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擂台》拾遺

[不指定 2010/06/07 22:53 | by henryporter ]



前言:個人對這種主打人情味的作品其實不太對口味,在事前亦因太多人吹捧此作,結果反而在太高期望之下觀看而有若干失落之感。不過此作一些細微之處其實頗堪玩味,但發現一起觀看的好友竟沒有留意,故將資料整理於此,供大家參考:



1.    羅莽造型源頭:



2.    盧海鵬扮Teddy Robin:



Tags:


過去年多,Nadal的網球生涯猶如坐過山車般波折。在澳洲再次擊敗宿敵Federer,奪得第一個硬地大滿貫後,再連奪印地安納、蒙地卡羅、巴塞羅拿、羅馬大師賽等四個冠軍。正當眾人以為Nadal將會再接再勵衛冕法網與溫布頓兩個大滿貫,開創新的「拿度皇朝」之時,拿度卻意外在第四圈輸給Söderling,隨即傳出Nadal因為消耗性打法而日益月累的膝蓋勞損終於爆發出來。

在此之後,Nadal不單接連放棄了皇后杯與溫布頓兩項衛冕草地賽,其後的數場復出戰亦屢次因傷出局反觀Federer終能藉Nadal的缺席一嚐法網冠軍與四大滿貫的滋味,並於10年頭奪得美國網球公開賽,第16個大滿貫冠軍。傳聞中有指拿度的膝蓋已和中年人無異,再也無法回覆巔峰狀態云云……



可是,Nadal對網球生涯的韌力就像比賽的心態一樣強橫,在多番休息與比賽復健的努力後,終於在4月的蒙地卡羅公開賽勇奪六連冠結束長達一年的冠軍荒,回歸第一線選手行列。在經歷長久的傷病期,這次Nadal明顯對狀態調節十分小心,甚至為止不惜放棄已連奪5年冠軍的巴塞羅拿公開賽,結果亦終於連取羅馬與馬德里兩項泥地大師賽冠軍,完成「紅土大師賽三連霸」的驚人紀錄。

紅土場上的無敵,尤其是在馬德里公開賽中以壓倒性姿態擊倒Federer,Nadal爭取2010法網的決心已表露無遺。去屆擊敗Nadal的蘇達寧今年以接近完美的表現擊敗Federer,本以為會是此賽事的最強攔路虎,誰料在四強戰中由於與Berdych五局激戰消耗太多,在決賽中竟出現力不從心的表現,結果拿度以七圈的賽事中以不失一局的無敵姿態下奪冠。

在本座觀看Nadal的多場賽事中,可以感到他的對手都是背負著「泥地王對手」這個沈重的壓力作賽。或許在某些間隔中出現危機,然而Nadal總能靠著以往少見的侵略性打法壓制對手,牢牢將主動權握在手中,等待他的對手在壓力下犯錯、崩潰,然後勝出賽事。或許因為如此,本屆法網將會被人稱為競爭程度低、沒趣的一屆賽事。



不過要說「泥地王」在紅土場上再無對手,本座卻不盡同意。其中他的西班牙同胞艾馬高,就在8強賽中給予Nadal相當大的壓力。老實說,作為Nadal擁躉多年,本座也是第一次看到在泥地賽上,竟然有人能夠以底線抽擊和他打得勢均力敵,甚至出現拿度轉變多次戰略也還是一籌莫展的境況。若非在首兩局的Tie-Break時,Almagro皆因太過緊張出現犯錯而讓拿度勝出,則局勢發展未必如此一面倒,而3比0的局數實也未反映賽事中的驚險之處。

回看馬德里公開賽,艾馬高其實也是在四強賽先得一局的情況下被拿度反勝兩局出局,可見此子的實力只是在Nadal的陰影下不為人所注意而已,若日後能在精神層面上多加鍛鍊,假以時日必成「泥地王」勁敵。

「泥地王」證明了除了傷患,在法網賽場上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重回世界第一,也為他與費達拿的競爭展開新一頁。在期望他能在溫布頓再顯雄風之餘,也希望拿度能夠在嬴球與身體保養間取得平衡,畢竟他還只是24歲而已,屬於他的皇朝正要開始!



Tags:

本座認為,第一場的比賽過程,也反映了湖人與塞爾特人在這個系列將會出現的戰況:雖然雙方戰力看似接近,然而湖人在主場與個別優勢之下,總能掌握球賽的主動權,塞軍則只能靠他們奮戰不懈的毅力苦苦追趕。也正因如此,如其用坊間早已重覆多次的「Match-up型分析」,本座打算將「Beat LA」設定為一個波士頓必須要解決的難題,以此為切入點分析整個季後賽的走向。

雖然和佐敦的公牛一樣,現在的湖人,Kobe毋可置疑是他們的核心所在。可是在本座看來,這個反而不是需要優先解決的部份,原因是:一. 防守Kobe對Celtics本來就是一個無解的課題(詳情容後再談);二. 現在湖人的搭配陣容比當年公牛更強。目前Celtics就好像在一間屋漏兼逢夜雨的小屋內,Kobe雖然是小屋最大的缺口,既然將最多的資源嘗試補這缺口也見不得會成功,倒不如把其他同樣危險的小缺口補上。



內線

在一眾問題中,Celtics最先要解決的,就是內線問題。猶記得塞軍在上一季封王時,Celtics就是靠著Garnett完封Gasol為首的內線取得致勝關鍵,但兩年後的現在,情況卻反轉過來:Gasol不但能將KG的進攻範圍迫至油漆區以外,甚至在進攻上也從某程度上呈壓制之勢,湖人能在全場大部份時間握有主動權,Gasol可謂功不可沒。




本座認為, Rasheed Wallace會是一個比較能應付Gasol的一人,Doc Rivers應該增加他和KG的同場時間,而讓KG去守膝蓋有問題的Bynum。不過防守可以挑人,進攻方面Gasol是守定了KG的,如何在進攻時反制Gasol,是KG不能依賴別人而必須靠自己完成的任務,也只有這位被譽為年華老去的大將能找回冠軍的尊嚴,塞爾特人才有勝機。

此外,雖說Bynum受傷患困擾,是湖人一大不穩因素,然而在他與Gasol坐陣的籃底,除了讓塞軍的籃板優勢盡失之餘,也令湖人的補防能力大幅加強,一眾綠衫軍的搖擺人在第一仗每當切入,都幾乎可用舉步為艱來形容。在比賽早段積極往內線單打,消耗Bynum體力之餘嘗試讓其受犯規困擾下場,是塞軍另一個優先考慮的戰術──雖然Odom也不是易與之輩,但「雙塔」對塞軍的威脅實在太大,而且Odom擔當後備那種患得患失的感覺,或許會是可乘之機也未定。

塞軍的內線問題也不限於此,老實說在第一場的總籃板數竟然比湖人少上11個之餘,還要被對手搶掉12個進攻籃板,歸根咎底就是在進攻時衝搶籃板不夠積極,防守時的Box out卡位準備也不夠集中。相反Phil Jackson今場明顯將焦點放籃板球上,每當湖人出現Tough Shot後,幾乎都有兩三人立即衝到籃底,不少簡單的防守籃板,塞爾特人也是在讓人抹把汗的情況下才拿到。假若要說Doc Rivers有甚麼要對球員在第二戰特別留意,我想籃底卡位會是第一優先選項。


Tag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