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格來說,其實《哈棒傳奇》並不是我看過的第一本九把刀作品,但因為《第八銅人》、《功夫》追看的是漫畫版,而《獵命師》這個長篇只草草看過第一集難下定論,所以九把刀的大名雖如雷貫耳,但直到最後看完《哈棒傳奇》後,才敢下筆一抒自己的感受。



近年不少新晉小說作者,都會嘗試將日本漫畫元素加進自己的作品中,可是像九把刀般揮灑自如的,還不多見。《哈棒傳奇》最初給予本座的感覺,就好像一本惡人版的《Boy聖子到》:一位天下無敵、視人命如草介的暴力狂哈棒,在幹完別人反感的暴行之餘,卻又因會為自己平時虐待的小弟出頭,把最惡的壞人收拾,卻又讓人拍手稱興,這種又討厭又暢快的的閱讀感覺,對本座可說是相當新鮮。

雖然《哈棒傳奇》將校園欺凌的暴力尺度推至極限,序章把可愛女孩打至連嘔兩次嘔吐物可謂先聲奪人;但九把刀其實暗地裡把底線計算得相當出色。例如換著我是這位哈棒老大,早恃著一身好武功到處淫慾良家婦女了,偏偏書中老大只愛暴力不愛色情,讓劇情離經叛道之餘卻不致離譜。

此外,《哈》的場面雖然暴力,但書中的世界卻設計得離奇荒誕,例如被轟掉了頭蓋骨的竟能不死、明明要被被推去送死的一眾「跟班」最後卻又總是大團圓結局──看見在書前頁有名人大讚,說此書「講男人想講不敢講的事、做男人想做不敢做的事」,但實際上就如哈棒老大口中常談著要征服世界,但直接的作惡範圍則只限在班級以內;劇情總被九把刀巧妙的操控在「指定範圍」,在「過癮」和「過火」的界線間游走。



再把《哈棒傳奇》看到一半左右,發覺它的荒誕和暴力的味道慢慢減褪,變成了以回顧校園點滴為主題。雖然故事仍然是那麼的荒謬,但那些校園惡霸、古板老師、對傾慕女孩的暇想、對自己追不到女孩的辯護、年少時期「誤闖」的某些成人場所的歷奇,都直接、間接觸動了一些小學中學時期的回憶,再加上九把刀抵死的筆觸,感覺就像當年挑燈夜讀畢華流《主席手記》三部曲一樣暢快。

不過當到了後半部,九把刀似乎是玩得太盡,忽略了原來《哈棒傳奇》吸引的原因,乃是介乎現實與虛幻之間、搞笑與恐懼之間的奇異。自從〈白金之星〉一章開始,故事慢慢傾向了胡鬧的一面進發,到了〈捕捉外星人〉的一章,甚至連哈棒老大都因為沾染了這種胡鬧風氣而變得可愛起來──當哈棒老大不再可怕的時候,《哈棒傳奇》也就失去其最具魅力的部份了。

綜觀而言,《哈棒傳奇》的確給予本座一段相當新鮮且愉快的閱讀時光──雖然這種感覺並不能堅持至最後。對於九把刀的寫作風格,個人則認為即使看完《哈棒傳奇》,仍未能正式下定論,但至少目前為止,還有值得繼續追尋答案的價值。





今屆F1沒有了布朗車隊的驚艷,又取消了最能考驗車隊策略的加油程序,再加上「靈魂」評述員沈國成為「養聲」而休養,但綜觀來說比起去年並不算是失色太多。

作為堅定的「反紅牛份子」,本屆F1的觀賞重點可說是欣賞麥拿侖和法拉利兩強力抗前者的壟斷過程:當19站賽事Red Bull竟獨取15場頭位,「最快戰車」可說是毫無疑問。但有趣的是,即使在這種等同壟斷的實力下,Webber與Vettel兩者間的內鬨和失誤、引擎的不穩定性,讓他們的對手仍然能夠亦步亦趨,鬥至最後一場。

事實上,在第19站阿布扎比開賽前,紅牛在奪冠之路上處於頗為被動的地位:法拉利的Alonso只要取得第二,又或是Vettel取得第一的情況下保住第四名,仍能夠獲世界總冠軍──以Alonso賽前排位賽取得第3名的情況下,這個機會可說相當大。



但世事就是如此玄妙。或許法拉利車隊實在太過在意和阿朗素只相差8分的Webber,在Webber因車呔報銷而提早進入Pitt Stop時,法拉利車隊竟在不久之後叫Alonso同時入Pitt,務求確保Alonso的排名必然比Webber前的戰略定位。可是法拉利卻算漏了在早前意外安全車領車的幾個圈中,Renault車隊的Petrov和Benz的羅斯堡早已乘機換了車呔,變相Alonso由主動的第四位跌至被動的第六位!事實亦證明,採用「遲換呔」政策的麥拿侖和Vettel,成為了是次賽事的大嬴家。

