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Road to Canterybury》最先吸引我的,是它最高只限3人的遊戲機制:畢竟難得有款遊戲是專門設計得三人玩的,我對上購入的已經是Martin Wallace的《God’s Playground》了;它的美工也相當精美,甚至精美得和它簡單的遊戲系統完全不成比例。但說到這隻遊戲的最大賣點,還是它的主題:引誘朝聖者犯罪,再藉此販賣贖罪券圖利──天啊,有甚麼會比這種黑暗的題材更能吸引喜歡惡趣味的玩家呢?



《坎特伯雷故事集》的是英國一部詩體短篇小說集,內容記述了29位朝聖者前往Canterbury旅享互相分享的各種故事(有點像《奇幻世紀》和《海柏利昂》……)。但《The Road to Canterybury》的遊戲版本將內容作出修訂,玩家變成了與七位朝聖者隨行「贖罪教士」,當中一邊採取措施讓朝聖者們陷入誘惑中而犯下各種罪行;另一邊則向其兜售贖罪券以從中圖利。



可是,大家都知道「贖罪券」是騙錢的玩意,這班朝聖者因贖罪券減輕了罪惡感而繼續愚蠢的持續犯罪,最終在惡貫滿盈的情況下被送入地獄:此時撒旦就會因應這班導人向惡的教士,因應他們假裝赦免的罪惡數目、收集的罪惡種類等條件作「論功行賞」。而假若你就是那位直接將朝聖者送往地獄的教士,更會獲得最大賞賜:「Last Rites」教士只要憑著這個標記,就能作出連續兩次行動,締造出更多的利潤!



以上就是有關《The Road to Canterybury》的描述(我承認是加了點修辭於其中),很吸引吧?但事實上卻不是這回事。


Tags:


不輸《借物少女》

再一次慶幸自己秉持一向的習慣,在觀看《紅花阪上的海》前儘量避免接觸任何與電影的相關資訊;當然最重要的是讓自己忍耐不看,從某程度上來說比《紅》更精彩的NHK紀錄片《父與子的300日戰爭 》,才能讓我能在最客觀的情況欣類宮崎吾郎這一次絕地反擊。



從結論說起,《紅花阪上的海》未必是一套最出色的作品,和宮崎駿作品相比的話,就如這位老人家所說一樣,連給予後者「一點壓力」的水平也沒有。然而若以《地海傳說》的基準來說的話,《紅》卻又好上太多了:假若《地》當年76.5億票房是「過譽」,那《紅》的44.6億則明顯是低於此作應有的成果。



在《紅》的初段,我還一度擔心故事太過平淡而變成一套悶作,但因為女主角討人喜歡的形象很快便確立起來,再加上甚有《千與千尋》「油屋」味道的「拉丁樓」學生會室給予導演很多發揮逗趣笑位的機會;所以90分鐘下來,我竟然找不到感到沈悶的「看錶位」或「廁所位」,反倒是愈看愈投入。



很多人都會拿《借物少女》和《紅花阪上的海》作比較,因為兩者皆為宮崎駿退居幕後放手與後輩發揮的作品。誠然從畫面質素與表達技巧方面,前者的確比後者出色很多:《借》的人物塑造很有吉卜力的味道,不同人物之間的形象相當鮮明活潑,不像《花》除了女主角和兩三個配角(如妹妹和四眼仔),包含男主角在內的其他角色的模模糊糊的,叫人很難留下深刻印象。



此外《花》在鏡頭運用方面也不是很自然,有時會出現一些古怪的連鏡和鏡頭轉換,感覺是表達給人說「我能這樣做」多於真正利用鏡頭帶著故事走;尤其是片末所謂「高潮」的一場追逐戲,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讓人緊張的速度感;唯一真讓我認同的高水平鏡頭,大概就只有男女主角乘單車滑下山坡的一段。



