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要:《Shadows Over Camelot》終局後時間不早,部份棋友需要回家「報到」,剩下來的原本也打算散水;不過原本因夜收工而散過棋局的「鬥心王二號」Samuel,在聽到有可能加場的情況之後,竟立刻從其觀塘往美孚回家的途中來個「緊急跳車」,再「飛的」衝向本座家門──熱心至此,大家也唯有捨命陪君子了……



因為玩家人數跌至5人的關係,最佳人數在7人的《Shadows over Camelot》被摒除在重玩之列;再加上本座一直希望試玩新買回來的Game,所以就開了被稱為「合作遊戲的進化極致」:《Battlestar Galatica Boardgame》。

顧名思義,《BGB》是改編自其同名美劇:因為AI叛變,整個宇宙的人類和軍隊都看似被消滅,就只剩下最後一艘戰艦Galatica,和它所帶領、毫無自衛能力的一眾殖民船隊,前往尋找一個虛無飄渺的安居之地:元地球。不過在這過程中,不但AI(在作品中稱為Cylon)不斷派出艦隊追殺,就連戰艦之中也潛伏著Cylon派來的間諜……



遊戲系統和《Shadows over Camelot》近似,都是由玩者自行抽出危機事件牌,再依靠玩者有限的能力將危機儘量解決或延遲,直至戰艦能夠儲備足夠的能源進行空間跳躍為止──雖然電視劇情不是這樣的,但是在遊戲中只要跳躍8個宇宙單位,就算成功回到家鄉了。

《BGB》是一款相當複雜的遊戲,單是雖然注意的指數就有人口、燃料、食物、士氣四項,還不包括遊戲的主舞台──戰艦本身。人物除了有先天優勢、在遊戲中只限使用一次的特殊能力、還有先天弱點……天,這還不包括全遊戲的「精髓」所在:Skill Check,一個依賴功能卡片解決危機的投票制度,第一次玩根本不知幹甚麼!但搞至一知半解,本座還是花了足足一個星期看完那本說明書。



Tags:


為免真的陷入只買不玩這個Boardgamer的最大危機,在復活假前積極約棋,總算能夠搞了一個「半晚聚會」──半晚的意思是由七時起至凌晨二時為止,沒有通頂。由於「規則王」要趕功課兼不能夜走,所以除了上次來的「奇策王」、「鬥心王」、「三仔王」、「出賣王」和本座外,還有新加盟的同事吉屎,歡迎。

是夜兩場的「祭品」分別為《Shadows over Camelot》,《Battlestar Galatica Boardgame》。選取此兩作的原因並不因應難易度或新手入門的考慮,只是本座剛好看完了它們的Rule Book而已……由於是夜只有6人,當中有5位對此遊戲為全新手,即使本座已購買了擴張版《Merlin's company》,也還是沒有採用當中的新卡和兩位叛徒的設定。



《Shadows over Camelot》是一款由亞瑟王為首的圓桌武士同心協力,解決卡美洛國度各種危機的遊戲。曾有人批評這種合作模式猶如「接龍」般沈悶,對於這班各懷鬼胎的奸徒而言,同心協力這主題幾乎上是叫他們作嘔,所以精華的地方即為當中「叛徒」的設定上。

話說這班拉雜成軍的圓桌武士在正式開始遊戲前,都會在玩家人數+1,換言之即是7張忠誠卡測試自己的忠心,假若抽到當中的「背叛卡」即代表這位武士經已墮落,其立場即一轉而為阻止圓桌武士完成任務的邪惡歹角。當然,那多出的一張忠誠牌,就是為了造成一個「可能有叛徒,也可能沒有」的局面,而在網上看到很多戰報,都是因為這種互不信任的機制下,即使在沒有叛徒的情況下仍因內鬨而覆滅。



雖則大家都是初學者,但很快憑著很快上手的遊戲系統,順利的將卡美洛來臨的危機一個又一個清除。眼前的危機雖然稍緩,可是這些圓桌武士心裡都有著一個陰影:「究竟誰是背叛者?」尤其是當時檯上的一班都非「善男信女」之徒時,基本上每一位的嘴臉都和背叛者一樣。本座嘗試從眾人的言談、不合常理的動作(不過出現這的原因更大機會是新手犯錯……)推斷嫌疑犯的身份,當中最大可能就是「奇策王」某G君:只因此子常常問一些對遊戲進程毫無幫助的問題,又在有意無意之間遊走於各任務間浪費行動數……


