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先聲明,由於我是在看完《攻殼機動隊SSS》之後直接再看《009》的,所以可能觀後感會受到一些影響。要說到手塚治蟲原作的改編電影,第一時間讓我聯想到的,自然是林太郎監督、大友克洋腳本的《大都會》:此作在畫面效果方面可謂一流,但情節舖排卻因為太顧慮原著而顯得綁手綁腳,結果悶場連連,頗為可惜之餘,也為《009》會否重蹈覆轍而憂心。



還好,神山健治一起手就運用了他最擅長的懸疑佈局,009隊員與幕後黑手的對峙成為了整個黑幕的主軸;而為了劇情上的緊湊,他也不惜將某些隊員戲份大幅削減至路人級數(可能的008……連自己的能力都未展現出來就失蹤了)也要突顯出幾位主角如Jet、009、Françoise的鮮明形象:當中讓人驚喜的是神山並沒有對青少年觀眾有任何顧忌,Françoise被塑造成性感尤物、與009相遇就上演「半場」激烈親熱戲更是讓人激賞。



另一方面,雖然個人之前並沒有看過之前的原著或陳年動畫版,但對他們之間的人物關係還是很快的掌握起來;再加上幾個戲劇性的轉折位,雖不能說《009》如《SSS》一樣全無冷場,但對於討厭早起的本人來說,在事先已觀看過一場早場電影直落看第二場卻仍沒有絲毫睡意,單是這點已能給予《009》相當不錯的評價。



由於《009》不同於前者只是TV Special等級的投資,所以在戰鬥場面的規模與震憾力上完全不是同一層次:由最初大廈上一場3D效果做得相當不錯的格鬥,再到之後一充滿動感的戰機追逐戰,甚至到了最後的基地混戰和核彈追逐,與多年前的經典《大都會》相比可謂有過之而無不及。



中不足的是,就官能刺激與視覺效果考慮來說,《009》是做到了滿分,可是除了首兩場動作場面是勝負難料以外,其餘都是主角對雜魚、或是早已預料得到結果的戰鬥,緊張感欠奉。似乎導演即使有著相當的經驗和實力,在如何構思一場「扣人心弘的戰鬥」這一方面,還有不少的地方需要學習。



再補談一點3D:相比起《SSS》那種似有若無的立體感,《009》的3D效果是明顯得多


Tags:


記得當神山健治的《攻殼機動隊STAND ALONE COMPLEX》推出時,我曾和大部份觀眾感到心情激動,因為除了苦等押井守多年才一潤的電影版外,終於有另一個「宣洩」渠道。不過同時我也和不少人一樣,到了《2ND GIG》就開始放棄追看;這倒不是因為劇情太過複雜、層次太過云云,而是神山健治太過執迷於在動畫中舖排各種情節與伏線,卻忽略了動畫吸引觀眾的本質:娛樂性和趣味,最後抵不住呵欠連連而放棄追看。



《攻殼機動隊SSS》作為長達兩小時的TV Special,最初我是抱著頗為保留的態度,一是本來電視版的一集內容已不是予我沈悶感覺,二是押井守的兩套電影版珠玉在前,這種介乎「電視電影」式的製作究竟還能不能帶來驚喜以至突破,有著相當難度。



在觀賞過後,首先不得不盛讚一下神山健治這次的確營造了一個情節緊湊而劇情豐富的故事。對於電影的評價,我從來是依據自己甚麼時候忍不住看錶作為標準,這次《SSS》竟讓我到結局一刻才作此舉動,等如給予此作接近最高評價。《SSS》最初以連環自殺命案為引子,陸續帶出柺帶兒童與「貴腐老人」等陰謀,原先一切證據皆指向政府,最後卻變成兩大黑手傀儡師與素子的對決。



當中的環環相扣,一層又一層的懸疑佈局,當中既能符合「攻殼」那種高科技世界「人」與「非人」之間那條模糊界線進行的犯罪,又對先進社會仍然因醜惡人性而蘊含的虐兒與老人此等弱勢群體被迫害、被忽略的問題默默進行批判──在各方元素皆有兼顧之下,《SSS》猶如一頓豐富的盛宴,只要你是科幻類型作品的愛好者,在享用過程中應會獲得相當愉快的體驗。



《SSS》提及的問題,其實亦頗與香港目前時局相似:「社會資源有限」只為藉口,在功利至上的政府官僚眼中,弱勢族群從來都是社會的負累。


Tags:

美國總統大選拾遺

[不指定 2012/11/13 01:28 | by henryporter ]


聽到NowTV的甚麼「新世代時事評論員」許楨和有線新聞先後指這次美國大選為「近兩三屆以來最緊湊的一次大選」,反映出目前主流媒體與所謂專家的無知。事實上若以「近兩三屆」作為標準,即使不計才不過三屆前的Gore與Bush大戰,就算是前兩屆Bush與Kerry的連任之役,其不過取得286選舉人票的過程也遠比這次緊湊。記得當年不少共和黨支持者還相當擔心小布殊在第一次辯論的不濟與戈爾的同情票會產生鐘擺效應,直至第二、三次辯論力挽狂瀾加拉登錄影帶的「助選」效應,才總算將焦點拉回國家安全這個小布殊的強項上。



