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說,這季爵士隊的人事變動,本座幾乎每一宗也看不順眼:很多時明明可以追求更有天份的球員,最後選擇的卻偏偏是實而不華的球員或老將。但假若我們將本季爵士隊更新陣容來個綜合分析的話,就會發現KOC正正是以「不選取最佳球員」為代價,往更高的整體目標進發:也就是以最符合史龍教練的鐵血體系,去挑戰他們的最終宿敵,L.A.Lakers。

中鋒:Al Jefferson、Okur、Fesenko、Elson

「前度新狼王」的到來,是Utah Jazz在本季最大的補強;但與此同時,我們失去的,卻是Boozer這位得分製造機與籃板怪獸,所以在一進一出後猶他的「資產結算表」是黑字還是紅字,還有待觀察。

當然,Al Jefferson讓爵士迷最高興的,是我們終於有一個肯往籃下硬闖,而不會愈打愈往外的球員來主宰內線了。Al的中距離當然不及Boozer好,但這也讓他比Okur、Boozer等人更積極的往籃底鑽,這正好符合了Jerry Sloan「越近籃框越能穩拿分數」的籃球哲學。Al擁有的近7呎的身高,也進一步提高了爵士內線的平均高度:過去兩年來碰上湖人隊的無解難題,似乎終於找到解答了。

但先別太高興。Al Jefferson從來都不算是頂級的防守者,而自去季傷癒後,更被人批評爆發力不如以往,究竟這會否令其防守能力進一步下跌問題,尚在未知之數。再者,Al Jefferson在去季的個人數據,也跌至17.1分與8.7籃板的新低,其中籃板數更是4年來首次跌破雙位數。當然有人會說,本季的下跌是因為Al Jefferson與木狼隊的開放球風「相剋」而出現的惡果,但Jerry Sloan的廿多年執教生涯中,以中鋒作為攻擊重心的經驗幾乎是零。

樂觀點說,Al Jefferson和Boozer一樣擁有良好的競賽態度,既然Ostertag也能有若干的進步,沒有理由Jefferson在經歷史龍式的地獄訓練後,在防守、傳球與融入比賽系統節奏等方面不能提升至球隊要求的水平出來。然而若以Al Jefferson為球隊重心,那究竟他會是擋切系統的主角,還是擔當Millsap、Williams這對「1-4擋切」新拍檔以外的得分終結者?假若不能好好處理這個問題,那爵士隊在季初難免要經歷一段不短的陣痛期。

Okur的跨季傷患,目前的評估是Okur最快也要在年底才能復出,而即使能如期復出,球隊也可能會下達「每場20分鐘以下」的保護令:所以略嫌擁擠的爵士內線的先發問題,似乎在本季也不會出現了。可是要達成「以高制高」的目標,擁有7呎高度的Okur還是必要的棋子:事實上,他和Jefferson一里一外的打法可是出奇的配合呢。有關Okur的球技,固然不是完美,但以他在球隊的定位來看,也沒有甚麼好挑剔的。如今的問題只剩下兩個,一是Okur自己的態度,讓比賽狀態時常處於起伏,這是他必須靠自己克服的;其次是目前爵士隊的薪資表超出差不多8百萬美金,一旦Okur在季中回覆身手,正好成為最具吸引力的交易品。



Tags:



要來的終於要來。一年過去後,Boozer、Krover、Mathews終於完成了他們球員選項合約成為完全自由球員,再加上早前被交易的Ronnie Brewer與Maynor,猶他爵士隊也終於到了「大換血時期」──只是今次的換血並不是如Malone-Stockton般是世代交替,而是牽涉了經濟考量,以及球隊風格轉變的問題。

Kevin O』Connor絕對不會是今個夏天的最佳GM,毫無疑問Pat Riley才是。記得在LBJ的記者會發表之前,本座和圓球的RedJazz大一樣,絕對不相信三巨頭最後會在邁亞密聚首,原因根據薪酬上限的計算,在勉強擠入他們後就只能全用底薪去填滿剩下的球員名單,這在球隊組建陣容上而言是不合邏輯的;在考慮薪酬空間與球隊實力後,理論上芝加哥才是James的最佳落腳地。



