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其實這個系列本來只分上下兩集的,但一來中間愈寫愈興奮,字數超出了預計,二來也想對一些未整理的漫畫作最後清點,所以……只好再一分為三啦。這裡也想說說,其實也不是所有缺期的漫畫也會納入清單之中的,因為有些其實只有一兩本(如《危險調查員員》),根本和全套從頭儲起差不多,也有一些因為就算買回來也沒有動力去看完(如《金田一》《銃夢Last Order》和《龍狼傳》),就乾脆不列入清單之內了。




《上班族金太郎》26-30 喜愛度:*****
備註:說到日本政治漫畫,被人推崇備至的《皇牌至尊》,老實說頂多只能算是「政治入門101」的水平而已;《加治隆介之議》是政壇漫畫的俵俵者,但以成年人為主要讀者的它稍嫌艱澀乏味;《打工一族金太郎》則為在深度與趣味間取得良好平衡的佳作。顧名思義,《打工一族金太郎》雖然秉承本宮宏志的熱血傳統,是以一個熱血打工仔與殘酷社會拼搏的血淚史,政治並非其主線;但正因如此,它從日本產業角度延伸出來的政經前景問題,討論卻更為全面,可說是認識日本泡沫爆破後各樣狀況的進階作品。這套作品最初我是以不整套的舊書購入,最後的幾期一直未補直至現在,反倒是新一輯的「金錢戰爭」卻全都買齊了。
 

 
《怪醫秦博士》 17 喜愛度:*****
備註:其實本座最怕的就是看醫療漫畫,在如此背景下竟仍對《怪醫秦博士》推崇備至,所以此作在本座心目中的地位,是必然的三甲之選(另外兩本有機會再和大家分享)。有人說《火之鳥》是手塚治蟲的頂峰,但在本座看來後者是太個偏重哲理的高層次對話,反而有點不吃人間煙火的味道;也正因如此,《怪醫秦博士》才是本座心目中的不朽鉅作。第17期相信也是在中學時期外借遺失掉,遺憾的是如今在市面上的多只售賣文庫版,而偏偏第17期是本座認為全漫畫最精彩的一冊……之後不知何種版本竟出到了28集,但文傳版只得22集,有誰可告知我究竟是地區版本問題,還是後面的幾集文傳全都出到了文庫版了?
 
 
 
 
《偽術真相》1-2, 9-10, 15, 28, 31 喜愛度:*****
備註:視錢財如命的黑心美術商人,大量非法倒賣美術品、但卻有著不為人知的人性一面,致令其雖屢遇險境卻總有貴人相助,更有佳人為其才華傾心──簡單來說,就是藝術版的《怪醫秦博士》。但即使有著相當程度的影子,《偽術真相》仍能走出自己的路,將人對美的追求和社會百態,寫成一個又一個感動人心的故事。當然,《偽術真相》最為吸引之處,還是把一連串美術品構築成的一個華麗大舞台,除了讓人不禁連帶對西洋畫產生興趣外,讓那些原本不忍卒睹的畫功,在這些名畫襯托下也變得順眼起來了。



《新生漫畫狂戰記》 1, 5期及以後 喜愛度:**
備註:個人以為最好看的,其實是較少人留意、一期完的《20世紀漫畫狂戰記》,以相同的題材來說,其抵死程度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之後有關漫畫家生涯的笑料,在續作《21世紀漫畫家戰記》已差不多玩盡了,而到了第三輯《新生漫畫狂戰記》則可見島本和彥的創意已幾近見底,予人江郎才盡之感。但本座對於以漫畫業界為題材的作品一直有點偏愛,也就隨遇而安,看看將來有否應會成套。



《紅眼機甲兵》 14期及以後 喜愛度:***
備註:另一本因為難於在香港購買的關係,因而遲遲未有買進最新一期。和細野不二彥一樣,本座其實對其畫風不敢恭維,純粹因為被其題材吸引而已。即使到了後面的期數畫功有了不少進步,然而神堂潤的死症卻是人物面相太過呆板,有時的表情甚至不能符合情節當時的氣氛。但另一方面,作者在繪畫戰爭場面,尤其是建築物和軍武時,卻又發揮出頂班水準,尤其是漫畫中獨有的步兵裝甲SAA,簡直已達大師級水平,兩者落差之大,實在叫人摸不著頭腦。
 

