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香港群貓會是一個專門收養流浪貓的志願團體,專門收留被遺棄的,以及某些被虐待重傷,原本早應被人道毀滅的重傷、殘廢流浪貓。群貓會負責人在業主的同意下,在九龍城租了某大廈單位作為收留流浪貓的宿舍之餘,亦讓愛貓人士有領養機會。除此之外,群貓會亦積極在各區舉辦動物權益講座,宣揚愛護動物訊息,可謂站在保護流浪貓第一線的志願機構。



可是群貓會在民主黨九龍城區議會潘志文眼中,卻是容忍不得的機構,只因群貓會所在的大廈,正是他的票倉,而當群貓會宿舍附近的居民向他表達種種不滿後,站在區議員的立場自然也得解決此事以換得選民的支持──畢竟,貓是不能投票的,不在他關心的範圍以內。

但即使如此,要解決群貓會所在單位引起鄰居不滿的問題,也還是有很多不同途徑解決的,例如落實與群貓會協商或找出解決辦法,甚或替其找到另一個合適搬遷的單位……可惜的是,似乎潘志文對此並不熱衷,在例行性的通知後,便開始其清剿計劃。

首先潘議員發揮其區議員強項,不停發信至不同部門如沒有關係的環保署、食環署、漁護署(其聲稱的漁農署早已改名)投訴;與此同時,傳出有人不斷探詢群貓會的領養過程,當發現群貓會可能向領養者收取領養費(約一至二百元)及打針、絕育費後,即向有關部門投訴指其販賣貓隻,違反寵物條例,過程牽涉誰人心照不宣。



而當這些投訴方式皆不果後,潘議員決定將行動升級,在四月中旬張貼聲明,將群貓會收留流浪貓會址眨稱為貓倉,並且將會址地址公開張貼:此亦即為擔心虐貓者與棄貓者上門的群貓會負責人所最害怕的部份。這種訴諸群眾的處理手法為群貓會帶來很大壓力,但幸運的是同時也讓事件曝光,開始引來傳媒與網民的注意。



根據群貓會負責人的陳述,在這些期間潘志文議員對街坊傳竟所謂群貓會的指責,例如販賣貓者、將病貓與健康貓混養、長期無人打理貓舍、不妥善處理貓屍等,都是子虛烏有的。潘志文所引用所謂「證據」,如對氣味的個人觀感、大廈記錄來訪人數記錄,並沒有和他所謂的指責連上直接關係,相反群貓會卻能從各方面證明他們定期有派人打掃,會舍有完整設施隔離病貓,以至貓遺體的火化證明,反駁潘志文議員的投訴。



假若你認為上述的所謂事件陳述都是太過主觀,那請看看潘志文面對傳媒的回應:「……強調並非迫遷,只要對方改善問題,人貓可一同共處。」明顯與其聲明中「同時亦曾要求該業主中止租約……希望得到貴大廈業主的簽名支持,強烈要求有關部門從嚴取締在民居建立『貓倉』」的嚴峻立場是兩個面口。

而假若你只接受客觀證據,那「食環署發言人回應,九龍城區環境缳生辦事處去年十月曾接獲潘議員轉介有關投訴,派員與他同往上址,發現涉案大門深鎖,但有輕微貓隻氣味,環境缳生良好,事後將個案轉介有關部門跟進。漁護署發言人表示,上年收到投訴,曾派員與區議員潘志文到養貓單位視察,未發現有人涉嫌虐待動物,收隊離去。」更足以證明政府部門已在調查過後證實群貓會會址並無問題。

潘志文議員可能也知道法律途徑已不能幫助其進行「清剿」大業,是故在張貼聲明後的4月16日開始糾集群眾,滋擾進出群貓會會舍的義工,結果兩日皆要警方到場調解,並為群貓會義工帶來極大壓力。時至4月18日,事件仍以愈演愈烈的方向進行……




近來被一堆有關世界盃轉播事件的新聞搞得頭昏腦漲,網上言論更是混亂,一時說有線卑鄙,一時說無線抵死,還好陳志雲已被拘捕,否則這筆帳肯定算到他頭上。



記憶中最早有關運動項目的播映權事件應為1988年。當時亞視重金奪得88年漢城奧運的轉播權,躊躇滿志之下連中文台也改稱為「奧運台」。從網上資料所得,之後無線電視找來李柱銘入稟法院,以「公眾利益」為由投訴亞視壟斷播映權,最後判詞為雙方共同承擔版權費共同播映。本座還依稀記得無線在《歡樂今宵》宣佈此事時的興奮情景。也或許有此案例,直至2008年奧運我們還能在免費電視台上觀賞賽事。可是世界盃就沒有這麼幸運了。

至於為何在過往已幾成慣例的世界盃轉播權共識在今年又再出現變掛,我們還得從幾方面說起。首先是自2006年世界盃時,開始有消息傳出指FIFA為求世界各地觀眾能有同等權利觀賞世界盃,規定即使由收費電視投得播映權,亦必須讓出包括開幕及決賽在內的22場賽事予覆蓋率達九成人口的電視台播放,但最後資料指出此項條款並無約束力,一切視合約細則而定,即有線電視將賽事售予免費電視台轉播並非法律責任,播映權亦演變成道德問題。



有線電視自今屆世界盃開始亦有自己的打算。首先其近來有線電視積極部署進軍免費電視市場,世界盃獨家轉播權即實為其開路利器。其次是無線與亞視多年來以「圍標」方式聯合向有線競投頭尾幾場較多人關注的賽事讓有線無甚油水可撈,無線甚至在競標前早已偷步向廣告商兜售廣告套餐,完全不將有線放在眼內。在多年積怨加上經營策略下,終讓有線決定不再向兩家免費電視台下放賽事播映權,接下來就只剩下如何站於道德高地善後及向公眾交待此等「公關事項」了。


Tags: ,


前奏之一發文後,一如所料各位爭相表達異議,這當然是一個很好的現象,因為即使你的想法是錯的,至少你肯去思考:本座由一開始要批判的,都是那些從來不肯用腦去瞭解政治問題,卻只把一貫的道德標準去作粗疏判斷的「知識份子」──他們甚至比民建聯支持者更讓人鄙視,因為前者與本座的分歧還可說是在立場上的分別,但後者卻只是純粹的腦殘。

當然,假若你動腦想後還是以為「民建聯成功爭取香港社會繁榮穩定」,那下面的文字你也不用看下去;那些「因為社民連行徑令我或其他人噁心所以不再支持泛民主派」更是膠都費事俾。但如果你的立場是「我反對社民連的原因是因為我以為有更好的方法爭取民主」,那我們或許可以看看究竟「溫和理性」爭取民主是怎麼一回事。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