而我覺得最不可饒恕的,還是吉卜力一直引以為傲的畫質,不知為何那些背景總有一點粗糙的感覺。人物面相就更離譜了,「走樣」的例子已到了俯拾皆是的地步;不少男女主角同在的鏡頭,面相表情竟都是99%相似,難道是要暗示「兄妹」這個偽元素嗎?相比起來,《借物少女》即使構圖與背景方面很多時會比《紅》要複雜得多,但整體卻能做到「一絲不苛」的水平,而無論人物塑造還是面相表情皆很有宮崎駿的味道,這除了因為米林宏昌長期參與吉卜力製作,經驗比宮崎吾郎優勝以外,在預算分配方面《紅》相信也是處於同樣的劣勢吧?



不過即使在畫面質素上大獲全勝,但整體而言,我卻還是喜愛《紅花阪上的海》更甚於《借物少女》。


Tags:

無論你懂不懂籃球,林書豪都是你不能忽略的名字。除了白宮發言人特別表示奧巴馬已開始關注Lin的表現外,《Time》、《經濟學人》、《Forbes》和Freakonomics.com都分別以Jermey Lin為主題撰文,內容牽涉到他的虛擬市值 和在遊戲中的數值亞裔美國人的身份認同問題NBA勞工市場在發掘人材時,因對長春藤球隊和國籍身份的偏見而產生疏漏以致從經濟學角度來看,林書豪應否立刻結婚 。若連美國都如此,可以預期中港台三地必然有大堆與籃球毫不相干的「另類專家」冒起,爭先恐後的就Lin-sanity還未退潮前留下幾坨「偉論」。



本來談談自己不熟悉的題目也不是甚麼問題(例如本座現在也未能免俗),可是你至少也應該做點功課。台灣目前「專家」,因為連水牛城勇士隊和金州勇士隊都搞不清被當成了笑柄,大陸記者沈洋向Kobe詢問:「你會給予林書豪甚麼建議?」也被視為腦殘問題。那麼香港呢?只會出更尷尬的醜,分別只是因為讀者水準更低,能夠輕鬆的蒙混過去而已。

由於貪圖方便,我只隨意找找這兩天的《蘋果日報》作例子,便發現了多達5位寫手嘗試以林書豪借題發揮賺稿費,但偏偏幾位仁兄對這題目的一知半解,最後只顯出他們膚淺和愚昧。



莫乃光:IT井底之蛙

例如莫乃光在〈社交媒體創造傳奇 〉大讚林書豪善用社交網絡助其提升人氣甚麼的,實際上購買自己網站、寫xanga、拍Youtube、玩twitter等在美國大學籃球員、以至NBA球員間早不是甚麼新鮮事(如曾在NCAA已紅透半邊天的Dee Brown),這在美國人之間的生活常態,毫無大書特書的價值;林書豪在社交網絡所作的一切也只是為了好玩,而不是甚麼名聲促銷。莫先生以所謂「泛民」IT代表身份寫出甚麼「腳踏實地的作好社交網絡的基本功夫」,實在叫人發笑之餘,又感悲哀。



尹思哲:比擬不倫

至於尹思哲在〈學林書豪爭普選 〉的內容更讓我「R爆頭」:

「當我們本來說好了的選舉權,被限制在只有1200人的小圈子的時候,難道就不像林書豪明明簽了NBA,卻要被迫下放到次等的D-League作賽嗎?」。NBA的D-League,本身就是讓技術不足,或有待證實自己實力的球員磨練的地方啊!林書豪不就是在D-League取得Triple Double後,才又再有機會重回紐約板凳,最終爭取到一個爆發的機會嗎?若沒有D-League,林書豪可能連美國也待不下去,要到中國或歐洲打球了,怎可以將事情說反了呢?