 
在故事設定和情節方面,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紅眼機甲兵》此作的最大魅力,實乃源自書中對於其架空世界有著一個超乎一般少年漫畫所能想像的嚴謹設定。由戰爭的歷程表開始,一直到兩國的軍武設備及其背後的產業鏈,以至雙方的戰略和戰術等,作者皆在書後的附錄中鉅細無遺的作出說明,其用心甚至可說比起一些軍事小說有過之而無不及。本座甚至可以說,閱讀這些附錄時所帶來的樂趣,甚至比起漫畫內文還要大呢。

但另一方面,《紅眼機甲兵》的主線故事卻出現了一大堆無視嚴謹軍事設定的「無雙角色」,當中甚至有誇張至毋須任何機械輔助下即能將那些SAA如斬瓜切菜般幹掉──這根本就是把藉附錄辛苦建立起來的世界設定一下子毀掉了。這些矛盾不獨降低了本座對此作的評價,同時也讓本座懷疑,究竟在作畫及故事設定當中,是否存在著一些隱藏的「槍手」。




《拿破崙:獅子的時代》 12期及以後 喜愛度:****
備註:又一本因為難於在香港購買的關係,遲遲未有買進新的期數,日文版最新竟已出到了14期了……和原哲夫剛巧相反,長谷川哲也的畫風雖然也是偏向筋肉男人之間的肉搏格鬥一類,但他卻堅持以與其畫風毫不配合「史詩式」的風格一路走下去,最後竟給他創出另一番的天地來。


Tags:



嚴格來說,這算是一篇私人文,目的是整理多年以來未能儲齊整套漫畫的缺期清單。造成這些缺書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把漫畫外借了卻收不回來的缺期,二是從漫畫店以賤價收購回來的不整套漫畫。近年來因著網絡世界和娛樂方式轉變的衝擊,不少租漫畫店皆不支倒閉而賤賣藏書,本座和某B君這幾年間便充當「租書店禿鷹」,先後在禾輋、白田、觀塘等地區殘存一息的店舖「搶吃腐屍」,缺書的清單也就愈來愈多。

但由於自己沒有好好記下缺書情況,在這些年間每當去到二手漫畫店時,總不能好好的把握機會補回期數;而在不斷累積悔恨之下,近日終於狠下決心做了一番整理工作,並貼上部落格以「警惕」自己。當然,在「網絡漫畫」如此發達之時,本座也開始質疑是否有需要再去儲一套又一套的實體漫畫,不過在「歛書狂」的病能作祟,只要夠新夠便宜,也還是會繼續追尋下去。

想著想著若只是貼上清單,好像對不住其他讀者,而且在點算期間也勾起了本座的一些回憶,所以特別加插一些點評和備註,也為五年前曾打算建立的〈動漫名譽堂:我最喜愛百大漫畫排行榜〉做一點熱身。(但能不能寫成就天曉得了)



《狐忍》3-6, 8-12, 15-16 喜愛度:****
備註:雖然我對《狐忍》的評價並不是最高等級,但絕不同意坊間那些把此作罵得一無事處的意見。有趣的是,對《狐忍》恨之入骨的讀者,通常都同時是《One Piece》的擁躉,但即使對於前者批評的缺點其實很多同時出現在後者身上,他們卻往往對此視而不見。或許也因為如此,現在別人愈罵,本座愈愛,《狐忍》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我最想買回一整套的漫畫。



《消防員的故事》1-11 喜愛度:*****
備註:在我數十年的人生中,曾有兩次機會可以擁有整套《消防員的故事》。首先是在大學畢業的時候,有位號稱「人渣」的同系同學在搬宿時打算把整套漫畫一併丟棄,然後被某B君搶先一步佔有,當本座打算採用「先借後搶」的策略時,他卻同樣以「套野係人渣既,好大陣渣味,都係唔適合你攞黎睇架啦」的無賴理由拒絕。第二次好歹在另一舊書店購入一整套《消防員的故事》,但之後儲藏的地方:大學的學會室某老鬼角落,卻同樣被某B君大量物資囤積下被埋到了不可能找到的角落。最後在今年另一間舊漫畫店中,補齊了12-20期──這次本座已下定決心,再不能讓邪惡的某君再影響到我的收藏計劃了。