可是Pat Riley卻偏偏把不可能化成可能,先說服三巨頭「酌量」從頂薪上限削減多少,再用三寸不爛之舌讓Mike Miller和Udonis Haslem願意簽下一份藉著三巨頭減薪騰出來的便宜合約,然後就蹺起二郎腿等著NBA的自由球員被人情、奪冠機會、城市夜生活等各種金錢以外元素吸引而帶槍投靠。結果,James Jones、Zydrunas Ilgauskas、Jamaal Magloire、Juwan Howard、Eddie House、Jerry Stackhouse、Carlos Arroyo再加上Mario Chalmers和Dexter Pittman,就組成了平均薪酬不超過140萬美元、牌面陣容卻絕不失禮的「底/低薪部隊」。面對這種讓人目瞪口呆的操盤手法,本座又何妨在某新聞組成為被恥笑對象?



雖然爵士隊不是湖人熱火,然而看著轉會市場峰起雲湧,「爵士三人組」轉眼變成「公牛三人組」,也是夠讓人著急的。當本座看到熱火四處Michael Beasley,最後竟被木狼檢得便宜時,心中不禁叫了出來:正為薪酬頭痛的熱火,爵士因交易Boozer擁有的Trade Exception,不就是招攬這位榜眼的最佳香餌嗎?Beasley不三不四的球風雖然尷尬一點,但至少能為Kirilenko離開做好準備,而且單是他的潛力已值得一賭了!



然而Kevin O』Connor還是一如以往,即使不可能做出驚天動地的大規模交易,而且行動往往比其他GM出手較慢,但他每每在最後卻總能交出讓球迷心服口服的成績單出來。KOC之前不搶Beasley,原來就是看準了木狼總管David Kahn在迎來Beasley後大手換血的打算,以兩個首輪選秀加不合用的Koufos,直接把原被視為「新狼王」的主力中鋒Al Jefferson搶了過來!

這個交易絕對讓所有爵士迷喜出望外,因為本座之前評估Beasley是最佳交易目標,乃是基於豪華稅的計算;但如今加入了本季年薪達一千三百萬巨約的Jefferson,反映爵士隊並沒有因連續兩年被湖人淘汰出局及經濟不景而氣餒,仍然希望以頂級陣容挑戰列強。之後再加上相繼引進Raja Bell、Earl Watson、Elson的後續補強動作,雖然並非本座最滿意的選擇,但KOC總算沒有在這個暑假空手而回,而爵士隊,也還是以打倒湖人為最高目標。



不過,由於班主是那位「孤寒二世祖」Greg Miller,所以對於Utah本季的最終命運,仍在未知之數。固然Greg Miller是參考了老爸當年死守爵士隊班費在薪資下限(注意,不是上限,而是下限),最後在年度結算卻蝕大錢的經驗,讓他不敢藉Boozer離隊就把水喉閂掉,怎也補回一個主將回來;然而本座永遠也忘不了去季他如何為了節省僅奢侈稅,就把有出色表現的第一輪控衛Maynor,以及先發得分後衛Ronnie Brewer以接近無償方式送去雷霆與灰熊隊。



今年爵士隊的班費可是驚人的七千八百萬美元,而一旦Greg Miller能把薪酬壓回上限線,把省掉的奢侈稅和聯盟撥予沒有超越薪酬軟上限球隊的補助金加起上來,可達一千四百萬美元之譜!去季為了幾百萬美元可以狠下心的削肉去皮,今季面對如此大的金額,有可能不再來一次嗎?雖然之前以AK47交易Boris Diaw的「Down grade」交易最終是流產了,但本座還是那一句:假若爵士隊能夠保持這個陣容至季後賽之後,本座會感到非常意外。



Tags:


專題講座:《讓日本動畫在香港播出去》
講者:簡艦長、聰聰21
日期:2010年10月25日星期一
地點:利黃瑤壁樓(ELB)LT4
時間:19:15 – 21:15 PM


