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連詩雅在新城樂壇的豬肉頒獎禮上,得到一個甚麼勁爆新媒體獎,為她感到欣慰。然而在我心目中,她的《到此為止》才是真正的香港年度金曲。




很多人不知道,《到此為止》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Youtube點擊次數,經已超過四百三十萬次,為起目前叱吒我最喜愛最後五強任何一首在Youtube的點擊率都還要多。當然你可以說,點擊率低如《天與地》等是因為一般人早已從電視劇或其他大眾傳播渠道收聽此曲,所以Youtube的點擊率不能完全反映其受歡迎程度;但這種講法忘記了,《天與地》的熱潮,正正是由TVB.com網站,而非傳統電視機掀起。




說回連詩雅本身,最初我根本不知道原來詩雅與連詩雅是兩個人,之前那濃妝艷抹的模糊臉朧也只讓我將之歸類為Angelbaby與Janice Man之流,尤其是她的第一首派台歌《愛太好看》膚淺至極,不久便將此人忘掉。



真正重新留意起她是《喜愛夜浦》主題曲《I'm Still Loving You》。雖然我還未看過她在這套電影的演技發揮,但想不到她唱英文歌的水準這麼高,感覺甚至讓我想起在新城頒獎禮聽官恩娜唱《戲中有氣》 時的驚喜感覺。之後就輪到這首讓我完全拜服的《到此為止》



在網絡上約略搜尋了一下連詩雅的資料,發覺大眾所關注的,都是她早前與另一位MK男「曲赤」親熱照流出的新聞。老實說這些照片的程度根本沒有任何「驚喜」,而連詩雅在記者會表示自己在16歲時曾和這MK男「做過所有情侶做過的事」,也不過是眾多香港少女的一個普通故事而已,但在香港這個偽善社會,這些「醜聞」竟成為了大量惡意攻擊的目標,真可不謂之悲哀。



其實就我看來,或許正因連詩雅受過這段情傷,才唱得出那種刻骨銘心的感覺,使得原來唱功已不錯的她表現再次升級。當然周柏豪與林若寧這個組合也是功不可沒,尤其是林若寧的詞,基本上已可和他兩首巔峰之作:《七百年後》和《天梯》並駕齊驅。



綜觀連詩雅的幾首作品,巧合地可組成一個少女的成長系列:由《我太好看》那不知天高地厚的死o靚妹,到《讓我享受談戀愛》的MK式熱戀,再到《I'm Still Loving You》在分手之初的痴纏,然後就是《到此為止》與《好好過》的覺醒,最後以《起跑》成長後重新開始作結──雖然最好聽的還是中間的兩首《到此為止》與《好好過》,但也不失為一個有趣的起承轉合。




可惜的是,和官恩娜一樣,因著各種的原因,一位如此讓人驚喜的歌手,在這個畸形的樂壇再次被埋沒。諷刺的是,當很多人認為目前樂壇充斥著太多只得臉孔而沒有歌藝的垃圾歌手,偏偏當他們遇到了例外的時候卻選擇視而不見。



其實我在溫拿《樂壇風雲》 一文中的感想已提及,現在的幾家樂壇頒獎禮,當連官辦、理應中立的港台也可以搞一堆亂七八糟的派系鬥爭,基本上水平和無線的視后視帝圍威喂小圈子選舉相差無幾。這些爛攤子最大的罪惡不是胡搞林峰是最佳男歌手之類的結果出來,而是讓所謂「流行」二字與群眾愈拉愈遠。一首非冠軍歌,甚至在商台和新城排行榜上三甲不入的《到此為止》最後卻在YOUTUBE上成為「我最喜愛歌曲」,這正是香港網民對樂壇和電台的無聲抗議。





Tags:


由於已有很多人談過有關這套電影的感想,加上時機有點過時,所以只在此提幾點和大家分享:

‧《少年Pi》的3D技術初初看來不外如是,但細味後才感受到那種華麗的震撼。回想起來,這正正是當年《阿凡達》那種成功將3D技術融入於畫面,讓觀眾造成「忘了自己在看3D電影」的錯覺。



