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場四比四,比賽結束後,不知是快樂還是失落!

早兩星期說過,歐聯八強的首回合對車路士,沒有了以往典型晏菲路式的濃烈氣氛,看過昨晚和阿仙奴交戰的4:4賽果的球迷,應該會認同,晏菲路的利迷們早已把焦點轉移到英超,昨晚主場的氣氛根本就是往日的歐聯。

幾個談論焦點,首先是又失四球,防線問題?個人意見防線是有疲態了,艾比路亞 (Arbeloa)及奧利里奧 (Aurelio)的防守意識都在水準以下,也難怪了,今季右後防似乎只得艾比路亞一人獨當一面。有位朋友是忠實利迷,我相信他是少數討厭加歷查的利迷,但我又很難反駁其觀點。不是說今場賽事,而是事實上過往有些失球加歷查是要負全責的,但加歷查往往是利記老大哥,加上又是多年忠臣,其錯誤經常被淡化了!與其右後防只得艾比路亞一人,何不以加歷查與其輪換?中堅可用史基泰爾 (Srktel)及艾加 (Agger),再加上仍有個老當益壯的希比亞可作中堅之用,可惜賓尼迪斯較少這樣做,仍喜歡以加歷查作中堅的鐵膽!



第二點是艾沙雲入四球,無可匹敵,與其這樣為何上周六的足總杯對車路士,雲加領隊不派其踢正選,反而留待今場?唯一解釋是雲加認為解決車路士比解決利物浦來得容易,又或豈非認為爭聯賽第四比爭足總杯決賽重要?作為利迷其實沒有太大興趣理會雲加想甚麼,只期求阿仙奴及後作客奧脫福時也會盡力而為。

第三是又入四球,再顯示托利斯實在太重要,其所入兩球都只是半餐士。個人反而更欣賞班拿約冒著受傷的危險,飛身頂入的第二球,完全是鬥志的表現。利物浦最近八場賽事有五場是入四球或以上,只計得球的話已是榜首,不要忘記季初托利斯缺陣不少賽事,若季初不少0比0賽事球隊有如此表現,形勢固然會大大不同。

所失的第四球,當時仍是三比三,第89分鐘開角球時,驟眼所見連加歷查及艾加也企在禁區內搏頂頭球時,已深知不妙,果然就被禾葛特加艾沙雲兩隻快翼射成三比四!令我聯想起上季歐聯八強時,禾葛特亦曾經憑一己之力差點踢利物浦出局,今場這個失球似乎是忘記了上季的教訓

在謝拉特缺陣下,不想用「力保一分」去形容,因為以鬥志及宏觀來看,未能全取三分是可惜,雖則也只能怪自己的錯誤。除了後防的疲態畢露,其實可再作批評的地方也實在不多!打敗曼聯後曾經說過,深信若要贏取聯賽冠軍的話,餘下比賽必須全勝,如今已經斷攬,當然也未可絕望。但若總括來說,若球隊到季尾仍然維持到這種鬥志,就算贏不到冠軍,我等利迷已絕對收貨!

撰文:思力  編輯:Henryporter

聲明:本文純粹為作者意見,與本Blog擁戴Chelsea立場無關



Tags:


社會篇

常道:「支持社民連的,行動愈激烈忠誠心愈高;反對社民連的,態度變得最溫和也不會支持」但客觀點說,社民連的確就此事喪了兩大群體:學校和家長的支持。

對他們來說,仆街其實比掟蕉更難接受,只因後者尚能以「掟唔中,只是形式」來解釋,可是若學生和子女問到:「為何可以講仆街?」,根本沒有任何可以作「讓步/認同」的空間。再退一萬步而言,即使學校和家長心底裡認同的「仆街不是粗口」的說法,可是他們都心裡明白,要讓自己的學生和子女以「仆街不是粗口」的逆主流價值觀生存的成本實在太高,所以最後根本不會有人願意如社民連般,願意讓自己的子女和學生承擔改變社會價值謬誤的重責。

