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理說,在陣容變化不大的背景下,仍算年青的爵士隊,好應在數年間藉累積經驗而慢慢得到實力上的提升,但結果卻是愈打愈回去:自三年前勇闖西岸決賽不敵馬刺後,兩年前在第二輪被湖人掃掉,去年在首輪面對湖人止步。當然我們可以以「每年都是被西岸冠軍/NBA總冠軍淘汰」來安慰自己,然而在面對季後賽列強時本座所感受到的,是那種可悲的無力感,一種無論打得怎樣好也不能超越對手的悲哀。

可是說爵士隊弱,他在之前的賽季卻也曾立下了在一季內把NBA所有球隊至少擊敗一次的戰績;而在他們在主場下定決心的時候,卻又彷彿全世界沒有他們不能擊倒的敵人,由此可見爵士隊的問題已非單靠「實力不足」可以解釋得到。



中鋒:磨合期

在本季一連串的敗仗中,最讓人看到吐血的一幕,莫過於作客Dallas一役中的第四節,在領先16分的情況下被Dirk Nowitzki巧取豪奪29分逆轉敗。很多人怪責史龍教練為何在明顯看到Okur守不住Dirk的情況下仍堅持不作換人防守,但事實上史龍在失去了Jarron Collins後,在中鋒線上已再沒有讓他敢於放在場上的替補。

Fesenko與Koufos這對一剛一柔的七呎組合皆有讓人憧憬的未來性,然而在目前來說,前者球技之生澀,後者打了一場好球後便被置入觀察名單,即戰力成疑;雖說Millsap與Boozer在必要時也能臨危授命來個「雙矮陣式」,然而兩者的身高打大前鋒已嫌太矮,長期硬上的話只會被人吃得一乾二淨,這也是為何Okur季初狀態不足,仍能獲得大量上場時間的原因。

還有一點讓人擔心的是,感覺上Okur今年往外打的風格又更趨嚴重了,防守上也比往年疲軟,偏偏隊裡的先發大前鋒同樣愛往外闖、防守同樣軟。當他們肯硬起來時,對(內線已弱了很多的)馬刺隊也是面無懼色;但外強中乾的情況似乎還比較多。

其實目前爵士隊最需要的,是一個有高度的防守性中鋒,當對手內線開始暴走時能上場舒緩一下Okur的壓力,可是基於史龍教練對新人能力的質疑,在這一點上我們只有等待。



大前鋒:各有各問題

今季看Boozer打球有時真的不禁會想:那過早練成的神準Fade-away跳投,反而限制了Boozer的發展。在對馬刺一役,Boozer已經算是比較積極的向籃底進攻了,但本座還是不止一次看到,當他用肩膊試探性突進遇到阻擋後,很順理成章的就會選擇以Fade-away終結攻勢。當然在Boozer手風順的日子,看著他怎樣射怎樣進會看得很爽,然而遇著屢射不進的窘況,你就會開始懷念Karl Malone的時代。

Karl Malone是為了節約逐漸衰退的體能才開始練起中距離來,因此在有需要的時候他還是能靠背籃強攻提供穩定的得分;Boozer目前的所謂籃下功夫已大幅偏重於面框突破或補籃,背框攻擊幾乎都以Fade-away作結而鮮見憑腳步或身位闖陣,攻擊手法缺乏變化的結果是防守者很容易可以預測到Boozer的動作而加以騷擾,一旦阻截了Boozer衝往籃下的企圖,那剩下來就只要看跳投進不進了。



很不幸,Paul Millsap一如所料的與仍然留隊的Boozer產生排擠效應。雖說以22分鐘的出場時間來說,9分5.7個籃板已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成績,但Millsap是那種上場時間愈長表現愈好的球員,在簽下年薪800萬的大合約後只把他當作主力替補球員,未免有點可惜。

不過我們也很難怪史龍教練作此決定。Millsap在防守上可能會比Boozer好一點,但他距離作為Utah的攻擊核心還有一段距離:Millsap一日不能改善他的攻擊手段,讓跳投更穩定,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位出色的球員,尚未能達到Boozer的All-Star級數的得分能力。大前鋒的上陣時間被大幅瓜分,Sloan的決定是讓他同時作為Okur的替補,但這根本不是讓他能好好發揮的位置,攻守皆因高度問題而吃力不討好,結果是除了快艇一役打出驚喜外,其餘表現皆乏善足陳。