不過和《阿凡達》不同的是,《少年Pi》其實只是在某幾個特殊的場境上,才重點投入資源,其餘的地方基本上和一般2D電影沒有分別;第二,它所展現3D的奇幻世界,主要是和大自然結合的「奇景」,讓觀眾很多時都不知應讚嘆3D的神奇,還是大自然,現象的宏偉……3D電影看了不少,但《少年Pi》在這方面的水平就算還未比得上《阿凡達》,也差不了很多。



‧很多人都知道Richard Parker是來自1884年海難飄流吃人案的受害者的名稱,這案日後亦成為了著名法律讀物《山洞奇案判決》的原形。但我想很少人知道《少年Pi》故事參考的另一半,很大可能是源自《Sole Survivor》這個真人真事的短篇小說。



《Sole Survivor》的主角Poon Lim是一位在英國商船上工作的華人,因商船在二戰時期被德國潛艇擊沈,結果在大西洋漂流133天才被救起,創下了只依靠自製木筏獨自在海難漂流的最長紀錄。《少年Pi》當中的幾段劇情,例如在海岸遇到船隻,大聲呼救卻無人理會、在海上遇到大風暴、瀕臨死亡時剛巧有殺掉動物充饑的巧合,都是Poon Lim真實遇到的經歷;甚至乎我懷疑Pi那個逃避老虎的「浮台」靈感也是源自前者遇難後臨時製作的木筏。

《Sole Survivor》大概是我在小學至初中期間在讀者文摘看到的文章,當時那近乎絕望的求生旅程對我產生很大的震撼;但相對的,在看到《少年Pi》的漂流過程因為熟口熟面,反而沒有甚麼緊張之類的感覺……



‧有關電影中所謂「羅生門」說,基本上是不成立的,很奇怪網絡上還有不少人堅持這種說法。


當DBC轉變成D100

[不指定 2012/12/24 20:52 | by henryporter ]


雖然先前已知道了個大概,但還是在今早聽了鄭大班的完整解釋後才決定動筆。首先說說自己立場。我從龍門陣時期起就是大班毓民的擁躉,雖然對他後期某些立場頗不以為然,但若論節目的可聽性,他與毓民、蕭若元在香港可謂無出其右。



黃楚標在這場DBC封殺戰中,由原本的圍城斷糧策略突然轉變至全面收購佢口中「一文不值」既數碼電台,我認為有兩個主要因素:一係鄭經翰向黎智英靠攏,代表糧草供應已無問題,可打持久戰以作抗衡;二係D100啟播亦令「封咪」一事變得毫無意義。

如此一來,黃楚標個人就要考慮到曠日持久的官司是否還有必要,甚至他和他的後台也要開始顧慮萬一法院最後宣判對鄭有利的結果,以致數碼廣播牌照若被收回重新競標所衍生的一切未知數……以六千萬保住牌照兼奪回DBC的控制權,算是一種損害控制的決擇。



或許有不少人對鄭經翰推翻自己「絕不出售DBC股份」的承諾感到錯愕和憤怒,但若從鄭角度出發看待此事,則這個決定相當合理。試想想,4千萬至少是鄭大半生積蓄的大半,在取回老本與堅持原則之間,可謂完全不用考慮。


個人以為這種選擇並不能怪大班,就算抱著玉石俱焚的心態,得出來的結果也可能只是雙輸局面,區區一億多那班大馬沙來說根本不痛不癢;若真要怪,也只能怪鄭之前因為太過悲觀,以為沒有取回老本的機會,將話說得太死。



由DBC轉變至D100,當中也牽涉到由數碼廣播轉變到網台的問題,聽到某Roundtable成員說自己是專門研究網台,而得出的結論是最初大班是以網台形式經營數碼電台,聽後不禁失笑:最初鄭招纜的如麥潤壽、梁思浩等王牌主持,他們的基本盤都是傳統收音機聽眾;又何來網台式發展?