對於曾田正人,本座一看是信奉著「愈早期的作品愈好看」的看法,意即其作品的好看順序應為《單車小霸王》、《消防員的故事》、《舞吧!昴》、《極速方程式》。但從感性出發,《消防員的故事》卻始終在本座心目中穩佔第一,原因是即使故事「直覺面前知識與理論不值一哂」、「有朝比奈大吾的地方不死一人」等設定是如何荒謬,此作還是讓本座感動最多的作品──某B君說《將太的壽司》讓他哭得最多,我就必然要數到《消防員的故事》。剛剛在整理期數時無意中看了半期,眼淚又在眼眶中打轉了。


《F.Compo》1, 4-5, 7, 9, 11, 喜愛度:*****
備註:這套漫畫的「缺冊過程」,和《消防員的故事》後半部份相似,又是原本在禾輋已買齊了一套,結果被某B君的物資擠壓至不知所蹤,其後陸陸續續補回些斷期──之不過更讓本座痛心的是,補回來的斷期遠不及之前齊套的來得「新淨」啊!媽的……



自己一向對《城市獵人》、《Cat's Eye》等北條司漫畫作品興趣缺缺(動畫版倒是相當不錯),但《F. Compo》卻出乎意料的非常喜歡。當然,《F. Compo》就有關性別錯配的設定處理得相當出色,「爸爸是女人,媽媽是男人,妹妹不知是男是女,自己又想變女人」想起來就好笑,但即使一些與性別無關的小故事,作者寫起來也駕輕就熟,將溫馨的感覺描寫得極為細緻,甚至是可說是眾多以家庭題材的小品中,個人以為最出色的。遺憾的是《F. Compo》後期為了盡快結束連載,劇情舖排變得落雨收柴,破壞了之前那種細膩感;而之後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城市獵人平衡作」《Angel’s Heart》,除了第一期曾經產生過一定的期待外,整體來說似是為過往《城市獵人》擁躉而創作的情意結作品,本座既非Fans,自然也就興趣缺缺了。



Tags:

假若連系統一樣的「新作」《Fallout:New Vegas》也計算在內的話,《Fallout 3》總共花了我超過300小時的遊玩時間。這不但打破了我花在單一遊戲上的時間紀錄(第二名是《Final Fantasy X》,約100小時),也擠掉了《Mass Effect》,成為本座心目中最出色的Sci-Fi遊戲。



在此我要聲明自己並非甚麼《Fallout》系列骨灰玩家,我所接觸的Fallout,就只有第3代。固然在《Fallout》一代和二代推出時,家裡電腦硬體追不上要求是我和它們擦身而過的原因,但即使不是如此,在當年找攻略還不如現在般輕鬆的時代背景下,要全破這種「開放式」RPG還真是個煉獄。然而沒有接觸前兩代,對遊玩《Fallout 3》並沒有太大的影響,只因無論畫面、遊玩形式、故事背景甚至開發廠商在多年後都已改頭換臉,基本上當成新遊戲也沒差。



有關《Fallout 3》的故事,其實我在之前〈09年電玩界潮語:Vault〉 的短文已略有介紹:簡單來說故事就是發生在一個文化停留於1960年代左右的平衡世界,那時(其實已是弓2077年)中美因為石油危機而爆發了核戰,而美國政府當時為了防止國家滅絕,興建了百多個名稱「Vault」的核子避難所供市民居住。誰料這些Vault的真正用途並不在於保護他們,而是美國政府進行一連串大型「社會實驗」的場所……
 
 
 
其實嚴格來說,《Fallout》系列的世界背景設定並不嚴謹,所謂的「種族分類」只是將一些「Mad Max」飛車黨、喪屍和巨人的造型加進其中;甚至連核戰後世界各地的情況也只有一個概括的描述。但這仍無損此款遊戲的魅力:因為《Fallout》系列的真正強項在於細節的演繹、科技與政治的質疑、以及末世的人性價值觀。



Tags:

假若以追看密度來表達對作品的欣賞程度的話,《Big Bang Theory》可說已差不多在最高水平了:在短短一個星期時間竟然看了差不多整整三季的份量,(現在則維持每集即播即看的進度)反觀那套該死的《Change!》,本座到目前還沒有決心去看完那最後兩集!