其實,與其說「仆街事件」反映出社會對道德的反思,倒不如說是這次事件正衝擊著傳統香港精神,因安於遵從的規則與價值觀受到滋擾,從而產生出自衛的一種反應行為。



最明顯的例子即為「只許特首9up,不許議員仆街」。有人指選擇性檢控的原因是特首早已認錯,反而社民連卻一犯再犯。然而,特首所謂的「道歉」只稱自己為「講錯讀音」,是一種典型「香港仔式」的逃避責任、混淆視聽式的道歉,實際上對於其爆粗本質,卻完全沒有正視。

但社民連呢,接二連三的衝擊社會規範,逼迫一直安逸於好市民要重新估量自己樂於遵從的社會規範;結果為了捍衛自己一直信奉的價值,起來「抗擊」社民連可說是最後的途徑。有人指責「粗口事件」讓焦點集中於粗口本身而讓議政被忽略,其實若沒有「仆街」,我們根本連議會發生何事也不會去管,又或者說,無力去管。

傳媒在這次事件的態度仍頗堪玩味。絕大多數的電子傳媒都以「過渡處理」的形式,不但將以往曾在電視上出現的「仆街」刪掉,甚至連「臭四」、「狗官」都作一併處理。本座並不認為這種做法是自我審查,反而是為了向公眾劃清自己與「粗俗」之間的界線,以及建立一個整頓社會風氣的帶頭人──畢竟,這些媒體本時報導新聞(尤其是娛樂新聞)時,已經夠墮落了。



星島的何柱國威風八面,要以出版鉅子的身份為「粗口」二字劃下註腳。可是隨便一看星島旗下的《頭條日報》,足見傳媒精神分裂的極致:政治新聞義正詞嚴的批判社會道德風氣,娛樂版卻極盡低劣之能事,以女性肉體與意淫字眼擢取讀者視線。



這又牽涉到「更改價值觀」的成本與利益問題。香港人難道不知道這些無恥的爛新聞存在嗎?可是在批評之餘,他們更愛看,而當利益蓋過了爛新聞衝擊社會規範的成本時,我們便變得容許它們的存在。相對,因為更改「仆街」的社會規範的成本是高得難以想像之餘,又幾乎毫無得益的情況下,即使再舉出一百個「仆街不是粗口」的理據,人們也寧願繼續掩耳盜鈴下去。



政治篇

曾肉成透過主席權力界定「仆街」為不適當用語,而黃毓民也彷佛配合一般在新一輪的議會發言的時候,改以普通話發言,以「不該」為仆街事件找了個下台階。開玩笑的說句,一件看似收拾不了的風波竟然這麼安靜的完場,要說兩人不是「有路」真的很難相信。


Tags:

只有兩間書局不願去

[不指定 2009/04/15 18:17 | by henryporter ]


三聯為富不仁的不愉快經歷,之前已特別撰文提過了,再加上一直對這些售價昂貴,只憑地利和金融旅遊湯水書擠壓小書店生存空間的聯合出版集團大書店不存好感,所以中華、商務如非必要也不會去,三聯更是列入不受歡迎名單。

想不到多年前大力推薦的愉林,如今也終於到了訣別的時候。作為多年免費或半價續會的會員,曾因其擴充至書坊、分店三間而感欣喜,也為其撤走本座最愛的麥田軍事系列叢書而感悲傷,甚至為其搬上那不方便的8樓而拋下一句「沒有必要都不會上去」的晦氣說話……不過本座其實心裡都明白,這些都是商業考慮下所做的決定,所以最後還是乖乖的繼續其忠實支持者。



可是第一次感到愉林變質的是上次書展的時候。洶湧的人群爭相搶購那不算吸引的折扣和書目,工作人員由於實在太繁忙也懶理幾經辛苦迫進人堆裡的本座,讓本座突然發現,原來愉林也開始有點大書局的架勢了。



當然,要拿這樣的事件去批評愉林,也似乎是偏頗了點,所以今天趁臨關門時電梯不多人,再一次登上愉林去訂一套《冰與火之歌》。入店後往書櫃一看,在網絡上缺貨的第一卷就在架上,不愧是本座最愛的愉林啊!拿去櫃檯一問,售貨員指此系列除了幾本架上擺著的散本外都賣掉了,要買一套的話只能訂書。這是相當合理的建議。

