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題的靈感是來自某籃球討論區的「名言」:「NBA季後賽是外行看得分,內行看防守」。被這句名言嚇倒的本座從此不敢再自誇內行人,也只好以外行人身份和大家談談幾位教練。

那些擁有著冠軍戒指的名人堂教頭如Phil Jackson、Doc Rivers、Popovich雖然執教功力未減,卻因球隊老化問題相繼被年青力壯的新勢力拉下馬;可是這班新教頭(對不起,我知道Carlisle不是)雖然某些奇策叫人拍案叫絕,但整體下來卻還是各有經驗不足之處。所以今年的季後賽除了拼球隊的實力,同樣也在拼誰的教練犯錯少,最先破解對手擬定的難題。如今,在Larry Drew、Scott Brooks、Lionel Hollins、Tom Thibodeau等人相繼倒下之後,也就只剩下Rick Carlisle與Erik Spoelstra進行第二輪的「新舊對決」了。



Scott Brooks

雖然毋庸置疑,Westbrook是雷霆會輸給小牛的「頭號戰犯」,然而此子的野性難馴眾人是早已知悉的,讓其如脫韁野馬般亂衝亂撞,沒有妥善「策騎」的教練也是難辭其咎。Scott Brooks難道沒有想過解決辦法嗎?不,在第二場他早已試過整整第四節都將Westbrook放在板凳上了,而雷霆也因此真的拿下了勝利,可是自第三場開始他卻出於對球員的「信任和尊重」,重新在第四節擺上了Westbrook,而自此以後雷霆就再也沒有嬴過。

這裡不是說只要將Westbrook雪起來OKH就能嬴球了,然而事實擺明了的是此子在球賽中段發揮較好,而到了關鍵時刻卻往往患了腦充血癥狀,那為何總要在Westbrook狀態不錯的時候將其收起,好讓他到了比賽末段有足夠力氣去殺敵八百、自傷一千呢?那邊Caslisle卻也不等你慢慢調整了,在Game 5小牛終於找到了Westbrook換出時Maynor腳步跟不上JJ Barea單打切入的弱點,先在第三節砍爆你,等到第四節再等你自爆。

更讓本座費解的是,整個系列下來,Scott Brooks對OKH兩位重心球員的心態完全沒有作出適當的調整:Westbrook也就算了,Durant那愈打愈頹廢的態度是怎麼一回事?雖然直至Game 5的最後階段,小牛雷霆還能算是殺得難分難解,然而在第三節最後一個Timeout時看到Durant那空洞的眼神時(嚴格來說,在我看來,場上的球員好像就只有Harden和Westbrook是真正想嬴球的),我就知道這場球賽早已完結了。

這是因為Scott Brooks早已放棄了這場比賽,要讓Westbrook與Durant自己親身感受失敗的懊悔,然後慢慢成長嗎?否則為何他連激勵士氣這項教練最基本的工作也不好好去幹呢?或許經過此役後,兩位球星和教練都會獲得相當的成長,甚至在將來終獲挑戰冠軍的機會;但我想強調的是,在這場Game 5,Thunder早在被Marvericks擊敗之前,他們已經放棄獲勝的機會。



Tom Thibodeau

本來我以為雷霆在最後5分鐘領先15分的情況下被反勝經已夠扯的了,沒想到更扯的原來還在後面。在近乎整個第四節中Bulls一直掌握著比賽的主導權,而到了3分14秒,更已將領先比距拉至12分──Tom Thibodeau,作為本年度NBA的最佳教練,難道就沒有辦法把這點時間消耗掉?


Tags:


說起來我的閱讀經驗還真特別,閱讀第一本有關李敖的書不是任何一本他的著作,而是馬家輝的《消滅李敖,還是被李敖消滅》;而今次在看《大江大海騙了你》之前,其實還未碰過成為本書戰靶的《大江大海1949》。

遲遲不看《大江大海1949》和不喜歡龍應台的原因一樣,都是太多人吹捧,直至讓人厭惡的程度。有時覺得香港還真可悲,自己的文化、自己的語言竟然要由一位台灣人來替自己辯護,我們的「文化人」代表卻只懂在側邊充當啦啦隊搖旗助威,最後弄得一大堆香港人也跟著膜拜,儼然成為香港文化的救星,叫人納悶。

《大江大海》也是如此。有多少人真是衝著要了解1949以及之後一段年代的歷史而要購入此書的?我想尤其在香港,大多數人都是衝著龍應台的盛名、文化人的吹捧,以及暢銷書榜的氣勢而買的。假如這是一個入口,或至少是一個引子,提供一個廣大讀者認識這段歷史的機會,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實際上呢?