Tags:


前言:雖然最想談的是通識內容,但基於本座的風波,還是由起源開始談起。但要談起源,也不打算由那些甚麼基本理念、教學目標開始,而是一個帶有「陰謀論」的故事:

原本的中學「通識」學科在九十年代中期以開始出現,英文為「Liberal Studies」,混雜於其他同樣冷門的學科之中。以名校為首的主流中學一般對其並無興趣,主原擔憂原因其實和現在差不多:課程範圍陌生、對評審準則無信心,若學生「讀得成書」,倒不如選一些穩打穩紮科目作為選修科來得比較安全。當然,有某些學校也肯定此科目的價值,例如本座的中學當年就以此作為「非公開考試科目」必修科。



至於大學的通識教育,英文為「General Education」,印象中最先採納此制度似乎應為中文大學,而香港大學則於其後跟進。摒除一大堆理念,以最簡單方法說明的話,就是鼓勵/強迫學生在一個規範的制度內,選修一些與其主修科無直接關係的科目和課程,以拓闊學生的視野。以中大為例,雖然學生對於通識科目或有反對聲音(如某些科目「大頹」、書院通識課程令人費解),但總體而言仍是受到相當程度的歡迎和讚許,在大學是被視為一個正面的政策。

由此可見,兩者的中文名稱雖然一樣,然而意義上卻風馬牛不相及。這裡要將兩者強行拉在一起的原因,是源自坊間的一個「高中通識來源」的說法:



Tags:


作為半位「通識人」(因工作上時常觸及/或間接與通識有關),一直希望就高中新學制的必修通識科寫上一個系列。最近有線新聞難得做了一齣好戲:邀請才子陶傑試做通識考卷,再交由「過氣中史才子」鄧飛為首的三位閱卷員進行批改,結果兩位判定其不合格,剩係的一位只是僅僅合格。

無論你喜歡還是鄙視陶傑,都不能否認他的學識「繁雜」(深度問題在此先擺在一邊),他看問題本質尖銳準確(立場是否認同則另一回事);就本座而言,他是一位堪可稱為香港的「通識」象徵,若說通識科最值得拿A的人,本座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當然黃毓民、金庸、梁文道等應該也可以)。但這位象徵,竟在這場考試中沒有考取高分、以至不合格,是為這則「花邊新聞」的最具代表意義的地方。



當然,你仍是可以「死撐」陶傑是亂答,是無料,可是若看過這個電視節目,會知道他的答案有其道理、看法,唯一他(故意)不遵從的,是在公開考試之間一條默認的潛規則:作答批卷員期待的答案。一位出色的考生,理應單憑問題的內容猜測批卷員期待的東西,而一旦你超脫這個「守備範圍」,無論答案如何精彩,批卷員即在沒有辦法之下唯有一律視之為「肥佬」,一些諸如「千萬要當評卷白痴來答卷」的考試金句,即源於此。

若換著是其他學科(如數理化之類),這種「指定範圍」的評卷方法或許還是合乎情理,可是一科強調「跨學科」、「超學科」、「擴展看事物的角度」、「能夠批判、反思和獨立思考」、「會通貫穿各方知識,化作解決個人與社會問題的智慧」的通識科?你不是說笑吧?

客觀說句,真正的精英,並不會被這些「枷鎖」所阻撓,他們仍是能夠答出閱卷員與一般人同樣喝采的答案來,而可以預期這些答案將很快被支持通識科的人士作為抗衡的理據。但回歸根本,通識科考試究竟是要判斷考生的想法有多獨到、視野有多廣闊,還是只求一個懂得取悅考官,陶傑口中所言「陽奉陰違」的學生?若是後者的話,那開通識科來幹嗎?

上面的論點,可能已有不少人提過,陶傑自己的節目就講得更精彩。不過正如題目所言,陶傑的「肥佬」,只是窺探高中通識科這座「危樓」的一個開始。也正如陶傑所言,高中通識科問題必會在正式「上馬」時陸續爆發出來,各路的投訴/上訴必如海嘯般湧至教育局門口。要扭轉這個勢頭的辦法不是沒有,但明顯的是,目前的掌舵人與既得利益者,仍完全無視這些危機的存在。

延伸閱讀:

有線寬頻:陶傑試做通識試卷加鄧飛點評

光明頂:死梗通識教育「創意版」 (即係盜版)


Tags:

繼上次的《港男‧港女》後,無線新聞部再次炮製了一個「都市童話」:一個「天水圍悲情」式少女,天性聰穎好學,不忍領綜援的母親為金錢擔憂,決定憑自己的「創意」創業,被傳媒發現後立刻變成典型香港勵志故事,敬告年青人要奮發向上、孝順父母……

一個美麗的都市童話,其實早已被紙上傳媒炒作一時,當中或許有些微的質疑聲,可是在星期日檔案後相信任何挑戰鄭金鈴做法的意見,都會一律被視為「冷血」、「不近人情」。

但既然這位瑪莉奧少女擁有設計天賦和創業頭腦,無線新聞部為何故意將她下面這些創業過程都以無視方式處理掉呢?

‧先寄信往美國任天堂詢問生產帽子事宜
‧在得不到回覆後以1000元在知識產權署註冊
‧在完成「登記手續」後即生產並進行擺賣,並以「香港註冊設計」招徠客人



但正如上面所言,這個童話實在太美麗了,試問又有誰會忍心將其碰碎呢?有人在網上為鄭同學擔心,會否因為她觸犯版權條例已被任天堂起訴,本座在此大可以叫各位放心:一來任天堂因盜版問題,一直都輕視香港市場,其本地化的步伐與代理商的無能,根本無暇顧及這些芝麻綠豆的侵權活動;再說若真的有心處理的話,說不定任天堂真把她任命成「正牌」的宣傳大使,達至雙嬴局面呢!

老實說,察覺這件事件的商機的人早已出現了。以高達200元的時薪聘請其作派發紀念品的「宣傳大使」,在報紙看見這位「贊助者」大談自己如何悲天憫人之餘、還有意無意談及自己生意之時,在電視多番拍攝鄭同學背上的大商標時,對不起,這背後所蘊含的意思雖未去到偽善的地步,但也實在距離天真無邪的童話太遠了。其實這種藉慈善發掘商機,「互惠互利,各取所需」的做法在美國早已見怪不怪,不少被贊助人還因為金額少而拒絕捐獻呢!那位造鞋老闆能以數千元「買」得這個新聞,實在是超值。



不要搞錯,常用盜版的本座不是突然扮起「知識版權大使」來;我不是設計界人士,也不是任天堂股東,對瑪莉奧被侵權自然也沒有任何感覺。甚至乎若政府能以此為一案例,豁免所有小規模盜版行為的刑事及民事責任,我第一個舉腳讚成。



但現在本座想到的,是另一位做著類似東西的人:古惑天王。鄭同學BT Prison Break學英文換來的是好學讚賞,古惑天王BT電影換來的是牢獄之災,海關人員是否要澄清一下他們的執法標準,是否以社會道德、公眾意願來衡量?一位做著無私奉獻的無業人士被人作罪犯處理,另一位以商業手法賺「創業」的學生則被大肆吹捧,若後者是一個都市童話,那前者能不算是一個悲劇嗎?



鄭金鈴或許有錯,但最錯的,是錯在「愛護」她的人,錯在「香港精神」

《星期日檔案》在結尾用了一個相當戲劇性的手法:鄭同學躲在衣櫃裡講電話→暗示家裡沒有房間所以要躲在衣櫃裡→堅持不說出哭的原因是甚麼→結束的旁白點出原來哭的原因是網絡上有人對她的「奮鬥」大潑冷水,加以辱罵。節目的潛台詞明顯不過:人家這樣「識諗」,又只得十五歲,絕對有「犯錯空間」。



回顧本年度有關NBA的文章,除了去年10月時的「開季檢閱」,就輪到這篇。這種更新的頻率反映了本座對本季猶他爵士、以至對NBA的熱情。湖人在西岸稱王,已是無法避免的事實;若然KG不能趕及在塞爾特人出局前上場的話,LBJ在總冠軍前也沒有甚麼稱得上障礙的挑戰。那……等到總決賽才開始看不是更好嗎……



湖人

在第一輪的時候,很多評論都指「爵士比預料以外強韌」、「這個系列不是沒得打」,然而所謂「有沒有得打」,都只是爭論著猶他能否捱至第六場而已。到最後,Lakers還是摧枯拉朽的將勝利拿到手。當然,無論是第一輪爵士折損了Okur,還是第二輪火箭的姚明與Mutombo退場,Lakers的晉級路上是帶有一點幸運;但即使這些人全都能夠上場,本座仍相當有信心湖人能進入總決賽──除非火箭再加一個T-Mac。



