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觀察後回歸鍵盤做網絡軍師,希望能夠總結一下今天的看法,幫助大家瞭解今天的狀況:

1. 今次蕭生口中的「軟皮蛇佔中」,我認為直到今天再真真正正實踐出來。基本上因為大台被奪,所以每個佔領位置受壓,群眾就立刻湧去更遠的地方;結果竟然可以在同一時間有四五處同時受到衝擊!

整個戰線最後拉到警方不能承受的長度(只是彌敦道已是橫跨數個地鐵站!);而且當警方強勢佔領時,示威者就混在馬路行人之中,等待防守薄弱的機會。

當然預測最準確的,還是當警察決定對市民佔據馬路零容忍的時候,結果就是警察自己佔據了馬路!就算你控制了街道,但車輛卻不能通過的話,有意思嗎?這時示威者早已走往另一地點部署下一次的衝擊了。

2. 警察今次的策略,本為堅決以「十字界豆腐」方式分割不同地點的示威者,以防他們連結在一起。誰料示威者正正因為被分割,反而四處點起衝擊火頭,讓防暴隊疲於奔命,最後更因眾集群眾愈來愈多而被反包圍。




其實如果警察一早重新開放十字路口,群眾奪回根據地後,就會因為安逸感而減褪了衝擊的鬥志;為何直至凌晨三點仍有近萬人「流連」於旺角?正由於還有警察堅持分割佔領區域,使得他們不放心離去,反成了凝聚群眾的動力。

3. 今次過千防暴隊再次空群而出,但那種「強弩之末」的感覺愈來愈大。在現場隨處可見樣子只有中五畢業左右的PC,有些甚至連制服都還未做好;就算督察級亦不乏大學畢業生般的外表,不少可能是警校學生──當連少年兵都出動的時候,兵源也差不多枯竭了。

另一個重點是士氣問題。今日警察指揮要求他們全程留守,直至深夜前不得撤退,但又不許他們衝散群眾,結果自然是飽受「精神攻擊」,當中不少已經疲態畢露、士氣低迷。我想這不是單憑休假就能回覆的,可以預期各種過激執法,或警隊內部爭執等情況將會愈來愈多。



4. 經過又一天的交手,我想彼此間的強弱時間已能捉摸得到:示威者最弱的時刻是早上九時至下午,因為留守整晚的最忠實一群,此時還在睡則中,所以多次被警察乘虛而入。但若警察本身也要面對換班問題,如果他們早上發動攻擊,那倒過來去到深夜時候,就是他們最脆弱之時了。這個考慮甚至連黑社會與愛字頭亦考慮其中:似乎他們的攻擊時間多是下午左右,因為晚上必然要由交通工具運送回自己的住處;又深夜旺角龍蛇混雜,外來者亦會有所顧忌。

可是旺角佔領者是否需要鞏固早上的防線呢?我的看法時,自從大台被清,死守一處的思維應該再次轉變:當然有些像徵意義的佔領地方還是需要的,因為始終要讓人感受到「運動還未終結」才會繼續出來;但要做到這點,有數百人已足夠;真正需要人手的,卻是晚上的「黃金時間」,因為只有做到「壓倒性的多數」,警察的暴力佔領、愛字頭的滋擾,才會被壓制,所以能夠在早上留守的當然歡迎,但不能出動的,則好應養精蓄銳,好等晚上的關鍵時間進行成功率更大的衝擊行動。

追加一點:基本上我和其他示威者不同,我並沒有特別仇視警察,也從某程度上瞭解基層警員的難處;但今晚接連遇到躁狂警察,在毫無挑釁的情況下竟然突然使用暴力或誣告,使得我充份體會到,示威者與警察之間的仇恨,很多已不能化解。

當然最離譜的還是,施暴的警察,通常都會用「螢光龜背」遮掩號碼,而且還要受到其他同僚的包庇,不接受投訴,也故意無視別人要求其出示號碼:這真是腐爛到底的可悲。






運動矛盾已由擴張與否,進一步演變成「旺角/灣仔」與「金鐘」的二元對立。一邊是過往抗爭運動由上而下的舊有體制,另一邊則是人民自發、各自為獨立個體、拒絕聽從指揮的新型組織;當然這其中還隱含了溫和vs躁動、中產vs基層、權威vs反權威。