李敖解毒


Tags:


與季後賽無太大關係的隨感


往年只要爵士隊一出局,對本座來說就等如是結束了賽季,最多也只是以「坐山觀虎鬥」的心理聊以自娛。可是因為公牛隊,這種想法開始有了不同。



看看公牛隊目前的陣容:得分後衛由「爵士二人組」Krover與Brewer包辦了攻守兩端的功能性任務,雖然正選是Bogans,但我想Mathews不會比他打得差;大前鋒是過往我們的當家Carlos Boozer,而教練Tom Thibodeau和Jerry Sloan可說是同出一脈的「防守至上」支持者。

小前鋒由Kirilenko改成了進攻侵略性更強,更願意融入系統戰打球的Loul Deng;中鋒沒錯J.Noah、T.Gibson是硬多了,但Okur當年專注守姚明的時候其實差不了太遠;Darrick Rose今年MVP的呼聲高唱入雲,而他的單打能力和速度或許真比Deron Williams高上一籌,但若單純以控球後衛的助攻與控制能力來看,尤其是搭配上的第二主力是Boozer的時候,我會寧取後者而非前者。



打了上面一段看似沒意思的文字,其實都是想帶出本座「完全版爵士隊」的幻想:假若爵士隊能夠留起Krover、Brewer和Mathews三位Swingman;將狀況起伏不定的Miles和與球隊格格不入的頂薪AK47,換成是像Loul Deng般有著穩定侵略性,且不強求球隊圍繞他來轉的攻擊型小前鋒(若嫌他太貴,Caron Butler也行);之後再找多個硬底子的防守型中鋒(AI Jefferson、Noah太奢侈了,Tyrus Thomas、Gibson這個水平已經足)夠和健康的Okur搭配,再加上D.Will、Boozer、Millsap和Jerry Sloan等原班人馬,即使再對上湖人,也未必言敗啊!



當然,這些幻想單是交易難度和薪酬計算已幾近不可能,但若爵士制服能在這幾年好運一點、多花一點努力和腦筋的話,爵士隊至少不會落至如斯田地……如今也只好將公牛隊看成是爵士隊的「借屍運魂」版本了(第一場又輸給了老鷹……雖然Boozer是意料中的沈寂,但假如史龍在的話,我相信他是不會讓老鷹突襲成功的)。



魚與熊掌的紅綠對決

不過除了公牛,其實我另外兩支東岸列強也有著相當的情意結:塞爾特人不用說了,兩次對抗湖人之時,本座都是它的支持者。幾位老將以鬥志、經驗彌補體能日漸下降的弱點,讓人看得感動;至於熱火,雖然個人對Wade、LBJ沒有甚麼個人喜好,但當他們進入狀態,看著兩者混雜體能與球技去「欺凌」對手時,實在讓人看得很爽。


Tags:



「仆街少女」近日熱爆網絡,NOWTV新聞也不甘後人,將台灣電視新聞的片段照搬過來報導一番。可是在全篇報導中,這對少女組合的種種行為甚至連訪問都有了,偏偏就是她們的名稱「仆街少女」,完全不見報導之中。



有關「仆街」二字對香港虛偽文化所造成衝擊,其實之前早已撰文「仆街的迷思」談及。事實上「仆街」之所以被香港人事認定為不能登大雅之堂的粗口,純粹是出於小部份人無中生有的恐慌和愚昧,再被大部份懶於思考或怕麻煩的大眾盲循,最終形成了一種毫無理據的「偽‧社會規範」。本來「仆街」事件的起源者社民連,已用同樣虛偽的方式:將「仆街」讀成普通話「不該」來為一眾偽君子解套,但對「仆街」的恐懼,似乎已深深植入各在傳媒心中。



從「仆街少女」的Facebook專頁來看,她們是常見「仆街」在其作品出現的香港電影明星周星馳的擁躉,而事實上,「仆街」二字也的確是藉各種香港流行文化商品如電影、漫畫等流入台灣,再由彼岸有心之士發揚光大,衍生成各種各樣有趣的次文化。更甚的是,一些我們唾棄的東西,飄流過海之後就被人家當寶,就像「仆街」二字,現在愈來愈多台灣人都在感情上當成了自家的土話,甚至拿「仆街少女」宣傳起台中的旅遊景點了。



但如今NowTV要將這種「少女特色撮影」作新聞報導的同時,卻要將根源於香港的「仆街」二字閹割掉,這種自我審查有尊重到「仆街少女」本身嗎?有尊重到香港的次文化歷史嗎?

