控制權拱手相讓,而Bayern Munich則一味從兩翼攻勢作起點,以期在拉空防線之後再讓Muller與Gomez伺機射破Cech的五指關。



Chelsea在巴塞兩回合的鐵桶陣並非單純的只守不攻,而是依賴一把暗藏的「反擊尖刀」──Ramiries,除了在適當時候施以致命一刀,也讓對手在控制戰局時心存忌憚,不敢全力進攻。但在拜仁一役,拉美利斯與美利拉斯兩位具反擊能力的防守中場缺席,「尖刀策略」變相流產。至於原來作反擊重心的兩翼,Bertrand此君防守能力或勉強能說接近A.Cole水平,進攻才能卻差天共地;右路的S.Kalou更不用說,防守上他應份的協防工作算是合格,但進攻還是多年依舊的「一味死扭,最後失波」,除了一記不過不失的中框射門以外,以毫無建樹形容絕不為過。



缺少了「第三名防守中場」,讓Lampard只能集中於與Mikel的協防工作而鮮有反守為攻的機會;兩翼的全線啞火亦令Mata和Drogba只能在孤軍作戰的情形下被掩沒在拜仁的中場大海中,結果即使作為車迷,也不能否認這屆歐冠在大半部份時間都是近年罕見的悶戰──其悶不在死守的單調,而是車路士那一副不思進取,只求僥倖捱過120分鐘,一副待宰的模樣才真的叫人鬱悶。



終於在下半場83分鐘,Chelsea終於迎來了他們消極踢法的惡果:Muller接應右路傳中頂出一個彈地楣底波,施治欲救無從,一比零。這個結果自然是車路士的咎由自取,但冥冥中這個「對死守足球的終極懲罰」,卻還是留有兩線生機。一是Bayern本該在更早的時候打開紀錄甚或拉開差距,但不知為何無論是列貝利、Robben、Thomas Muller還是Gomez這些進球機器,不是屢屢失機,就是被Chelsea的防守球員看通球路,結果八十分鐘下來拖拖拉拉,主場的激勵反而變成了壓力;二是Bayern雖然是在末段入球,但連補時在內距離完場還有十分鐘左右,足以讓Chelsea作其一早應作的事:放手一搏和拜仁對攻。


Tag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