Tags:

[NBA] 談談LIN來瘋(下)

[不指定 2012/02/17 13:52 | by henryporter ]

沒想到本季的第一篇NBA文章竟不是談我最喜愛的爵士隊,也想不到自己竟未能免俗,為這位突顯冒起的華裔新星歌功頌德──無他,只因林書豪自的表現實在太振奮人心,甚至比我所說的上一個傳說,Sundiata Gaines打敗小皇帝的故事更神。



上帝才能創造的舞台

林書豪本身的速度不屬上乘,讓其能在NBA列強中站穩陣腳的,還得靠Pick & Roll的幫助;偏偏,Mike D'Antoni除了early offense這套看家本領外,最擅長的就是擋切戰術:這在Steve Nash的年代就已充份證明過了。當我在看NY對Utah一戰時,最讓我痛心的不是爵士輸球,而是在史龍時代最擅長的擋切系統,竟然被敵人作為屠宰己隊的工具!

看到水土不服的Devin Harris和實力有限的Earl Watson,林書豪的演出曾讓我閃過「或許他才是爵士隊的最佳答案」這個念頭;但當Ty Corbin上任後就將沿用多時的Jazz System全部棄掉,只保留了把一堆筋肉棒子往內線推的簡單inside-out戰術,不禁讓我懷疑就算林書豪到了爵士隊,Ty Corbin能否發掘得出他的真正價值。



很多人批評勇士隊、火箭隊甚至Mike D'Antoni沒有眼光,但這全部都是事後孔明。雖然現在林書豪打得像Tony Parker一樣威風,歸根究柢還是依靠系統戰才發揮出來。先不說早已有優良後衛群的前兩者,就算爛如NYK,本身Carmelo Anthony的存在早已佔了大量的控球時間,又怎會想到一個體能並不特別突出的球員能作為球隊的核心?

可是機會真是來了,而且來得相當巧。在籃網一役,Carmelo的發揮不佳與Amare的犯規麻煩,給予Lin林書豪一個掌控開火權的機會,而他也的確把握住這個機會轟入25分7助攻。但神奇的還在後頭,Melo的傷出加上Amare兄長的車禍,讓Mike D'Antoni連猶疑的機會也沒有,就直接讓林書豪在爵士一戰打上44分鐘。



兩位主將退場讓Lin再次握有完全的球隊主導權,但這還得要感謝上帝把Tyson Chandler留了下來。雖然我在小牛時期也曾看過「拳王」與Jason Kidd的一些擋切配合,但我從來沒有想過當變成了主攻戰術之時,Chandler會如魚得水。無論是卡位還是之後的走位,Chandler和Lin的配合總是那麼完美,讓人總是奇怪明明只是將同一套簡單戰術重覆使用,對手對此卻毫無對策。



此等情景令我聯想到的,自然是Stockton & Malone、Deron & Boozer這兩對經典組合。然而和前兩者不同,Chandler沒有甚麼外線能力,所以在絕大多數的情況下只能以Roll-in作結,所以此時其他隊友的支援就相當重要了。

首先是Novak穩定的3分投射,讓對手在放空3分還是放棄協防之間得作痛苦的選擇;再來是一種搖擺人如Fields、Shumpert、Bill Walker等三不五時的「開竅」表現──這些隊友不是只能充當功能性位置,就是還未有資格作球隊的主攻手,在球隊的定位上並沒有與林書豪衝突的地方。更何況當你發覺隨著林書豪的分球進攻,比起單打獨鬥更爽?沒有搶球打,各有發揮空間,當你看見連原本已跌入龍套級的Jefferies也能打得虎虎生風的時候,都會明白這個陣容配搭根本就是讓林書豪颷而設的組合。



林書豪不是John Stockton。至少目前不是


Tags:

[NBA] 談談LIN來瘋(上)

[不指定 2012/02/16 02:41 | by henryporter ]

前言:這篇原本是在速龍一役已寫好要發表的文章,沒想到今天Lin-sanity竟再創奇蹟,進行了他在NBA生涯上的第一次絕殺,即使稍稍進行了一點加工和修改,但內容難免有點跟不上最新情況(更何況Lin-Sanity的傳說還在繼續……)請各位多多包涵。

新的亞洲夢?