反而目前放棄數碼頻道後的D100,鄭經翰明言將電台的延續生存視為第一優先;以靈活手法處理問題(如兼容各種廣播手法、因應聽眾要求立刻增加重播方式、繼續以非官方形式發佈存檔),才浮現出那種網台的精神。當然,鄭號稱將投入數以千萬計的資金營運,這對一向以山寨或半山寨形式網台界來說,可謂空前,甚至極大可能是絕後;究竟這種級數的資源投入會出現怎樣的經營模式,和人網在來年轉換辦公室後的發展同樣惹人暇想。
 

 
但無論如何,一向少看網台影響力的鄭大班,因數碼廣播受封殺而被「迫上梁山」,反而藉此從資金黑洞抽身出來,未嘗是塞翁失馬;甚至他將在D100的大力投資,對開拓網絡的認受性而言亦存在著積極作用;所以無論從言論自由角度還是從網台發展角度來看,鄭經翰搞D100都應該大力支持。唯一的問題是,無論是DBC末期,還是這次的D100,鄭經翰與黎智英給人的感覺實在是靠得太近了立法會選舉時即使鄭經翰表示中立,但黎智英對民主黨露骨的支持卻絲毫不予以糾正,這種情況會否再次出現於D100,而這個電台會否如主場新聞般,再次淪落為壹傳媒系的「非直屬支線組織?這是我最擔心的地方。

反觀中聯辦指示黃楚標以金錢換取鄭經翰在數碼廣播平台上的長時間消失,算是一個無奈的選擇:就算數碼電台的發展前景怎樣灰暗,不可以將任何大眾傳播媒介平台有可能落入一個反政府人士手中,是梁振英弱勢管治之下的唯一出路。






前言:因為在準備香港人網的聲音專欄時節錄了一些重點,在資源再用的前提下將其改寫成此文。一如之前,為免有騙錢之嫌,內容會有適度加強。

本來以為劉慧卿當選民主黨主席此等坊間熱話不會有甚麼討論空間,但沒想到自己的看法和其他人相差那麼多,所以特地於下面帶出3個我認為目前主流意見的謬誤:



1.    所謂民主黨黨內民主搞不好的謬誤

首先,我實在不明白為何選不到你心目中的候選人,就叫做「搞不好黨內民主」。民主搞不搞得好,從來只與制度有關,而非與結果有關,否則葉劉所說「希特拉都是民主選出來的」就真的成立了。

所謂民主,最基本就是要尊重選舉結果,民主黨選出了劉慧卿,就是黨員對其執掌權力的認同。假若要你心儀的候選人當選才叫「黨內民主有搞好」,那就不如從一開始就不要選舉,讓「最理想」的候選人直接當選吧!



其次,「黨內民主」與「世代交替」是否所有政黨發展既金科玉律?這是不能過度簡化的議題。個人以為,一個以執政為目標、規模夠大的政黨,為求招攬更多有志之士加入,以及提升其民意授權的形象,的確需要更大程度的「黨內民主」;相反,一些以行動為主、有明確目標的壓力團體,則強勢領導與緊密組織有時比「黨內民主」更重要,強行將兩者相提並論,乃無視政治現實。

舉例說,某以社運型小政黨,兜兜轉轉之下還是要由其元佬押陣;原因是此黨在選舉挫敗後幾近崩潰,只得由大佬掌舵穩定軍心。但又因為黨主席無心黨務,以「黨內民主」形式分散權力,最終還是愈見鬆散,甚至出現黨主席與其他黨派親近以間接結盟,以下的成員卻無視甚至消極抵抗諷刺情況……原本以為從「強勢領導」回歸「黨內民主」就能解決一切問題的想法,在這個例子上顯得相當幼稚。



第三,究竟民主到甚麼程度先叫「黨內民主」?正如梁特狗所言,「黨內獨裁」到「黨內民主」之間有很大的空間。在美國兩黨的總統初選,某些州份甚至容許非黨員加入投票,這可謂政黨民主的極致了;但另一方面,民主黨精神領袖司徒華亦同時指出,共產黨的滲入無日無之,必須抓緊審核黨員資格,甚至小心黨內權力被「內奸」真覆,最終才引發出「真兄弟」事件的悲劇收場。