「一個沒有配音員的配音文化講座」,這是我對這次活動的稱呼。請不要誤會,這句形容並非貶詞,而是因為通常在各大學或活動所見的配音文化講座,都以配音員與觀眾近距離接觸為賣點;如今沒有了配音員掛頭牌,反而讓聽眾更能將焦點拉遠,從宏觀方式看電視台如何執行其外購動畫政策及各種本地化工作。

當然,我對這個講座的形容也實有偏頗之處,只因《讓日本動畫在香港播出去》並不只限於配音文化,而是牽涉到整個電視動畫業界。「動漫畫元老級前輩」、目前任職TVB媒體的簡艦長曾與本座有「一飯之緣」,為人博學多才又風趣幽默,由他析述TVB動畫部門的各種採購、策劃秘辛,實為聽眾之福。

另一為講者「聰聰21」則為TVB配音組猛將,近年TVB動畫配音風格急轉,大量引入坊間、高登潮語,甚至暗帶品評時事意味的「本地化對白」,此君絕對是「幕後黑手」嫌疑犯的的首位。有人以為TVB配音近年愈趨胡搞,卻忽略了這些節目對於對白的意境、譯義的水平同時也從「動畫迷」的角度出發,水平不斷提高。無論你對於這種「激進」的本地化手法是愛是恨,這次的講座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你了解配音組幕後人員背後的理念和想法。




另文附有官方活動簡介:


Tags: ,

早前社民連頻傳內鬨,最初先由兩位潛力新星季詩傑與任亮憲互有口角,後來竟發展至行委「譁變」,最後勞煩「幫主」黃毓民大軍壓境,亂事方暫告平息,但新近又因任亮憲退選「港島支部選舉」而再起風波。事實上社民連並不是第一次出現內亂,勞永樂退黨,以及09年10月以陳士齊為首等幾名行委辭職,皆反映出社民連的領導階層一直處於不平穩的狀態中。

個人以為最有代表性的,莫過於《議事論事》訪問現任副秘書長容樂其說的一番話:「社民連不是黃毓民的,也不是屬於社民連三子的,簡單而言,不是老大說了算。」事實上黃毓民何嘗沒有這個顧慮?社民連組建以來最大陰影,即為一旦黃毓民、梁國雄、陳偉業幾個建黨核心退了下來,即可能演變成樹倒猢猴散的骨牌效應,之前辛苦建立的規模隨時毀於一旦。

另一個考慮是社民連急劇擴張的問題。為求盡快能與經營多年的政黨如民協、民主黨等睇齊,社民連提出了「歡迎滲透,來去自如」的發展方針,在沒有入會審核機制、以至連入會費都免除的情況下,社民連會員人數迅速突破了一千。這使得過往在小組織行之有效的鬆散制度不合時宜,而有建立制度化的管理系統的必要。

黃毓民急於籌組接任班子,讓自己與梁陳二人從領導層中「退」下來,專心籌組「黨校」,目的就是要以身作則的推動社民連改革,由「以人治黨」盡快過渡至「以法治黨」:一方面,以確保社民連的政治明星萬一退場,仍能依靠行之有成的組織制度持續運作下去。另一方面,也藉新領導班子的組成以及持續培訓工作,盡快提拔第二梯隊部署接班及參與各級選舉。

可是伴隨著急速擴張的成果,自然是大量隨之而來的問題。首先是「來去自如」的鬆散入會機制,讓很多原本尚未想清楚本身性格、行事手法與政治觀是否能與社民連三子作長期合作之前,憑一股熱血入會,以至日後當其與毓民等「核心領導」意見不合時,即出現激烈衝突。



在黃毓民大權在握時,反對者多數都是以退黨方式作結;這雖然是一個痛苦的分別,但至對問題能作根本解決。但如今新主席陶君行未能如往般「手起刀落」處理內鬨問題。再加上社民連三子退出領導層,也讓「異見份子」產生一種能走出前者陰影的盼望,因而更願意留在黨內繼續透過制度推動「革新」,結果反讓矛盾激化。