雖然愉林訂書,特別是訂一些冷門書的時候一向慢條斯理,可是想了一想後還是下決心落訂,「順手」還拿了數百元新書兼順手續了新會員證。二千二百元的年度消費,原來本座口說少來愉林,在這裡砸的錢也還是最多的;一直到處理訂書時,問題來了。



首先是本座依稀記得「冰與火之歌三部曲」之後還再出了最新的四部曲,想一併訂購,誰料售貨員老實不客氣的回了一句:「你肯定?書名叫甚麼?如果不肯定的話我們不能給你訂,因為訂錯了你不買,顧客又不要的我們會很難做的」本座聽到這裡幾乎想爆粗了,冰與火之歌的四部曲書名雖然不記得,可是既然叫四部曲書名必定有「冰與火之歌」這個關鍵字吧?在訂書時出現問題才再問一聲有何難度?不過本座也明白售貨員只是避免揹鑊,保障買賣雙方的決定,也就把這啖氣吞了下來。

誰料原來接下來才是正場:「 每本訂書訂金50元,你訂8本,盛惠訂金400元,不收信用卡」本座幾乎O嘴O到下巴跌下來:50元訂金?記得以往訂書,每本才收20元,才不過一年多就漲了那麼多?再瞄了瞄第一本的售價:才64元一本你就要收我50元訂金!

訂金不收信用卡,本座明白是因為怕訂不到書要退回訂金時,手續費在此會蝕了幾%,但無論貴賤,一律每本50元的訂金,不就早已他媽的保障了你客人訂書不買的風險嗎?難道所有便宜都要給你佔盡才算是做生意?



你說「生意就是這樣做,不滿意去別家」,沒問題,同是旺角區,去馬健記訂,0訂金8折;去田園訂,同樣0訂金8折之餘,還可以用每100元送10元的書劵──雖然比愉林的會員7折麻煩了點,不過省的錢還是差不多。在這兩間訂書,速度比愉林短一半之餘,和藹可親的田園老伯之前還給本座訂到了幾本不容易找的星光軍事叢書呢。

最後,如果你是愉林支持者,要罵「身為消費者嫌三嫌四,不了解經營者的苦處」,沒問題。而且和三聯一樣,愉林少了像本座這些不買大熱新書,老是搞訂書此等工序多又不賺錢的麻煩客人可能更好,但似乎本座與愉林多年的緣份,是要告一段落了。



即使田園面積較少,擺放的書種又常常不是本座最愛,但它至少還未像愉林般,連一點點的人情味也失去,日後應會為本座最常去的一間。再說,雖然距離「小康」尚遠,那一點點的折扣差價,本座也還承受的起,大不了去網上訂書,免得再受一肚子氣。





不單因為「相逢」次數多,「牙較」味濃,也因為身邊利迷實在太多。FB、MSN隨手一拈也有20多人,每當利記嬴波時見身邊人輪流慶祝實在讓人眼冤(例:叫思力寫賽馬逸事不寫,偏偏晏飛路看台次次準時交稿)。加上聯賽次回合因一球冤枉紅牌飲恨落敗,所以只有在歐聯場上,Chelsea絕不能敗給Liverpool



毋容置疑,Ivanovic是今場的救世主。不知Liverpool有否因為一向負責「逗後」的右閘突然上次助攻感到不適應,然而此子第一球靈活繞過Alonso,第二球「Zip」往Gerrard背後爭頂得手均為傑作。也掩蓋了Drogba門前連番失機的缺撼。

如古烈治在賽後所言,在被抨平後賓尼迪斯並沒有調整節奏,繼續採開放式鬥攻打法是為致命傷。要知Chelsea最怕的,就是中場被一堆防守中場堵塞,無法打開擅長的組織性打法,連帶側擊的弱點也暴露出來,最後在老鼠拉龜的情況下被人悶和或犯錯輸球是常見的事。



可是「戰術大師」貪勝不知輸,在下半場仍以大開大合形式對敵,須知穩守突擊素來是Chelsea強項,中場傳送立時運轉順暢,連帶攔截也在士氣高昂下更加準確,若非Drogba浪費Ballack等人的多番妙傳,今仗豈止只入3球?