在不同的政治環境與政黨特性底下,「黨內民主」並不如真正的民主制度一樣存在普世價值,而且無論爭論甚麼,焦點都應在制度,而非結果本身。



最後,最多人不明白的地方,自然是「黨內民主」與真正民主一個最關鍵的分別係,政黨成員甚至支持者若對「黨內民主」甚至選舉結果有不滿之處,是可以用「腳」投票,透過退黨或選票懲罰,讓走了歪路的政黨回歸正途。所以政黨的「黨內民主」好不好,是支持者與黨員自己的選擇,根本不存在被迫接受的成份──除非你係「含淚投票」的爛蘋果主義者,那只可以講句,抵撚你死。



2. 關於劉慧卿是三個候選人中最差的謬誤




前言:這是我在香港人網Facebook張貼的短文,本著「環保」心態循環再用。但一來覺得照搬如儀有點不好意思,二來因為被多番叮囑才壓抑了篇幅,轉貼過來正好有機會把未說的說完:所以特意加長一小段,算是予本Blog讀者的「優惠」。

原文:〈亨亨聲(三)文字專欄:「人力解圍法」不是包庇泛民的靈丹妙藥〉

社民連梁國雄啟動彈劾梁振英機制,已招得人民力量、工黨與梁耀忠等9人支持後,距離最低人數只差8人;可惜民主黨與公民黨表現猶豫,彈駭於短期內啟動機會不大。也可以預期,一些激進派的支持者和同情者會對其口誅筆伐──在民怨沸騰的社會背景下,市民不滿所謂「泛民」做得不夠多,早就見怪不怪。



有關公民黨與民主黨的立場各自有看法,但這裡我想討論的卻是,某些民主黨/公民黨粉絲,因愛黨深切要為兩者解圍,竟又再次搬出人民力量作擋箭牌,以「批評公民黨/民主黨的都是人民力量支持者」為起手式,再將「彈駭又如何?不如上北京示威」、「攻擊自己人是搞分化」等論點混淆在一起,最後四兩撥千斤的將焦點轉移至翻人民力量的一堆舊帳,公民黨/民主黨幹了甚麼,反而無人關心了。

其實類似的把戲,早已在立法會選舉不停被人操弄,只因反人民力量其實就是其他所謂「泛民」支持者的最大公因數:只要將人民力量擺上檯,無論是本土派還是大陸派、社運派還是現實派、左派還是右派所出現的矛盾通通都會消失於無形之間,所有猜忌都能突然放下,甚至甚麼的議題都不重要了,還是攻擊黃毓民和他的「教徒」要緊。

我無意為人民力量的成員或支持者辯護,因為挑釁與攻擊性的言論從來都會惹回反彈。但那些借搬弄是非轉移視線的人力「反教徒」卻沒有發現,這一招在被不斷重覆使用之下,終於會因報酬遞減而慢慢失效──再傻的人,也不會相信所有的分裂都是由一個黃毓民造成,所有問題只出在人民力量身上。



就拿這次「彈劾事件」來說,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很多人以為啟動彈劾機制的是黃毓民,實際上真正的發起人卻是梁國雄,而且參與者還有其他人。那些對啟動彈劾機制等若不遵守程序公義的指控,實際上是同時批判著長毛和其他參與聯署的泛民議員;對民主黨/公民黨畏首畏尾感到不滿,痛加抨擊的,也包括了「人力教徒」以外的知名人士,例如李怡。李怡說「對於不支持彈劾的政黨,筆者也不再認可它們是民主政黨。」,長毛說所謂「泛民」見政府夠票就放棄對抗,是否又如這班「反人粉」所言,是在分裂泛民,是在幹著徒勞無功的事情,五十步笑一百步?那班「網絡縱橫家」連提都不敢提。

雖然已多次對香港的民智感到失望,但我仍堅信隨著一次又一次被操弄和矇騙,市民將會慢慢學習和成長。「因為人民力量xxx,所以公民黨/民主黨就是正確的」這種謬論,也是時候被唾棄了。

加長版: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