有人奇怪亞洲選手登陸NBA已不是甚麼新鮮事情,尤其是之前才出了個「亞洲之光」姚明;可是Jeremy Lin的堀起對很多籃球迷來說,卻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意義。首先,姚明雖然在籃球投巧上的確有著個人之處,但他能登陸NBA的最基本因素還是就著身高的優勢;相比起來林書豪充當控球後衛的條件,籃球智商和視野要比身裁此等先天因素重要得多。

其次,姚明猶一開始就以第一狀元身份加盟Houston Rockets,林書豪卻是經歷一段巔沛流離的「流浪球員」生涯,才突然如一顆超新星爆發起來。當然在NBA這種替補上神檯的例子不是沒有(印象中有Isaac Austin、Darren Collinson、Flip Murray等),但如林書豪般在一隊百廢待興、領導待炒、主將缺陣的情況下,以一名無名小卒的身份接管球隊,在六場的「夢幻之旅」中成為領隊、隊友、支持者心目中的救世主,當中的戲劇性、猶如連續穿越六個針孔的難度、讓人感動的每個時刻,沒有任何一個nobody一躍成名的NBA故事可以相提並論。



如果林書豪不是亞洲人,甚至不是基督徒,相信這個UNDERDOG的籃球故事會簡單純粹得多,而不致於被中國人、台灣人甚或基督徒不停抽水,以此作為愛國、愛神的樣板。但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精神,也就順帶提提有關這兩個議題的看法。

當林書豪多次被記者問及有關國籍問題時,他都只是含糊其辭的矇混過去,沒有排除任何的可能性,證明他並沒有太強烈的所謂身份認同的概念。雖然大陸否定雙重國籍的法律對林代表中國國家隊有著相當的障礙(這代表他必須放棄原本的美籍和中華民國籍),但只要一想到被捧為「姚明第二」的英雄級對待與背後龐大的商業利益,這也是為何Lin始終擺著「Never say never」的原因。

加入台灣藉的話除了能保住美籍,由於父母都是台灣人,自然比較順理成章,對於林書豪開拓亞洲市場也不無幫助,但由於大陸不是網絡言論已將林書豪的選擇提升至「民族層級」的問題了,加入中華民國是否會讓這個龐大的消費群有「背叛」的感覺,也是需要考慮的地方。但我想林書豪真箇需要考慮這個問題,大概也到了他不能再在NBA立足的時候吧,若他在之後的每一場都能維持這個檔次的表現,每年暑假到兩岸做幾個代言活動金錢就滾滾而來了,又何苦勞力費心的打那些影響季前備戰的國家隊比賽呢?

林書豪一方面強調與姚明的友誼,暗示不排除與大陸作更「親密」私聯繫,另一方面又強調自己對台灣的喜愛。這種應對「複雜」的身份認同問題的靈活手法,相信香港人會頗有同感吧!



在看罷對速龍隊的比賽後,我不得不認同林書豪的確有點受到上帝的眷顧:明明Raptors的教練Dwane Casey已就林書豪的弱點作出了他出任正選以來最充份的防守對策,而對上Lin的Calderon也持續上場發盪的手感狂轟濫炸了三節;即使在第四節後段打得有些慌亂,直至完場前1分40秒Amare的上網被封掉為止,Raptors基本上已有八成把握拿下勝果。但偏偏,Calderon一時的失神讓Shumpert偷球後,才突然間給予林書豪一個連取6分的反勝機會。

假若說林書豪的冒起是因為上帝的恩寵,那Calderon與速龍隊的運滯,大概是上帝給予他們的考驗。



Tags:

近其網上流傳一張照片,清楚顯示出在70號小巴的車廂內張貼了一張告示,寫著「中產階級們,請減少投訴,好讓70號司機喘息下來」。而在「瘋傳」的過程中,多數人留言皆是認為香港人的投訴文化已是走火入魔;又借勢批評「中產」自以為事,毫不體恤司機作為打工仔的慘況云云。