簡單來說,《BBT》就是四個宅男和一個女孩的故事。《BBT》那種宅男(Nerd)和御宅族(Otaku)在特徵上有點相似:他們通常被描繪成在某種專業技術或知識上擁有特別的專長,但興趣上仍難免與被主流社會視為「奇特古怪」的玩意扯上關係──不過在一般人的標準裡,他們其實都沒有太大分別──就是一班因為過度專注自己興趣而喪失基本常識與待人接洽能力的「電車男」。



宅男

雖然《BBT》只是低成本製作,不停添加罐頭笑聲的那種Comedy,然而它能帶來多少歡樂,並不在於畫面或劇情,而在於你能領會多少。一般人來說,這班Nerd的舉動都是一些誇張到讓人失笑的愚行;但對與「宅」交手多年的本座來說,幾位角色都是典型宅男的投射:那位來自印度,除非在醉酒的情況下否則不能和女性交談的Raj,其實即為那些因多年來「心靈受創」而失去與異性交往能力的宅男誇張版;另一位以為自己是萬人迷的Howard Wolowitz,則為另一極端、在不懂異性心理之下自以為展現沒人有興趣的豆知識或冷笑話即為魅力所在的可憐蟲代表。



要說到全劇「重心」,當要數到量子力學博士Sheldon Cooper,起初《BBT》還只是將其塑造成比一般水平高一點的重度宅,可是劇情越往後愈是走火入魔,無論是對其學術、興趣、人生的態度都幾近走火入魔,最後竟成人人討厭的「宅中之霸」,也為全片的笑料的中心。最諷刺的是,此角色所謂的偏執行為與想法,本座身邊竟有一活生生的例子與其相似度達80%!

至此要澄清一點,本座在此文並非純為揶揄宅男而寫,相反正正因為本座殘留不少「宅」因子,所以才更能代入片中主角Leonard的感受。此君雖然明白「宅男路難行」,時常渴望自己能夠擺脫一眾宅友而進入正常人的社交圈子,可是當在嘗試過程中格格不入而成為笑柄後,無奈還是只得重回宅男圈子中──在一大班年青人理應興奮的活動如舞會、酒吧等斯人獨憔悴的尷尬,不也是本座成長年間的「共同回憶」嗎?即使到了現在,本座也想不出在這些場合中究竟要幹些甚麼才能融合其中!



但最感同身受的,即為Leonard與Sheldon之間的「無奈友情」。


Tags:

不記得何時開始,在看電視時「只要新聞報導提及流行文化或軍事,幾乎都必然可以找到錯處」幾乎已成為了定律。就像今天先後看了NOW新聞及有線新聞台有關「東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正案」及「美俄軍力對比」兩則報導時,即反映出當這些號稱「專業」的新聞從業員在處理自己不熟悉的題目時,是怎樣的無知。



NOW新聞的錯誤聚焦

就有關「東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條例修正案」的爭議,其實本座也不敢說自己是完全了解;可是當聽到NOW新聞台說「假如漫畫出現如強姦、亂倫、性侵犯等過激色情內容,將會被限制於成人專區販賣,禁止未成年讀者購買;結果令出版社群起反對」的時候,相信稍有腦袋的也會發覺有問題吧?

其實日本的動漫畫早已有分齡措施實行,色情物品在此條例實行前亦已被限制在18禁(18歲以下禁止販賣)的區域銷售;就算要將日本怎麼「妖魔化」,無論出版社還是漫畫家甚麼的,對「成人與兒童的漫畫在尺度上會有分別」這點共識還是有的。



因此是次修正案的爭議,根本不在「色情物品禁止向未成年人士售賣」的問題,而是條例針對漫畫就犯罪或亂倫行為進行「不當的讚美或誇張」,同樣將成為限制目標,而出版社與漫畫家皆視之為對創作自由的挑戰。此外,在條例通過後,有關未成年動漫人物牽涉性、暴力、犯罪等描述時,亦有可能被列入監管,令人產生監管將對其他範疇無限延伸的擴張,有如當年香港的「廿三條立法」。



當然更重要的,是主催是次修正案的石原慎太郎,只一味視動漫畫為打擊對象,對於其他媒體與錄像(AV)、以至其老本行文字(小說創作)等卻未能一視同仁,而其理由竟為「漫畫和動畫的視覺表現是可以無限誇大的,但小說不能因應個人的思想,而錄影畫面本來就是實現能做到的事,無法誇張為由,因此確定需要規範漫畫和動畫。」這種偏差性對待、執法界線的模糊以及對創作與言論自由產生根本性威脅,才是日本一眾出版社與漫畫家聯合杯葛來年東京動漫畫大型活動TAF的根本因由。

當然,在香港來說,動漫畫等流行文化被新聞從業員作「花邊式報導」是意料中事,不作深入報導也是可以理解的範圍,但新聞報導的底線理應為報導真相,不作歪曲;上面的資料其實均散見於網絡之中,NOW新聞部竟連這種基本資料也沒有參考就把是次修正案爭議作「日本動漫畫廣受世界歡迎,但其色情內容亦對青少年構成影響」的膚淺包裝,最後更將整個報導來個錯誤聚焦,本末倒置的大錯,能不叫人搖頭嘆息嗎?

