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章的起首不得不失落的的說一句:「無論表現怎樣,爵士隊基本上是最後一年能以這個陣容作賽了。」在來年Deron Williams的頂級合約啟動的同時,Carols Boozer和”Memo” Okur卻到了球員合約的選擇年,而且幾乎可以肯定他們都會選擇跳脫合約,和Paul Millsap一樣成為自由球員。有人初步計算過若依市價與全部3人續約,爵士隊來屆的薪酬總額將超越八千萬之譜!既然Larry Miller已表明不會為任何球員留隊而支付豪華稅,要保持這個陣容至來年開季基本上已是不可能任務。

可是面對這種薪酬壓力,爵士隊在這個暑假仍是以「按兵不動」為原則,在致力維持原有陣容的基礎上再作有限度的補強;這種想法明顯是把期望放在「球員在本季的自我突破」上,但在一般預期的情況下,爵士隊的「自我突破」真能達至Celtic、Lakers以至「宿敵」馬刺隊的水平嗎?別忘了還有來勢兇兇的波特蘭、新奧爾良還有火箭隊……

中鋒:Okur、Fesenko、Jarron Collins、Kosta Koufos
 

Fesenko要擺上檯面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終於成熟了,而是他不得不成熟,因為爵士中鋒的位置並沒有甚麼有力的補強──可惜在季前熱身賽看來,他的動作仍相當粗糙,只能達僅足堪用的情況而已,唯有期望在「以戰養戰」的情況中繼續成長。

Jarron Collins這位曾被人稱讚為「第二輪驚奇」的後備中鋒,到最後也還是只有第二輪的料而已,其實在幾年間已不斷傳出交易傳聞,只是不知為何到最後還是看到他待在球隊的最後名單裡。平心而論,以一名10分鐘左右出場時間的後備中鋒而已,J.Collins算是能以「稱職」來形容,也不像其兄Jason Collins一般出現大崩潰的情況。不過年度數據的持續下跌,反映這位「更衣室八掛隊長」也到了生涯的晚期,他是否有足以應付中鋒防守的體能就更惹人懷疑。所以也怪不得去季Jerry Sloan寧願放棄身高的優勢,也要Boozer和Millsap代打中鋒了。

Okur本年算是進入了「合約年」,以他目前的表現來說,他不跳脫合約會讓筆者覺得很意外──的確他在攻守兩端仍時有出現不穩情況,但畢竟中鋒在NBA目前仍是「瀕危動物」。基於中鋒的陣容缺乏競爭者,無論是他的3分、身型和經驗,都是爵士隊不可或缺的元素。

去年Okur在出場時間並無顯著減少的情況下,平均得分足足下降了3.1分,44.5%的命中率也是新秀年以來生涯最差的──但另一方面,他自4月起的表現卻有20分、13.8籃板!這種大上大落的情況永遠是爵士迷的痛,也是爵士在季賽排名始終難以向上攀升,爭取更佳主場優勢的原因。在此還望Okur能在今季做好一點調整工作,要不就請把On Fire的表現留一點在季後賽才爆發出來!

至於Kosta Koufos……



Tags:



香港人果然是出了名的有人情味,在任志剛在立法會糟蹋了一會兒後,竟有人紛紛向其聲援,指任是「特區政府中算是做得比較好的官員」,「沒有任志剛香港金融系統就幹不下去了」之類的肉麻評語亦俯拾皆是……也難怪有人說過不了十年,就連董建華在港人眼中也可變成偉大領導了。

就讓我們看看這位「媲美」格林斯潘的任總在這些年間幹了甚麼「偉大」的事:

‧成立金管局後,高價收購當時甲級寫字樓的「皇者」:國際金融中心一及二期大量單位,其理由乃「為外匯基金購入一批高質地產項目」,實質為以市民公帑將自己的「獨立王國」進「阿房宮」。

‧以金管局為公務員體制為由,為自己開出年薪近八百萬的「長期飯票」:在某次學生講座時面對學生質詢薪酬問題,辯稱自己沒有司長級官員的各種福利,故薪酬較高可以理解,但字裡行間卻未有提及各種分紅措施,不單年薪超越特首數倍,甚至榮獲「全球最高薪央行主管」的名銜。