囍帖的輕重

[不指定 2010/10/16 16:55 | by henryporter ]


臨近年尾,又到婚宴的旺季。曾於〈婚宴的輕重〉 一文中對時下的各種酒席安排諸多挑剔,但對請帖邀請卻從來抱持正面態度。當然也聽過某些大公司管理層為求婚宴「好好睇睇」,大規模「宴請」其他平時見不上一面的同事,並以身份地位逼迫他們出席。或許本座並未遇到過上述的景況,故此在收到朋友、同事的邀請時,從來都是高高興興的收下。

婚宴通常是結婚過程的壓軸一環(不計洞房的話),也是最難籌備的一環。先不說本座前文曾提過各種「賓至如歸」的要求,單是「邀請誰?不邀請誰?」的賓客名單已叫人費煞思量。友人妻子曾說:「一次婚宴平均會讓一對新人與5位朋友反目」至少在本人親身經驗來說,所言非虛。

身邊曾有朋友盛盛拳拳的親身上門向另一個朋友遞上請帖,誰知離開大門才剛關上,後者已迫不及待向身邊朋友訴苦:「喂,我唔係同佢好熟咋,派帖比我把托咩?」又聽過有些自以為與一對新人相當熟絡的朋友,到最後因收不到請帖,覺得不受重視而索性絕交──其實在撇除了那些親情、友情的羈絆後,結婚應該是新郎、新娘二人最幸福的時刻,把當中的一個環節當作考驗友情的試題、師奶八掛的甜點,這又何苦呢?

所以,平時愈少接觸的朋友遞上婚宴的邀請,本座愈是高興:因為當那見面不多的朋友,在自己人生最開心之時竟還會想起了和你分享,你能不感到欣慰嗎?唯二的要求是,真的宴請本座的話,請千萬已把本座的座位編排在談得來的熟人附近;又假若閣下的婚宴是中式婚宴而又沒有魚翅的話,請盡早通知,讓本座先助你將三成人情抽起,再於日後捐予環保機構──死之前一定會捐。

相反,即使最親密的朋友的婚宴名單上沒有自己的名字,本座也不會感到生氣:自己也是過來人,明白安排名單的困難、某些取捨的必要。既是好友,又何用介懷祝福的地點是否在一間指定的酒店或酒樓?

最後,希望幾對在年尾新人幸福快樂。至於那些沙膽得連本座也敢當成花生佐料的花生「友」,看完這篇文章後,應該知道你們可以收皮了。kill





今年年初,周顯還開玩笑的說有富翁想買用一百幾十萬起黃毓民向他借的「屎忽數」作威脅之用,笑指出手太低不能考驗他倆之間的友情,沒想到才不過幾個月,他竟然就站在白韻琴的台上批鬥起黃毓民來了,這種將「人格」待價而沽的做法,實在很難讓本座看得起此人。

但與此同時,我們也不能因人廢言。所以當倪匡在友人不停推薦之下,才勉強說上幾句喬靖夫好看,對周顯卻是大讚特讚的時候,本座也終於忍不住買來看看甚麼葫蘆賣甚麼藥。

要說《碳六十之劍》,與其說它是武俠小說,倒不如說是穿梭今古之間的奇情小說,只因論篇幅,除了第二冊外,奇情都比武俠寫得更多;論質素,兩者間更不止差上一皮。在第一冊,周顯充份發揮了他在不同層面上的雜學來豐富故事內容,由科學、金融、奢華、情色無一不談;再加上那種特別注重古怪細節的描寫,讓人讀起來頗有當年衛斯理小睿的味道,也怪不得倪匡會特別關照此作了。

《碳》有關男女主角的設計也是一絕。第一部男主角賀天瓏被設定成一位眼睛被挖成空洞、大耳塌鼻的醜男:在本座的印象中,能把醜男主角寫得好的,就只有古龍的《大人物》──不過這位「大人物」還沒有賀心瓏那種愛嗅女人體香的怪癖呢。