延伸閱讀:

巴哈姆特:東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條例支持意見與反對意見整理報導

星宿喵的萌落格:[火之七日間] 至13日深夜為止的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正案情勢分析


後記:網上一搜有關是次事件的評論和報導,幾乎一面倒來自台灣的動漫愛好者。談動漫,香港和人家比,嘿



有線新聞「不知兵,何以通識」?

假若下面的內容出現在一般的新聞報導,本座可能只會得啖笑;但因為有線近來要跟上「通識風潮」,在某些報導之後加上一節不倫不類的「新聞通識」環節,一心想某些觀眾真將其當成「通識」看待,不覺氣上心頭。




(一)

想起最初寫Blog的時候,抱的是一股「發表慾」傻勁;到了稍後,靠《鬼畜之道》連結之助點擊率暴升之後,開始首嚐「被人欣賞」的快感,那時更新不停,點擊人數和留言也不斷增加,感覺就好像打機升Level般過癮。但過了大概年多左右,本座開始發覺進入「瓶頸位」,無論怎樣努力,6-700左右,大不了歪打正撞的寫了篇「潮文」,就能把點擊率谷上千多,但過不了三日就開始打回原形:慢著,我們不是說互聯網上有著數以億計的網民嗎?

這麼努力,卻在這個互聯網大海連幾百萬份之一的收視也爭取不到,我開始明白,無神論者的巴別塔由一開始的定位就不可能取悅眾人;而要我定時提供幾隻股票、又或如那些「部落知客」般,帶著一個烚熟狗頭把自己的留言區變成「FAN屎Chat Room」也絕不可能。當瞭解現實一面後,本座開始釋懷,也決定從此之後不再受甚麼世俗道德枷鎖限制,率性而寫。

很多人問:「喂,怎麼你近來寫的文章,愈來愈多棱角,一副戰鬥格局?」我可以跟你說,目前這裡更新的最大動力,就是那口氣啊!假若不是谷著那一團火不洩不快的話,這裡一年能有10篇左右的更新就經已偷笑了。網絡上近來流傳著些甚麼「討厭憎恨個人」這說法真係讓人看了想吐:不管動機如何,成果才是我們應該關注的地方吧!難道善意而出的垃圾,會比惡意而出的傑作獲得更高評價?若有天出發點變成評核優劣的準則,那這個世界也差不多要滅亡了。


 

(二)

若果要說本座今年寫Blog的快事,就是挑了Fongyun這個「網絡名人」:要說對此君的惡感,其實早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當發現有些「朋友」對本座攻擊此人時感到詫異的時候,意外的反而是我自己。





假若今年要為博客界寫個專題,「Blog已死?」肯定是個熱門題目。但假若你問我呢,我會說,今年寫Blog的興緻或許不及當初,然而卻遠遠還未去到「士氣低落」的階段。隨手一查計數器,更發覺今年本Blog的點擊率是6年之冠,可說為這個部落格逐漸衰落的時刻來一個反高潮。



固然,「少女時代」、「孃王」和「滿城盡帶黃金甲」這三個有意無間躍進搜尋器前列的三個關鍵字,的確對點擊率標升有著相當助力,然而我卻寧願相信,這就是部落格的一大特色:只要你用心去寫,即使日後熱誠不如過往,然而這些「結晶品」卻是永垂不朽的;而當你不寫之日卻仍然有人持續訪問你的部落格,那就算是「收成期」了。




但話說回頭,猶幸自己早已睇化點擊率、回應數量這些所謂「更新正能量」,目前寫BLOG的出發點只為自己;否則在微博已搶得「Web 2.0高地」的今天,除非你是現實或網絡界的名人,否則依賴「點擊率」作為更新動力的話,遲早收皮。再說,得到這些「額外收視」也不見得是好事,起碼「少女時代」一文就招來了不少原教旨主義者對本人肆意攻擊,叫人相當無奈。

有關我對「部落格已死」、Micro Blog的進一步看法,並不是這裡想談的,或許在另撰新文、又或是在下半部份再談。此文最重要的目的,還是在於對本塔「寫作進度」的檢討。一如大家所見,無神論者的巴別塔去年的成績單實在是有夠丟人的:我的宗教觀、我最討厭的10個部落格、戰爭與歷史系列、通識系列、中日戰爭漫談系列,竟然全軍盡墨!!