先在利益申報,對於現時香港所謂「中產」的愚昧和自私,我是絕對讚同的;對於「誰的時間多,誰就有優勢」的投訴戰法,也感到深惡痛絕。但在此要強調,這類的批評並不能適用於70號小巴這個個案上。

作為70號小巴的半個常客,因不少班次在總站開出時早已上滿客又沒有留位,對在君匯港對於站頭往往要等待三至四班次才能上車可說是見怪不怪;我所不能忍受的,是不少70號小巴貪圖快捷,竟然在未滿客的情況下也無視我的揮手「飛站」而過。



更讓人不滿的是,70號小巴司機的駕駛風格可真是完全感覺到他們的不耐煩,明明車速不高,在轉向時肆意搖擺讓你以為自己是在乘搭大埔道過百公里的亡命小巴。本來我對機動遊戲並無惡感,又不會暈車浪,你要「頭搖又尾擺」也還可以忍受,但在乘客剛上車之際(尤其是在聯合道站頭),上車的乘客才剛踏上梯級,70號的司機已急不及待的踏盡「平地油門」將小巴抽出馬路,不止一次,我自己和其他乘客,就是因為這一「Chok」幾乎跌坐在地上。也使得我以後上70號小巴時,養成了在拍八達通前,先擋著不讓司機關門,爭取多一兩秒時間往座位去衝的習慣。

為著上面的問題,我已不知多少次出現投訴的念頭,但到最後也恨自己怕麻煩而沒有付諸實行。想不到現在卻被這條小巴線的經營者惡人先告狀,反指投訴者有問題!我想說的是,在你們司機想喘口氣前,可否在上落客的時候為乘客著想一下,也讓他們喘喘氣?正當我寫著這篇文的時候,我的家人就在乘搭70A(70號小巴的輔助線,應為同一經營者)在未完全下車的時候,司機已急不及待閂門夾人,當我的家人罵他的時候,就立刻驅車疾走。請問LS5610的司機,你又有沒有讓下車的乘客喘息的機會呢?

「中產投訴、司機喘息」照片的流傳,再一次讓我關注到社區網絡或微博,在只能傳遞有限資訊的限制底下,很多時都會出現斷章取義的誤解。而即使網絡存在著所謂「自我修正」的功能,但基於社區網絡此等平台本就有著半封閉的特性,就算有人作出澄清,也不見得所有被誤導的人都能收到;相對若彼此之間想就事實進行討論,也未必找得到交接點。不過若從香港人只憑一己喜惡作判斷、不作深究、抗拒任何牽涉思考的討論、懶於追尋真相等特性來說,「社區網絡審判」這現象或許真有其道理存在。



[Soccer] 我上了人網

[不指定 2012/02/11 14:43 | by henryporter ]


第一節:英倫鬧劇何時了? / 英格蘭未來領隊跑馬仔

第二節:"波政"成功爭取禾確特轉死性 / 藍紅大戰

第三節:車迷自白 / 阿Dick之英格蘭休克療法 / 注意史篤城對華倫 / 主持擂台 

 

受到靳兄的邀請,作為長期人網聽眾的我終於有機會一嚐當人網節目主持的滋味。其實自問對當今世界球壇並沒有太深認識,所以出發前也曾有過猶疑,不過靳兄指這晚的節目將集中討論Chelsea,而其他題目如英格蘭、羅馬和國米本身亦若Chelsea有若干關係(Borini、雲尼阿里),也就膽粗粗上去「亂嗡」下。



促使我上《波政不分》的另一原因,是隨著Villas-Boas與我季前預測出現極大落差,要在季中就Chelsea分析進行大幅度調整已勢在必行。可是在極度繁忙的私務與寫作日程下,實在很難擠得出來寫一篇認真的文章,所以《波政不分》正好給予我一個機會就此議題抒發一番。