至於女主角李南水,則設定成一個用毒高手。之前曾批評喬靖夫的《武道狂詩曲》不能超脫傳統武俠價值觀,將用毒視為下三濫手段,很多人以為基於這項設定,本座就要對周顯大讚特讚了──但事實上周顯將李南水塑造成蛇蠍心場、還外加要依靠召男妓來平衡內心的慾望,基本也超脫不了「毒=邪派」的基本框架。但話說回頭,至少《碳》一書對用毒的過程作出了一個相當仔細的描寫,總算給那些說「因為三歲小孩也能用毒,所以無關技巧」的說法賞了一大巴掌。

假若上面的一男一女是充當小說中的魔頭甚或配角的話,那從新意看來也不過爾爾;然而周顯卻是把他們定成主角,那就完全不同說法了:試問若不把男角寫成英雄好漢,讀者如何投入得到?當年看《神鵰》見小龍女給尹志平「搏慒食左」已感悲憤莫名,如今這個李南水還主動召妓成何體統?周顯描述這對「俠侶」在天香樓第二次見面的場景更是變態,竟然在閒話數句後便忍不住「造了」,還要搞得連被點穴的侍應和食客也被「激戰」的體液波及,要接受這種寫法還真要點胸襟和氣度。

有人批評《碳六十之劍》猶如一本咸書;就連周顯自己也指《碳》情慾場面偏多只因劇情需要云云。其實本座認為這辯解是多餘的,如今已擠身大師之列的黃易,當年《翻雲覆雨》豈不書如其名,靠床戲描寫起家?要說,《尋秦記》的頭幾期還真像咸書,不過到了後來擁躉多了,銷量高了,才發財立品,把鹽花慢慢收起來,要辯解,輪也輪不到《碳六十之劍》吧?再說,《碳》此書的床上戲,除了上面初次見面的「激戰」外,第二部後半主角卓滅仇與霍無淚「洞房」一幕,爆笑震撼之餘也真有「劇情需要」,霎時間讓這個原本面目模糊的角色活起來。

《碳》即使以如此挑戰道德尺度的男女主角掛帥,但當故事發展至後段,本座仍難免對他們產生好感,甚至被其伴隨仇恨以至憐憫而來的真愛所感動。最難得的是,賀心瓏與李南水既是非常人,他們的愛情道路亦走入非常道:李南水在最甜蜜的一刻佈置殺局以維護自己殺手的尊嚴,賀心瓏明明察覺殺氣也坦然接受;以至二人渴望死殺把身體斬成肉醬放在樽內,死後永不分離──要把這樣變態的文字與愛情橋段結合,還要讓挑剔如本座讚好,周顯果真有點料子。



不過要說到《碳六十之劍》最奇一著,還要說到到了第二部故事開始


Tags:

一般科技產品市場學會將用家分成幾類:

  • Innovators
  • Early adopters
  • Early majority
  • Late majority
  • Laggards


source:http://www.valuebasedmanag...


Innovators,Early adopters都是帶領潮流的人,他們敢於嘗試,有潮流觸覺,有一定的財力。本文再將這些用家細分爲3個組別: Geek,非Geek,偽Geek。


先講geek,geek具備很多一般人沒有的能力,盡量列出如下:

  • 對數字極之熱衷和敏感,深明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的道理
  • 擁有超強的記憶力,尤其對沒有甚麼意義的model number,制式,protocol,version number,codename
  • 熟悉各種技術,製作過程的優劣
  • 對各種操作系統略有認識
  • 執著對科技和電腦的多於金錢和女人
  • 明明沒有股份也沒有commission,卻又很努力地說服其他人購買,比專業的sales更專業
  • 喜歡拍產品照,儘管網路上有幾專業的產品照也要用自己的拍過才罷休
  • 喜歡傳播消息,最討厭被人wow
  • 喜歡理性比較,往往會和類似的產品作比較,詳細程度令人咋舌
  • 極需要其他人的認同,能說服一般人跟著用有很大的成功感
  • 懂得物盡其用,拋開實用性只看可行性,説明書有寫的功能通通要用盡,發掘到新的用處才算高人