如果這裡還真有讀者的話,我想就只有「萬死不辭」能形容內心的感受吧。但在「亂DUP」本人之前,也容小弟解釋一下:首先有關很多人期待的《我最討厭的10個部落格》為何夭折,本座其實想說心目中早已有了基本排名和腹稿,甚至連〈序章:我最厭的其實就是:YOU!〉也寫好了。



只是,由於我實在不太喜歡被人擺上檯的那種感覺,再加上被人譏諷「又要威又要戴頭盔」,一怒之下就決定「又唔要威又戴頭盔」,乾脆不寫。如今轉頭回望,正如Twitter一位朋友所言,部落格本身都自身難保了,再加上本座名單上的Blog死的死、荒廢的荒廢,沒人看的沒人看,再「落井下石」也是多此一舉,不寫此文反是明智決定。但本座一向又有一個「無人睇偏要寫」的壞習慣,所以機會雖然不大,但來年此文仍有機會「重見天日」。

雖然幾個「大型」寫作計劃在去年停擺,但一些較次要的特典文章和小型企劃,除了〈怎樣可成為一個有幽默感的人?〉一文外基本上全部完成;再加上由5週年至6週年之間,文章數目由657篇「暴增」至730篇,反映出本座在一年間其實並沒有偷懶,只是寫作方向較為欠缺紀律而已。

既然去年寫作目標全部破產,那麼順理成章,它們將會變成來年的「寫作目標」:老實說,說出這番說話的人還真夠無恥;那麼此人會否無恥到在一年後又再一次原封不動的順延下去?如果還有人看到這裡的話,本座可以告訴你,這不單止有相當可能,而且在這個時候我已經在想新一輪的「大放衛星文」計劃了……原先想寫的「戰爭與歷史」系列,因為近來發覺太多人對歷史的無知,將會把「談歷史」系列分拆出來;「談讀書/讀撚系列」也是個人一直想寫的欄目;還有通識系列以上也會加插一個討論香港政策發展的欄目,當中涉及教育、房屋、以至創意工業發展的個人看法,算是就〈香港還剩下甚麼價值〉 一文的延伸。



上面全部沒有「出廠承諾」,但三篇周年特典文章:〈怎樣可成為一個有幽默感的人?〉、〈《Fallout 3》:欣賞科幻作品不能再故步自封〉、〈後五區公投系列:為何要用選票懲罰民主黨〉三篇卻保證會於來年登場:假若一年後再比人捉到痛腳怠慢不寫,願任憑指證者出題,本座定必寫成至少3000字長文作為賠罪。

最後想談談一些寫作上的問題。首先不知是否Micro Blog的影響,近來發覺自己的寫的文章長度愈縮愈短,很多時千多字已有收筆的意慾,比起以前動輒數千字起跳相差很遠。當然,文章沒有了冗贅的感覺不錯,但我還是懷念以前長篇大論、點子滿滿,因為那才是無神論者的巴別塔的真正風格。還有就是有關「本座」作自我稱呼的問題。最初採用這個有點七的自稱,除了有少許貪玩的意思外,最重要還是作一個源於自視過高的「防抄襲」功能,別人要將這裡的東西搬字過紙時,要多花一點功夫。但6年後的現在,一來覺得有時候寫文章用「本座」作自稱實有點不太適宜,二來多年來的習慣,甚至讓寫一些非部落格文章時也不禁沿用了本座二字。所以自今年開始,會開始嘗試逐漸減用這個自稱,看看文章會否較不噁心,嘻嘻。

預告:有光明就有黑暗的存在,出了這篇乏味的光明篇後,自然會有Juicy的暗黑篇。正如很多人對社民連的施政理念興趣缺缺,卻長期監視其內鬥情況一樣,想看本座如何借6週年之機討伐網上戇尻,敬請期待。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