一直有人聲稱沒有了T-Mac的火箭比以前更好,但所謂「火力代替品」的Artest和Brooks,前者已不能以穩不穩定來形容,因為他連能否留在場上到最後也不能估計得到,後者則只能偶而來瘋過一兩場:這還因為Phil Jackson把不擅防守他的Fisher更派上場而已。要中和Kobe的火力不能只靠防守,己隊也要有人敢挺身而出和他鬥砍來帶動士氣:這個位置就只有T-Mac能夠擔當。

今年的湖人比去年更可怕。Bynum成為去年Turiaf的升級版固然是實力大增的指標,但最可怕的還是Kobe的主宰力──能讓Ariza、S.Brown等一眾「雞犬升仙」,你知道本座想到的是甚麼嗎?就是當年憑「鐵三角」加一眾雜魚稱霸NBA的那一支球隊。

沒錯,這隊Lakers還是會輸的,正如當年被Allen Iverson狠狠教訓了一頓;可是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Phil. Jackson輸掉的都是可以輸的比賽。所以火箭勝了第一、四、六場,也沒有多少人會認為Lakers會被翻盤的原因就在這裡。本座當時看到火箭偷到第一場時,就想說第二場火箭必須拿這一場當第七場打,否則被追成1比1時要爆冷的機會就錯過了。如今看到姚明退場,這句馬後炮還真是多餘。



Tags:


經過兩天的平復,總算能將Chelsea在這場賽事的敗因作一總結。不過各在看倌在閱讀全文之前,請留意下面兩點:

1. 即使總結了敗因,也不代表本座不會草泥球證馬戈壁

2. 這篇只是一位普通Chelsea球迷的碎矸念,你要是中立或擁巴球迷,文章也就不用看下去了。



第一個敗因源自巴塞後衛艾比度被紅牌趕出場。


Tags:

有無女?

[不指定 2009/05/03 20:00 | by henryporter ]


買Game、看Rules、約人幾乎一手包辦,近來總算是順利舉辦了幾次棋聚。初步有了成功的體驗,自然希望拉更多人「落坑」(其實也沒有甚麼落坑不落坑的,因為花錢買棋的只是本座,其他人只須付出時間和車費就可以了);不過在最近的一次邀約中,竟不約而同的從三個人聽到了同一問題:「有無女先?」

本座當時的反應立刻是呆住了。當然,女性玩Boardgame的人數在近年可說是急升,這點可以從Boardgame Café不乏女性顧客的現象可見;然而要借玩Boardgame的機會認識女孩以至可供追求的潛力對象,這種想法是否有點異想天開了?昨天一看方潤日記竟指「跟女孩子玩更屬一流/電車男必備溝女利器?」 ,才知道原來這還不是一小撮人的想法呢。

本座心中也立時冒起幾個想法:

1. 女孩是喜歡玩Boardgame,但她們只喜歡和認識的人玩,或不認識但英俊瀟灑、幽默風趣的男孩玩。

2. 假若你真視玩Boardgame為識女仔的途徑的話,相信本座,那你在整個玩Boardgame的過程中,你的眼中都只會有異性,其他東西都是食髓而不知其味。

3. 既然如此,那「落吧」、搞「Quickdate」、去一些有異性會出現的聚會如食飯看戲,成功率不是更高嗎?為何一定要玩Boardgame呢?

4. 又對於相當執著遊玩樂趣的本座來說,難道我會邀請你們這些了無戰意的對手來嗎?



5. 不是沒有女性和本座玩過Boardgame,但請再相信本座,當你知道她們是誰後,你們絕不會想再問這個問題。而假若真有你們期望的女孩和本座玩Boardgame的話,可以擔保,本座只會找更多非伴侶的異性遊玩,而非你們。

6. 最後,以「電車男」或「準電車男」級別男性而言,要認識、追求女性,從來都是迎合她們的喜好、引起她們興趣,如占卜、畫公仔、外語等作第一步。



將Boardgame當作其中一種「電車男招數」不是不可以,可是你必須自問,自己能有引起她們對Boardgame興趣的口才嗎?Boardgame涉及多種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你有信心在這些過程中不引起她們的反感嗎?否則,本座只想像到,當你向女性提出邀請時,她們眼中只浮現出一個噁心的陌生男人,不知從那裡拿出一盒不知甚麼,笑淫淫的說要「一起玩」──好可怕啊!


Tag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