結果在之後三四十圈的賽事中, Renault的Petrov好像食了藥般,一改以往錯漏百出的常態,無論Alonso怎樣窮追猛打,總能穩穩的守住行車線直至完場。Alonso圈速愈拖愈慢,甚至連前面較遲換呔的Kubica也能守在他的前面,最終只能以第7位完場,而在賽前總積分只得第3的「Crash Kid」Vettel,亦終能以第一名姿態後來居上,成為名符其實的總冠軍,早已督定成為車隊冠軍的Red Bull也迎接了他們的豐收年。



賽季總結

本座喜愛的Jenson Button,今年雖偶有佳作但與冠軍無緣,足見其發揮穩定,卻始終欠了一種狠勁。如今麥拿侖戰力不如去年布朗車隊一支獨秀,Button必須要有所突破,才能擺脫「聽車由命」的局限。



至於Alonso最讓本座深刻的,是去年還在Renault時,在星加玻夜戰排第15位起步,兼駕駛二流賽車的情況下,竟最終逆轉勝取得冠軍;今年阿朗素重回法拉利,有了一級戰車配合,終能大放異彩。但諷刺的是,最後在他前面的兩隻「攔路虎」竟是讓他歷盡人生起伏的前東家……



不過今年本座的關注焦點,還是要數到小林可夢偉。近年日本F1車手給人的印象大多都是礙著日本車隊、引擎供應商或贊助商的面子,才勉為其難引入;而他們也幾乎無一例外成為「陪跑份子」。但小林可夢偉和中島一貴、山本佐近等不同,自從去季季尾接替Timo Glock成為豐田車隊車手後已表現出其潛力,今季在轉投中下游沙巴車隊後更屢屢闖入10名以內(Timo Glock反而淪落到當維珍車隊車手),當中不乏阻截Jenson Button、超越Alonso等「名場面」。

個人以為小林本季的代表作要算是華倫西亞歐洲站一役。小林一開始在第18位以硬呔起步,之後一直奉行堅持不入Pitt Stop的策略,在輪呔大幅損耗下竟能一度攀上第3位!最後由於規例所限,小林終在第53圈入Pitt,雖然一度跌至第9位,但他仍能以堅定的決心超越法拉利的Alonso,以反在賽事最後一個彎超越布美,以第7名完成賽事。世人總稱讚Vettel在Monza最後一圈入Pitt的策略,然而在本座心目中,小林可夢偉比前者精彩多了。



不說不知,原來曾田正人的《Capeta》主角勝平太,就是以小林可夢偉為參考原型,最新一期22集更有作者和小林的專訪呢。

最後想講講今季陳恩能的評述表現。在沒有沈國成後,他的評述頗有孤掌難免之感,很多時評述排位是也時常出錯(最後一站也分別搞錯了馬沙和阿朗素、畢頓和韋伯……);至於邢安邦雖然很努力,但始終對賽事並不太熟悉,和Daniel也擦不出很大火花。所以希望來季沈國成可以回歸,畢竟有他和Daniel的粵語旁述,觀看賽事的趣味才可倍增!



Tags:

人說「讀歷史讀壞腦」,不過就本座看來,歷史和科學一樣,再沒有比一知半解更讓人「驚心動魄」了──當然,更可恥的,還要數到一些人胸無半點墨水,讀了幾段二手史料洋洋得意,搞了個天怒人怨的爛gap(是gap,不是gag)也不知道。

話說某君在孫中山壽辰今天,特地向眾人宣佈:「今天是孫文的誕辰。他是國父,也是個孌童癖」,然後還引一大堆孫中山的婚姻史,說甚麼「以前又冇咁多荷爾蒙雞,當年十一歲好大機會未發育……」力指孫中山當年與11歲女童性交後「人面獸心中出飛」云云(其實大月薰15歲時孫中山才提親,16歲時才正式結婚,3年後才生了第一胎,力提11歲之齡的人其用心可知)

這是否說歷史是否有著不可冒犯的禁區,不可談、不可說?當然不!歷史絕對不是鐵板一塊,更歡迎大家去玩,去反──可是在這裡,並不是一個「玩唔玩得」的問題,而是一個牽涉做人的人格和價值觀問題。



假若上面說這話的是那些全力推動「去中國化」的深綠人士,又或是「反孫中山」史學流派的支持者,本座自無意見,因為這是觀點與角度的差異,各人也有討厭和痛恨的對象。當然我更希望的是這些指控更有根據:例如在一些戰亂時期,民眾因應情況以提早結婚,宋、清兩代皆以14歲為適婚年齡,難道那時的中國人民全都是「孌童癖」?但在言論自由下,你要惡搞,本座也不反對。

可是上面那位某君,在數天前表示孫中山先生銅像在自己的母校豎立感到榮幸,在上面這句垃圾的字眼中,還可見「國父」二字:為何對一位對其個人而言,如此值得尊敬、甚至稱為「父親」的人物,偏偏要挑在他的誕辰日中,說出如此不適大體的話、作出如此無恥的誣陷?在本座看來,只有下面幾個原因:

一是此君本來說對孫中山先生恨之入骨,加上對「父親」二字毫無感情,「認賊作父」作等閒事,稱孫中山為「父」、豎立銅像只為諷刺手法,嘗試以嘻笑怒罵方式侮辱這位他由始至終看不起的「孫大炮」。

二是他對世俗價值嗤之以鼻,即使親如其父,在眾人前侮辱、污衊後者也視作得閒事;所以在雙親生日只要有足夠資料(注意,只是資料,不是證據),「老豆是道友,老母是老舉」這些話在大庭廣眾說出口亦毫無難度,反還沾沾自喜呢!