在落後1:0之後,其實好一段時間Chelsea打得並不好,可是Liverpool也是半斤八兩。古治邊鋒效應被剋制,Torres單箭頭的問題即表露無遺。若Robbie Keane在場的話,豈容Terry為Alex包位甚至參與對費托的二人夾擊?



→Chelsea棄Mikel取Essien,Liverpool缺馬斯坦蘭奴而出Lucas可說是另一關鍵。Lucas的缺點可留待其他利迷品評,但就Essien而言,單是其今仗為全力中和謝拉特的威脅而甘於扮演低調的防守中場角色,同時卻成為全場成功傳送率最高的球員,這是Mikel在擔當同一角色時所不能做到的地方。


即使第三個入球有敵方士氣已渙散之嫌,可是Maluda傳出那個妙到毫巔的橫傳剎那,本座不禁衝口而出:「買你回來就是要你幹這些!」Hinddink真不愧為Hinddink,這個歷經三帥,早已被認為廢了的左翼,敢繼續起用之餘還要在兩場間一口氣做出了1入球2助攻!

這場怒破Liverpool主場不敗與近來的連勝,可說一吐烏氣。然而本座對Chelsea未來的賽程未感樂觀:最大的問題仍是不同曼聯和利記,Chelsea只能靠個人技術與對手的錯誤進球,卻不能如前者般製造水銀瀉地的強攻猛煨炸,強行撬開對手防線。再加上12碼向來是Chelsea罩門,足總杯與歐聯等若讓人半球,不得不叫車迷擔心。



利記擅演反勝奇跡,是故雖來戰在史坦福橋穩坐1:3作客入球的優勢,Terry缺陣的Chelsea仍不容掉以輕心。不過如真有奇蹟的話,100%的車迷都會希望Chelsea最終能在聯賽「超利趕曼」,後上奪冠!



Tags:


沒想到十四個月的主場不敗之金身,被車仔一晚狠狠地洗劫!對上一次主場敗陣是08年足總杯1:2敗於班士利,猶記得那場波利物浦久攻不下,班士利全場只得兩個機會便偷襲成功,很不忿地出局。但昨晚敗於車路士1:3是完全咎由自取,無話可說。

久沒有經歷一晚如此失準的利物浦後防,當然球員不是機器,狀態有起跌亦無可厚非,卻想先說說一兩點客觀因素,或會是影響利物浦是晚失準之因。首先,昨晚從電視直播看,或接收來的聲音,晏菲路的氣氛明顯不及早幾年歐聯淘汰戰對車仔般熾熱,亦比上屆四強主場之戰猶有不及。往屆歐聯利車碰頭,要數晏菲路氣氛最熾熱的一次,必是
05年那一屆,當屆利物浦聯賽不濟,連第四的歐聯資格也笈笈可危,只是歐聯卻過關斬將,在當屆聯賽兩次僅負車仔0:1的前提下,晏菲路球迷像誓要在歐聯報仇,縱使人腳方面當年差車仔何止一皮,但當晚的血肉長城,晏菲路的KOP看台上擁躉們的眾志城成,如何一兵一卒抵擋車仔排山倒海的攻勢,到現在仍瀝瀝在目!

大家也會記得當屆是路爾斯加西亞
(Luis Garcia)那「半個入球」,「球迷飢嗌回來的入球」而淘汰車仔的。對比起昨晚,不能說是天淵之別,但主場球迷們的氣勢絕對是不及以往,缺少了多一項可球員推動力的因素。擁躉們沒有以往熱血沸騰的反應,可見於甚至早段托利斯入球之後,全場氣氛亦有點「不太意外」的感覺,好像只是一般聯賽先開紀錄的入球,像是一早預計如此發展!當然,這是因為第一,近仗利物浦的表現實在太好,好得令大部份利迷每仗都期待著勝利,有點奉旨期待著在主場再次看表演,像如何摧毀皇馬和曼聯一樣。