非geek就是一班趕潮流的潮童或閒錢太多的人。他們不會理會這個產品,技術到底有多強大,只是單純的因爲要到處炫耀自己有多有錢有多潮。這來得很直接,很單純,雖然不鼓勵,但我認爲並沒有甚麼好批評的。



與"君子-小人-偽君子"的道理一樣,偽geek是最差勁的。雖然同爲潮流領導者,他們會因爲自己和學識廣博的geek獲得同一個標籤而沾沾自喜。更甚者,這些人會偽裝成geek,用膚淺的技術底子去向其他majority和laggards傳教。實際上,他們討厭非geek,認爲非geek都沒有思想,努力證明自己有深思熟慮過後才會購買,和非geek必須劃清界線。他們刻意隱惡揚善,爲無需正當化的購買行爲灌上不必要的名目,第三者跟不跟他,他們根本都不在乎。


簡單的説,偽geek不明白自己真正的需求,不明白產品的内涵,總之自己買了的就是好的。這些行爲就是塔主文章中"自製需求"的真正面貌。"自製需求"的消費者絕對不會是精明的消費者,他們盲目接受產品,將defect變成feature,將bug變成easter egg,提供錯誤或不全面的信息,誤導市場,簡直罪大惡極。


至於geek,在執行購買動作的誘因和偽geek有天淵之別,他們買一件科技產品,可以完全沒有需求,那個geek會爲了需求而買新電話?又或者這樣説,人類會因爲沒有哪個科技產品活不下去呢?用"需求"角度來看geek的行爲,未免是太過低層次了。他們的真正目的,在於親身體驗新產品,得出最準確的評價。


這就是geek和偽geek最大的分別。
本人亦是geek一名,從palmIII年代就已試過用IR和Nokia 8250連線上網,用palm來做萬能遙控器了。到了smartphone年代,我雖然沒有iphone,但我還是買了一台1st gen iPod touch玩一下JB。JB我其實又做了甚麼?只是試了基本的web/ftp/ssh,之後也沒有搞過甚麼了。這只是一個例子,有更多更無謂人硬要在PS3,Nokia上裝linux呢...


新科技新產品都需要用家使用才有價值,沒有用家的科技根本就連討論的價值也沒有。舉個例,在3D視像中用到的紅藍方式和錯視方式,早就有實際的用品投入市場,任天堂年代就有3D system了,大概沒多少人記得吧?本人就曾經擁有過這經典的垃圾產品。


爲甚麼這樣垃圾的產品也會有傻仔買?從市場學的角度出發,有產品就有人會買,燦神的金句"百貨應百客"正是這個意思。但如果作爲先驅的竟然告訴其他人"這個產品的効果很好!一定要買!原來還可以當太陽眼鏡用呢!"又例如更加經典的,有人買了virtualboy,然後說"最適合看得綠色太多時舒緩一下",你又作何感受?偽geek的"自製需求"真的是個大笑話。


撰文:夜神月

連結:http://www.cuhkacs.org/~sc...


此文原載:夜神幽冥之間






自從第一篇〈Smart Phone, Not Just a Phone〉 後,本座一直已存疑惑,明明已特地說了討論的群體是「除Geek用家以外」,可是Twitter、Blog等「IT撚」的抽水攻擊還是接踵而來。到Kursk的第二篇回應文〈Smartphone 的真正問題是什麼?〉,一堆回應中還有人像殺紅了眼般大叫:「打得好!」,彷彿要為Kursk終於「替天行道」,斬了本魔頭一刀而喝彩。



不過這堆留言倒是很有娛樂性。例如有人為找到了Smart Phone的最低售價已跌破二千,任用月費只是$99而沾沾自喜,可是他們卻沒有想過,為何有這些如此價值相宜的產品和服務,仍有人「執迷不悔」的去買更加奢侈且無實際意義的高檔貨:這就像當一位女孩問一個電車男(注意電車男是秋葉系的,所以這裡終於沒有用錯了)有關視窗系統問題的時候,電車男只一股腦兒的說著Linux的好處──為何只有小說中的電車男才能把妹成功,本座在此又有新一番的體會。