至於第三個可能,個人以為,也希望是最大的可能,就是出於此君個對歷史的輕視、無知,如上文所說,恃著看了幾篇惡搞文,自以為有點幽默感,就在一個不適當的時候搞一個以為無傷大雅的笑話,被人斥罵之後還要搬出「似層層」的偽史料來死撐,誰知他以為嬴了口舌之爭,但最被侮辱的卻只有他尊敬的人物,當然還有他自己。



可能寫到這裡,有些人已心想,「點都好,駛唔駛人地老豆老母都講埋呀?」本座只能回應的是,對於一些人來說,即使沒有血緣關係的人物,對他們來說可能與親生父母有著同等、甚至更高的地位。若你覺得老屈孫中山是「孌童癖」沒問題,那麼無孕生子的聖母瑪莉亞呢?「天父」耶和華、真主阿拉呢?謝廷駿導遊呢?假若你認為冒犯上面所有提過的名字都沒有問題的話,那本座還有一句要說:在侮辱別人尊敬人物的時候,請先有被別人作同樣侮辱的覺悟。

孫中山先生一向為本座敬重的人物,來年適逢辛亥革命100週年,本座再把大學時的相關史料重新搬出翻閱,讀到其革命事業艱困時刻不時有扼腕之感。在今天孫中山誕辰144週年之時,竟遇著此等讓人難堪憤怒之事,更堅定了本座在本塔開展「談歷史」的新系列。畢竟,史料網上俯拾皆是,讓某些人以為讀了幾段歷史,就可充作「歷史玩家」了;但其實,史料只是讀歷史最粗淺的一層,史識、史觀,卻是一門永遠不能在GOOGLE、WIKI學習的終身事業。



再見Bloglines

[不指定 2010/11/05 02:28 | by henryporter ]



說起來本座也實在對一些「免費服務」過於「老奉」,到了十月初左右才得知原來Bloglines早於幾個月前已宣佈終止運作,還要是在「格外開恩」之下才將限期延長一個月(最新消息是延長至15日),好確保用家有足夠時間將訂閱清單備份云云。



其實從一年前開始,當發現Bloglines的母公司Ask.com不斷注入垃圾程式於用戶的瀏覽器中,心中已有預感Bloglines的經營狀況可能出現問題:畢竟每逢一款網絡服務要依靠垃圾程式和廣告來營運的話,基本上等同於向外界宣佈其財政狀況已進入嚴冬,只是沒想到終結來得這麼快。

Bloglines停機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RSS reader makes less and less sense to people as Twitter and Facebook dominate real-time information flow.」單純、獨立的rss系統經已不合時宜,只有整合性、與互動元素更強,又或是更普及、更簡便的社交網絡系統,才是目前資訊分享的大潮流。

本座並不討厭Facebook,某些將技術與版面整合更是讓人大聲讚好;對於Twitter,香港的「Twit友文化」的確叫人倒胃,但它在香港以外燦爛發展和影響力,卻也難以否定。只是,讓本座實在忍受不了,一個如此小巧、方便的網上閱讀器,竟然被上面兩種尚未完全成熟、愈改愈差兼長久以來無視用戶要求(這裡指Facebook)、甚或能以粗製濫造來形容、常常Down機(這裡指Twitter)的程式所取締,活活的成為了「劣幣驅逐良幣」的個案。

Bloglines之死,一葉知秋,其實亦代表了部落格失過往「Web 2.0」的浪頂慢慢退下來。目前Blog這個媒體已愈來愈不受網絡主流所歡迎,即使當中偶有精彩內容,他們亦寧願透過社交網站等篩選過後的挑選閱讀部份片段,而不再願意充當某些指定部落格的「忠實讀者」。這已經不能算是「汰弱留強」的階段,而是確實走入了蕭條之路。

Bloglines是本座第一個接觸的RSS閱讀器,也一直沿用到現在,五年多以來早已習慣了其版面和系統。如今Bloglines倒閉,似乎轉投Google Reader懷抱會是最佳的選擇。只是,本座一向對Google產品(瀏覽器除外)的適應能力都不太好,相信在轉用的過程中,經歷陣痛會是難免的事。但更加應該擔心的是,Google Reader的用量相比起其他產品其實也不是很理想,是否會步Bloglines後塵,尚在未知之數。

後記:哈哈,想不到才過了一天,峰迴路轉地Bloglines竟找到白武士收留,並在12月1日正式由ask.com轉手至MerchantCircle……果真再見Bloglines!  

延伸閱讀:

MMDays:Bloglines之死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