每當眼前的勝利好像是垂手可得之際,就連球員都是這樣想的話,往往就愈容易有危機潛伏著。第二,歐聯遇著車仔實在太多了,多到已達反高潮的效果。是晚比賽兩隊亦明顯放開懷抱,不像往屆對戰時那樣謹慎,亦好像不再想用心力和對手「步步計」,因為往屆的比賽真是太費心力功夫了,謹慎得像是出錯便判了死刑一樣的態度比賽,今仗可謂截然不同。再者,今屆利物浦罕有地到了四月時,聯賽仍然有爭逐的機會,亦令分散了大眾們對利物浦在歐聯的期望。潛意識中得到了一個下台的藉口,「就算歐聯出局,還有聯賽!」況且,歐聯五隻輝煌的冠軍,多添一兩隻也只是錦上添花,比較起聯賽十九年的宿命,一般利迷對歐聯的慾望比聯賽的猶有不及。這些客觀因素下,是晚對著瞭如指掌老對手,很自然地戰意便未及往屆般濃烈。

放開懷抱之下,托利斯於早段便在一個不常見的車仔缺口下先開紀錄,在領先
1:0下,轉眼間對方杜奧巴已有兩次致命的機會,可先取作客入球,當時已知不甚妥當,失球好像是遲早的事,最後的結果還是被老問題打破了缺口。利物浦防守死球時經常招人批評的區域聯防,是晚亦暴露出整套戰術的最大漏洞。區域聯防的意思就是各人防守自己所屬的區域,皮球被傳到那個所屬區域便由防守該區域球員負責清波。對著一些球隊,區域聯防是比人釘人好的,因為人釘人會走漏人,一個不懂頂頭球的球員如被釘漏,便可為所欲為。

區域聯防的好處就是就算走漏人,因為那區有防守球員也可以及時清波,威脅也可及時解除;另一方面,亦可特別擅長於作快速反攻,清波的守衛容易向著目標人
(Target Man)解圍。可是若用區域聯防的話,遇上一些善於鑽營空隙的球員,便顯得好像不設防一樣!就算不計是晚兩次的伊雲奴域(Ivanovic),聯賽對愛華頓一仗卡希爾(T. Cahill)的一頭球又是這樣地鑽營空隙,解破區域聯防,令利物浦慘失兩分。若仍然堅持使用區域聯防的話,如此難看的失球還是會陸續有來!這仍有待教練智囊們去解決。

一連失兩球角球的戰術,後防亦開始散渙,第三球就像是整晚表現的總結!車路士是晚罕有地有太多機會可盡數,若是杜奧巴把握力好一點的話贏多於
3:1亦不算過份。後防太多誤傳,多到可媲美紐卡素!中場盧卡斯(Lucas)即使有一兩腳建設性的好波,可是卻太易失去控球權,一來喜歡上腳,二來他和沙比阿朗素(Xabi Alonso)的默契及企位仍有待改善,心理素質亦有待進步。

看來下半場末段托利斯
(Torres)又有點舉步維艱,那種孤掌難鳴的感覺真是氣餒!始終認為,如上年留到高洛治(P. Crouch)的話,可變性則大得多,至少多了高佬掩護的一瓣!欠缺了掩護,托利斯要在禁區內找空位殊不容易,因為單一前鋒太容易Mark死!難怪季中曾傳出希斯基(E.Heskey)或會回巢。個人則認為維拉的卡維(Carew)或會是另一選擇。

不太晏菲路式的晏菲路首回合賠上三個作客失球,次回合要入在史丹福橋入三球真是談何容易,當然奇蹟不是不可能,但如有奇蹟的話,相信九成以上利迷都寧可奇蹟出現在聯賽!

