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與個人

本來以為,下次再寫NBA,應該會是11/12年度開季之前。正如以前提及,對於小牛、熱火兩隊誰勝誰負,本座並沒有太大的偏好;而對於那些極度仇視熱火 的「Haters」,無論理由多麼離奇,我也還是能夠諒解:畢竟本座當年由反塞軍、反公牛,到反拓荒者、反馬刺、反金塊到反湖人,很大程度上也是感性壓倒 理性的結果。不過當批評提升到「團隊vs.個人的勝利」、「LBJ失落冠軍咎由自取」,當中還不乏專業球評家之時,本座即不禁要說點甚麼來了。

我不反對Dallas Mavericks是一支相當團結,當家球星與功能性球員彼此配合無間的球隊,但我不認為Jason  Terry那種單兵爛仗式打法、以致他們的當家球星Dirk  Nowitzki,會是所謂「團隊藍球」的典範;而J.J.Barea即使憑著「盲頭烏蠅式」切入打出了「窮人版」Nash的架勢,但在傳球能力和閱讀球 賽能力方面至少比後者差上一個等級。

還有一個指標性的助攻數,若兩者之間的在「團隊藍球」與「個人藍球」概念真的差距那麼大的話,擁有「助攻王」Jason Kidd坐陣下的小牛,理應在這項數據下有著壓倒性優勢,但為何整個冠軍系列賽下來,幾乎每一場的助攻數也比不上熱火呢?



反過來說,從防守來看,熱火的團隊概念比起小牛可是毫不遜色。雖然我對Spoelstra教練頗有微言,但至少在防守部署上是做得不錯的:幾位球星都知道 如何互相補位掩護,其他綠葉球員也能專注防守,落敗後也沒有出現互相攻訐的情況──就算小牛的所謂「團結一致」,我想也不過如此吧?

再進一步,對於小牛是否真的以所謂「團隊藍球」嬴得總冠軍,我也有點懷疑。在決定性的第六場我所看到的,是Dirk陷入了屢射不進的困局,而他的隊友卻仍 然選擇完全信任,持續餵球予他──可是Nowitzki有考慮到自己的手感問題而轉變戰術,在吸引敵人包夾後分球出來嗎?整場下來Dirk的助攻只得1 個。相較之下,LBJ與Wade打起來可「團隊」得多了,先不說各有6次助攻,二人在後期不少失誤,就是始於不想單打獨鬥,太過禮讓致使傳球過多而導致。

沒錯,在「司機」熄火之時,小牛的火力就是靠Terry和Barea以致Stevenson適時跳出來補上的,但整個系列下來,難道熱火「三巨頭」以外的 球員沒有作過類似的嘗試麼?當看到「小牛打出了團隊精神,綠葉球員適時貢獻得分,為球隊保住勝利」之類的看法時,本座不禁想到,原來空檔投籃進與不進,竟也變成了球隊是否打得夠「團隊」的標準之一──那是否太扯了點?


Tags:

有些時候,政治議題可以相當複雜,複雜得讓人不懂,或至少讓部份人不想去懂。為了爭取一般社會大眾的支持,不得已我們需要用一些比喻、甚或將整個論爭過程省略,這也是無可厚非。但是我們要進行這種簡化的過程時,至少應堅持兩點:一是自己真對議題有相當的掌握,二是確保沒有對事實作任何歪曲。

然而,今次有關遞補機制同票抽籤的新聞,不知為何竟同時有不少人用「選班長同票重選」的例子,試圖反映這種制度的「荒謬」,讓本座十分擔心。首先,立法會選舉乃比例代表制選舉產生,無論在選舉規模、制度複雜程度上,豈能與「班長選舉」相提並論?難道你的班長候選人各有選舉名單,點票方式又會以比例形式計算?



再者,在遞補機制爭論之前,立法會、區議會選舉一旦出現同票情況,一樣是以抽籤形式決定當選者,而同樣做法也散見於世界各地的選舉中。為何這班「論政者」在之前不對這種情況大加鞭撻呢?他們有想過以「抽籤」解決同票問題背後原因嗎?當然,若我們循此追查下去,就會發現同票「抽籤」制度,本就是因著重選代價太大、因著議員履新不能有所拖延等政治現實考慮而促成的,這些說法或多或少與政府的「浪費公帑」論有所相似,為免拿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部份自然也「毋庸深究」了。



可是不對就是不對。抽籤」制度和遞補機制不一樣,它的存在是有著一定論據支持的,你要將它當成笑話,就請從最基本的論述開始將其存在的原因駁倒,而非以偷換概念的手法魚目混珠。李學斌兄說:「你容許足球冠軍以抽籤形式決定嗎?(雙冠軍除外)」這種論述當然站不住腳,因為足球某些情況下可以有雙冠軍,但議席從來不會由一變二;而且足球在某些情況下(如世界盃分組賽),也會因應現實考慮而以抽籤形式解決同分問題。但李學斌兄至少是嘗試以辯論方式嘗試確立「抽籤是一個笑話」,而非其他人般拋出了「你睇我選班長都無佢咁兒嬉啦」這種似是而非的說法,卻連搞清當中道理的功夫也要省掉。

在此本座要強調,這篇文並不是要為那荒謬的遞補辦法搖旗吶喊;但也正因為這種制度本身已夠荒謬了,我們有需要用一種歪曲事實的「簡化工程」,去爭取更多人的支持嗎?為了擢取大眾的焦點,卻露出了讓人反擊的破綻,甚至由大事大非轉移視線去旁枝小節,這種短視的手法值得嗎?




之前曾說過在紅牛壟斷之下,F-1可以再等下一屆才看,我想現在要收回。而即使在此戰之後Vettel的冠軍氣勢仍無絲毫動搖,但當看見喜愛的Jenson Button以近乎不可能的過程站上冠軍臺上一刻,我對本屆F.1結果如何已無遺憾。

是次加拿大站無論對車手還是觀眾而言,都可謂一次耐力大挑戰:連續不斷的豪雨令路面情況惡劣,亦令賽事走走停停,最終電視轉播時間竟超越4小時,成為F.1歷史上時間最長的比賽。然而如此艱難的雨戰,對紅牛以外的車隊而言未必是件壞事,只因Red-Bull今年的戰車RB7猶如當年的布朗車隊,在性能上領先群雄,其他車手若要拉近性能上的距離,也唯有「望天打掛」。



「黑帝」Hamilton也深知機會難得,浦一開賽便啟動其不要命的「腦充血駕駛模式」,無視賽道的危險性不斷超車,先是與Webber爭位而迫得後者打轉,再來於第六圈嘗試爬「前車神」米高舒密加頭時被擠上草地。這些險象早已給了Hamilton足夠的警告,可是他卻完全不當一回事,終於在第六圈嘗到了苦果:在一次和隊友J.Button爭奪位置的過程中,因相撞而退出了比賽。



其實正如旁述所言,以J.Button謙謙君子的性格,只要Hamilton有耐性一點,持續給前者施予壓力,說不定在過幾個圈就能超車了──事實上之前的賽事也曾出現過類似情況。但此君的急躁如今不獨害了自己,連帶將隊友也拖進了半邊地獄。畢頓在與咸美頓相撞後爆軚,白白浪費一次Pit Stop時間,沒想到由於出Pit時太過心急超車違反安全車限制,連帶再罰Pit Stop Drive Through Penalty而跌落第14位,但對他來說,這場惡夢才剛剛開始……


Tag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