‧任總有情有義,其下屬自然也獲動輒年薪數百萬的超待待遇;「一人得道,雞犬升仙」,有傳金管局即是一名普通接待員月薪亦超過三萬。但諷刺的是,究竟是誰去監察和制定任志剛的年薪標準呢?原來是根據外匯基金諮詢委員會及其轄下的管治委員會的意見進行檢討,而這班所謂獨立顧問委員全皆為與金管局甚至任志剛本人有利益衝突的業界人士,是以多年來被人批評為「自己人審自己人」,然多年來皆未有改變。

‧任總在2002年香港經濟困難期間,曾減薪10%以體現「與民共渡時艱」的氣魄;但時至今日,在金融海嘯、港外匯基金大幅折損的情況下,任總年薪已突破千萬。(格林思潘年薪為16萬美元)

‧將金管局變成「高薪獨立王國」,實為任志剛多年任職的最大貢獻,其他公務員體制外的機構與積金局、醫管局、機管局、旅發局、證監會等自然亦有樣學樣,無不以董事年薪數百萬、死人塌樓不下台的治外法權而自豪,是故沙士死人醫管局照出百萬花紅、旅發局變浪費公帑大花筒、九鐵變身獨立王國等,全皆以任志剛為榜樣。

客觀點說,10倍薪酬不代表要10倍能力,若任志剛真有格老7成、以至5成功力,能妥善管理好香港最寶貴的外匯基金儲備,則對其窮奢極侈也勉強可隻眼開隻眼閉,但回歸以來,任總究竟又幹了些甚麼好事呢?

‧在金管局成立不久,即開設按揭證券公司,與銀行爭利。任總號稱香港樓市遲早出現高達3000億的按揭資金短缺,而其區區100億的按揭證券公司,即能有效填補當中空洞云云。而事實上這個3000億短缺從未出現,而按揭證券公司亦只成為了計算花紅的其中一項投資,從未對樓市起積極作用。**有人謂按揭證券公司最大功績為提供七成以上按揭貸款的風險承擔,君不問七成按揭的限制是誰訂立?香港銀行是否未試過提供七成以上按揭?香港政府提出限制,再由金管局進行獨市生意,果真一對夢幻組合。**

‧98年金融風暴,香港政府面對外國炒家狙擊港元,任總信心爆棚,一味扯高港息口以為能讓其損手爛腳;誰料炒家早已作大量沽空,在匯市輸了零頭卻在股市嬴了這間無煙工廠,任總一時間竟束手無策,被詹培忠譏為「食琵霜杜老虎」、只得一招的「任一招」之名亦不徑而走,最後靠當時財政司曾蔭權下力入市干預才扭轉敗局,但已不知多少人已因此役傾家蕩產。

‧自金融風暴被嚇破膽囊後,任志剛在金管局再不敢大展拳腳,對外匯基金的投資只一味保守。原本這也不是過錯,但偏偏任總又不甘寂莫,在每年公佈外匯基金投資業績自比一流基本管理員,故只收千萬年薪是「超值價」云云。與此同時,任總卻一再強調外匯基金舉足輕重,回報率不能與一般基金作比,可謂人格分裂之極致。

‧07年任志剛對外匯基金進帳600億沾沾自喜,然而至08年8月,帳面虧損已近600億元,去年帳面所賺的基本上已全面抵消。任志剛一直拒絕與其他國家的外匯基金表現相比,但在97年仍於外匯儲備數額落後香港50億美元的新加玻,已於這些年間超越香港。

‧至於雷曼銀行事件,毓民與王岸然的指責皆已相當清楚,任志剛聲稱金管局先知先覺,然而在提出交易指引後卻未有跟進監察銀行的銷售手法,一堆金管局為保障投資者而設的投資風險評估形同虛設,坐視銀行走火入魔的為爭銷售額已作出愚昧以至埋沒良心的傾銷!



分頁: 1/1 第一頁 1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