大前鋒理應為爵士最不用擔心的位置,然而Boozer與Millsap各有缺陷,讓Jazz始終未有如預期般在這個位置佔有壓倒性優勢。個人認為史龍教練應在Boozer表現不佳時敢於將他換下場以維持這個位置上的競爭性,甚或在Okur下場時讓Boozer推上中鋒位置,給Mansap打回他適合的大前鋒。可能有人會擔心Boozer的犯規與受傷問題,但本座以為竟然這個位置有足夠籌碼,就要敢於揮霍,否則Millsap現在半死不活般的表現也只是浪費。



小前鋒:蛻變期

作為AK47的長期質疑者,要罵的早就罵透了,對於其與頂級合約不符的表現與問題也早已習慣,所以今次一改歷年必罵Kirilenko的慣例,反想說說對他在小前鋒位置的期望。相比起往年,Kirilenko最大的不同是在夏天增重了20磅。感覺上增重後的AK47往內線闖時不再像以往般弱不噤風,隱然予人一種Matt Harpring再現之感──一個速度更快、外線更準、協防更酷的Harpring。


Tags:


猶記得上一季起頭一句就是「無論表現怎樣,爵士隊基本上是最後一年能以這個陣容作賽了。」然而又有誰料到,在金融海嘯、班主去世、「展望2010自由球員效應」等質素影響下,猶他爵士隊竟然「非自願」的保全了稱得上「窮奢極侈」的陣容再拼一年?在討論來季展望之先,讓我們先看看這個「不可能之奇跡」是怎樣出現的。
 
 
 
本季三個擁有Player Option的球員Okur、Krover與Boozer,其實都曾先後放話要脫出球員選項來獲取更優厚的合約條件,不過沒多久「帥哥」Krover就再沒耍帥,宣告來季乖乖留在猶他;之後經理人曾放話說「條件要比對五大中鋒合同續約」的Okur,在自由市場探過水溫後發現即使中鋒荒的NBA,對這位All-Star級別的球員也是興趣缺缺,而本季最願花錢的Piston也因大Ben回歸(再加上宿怨?)而沒有增強內線的意欲,最後Okur沒有跳出球員選項之餘,爵士高層也乘機再以2100萬美金的千萬年薪與其續簽兩年,個人認為是爵士本季藉經濟不景氣的成功一偷。



至於Boozer那邊則比較複雜一點。雖然早在季中他已說在季尾要成為自由球員,但和Okur一樣,深知要在本年爭取肥約的機會不大,所以也沒有跳出合同,選擇再觀望一年再算。可是Boozer對於爵士於明年不可能以高價續簽他的結果早已心裡有數,於是合同是不跳了,卻仍四處放話叫球隊將他交換到熱火隊去,即使早已知道此「NBA呂布」的反骨性格,然此舉仍傷透了爵士迷的心。



Boozer的合約打破了爵士隊的如意算盤。因為原先制服組就打算在Boozer離隊後騰出的薪金轉給今年到了Qualifying Offer的Paul Millsap的新約用的,現在三個Player Option同時選擇不跳合約,意味著爵士薪酬水平破表,意味著Millsap的續約價碼等若以雙倍計算!拓荒者高層趁此機會和Millsap簽定了平均年薪達850萬的大合約,還要特地把大批簽約金調前,加重爵士隊籌措資金的壓力,以求讓其放棄Millsap這位後起之秀的擁有權。
 
 
 
假若還在「死不付豪華稅」的孤寒財主Larry Miller年代,乾是三張Player-option合約已夠讓他噴血,還有可能考慮Millsap的去留問題嗎?但碰巧本年度Larry Miller因病去世,兒子Greg Miller新官上任三把火,向制服組下了「不要計較價錢,總之好球員都要留下來」的指示,於是出乎所有爵士迷所預料的,在此最艱難的日子,爵士反而是花錢花得最兇的幾隊之一。
 
 
 
猶他的季前熱鬧還沒有完呢。


Tags: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