再者,今天你NOWTV新聞部為了免人口實而作「斬腳趾避沙蟲」之舉,明天又會不會為了避免政治壓力,報導沒有「六四」的燭光晚會,沒有反政府口號的七一遊行?假若真的如此的話,我寧願你們和CCTVB、文匯大公看齊,乾脆不報算了。



對不起,原來香港早有傳媒在做這些「自宮」行為了,但NOWTV新聞部,拜託你在以後的宣傳片中,不要再提甚麼專業、獨立、客觀之類,我可沒聽過有那家專業獨立客觀的媒體,會在報導這篇新聞時,直接將人家的名稱刪掉的。

後記:說起來,這個「仆街少女」的故事倒真是和香港精神格格不入的:醫科畢業的天子門生竟然不顧家長反對投身攝影行列,既沒有發奮圖強取得百萬年薪又沒有怨天尤人哭訴人工不如清潔工,假若出現在香港,應該早就掩沒在家長投訴和八掛週刊的恥笑聲之中吧。

 

參考閱讀:
仆街少女
仆街的迷思:文化篇
古德明:〈胡不仆街?〉
工頭堅的部落格:仆街少女與觀光宣傳

「專業」但無知的NOW與有線新聞報導



Tags:


招攬名作曲家編寫專屬劇本,再從世界各地興建足以在歷史留下芳名的歌劇院,最後在一眾專業人員的輔助下在演出一場難忘的歌劇後,更被皇室邀請往宮內演出,成為名成利就的音樂界鉅子……這就是當本座購入《Opera》時,腦中浮現的景象。



在購入此棋前,在網上曾搜尋過有關的評論,大多意見都是指《Opera》乃集各家桌遊大成之作,很多機制都熟口熟面云云:例如以「行動點」決定玩家的先後次序、周遊列國城市的版圖帶著《Thebes》的影子;在某一玩家選定特殊職業之後,其餘玩家亦可「援引前例」享有同樣優惠、以及如何將錢轉化成分數的兩點則被指和《波多黎各》相似,更不用說在德式桌遊常見的「工人放置系統」(Worker Placement System)了。



雖然本座棋歷尚淺,不敢妄言《Opera》是否有欠創新;但在試玩過後,此作所謂與上面列的兩款桌遊最多也只能算是「表面」相似而已,實際上的體驗卻與前兩者無甚相似;而被視為《Opera》焦點所在的「預算系統」,其實最多也只能視為創新而已,在遊玩上並沒有帶來太大的驚喜,反而其間接衍生的一連串玩家決擇,卻遊戲的精華所在。

在本座與其他棋友試玩第一次,我們都忙於摸索各種職業的特殊效能和最有效率的取分方法,所以只視之為一項簡單的資源分配機制而已。但當到了第一局的最後之時,我們開始發現了歌劇院擴展部件數量、以及城市可以容納專業人士的空間都有著微妙的設定,《Opera》給予我們的感覺就出現了180度的轉變,由一款普通的搶分遊戲變成了極盡奸狡能事的謀略戰。



所謂「預算系統」,是將玩家爭奪先後次序和一些使用權費用,和其他僱用人員、興建建築等洗費一分為二,讓玩家陷入兩難局面,必須就兩者間作出平衡。這種「資源限制」的原則讓玩家不可能單憑一己之力去完成理想中的發展計劃,又或創造出強力的分數Combo出來。這時《Opera》的精髓來了:因為特殊能力和建築的得分並不只限一家得益,所以只要投資和部署得宜,在適當的時候,自然會有「盟友」出現替你將「最後一步」完成,無論自願還是被迫。



這種「老屈」你的對手走你希望的下一步驟耳聽來好像和上文提的《Grand Cru》相似,但在本質上有所分別。在《Opera》中,所謂「被迫」其實就是因為下這一手的誘惑實在太大了,即使明知此舉是明益了對手,但在自身利益考慮下還是不得不行──相比硬性強逼,製造一個「一小嬴、一大嬴」的局面利誘對手「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那種滿足感實在是難以形容。

當摸熟了《Opera》的特性後,自第二盤開始,一波又一波「合縱連橫」的陰謀正式上演。


Tag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