雖然這並不是我參與網台節目製作,但仍然帶給我不少體會。首先若以發表一個稍有準備的題目來說,在網台從口說出、的確比用鍵盤打出來得暢快,所花時間前者亦遠比後者為短;然而不能仔細思考同時也讓內容較缺乏完整的結構,混亂之餘有時說到咀邊的一些論點也會漏掉。其次在這次的節目中,我並沒有像其他主持帶備電腦,結果是一些資料因為記憶不完整,最後一刻在不能肯定的情況下不敢敢說出,可謂事倍功半。



但無論如何,這次的經驗是愉快的 (唯一遺憾是見不到毛哥),但由於自己對足球方面始終沒有全面的認知,所以即使今次不是最後一次,相信也會在相當的一段時間後才會再有在《波政不分》發表意見的機會吧?而且若問我目前最常做的網台節目,也不是《波政不分》或其他政論環境,而是靳兄在風也蕭蕭的軍事環節。在可見的將來,我將嘗試策劃一個《馬鼎盛談軍事》的戰略討論節目,希望能夠成事吧。



Tags:

蝗蟲與草蜢

[不指定 2012/02/04 23:09 | by henryporter ]


對於雙非與大陸人湧港問題,一直沒有就此表達我的立場,這是除了是因為我認為自己對此議題還未有足夠深入的認識外,另一問題是本身較傾向同情的所謂「左翼」立場,代表他們的所謂「意見領袖」們,他們嘴臉之醜陋、思路之愚蠢,實在很難叫人支持得落手。

所以這篇文章也不直接談雙非問題,而是最緊「海報」事件所帶出來,有關蝗蟲與草蜢的「小風波」。話說高登在網上集資,在蘋果日報刊登反雙非廣告,不單在坊間引起熱烈迴響,更惹來平機會關注,指有廣告稱大陸人為「蝗蟲」,並對他們表達負面情緒云云。



殊不知廣告設計者立刻回應,指廣告內的昆蟲並非蝗蟲,而是草蜢而已!再加上「蝗蟲」習性本為聯群結隊覓食,才會被暗喻為湧港大陸人數量太多對當地資源造成壓力;如今只得一隻草蜢,已與「蝗蟲」原意不符。



平機會這次「認錯昆蟲」事件簡直是一場公關災難。設計者既有充份證據指出這隻昆蟲並非蝗蟲,那潛意識將「蝗蟲」視作大陸人的就是平機會而非設計廣告者本身了:我不理同樣誤會的人數是多是少,因為這是一個廣告,而非法律條文,平機會不單認錯了蟲,而且還帶頭暗示「大陸人」就是蝗蟲!作為一個官方機構,作出這種「莫須有」的指控是對言論及創作自由的終極冒犯,香港人應該集體譴責,並要求其公開道歉。



可是某些已有既定立場的「意見領袖」,為了讓自己在這場族群辯論中不落劣勢,竟都埋沒良心,為這種無理指控作出狡辯。當中代表性人物自然是「社運上流成功人士」林輝先生,以為證實了「蝗蟲也是有綠色的」就代表平機會沒有錯,這種低層次討論自然不值一哂。可是當自稱「網絡百科咸書」的方x潤,恃著自己對昆蟲有多少認識,吠出了

「咩野叫死拗, 就係呢種. 如果話果隻係草蜢唔係蝗蟲, 麻煩解釋下點解要放落去個廣告度.」

此等似是而非的謬論,就自然有駁斥的必要。



在這裡我不打算搬出甚麼專業學術名詞來「大」對家,基本上方x潤指「蝗蟲都不過係草蜢」,某程度上也是正確的。可是這位「網絡百科咸書」沒有說出的是,蝗蟲雖然為草蜢的一種蛻變形態,但大多數的草蜢都不會變成蝗蟲,然那些會蛻變的品種,大部份亦都要在特地的情況下收到訊號才會開始蛻變──換言之只要達不到指定條件,草蜢可以一世也是草蜢而不變成蝗蟲。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