在這裡也轉載一個在Two-nil新聞組看回來的笑話,搏君一燦(原作者:陸影戴)

====分隔線====

有個男 拎左一個女 jb左既 iphone 玩

個男懶醒
話幫條女整靚部機

點知幫佢裝哂 d 好tech既app
轉下 wallpaper, theme
switch app(唔係 4.0 native 果隻)
之類啦

之後條女見到部機就大叫
"dl 咩, 我用黎打機 ja, 你幫我裝 game 咪得 lor
而家搞到成部山寨機咁 "

====分隔線====

至於其他「IT撚」的回應也有趣。雖然他們致力於否定/或表示不屑本座所謂「自製需求」或「成本計算」的看法;不過說不夠兩句,也還是忍不住說回自己怎樣怎樣善用Smart Phone呀,如何提升了他們的生活質素呀之類,完全與本座描述的那些不停說服自己購買I-Phone是正確的「自製需求」用家同出一轍。



好了,在這班「IT撚」相互曬命進行得差不多的時候,突然有人高呼一聲「我找到了一款好app.!」,然後眾人紛紛回應「確是好app.!」、「尋回童年回憶,值得推薦啊!」彷彿要為這場「膠流」畫上完美的句號。好事的本座自然也好奇「探頭一看」,看看這班如此善用Smart Phone的「IT撚」吹捧的是怎樣的一個殺手級App.──登登登櫈!──原來是天‧下‧太‧平!到這刻,我忍不住大笑了。




《Cosmic Encounter》是一款早於1977年已出現的老牌桌遊,甚至連《畢華流談遊戲》也有提及;此作亦與《Monopoly》不同,在Boardgamegeek中取得了6.98分,世界排名300的好評,證明即使在資深桌遊玩家眼中,它是個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好遊戲。



有了上面的參考,使得本座對此作有極高期望,最後更決定一次過連6人Expansion一併購入──畢竟,可供6人玩的深度遊戲並不太多。然而在上次棋聚初試啼聲後,一眾愈養愈嘴刁的棋友竟一面倒的抨擊此作存在著相當明顯的缺點,最後就連嘗試為其辯護的夜神,也忍不住爆粗以「on9game」作為此Game的最終評價。

《Cosmic Encounter》的代理商為配件以精美見稱的FFG,加上此遊戲本身的設定其實有著相當的潛力,若只玩一次即作「封印」未免可惜。故本座嘗試在下文提出「改造計劃」,嘗試藉修改它在規則上的問題,調整成更適合本座棋友口味的風格。



卡牌過強與Counter太多的「遊戲小白Bug」

要說《Cosmic Encounter》所謂的最大問題其實離不開兩點,首先就是特殊卡牌的能力。本座要承認的是,其實說明書早已說明了,遊戲中的特殊卡組應該在玩家熟習了遊戲才加進其中,所以在第二次已急著加進「額外特殊能力」的Flares Card,是令一眾本來被基本特殊能力搞得頭昏腦漲的棋友更加無所適從;但即使在沒有加入Flares Card的第一局,《Cosmic Encounter》卡牌系統問題已相當明顯,我們並為這個問題起了一個名字叫「遊戲小白Bug」。



所謂「遊戲小白Bug」,其實是我們過往玩《遊戲小白》的Inside Joke,因為這款不太成功的Card Game,實在有著太多能隨時發動的特殊卡牌,除了不時破壞遊戲節奏順暢度外,過份強大的能力更讓玩家原本經營多時的策略,隨時只因一兩張卡牌化為烏有,大大折損遊戲本身的策略性。