現在金鐘價值嘗試以斷絕支援、重定正塑(我建議把旺角剔除後,將民主大廣場改稱民主小廣場以正視聽)來扼殺旺角價值的發展,問題是他們卻不自知這也是為自己挖墳:沒有了旺角、灣仔的掩護,在警力集中的情況下,你還可能作如此輕鬆的佔領嗎?一個運動若其主要方向為收縮、封頂的話,一方面人民在沒有希望成功的情況下,士氣必然出現瓦解;另一方面政府得知對手底牌是不會影響其管治,亦自然可作出某程度上的無視──這又回到了七一、六四的原點。
有人以為,旺角聚眾不過是因為政府高壓手段而作出的反動,我不認為這完全是錯的,但整個雨傘革命本來就是被政府逼出來,沒有高壓,難道金鐘又會出現佔路?有人說旺角萬人空巷是因為奇跡,彷彿以為金鐘有萬人支持就是理所當然。

而且金鐘價值並不明白,旺角佔不佔的概念與金鐘完全不同,對很多人來說旺角平時早已去慣去熟,你說佔領旺角讓很多小商舖痛恨佔領,但與此同時,亦同時有一大班人堅信佔領是他們生活價值的一種體現,佔領一受壓,無論多危險都會忍不住挺身而出。外人以為這是意氣用事,這只是因為和「特地前往」的金鐘價值與「著住對拖就落街」的旺角價值沒有充份了解。



再說,強調指揮、控制的金鐘價值領袖們,也是時候想一想你們的權威是否能永遠的消費下去。金鐘的支持者之所以願意將指揮權交託給你,不是因為你們才智過人、英明神武,而是因為整場運動就是由你們展開的。「佔中」的初衷不就是為了佔領中環這個金融的心臟地區嗎?若你們打算將「佔中」降級成佔領金鐘的花瓶式抗爭,沒差,但聰明的香港人很快就會認清運動的本質,進而離棄你們。國教一夜間散水,為何金鐘不能?

及至有些人污衊旺角價值等若破壞整場運動,並攻擊指誰人支持留守旺角,就等若推示威群眾送死,我認為作出這些指控的人應該三思。若將金鐘與旺角的對立,提升至「敵我矛盾」的話,這場運動就會出現破壞性的分裂。旺角與金鐘從來都是戰略問題的分歧,最終也還是針對梁振英;我想目前已有些反佔中的幕後操盤手已看出了兩地的矛盾,透過搬弄是非挑動兩地間的敵視,有智慧的網民千萬不要中計。

最後,若有人問我,旺角還能守多久、是否永不會散場?當然不是,但問這種問題的人,很明顯還未掌握到運動的本質。旺角之所以還未散場,這不是為守而守,而是它還能守得住;萬一有天它真的守不住了,也不是世界末日,因為當機會一到,市民還是會自發重來的。反倒是金鐘價值由於還是依賴領導意志,領導一退同時也是代表了運動崩潰,所以才出現非守不可的困局。

可是現在金鐘價值與旺角價值已然對立,我不認為兩地之間還有主從之分;我對叫人「必要時棄守旺角」的呼籲沒有意見,但我不認為旺角有多少支持者會聽從。而若覺得這場佔領運動已演變成「長期抗爭」,必須依靠其他不合作運動對政府施加壓力亦無不可,不過若真有如此「質變」,則請誠實對民眾說明此點,讓他們接受變相退場的現實。


P.S. 想著想著,我還是害怕那些相信領袖、相信金鐘價值的市民不能接受運動有人出現「質變」的現實,所以特地想到了十個「我地已經嬴左」的理由,作為某種程度上的心理輔導:

1. 外國傳媒已向世界展現政府既無恥!
2. 689已被逼至左支右絀、氣急敗壞,嬴得第一階段既勝利!
3. 林鄭月娥已積極部署與學生談判,借此架空CY,日後將有機取而代之,結束梁匪政權!
4. 群眾經已覺醒,日後將更積極參與抗爭!
5. 金鐘已成為人民既勝利紀念廣場,係彰顯抗爭勝利既成果!
6. 解放軍不敢出動,反映連共產黨亦對抗爭投鼠忌器,不敢輕視群眾既憤怒,成果已超越六四!
7. 學生積極參與,見證整場運動開始到結束,是一場成功的公民教育運動!
8. 試問有邊個運動可以好似我地香港咁和平理性?這已是香港人的驕傲!
9. 民眾自發抗爭,展開了社運抗爭的新模式!
10. 即使面對黑社會、催淚彈,我地運動並無因此結束,展現我地面對暴力時既勇氣,比D掌聲自己!




一個要依循人大決議框架的談判,白痴都知道只是拖延計策,無論是找梁振英親自談,還是政改三人組談,都是沒有意思的:因為最後決策的還是中共。本來我還以為中共還會留一手,不在會談前設任何條件,以提高成功的機會,到日後才再反口,但結果連「在人大議決下」的前提條件也說出來了,若你接受,那以後談不出成果也怪不得人。對一個不可能有任何成果的談判喜出望外的人,好應驗一驗自己的智商。可是當你看到很多人為此結果而舒一口氣的時候,這個現象還是有分析的價值。

讓我們先由結論談起吧。假若928催淚彈與狂暴警察在最後一刻被硬生生停止進行武力執法,是代表了中共在上一場膽小鬼遊戲最後關頭扭了呔的話,那今次談判建議被接納,就輪到了示威者的一方在這場膽小鬼遊戲輸了。

其實這場博奕的一眾「佔中」策略家們,心底裡大都有上中下三個結果:上策自然是在避免血腥衝突或嚴重社會動盪的前題下,能令中共讓步,爭取到真普選;至於下策則是血腥衝突與嚴重社會動盪發生,這樣的話就算爭取到真普選只能算輸,因為學生與平民已成犧牲品;所以若上策不能成功,他們都會覺得至少要讓情況不往最壞方向發展,至少達致中策的結果:雖則政改方案不能寸進,但至少阻止血腥衝突或嚴重社會動盪的發生。



中共正正是針對「佔中」一方的戰略選擇,而策劃了今次的計劃。首先連日以來施加壓力,讓「佔中」一方感受到中共不惜玉石俱焚的意志,而開始要考慮到退路;然後在學聯最後通碟的一天,故意讓傳媒拍到大批橡膠、木子彈以至真槍實彈的搬運,以此作為進一步恫嚇的「示威巡遊」;之後在最後一刻前再派兩大校長作為「人盾」,對學聯進行感召攻勢之餘,亦讓在場人士不敢輕舉妄動,傷了兩位貴客(其實夠膽以校長為人盾是雙面刃,萬一衝突一起傷及了校長是公關災難,但這也代表了政府本身根本從無考慮過動用這批武器,政府這次賭嬴了),最後再由梁林二人提出一個根本不能算是讓步的下台階,逼迫學聯接受,整套恫嚇戰術即圓滿結束,甚至能讓示威者趕搭尾班車回家,試問還有比此更好的結局嗎?

當然我不是要在這裡怪責任何人,就算換著是我,可能也會作出接受下台階的同樣抉擇,要怪就怪中共謀略實在太過完美,香港人根本鬥不過它。目前唯一的希望,是談判不致陷入曠日持久的局面,讓香港市民盡快認清這場前談判根本不會達致任何結果,在不致損耗太多民氣前回到抗爭路上。只是,當我們明暸了原來我們根本經不起鐵一般的鎮壓時,究竟還剩下多少抗爭意志?再加上左膠、飯民的內外交煎,時間站在對手一方的佔領行動,前途實在黯淡。

不過政治一天也嫌長,而我的智慧也實在不能與黃之鋒相比。此子既搞得出一個置諸死地而後生的佔領公民廣場行動,要創造另一個奇跡出來亦並非沒有可能,但這已是另一個故事了。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