撰文:思力  編輯:Henryporter

聲明:本文純粹為作者意見,與本Blog擁戴Chelsea立場無關

 

 



Tags:


明知棋友難約,也還是一副接一副地買,似乎本座也墮入了Boardgame餓鬼道了……積極約棋之餘,身邊的朋友也每每問及「來你家裡有甚麼玩?先說說看」所以也在此介紹一下「4副全輸」的新桌遊,以作為約棋的解答文……

《Shadows Over Camelot》

故事是於圓桌武士時代,由亞瑟王統領的國度被蠻族、敵對黑騎士、火龍等不同的危機所包圍著;圓桌武士們為了拯救世界免被黑暗所侵蝕,因而紛紛展開尋找聖杯、石中神劍和蘭斯洛聖甲的旅程,然而這班看似團結的英雄們,當中卻有一位判徒潛伏其中……



《Shadows Over Camelot》無論是卡片、圖板,還是投石車和地圖等碎件上,都設計得相當精緻,能輕易找住初學者的目光。不過最吸引本座的還是其耳目一新的玩法概念:遊戲中所有玩家都是站在同一陣營,為同一目標而努力。至於敵人與危機的出現,都是透過每個玩者回合中抽取危機卡來引發,而在一波又一波的挑戰下,玩家要藉著溝通和合作來化解,玩起來很有臨場氣氛。



但另一方面,有人批評《Shadows Over Camelot》玩法欠缺變化,在多玩幾次了解系統後,就只變成了「分組接龍」遊戲。但其實遊戲為了防止這種情況出現,特地加入了「叛徒」這元素,讓一眾玩家中潛伏著一個搞破壞的人,在不被其他玩者察覺並指證的情況下假意合作,實則全力阻撓各種任務的成功!



雖然只玩過一次,但本座已逼不及待的連新出的擴充版《Shadows over camelot merlin's company》也買了回來……當中除了新加入8位圓桌武士供玩家選擇外,以往只在卡片看到的梅林大法師也現身於卡美洛國度中,抵抗更多傷害更大的黑暗事件!還有一點就是擴充版當有8人同時遊玩時,還可容許2位叛徒的出現……真有可能集齊8人來玩嗎……

延伸閱讀:2009年第一個遊戲:絕望武士之絕望的戰報



《Imperial》

享負盛名的名作。概念上有點像《Diplomacy》,6位玩家操控歐洲6強進行爭霸,至當中某一國家擁有壓倒性強力時結束。表面上和一般外交戰爭遊戲無異,可是當遊戲引入「國債」概念後,隨即來了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勝出條件由擊敗歐洲敵國,一下子變成了賺取最多金錢!



在《Imperial》中,你時常可以發現以下的情況發生:英國對你有威脅嗎?把她的國債都買起來,換你來操控英國!發現有人暗地裡收購你操控的德國債券,那就索性把德國搞爛,兩敗俱傷收場!此外你還可以偷偷買入奧國債券,然後假借自己操控俄國之便,以俄軍保衛你在奧國的利益──當然還可以打爆別人的國家,讓他的國債都變成了廢紙。


Tags:


對於一個利物浦球迷的香港人來說,一九八九年是有雙重意義的。

當年經歷過八九年民運的香港人,在當年六月看著很多六四事件中電視畫面帶來的震撼,刻骨銘生。如果當年既是香港人,又是球迷的話,早於一九八九年六月的兩個月前,即1989年四月份,其實已經能夠在電視直播中,感受到一次慘劇帶來的震撼。所說的這宗慘劇,雖然和六四事件沒有甚麼關係,但就好像冥之中安排了在六四之前上演一記序曲。這件慘劇是發生於英國的錫菲特,史上稱「希斯堡慘劇」(Hillsborough Disaster),喪生的96人全是利物浦球迷。

希斯堡慘劇的四年前,亦即1985年,亦發生過與利物浦球迷有關而導致英國球隊被禁止參加歐洲賽幾年的希素慘劇。)



如果是二十世代或更年青的或許不知道希斯堡慘劇是甚麼。因為實在太慘,寫著寫著,筆者的心情甚是沉重。慘劇發生於1989年4月15日,地點是錫菲特(Sheffield)亦即球隊錫周三的主場希斯堡,當日上演的比賽是英國足總杯四強戰利物浦對諾定咸森林。是次慘劇是由於湧入球場的球迷過多,導致鐵網圍著的企位區域過度擠迫,繼而發生人群踐踏及擠壓在鐵絲網而呼吸困難致死。

(希斯堡慘劇發生資料: http://zh.wikipedia.org/wi...

慘劇發生時,香港某電視台是直播這場球賽的


Tag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