更不幸的是,為了製衡這些強大的特殊卡牌,遊戲製作者又特地加進了相當數量的「取消能力牌」──這種讓玩家擁有防禦能力的本意是好的,然而最終結果卻是往最壞的方向發展:能夠取消能力的Counter Card意味著同樣擁有扭轉戰局的威力,結果在諸如《遊戲小白》這種互相爭持的遊戲過程中,絕大部份的時間都變成了「你出能力卡咩,我出Counter卡」這種無了期的消耗戰;而最後勝出遊戲的,往往不是玩得最出色的玩家,而是在先輪「激戰」過後碰巧還有若干手牌剩下的玩家「執雞」勝出。

即使撇除了Flares Card,《Cosmic Encounter》基本附有的Artifact Card其實存在著類似的問題。雖然取消族能力、強制雙方由戰爭改為和談、一切協議無效等皆為相當吸引的卡牌,但為了防止在取消Counter Card後讓這些功能卡獨大,唯有忍痛一併刪除(或只保留取消種族能力卡以制衡過強種族)。此外,由於卡牌數目減少,加上在遊戲中發現有部份玩家持卡過多,導致少數卡片「用完又用」的問題,也考慮無論特殊能力或「戰爭索償」讓玩家額外抽牌,一律將手牌數目限制為8張,促進卡牌流通。

另一本座放不下的,是「Free Ships」這張容許落後太多的玩家一舉反身、保持其鬥志的逆轉卡,因此折衷的辦法是除了Regroup階段容許玩家從飛船墳場中復活一艘飛船外,假若玩家在勝出第一次戰鬥而放棄追擊機會的話,容許這位玩家拿回一艘額外飛船;假若完全放棄整個攻擊階段的話,更能取得額外三艘(即共四艘)飛船。由於沒有了Free Ship Card,回復軍力的機會大幅減少,相信這應更能改變原本規則那只一味無腦進攻等抽Free Ships卡,而加入更多的「留放考慮」。



多人共同勝利的困局

第二個問題更加棘手,是因為牽涉到遊戲系統的一個最基本概念:勝負。由於《Cosmic Encounter》的勝利條件為玩家成功往5個外星殖民,而遊戲過程中又有機會容許多位玩家同時進攻,以至遊戲有時會出現5人遊戲中,4人勝利,1人失敗的戰果。


Tags:



原本想寫一下《殺道行者》和《第八銅人》的「跳起Yeah式」TVB結局化的問題,但因為想以「靚仔」形象爭取讀者,最後決定改寫被譽為「港漫新希望」的鄭健和,在最近出版的新作《封神紀》讀後感好了。由於只是第一期,感想並不太多,不過還是有幾點想說的:

 

首先是觀其名以為是以《封神榜》的改篇作品,然而紂王卻變成了挑戰神的英雄,妲己則變成柔弱可人的女角,相信已有不少讀者對此大加讚賞。但其實,自《火鳳燎原》後,坊間對歷史漫畫的要求已不斷提高,個人以為,與其說《封神紀》讓人驚喜,倒不如說這種顛覆傳統的設定才有突破困局的機會。



反而故事一開始就把場景放在商周在朝歌的最後一戰,感覺頗有新鮮感。但既然以《封神》二字掛帥,本座還是希望之後的故事發展能拉回前面,好讓聞仲、黃飛虎等名將能以全新演繹角度「參與演出」。



綜觀第一期長達60頁的篇幅,可能因為需要交待劇情的關係,具爆炸力的大堆頭場面不多;不過畫功方面以鄭健和一貫表現來評價的話,仍是無可挑剔,甚至讓本座聯想起當年《魔神傳》的創刊號來──這可是到此為止,和仔發揮畫功的巔峰之作啊。



但《魔神傳》、甚至鄭健和的一堆作品(《火龍》例外),也同時令本座回憶起那些空洞的故事走向,如何讓畫功一流的作品失去光彩,甚至淪為「YAOI漫畫」(原指部份腐女作品沒有高潮、沒有結尾、沒有意義之義)。究竟《封神紀》會成為「人神爭戰」的史詩式作品、能夠挑戰安彥良和的「《阿里安》港漫版」,還是只是另一本《魔神傳》 變奏,本座拭目以待。coolsmile





Tags: ,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