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叫騎劫?

[不指定 2013/10/21 08:00 | by henryporter ]


現在時興「人民自發」運動,連帶冒起了一種聲音,指群眾運動沒有政黨參與的位置,嚴禁騎劫云云。

這種說法帶出了兩個問題,一是政黨參與的問題在那,二是有關騎劫的定義。




有關第一個問題,我只想到有兩個情況是容許政黨參與而是有害的,首先是運動本身若滲混政治成份反而出現負面影響:例如你支持的是香港電視本身,而非真正開放大氣電波,那一些激進勢力參與運動,就可能成為建制派繼續封殺香港電視的藉口了。

假若香港電視不獲發牌真的只是一個純粹的商業決定,那除香港電視本身的員工外,其他市民有必要出來聲援嗎?我們就是因為同意這是一個政治決定,才有成千上萬的人走出來抗議這個不公義的決定啊!一個政治問題引伸出來的運動,有政黨參與有何稀奇?有人以組織是否打算參選作為有否「抽水」資格的標準也是愚蠢,某組織今天不參選,不代表明天不參選,更何況在香港社會,「油水」又豈止「議席」那麼簡單?看看「X十後社會大學」長開長有,某幾位社運領袖在傳媒間各有根據地,此即為利益所在!

但,即使如此,我仍不抗拒任何組織的參與。又,政黨的存在本身就是源自人民,為求將人民的聲音帶進政府之中,也總得依賴政黨組織的能量,一邊要求「議員做野」,一邊又要求他們不要「抽水」,這是輸打嬴要,自相矛盾。





前言:之前一直騰不出時間來寫有關《熱血少年》的讀後感,沒想到促成完成這篇文的,卻是因為它的(暫時?)停刊。在此先聲明,我只是作為一個本地漫畫支持者、漫畫愛好者的身份寫下此文,並無意連繫上任何政治立場的討論。

由於一直是本土漫畫支持者,所以無論出版者是誰,背後動機是甚麼,我都一概支持。但不容否認的是,最近數期的《熱血少年》雖然仍是買齊,我已由略看、跳看再退化至只擺在書櫃「供奉」,購買的心態亦由期望慢慢轉變成純粹感情上的支持。

《熱血少年》是敗在不夠努力嗎?不是的,從第一期到現在,你會看到它在不停嘗試變革,甚至一些細微的東西都一絲不苛的「執正」,是持續的進步。但重要的問題是,它的成長曲線實在太平坦了,遠遠追不到每兩星期付出$22元的讀者的期望。《熱血少年》最後一兩期給我的感覺大概是以前文傳推出的《Super J》再差一點。



《Super J》同樣是一本本地少年漫畫雜誌,《Feel 100%》最初的連載就是從這裡開始的。若以整體質素比較,《熱血少年》其實比《Super J》還差一點,若前者在市場都站不住了,更何況後者?若因為《熱血少年》的陣容和新鮮感,讀者最初還可以忍耐一下,但當一個月、兩個月仍然與心目中的水準有著相當差距時,那它的「商業性」基本上經已死亡,餘下來就只能數數願意付錢的死忠還剩下多少了。



《熱血少年》公認的兩大台柱,門小雷我只知她在《武道狂之詩》繪畫封面;但「再世沙村廣明」馮展鵬當年的成名作《密殺戰群》,我現在還留著兩本單行本,所以期望不少。漫畫雜誌其中一個重要條件就是有穩定的出產,以前曾傳說馮離開漫畫壇的原因就是達不到這項要求,所以也曾為《熱血少年》的脫稿問題擔心過一下。兩個月下來,馮與門總算也算是交齊稿件,但卻輪到頁數不足:以一本雙周刊來說,一回連載才不過10頁左右(很多時還只得7-8頁),就算從周刊角度來看也實在太少了吧?

頁數不足的結果是帶來故事不夠連貫性,追看的意欲也隨之降低。看見有些人最初要拿一期半期作評論也實在替他們辛苦,一個這麼短促的內容,其實有甚麼好評的?本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曾打算建議他們作交替連載,即每位作者至少累積兩回的稿件才出版,雖然犧牲了兩位同時連載的吸引力,但至少讓讀者能夠看到讓他們感到滿足的篇幅。只可惜這項建議看來要等一會才可能有用了。

有人說《熱血少年》一大敗筆是搞個人崇拜,我個人倒認為沒甚麼問題,反而如果整本雜誌可以有一個完整的主題構思的話,搞不好反而是一個賣點


Tags: ,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