這屆美國總統大選之所以早有定局,乃因在「選舉人票」制度下,絕大多數的州份勝負已分,而已取的選舉人票和剩下來的搖擺州份情況,皆對羅姆尼非常不利。上面那班傳媒與「專家」,看罷所謂全國選情民調的差距收窄,就以為雙方戰情吃緊,卻不知區區數個百份點的民望升跌,根本不能動搖Obama擁有相對優勢的事實。



所以當其他人還在為奧巴馬在開票早段落後於羅姆尼而感到憂心時,我已不斷向身邊朋友解釋,整個選舉其實只須看兩個關鍵搖擺州份,亦即佛羅里達與俄亥俄的選舉結果,在既有選舉人票中大大落後的Romney,只有連勝這兩仗才有勝機,否則只要Obama取得其中一個則共和黨已萬事休矣。事實上當民主黨在俄玄俄取得明顯優勢一刻,早就可宣佈勝利,其餘的步驟,不過是行禮如儀而已。



要說這場選舉在那一點上讓我認為分了勝負的話,那大概是在第一次辯論後吧。雖然奧巴馬的表現很差,已定選舉人票的數目甚至出現倒退的現象;但當發覺幅度不足以動搖根本的時候,我就知道奧巴馬已站穩陣腳,因為之後的辯論不會再比這次更差了。果然之後隨著辯論的表現改善,形勢亦隨之愈來愈好,在第3次辯論後基本勝局已定,所謂「風災效應」也不過是錦上添花而已。



不少人批評美國目前的「選舉人制度」已失去原本尊重少數州份精神,更以為總統選舉只將焦點擺在八個搖擺州是將其他美國人置身事外,但並不同意這種講法。首先人口眾多的州份固然影響力鉅大,但當某一方在這些大州份出現較大差距之時,他們也唯有轉攻其他小州份以拉近差距,效果仍然是存在的,只是沒有那麼明顯而已──要是太過明顯的話,那就倒轉過來真如反對「選舉人制度」的人所抨擊,制度歪曲主流民意倒變成合理的指控了。

此外指責候選人「忽視」搖擺州份以外的地區這說法,也忽略了選舉工程只為候選人衝刺期,而過往這些地區之所以有明顯傾向,自然是與政黨理念取向與組織工作有關。香港傳媒有這種分析,證明對選舉的看法還是相當表面和膚淺。

在各州份進行總統大選的同時,其實亦有不少表決同時進行。






鞍泰區議會補選終於結束,一如所料,在新民主同盟與民主黨共同出選之下,所謂「泛民」即使獲得壓倒性票數領先,最終也還是敗於民建聯的招文亮手上,只是45之微的這個差距讓結果增添幾份悲情。

看見民主黨那班以黃子希蛋散紛紛說要在這次選後檢討,心裡不禁好笑:民主黨的檢討會,不是從9月9日開始便已經要進行了嗎?稍有政治智慧的人都會知道,今次的選舉佈陣根本勝算極微,如果民主黨真能僥倖勝出,那就證明霸道行事的手法可以繼續,不用再顧及小黨派的感受了?



至於另一方套用「陶君行式邏輯」也是可笑,我尊敬齋SIR在宗教方面的成就,但民主選舉可不是「鬥快報名比賽」,而參選權也是最最基本的人權,怎可因為自己的心儀的候選人落敗而肆意指責對方為「民建聯B隊」?更何況陳佩明得票比民主黨更少,最應反省是否「讓路」的人,不就是新民主同盟自己嗎?(注)




要拆解這次選舉的癥結,還請循其本,就整個提名過程作一回顧演。綜合資料所得,其實新民主同盟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與民主黨進行積極協調。因為從民主黨去屆參選履歷,以及立法會選舉後兩黨的得票,若依一貫所謂「泛民」的協調機制,新民盟根本沒有任何本錢去爭到出選權;而之後他們所提出的參選理據,如他們曾為民主黨去屆候選人助選、新民盟比民主黨更有該區工作資歷等等,皆只會淪為「公有公拗、婆有婆拗」的爭論,最終還是會被「勸退」。

所以要擺脫這種「大石責死蟹」的困局,也只好以攻為守:在民主黨還未算是「正式接洽」進行協調商議前,就搶先一步宣佈參選,造成既定事實。雖然這樣有點取巧,但也不能全怪新民盟,因為他們自從與民主黨分裂後,就曾於去屆區議會被拒於所謂「泛民」協調機制以外,日後即使回歸「飯盒」會,這個尷尬的關係還沒有完全弄清,新民盟「自把自為」也不能算是全錯。




既然新民盟已篤定參選,那民主黨就只剩下兩個選擇:讓路還是硬撼了。正如我之前分析民主黨敗選的文章 所言,目前民主黨在所謂「泛民」的領導地位已面臨極大危機,是使「溫和泛民」的支持者亦對其失盡信心。假若能以區區一個區議會席位為代價,主動「讓路」兼為新民盟助選,那我想無論陳佩明勝選與否,民主黨就算不能完全挽回自走入中聯辦後所喪失的民心,至少也能止跌回升,嬴得不少人的尊重。

可惜的是,他們的想法還是那麼落後:因為被新民盟這個小黨佔了便宜,因為自以為民主黨在鞍泰選區的本錢遠比前者為多,所以最後還是連一個區議會議席也捨不得,抱著僥倖之心堅持參選,而最終也求仁得仁。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