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正「五區總辭」勢頭、被出版者形容為破格題材的「政治打鬥漫畫」《終極對決》終於出版。這個以「曾蔭權vs.任志剛」封面為綽頭,以二人因雷曼事件決裂作為導火線的故事,本座在閱讀後初步的感覺是:審慎樂觀。樂觀在於自《10/11財政預算案漫畫》後,本座總算看到一本足堪入目之作,而審慎則在於第一期尚在「舖橋」之時,還有很多不明朗因素有待觀察。

無論怎樣吹捧,不能否認的是《終極對決》只是中小型公司規模的作品,畫功上我們不能夠太過奢求──尤其是當現今所謂「一線」大書製作也是不盡人意的時候,《終極對決》能夠從《絕代英雄》那種慘不忍睹的甩皮甩骨製作提升至每格的人物面相也「齊齊整整」,再加上不少有心機的實景,已足以讓已看慣永仁前公司「雄獅」風格的本座眼眶淨潤。

此外很多人批評這個由3D泰斗馬富強主理的封面沒有漫畫觸覺,以3D作真人模型效果也是吃力不討好,但個人以為這個帶點《壹週刊》風格、政治味道較重的封面反倒在一眾港漫封面中有點新鮮感,頗為配合《終極對決》「破格港漫」的路線──唯一害怕的是讀者不知這本是漫畫看走了眼而已。



故事

相信必有不少人將《終極對決》視為港版《馬皇降臨》,但《終極對決》由一開始就不是走惡搞路線,表達政治內容的手法也有所不同,強行拉在一起只給人牽強、穿鑿附會的感覺。反倒是永仁的前作《絕代英雄》和《馬皇》有點相似。簡單而言《終》是採用了池上遼一《英雄本色》的發展骨幹:三位各有警、商、黑(?)背景的「80後」年青人,因機緣巧合之下遇上與曾特首反目的任總,決心「玩舖勁」,踏上改革香港社會不公義之路。

所謂「政治一天也嫌太久」,《終極對決》以雷曼事件作主題,在今天看來似乎已有點過時,畢竟全民焦點現在已放在高鐵與總辭;而找了本座最討厭的任總為拯救香港的主角之一,主觀印象分難免打了折扣,但整體來說無傷大雅,畢竟漫畫就是創作,故事寫得合理有趣就成了。

反而編劇在網台節目說三位衝動型、智慧型、浪漫型男主角其實是暗喻三位香港年輕政治家,本座實在想破頭也想不到指的是誰──要說是社民連三子的年青版好像有點無厘頭,亂估三位朱凱迪、蔡耀昌和陶君行,但三位角色似乎遠遠比他們瀟灑,也沒那麼潦倒……



一些忠告

雖然出版者不斷強調《終極對決》是創新嘗試,不過它的新鮮感並不如本座想像般大,原因是港漫以政治議題作借題發揮,已經不是第一次


Tags: , ,

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前言:所謂愛之深、責之切,本座在10/11年度有兩部作品最想破口大罵的,除了由友好編劇的《黃玉郎醉拳2》,就要數到這本《10/11年度財政預算案漫畫》。阿唯對方米高的欣賞,或許就如本座尊敬師兄何故一樣,看到自己尊敬或喜愛的人竟然製作出如此劣作,無怪平時無甚火氣的阿唯,也難掩悲憤心情寫出與其謙厚性格相異的〈財政預算案漫畫「七宗罪」〉。

《10/11年度財政預算案漫畫》讓人討厭的地方,不在其擁護政府「大興土木」的立場,畢竟如黃子華所言「搵食啫,犯法牙」,各人也有其工作背後的苦衷。然而無論以漫畫還是政策推廣刊物來說,此作之粗製濫造、內容犯駁已幾近難以接受的地步,當中的作品策劃人應付上最大責任。

本座和阿唯一樣,有著不忍批評的對象,故原先打算「易子而食」,即由他批評本座師兄劇情之空洞犯駁,由本座批評方米高畫功大跌的問題,在沒有顧忌之下自能更暢所欲言。誰料阿唯兄不但比本座更早成文,而且批評內容深刻透徹不避嫌之餘,也能保持客觀明理,沒有流於人身攻擊。

令人奇怪的是,〈財政預算案漫畫「七宗罪」〉缺點甚為明顯,坊間卻鮮有批評此作的聲音,是某些人盲目支持,故意忽略其問題所在,還是製作者「人面太廣」,令人不敢得罪,噤若寒蟬?為了不讓阿唯比干之心白白浪費,本座不得不在此破例作全篇轉載,和各位有質素、能明辨是非的讀者分享。

至於各位花生客最關心的問題自然是:連阿唯都忍不住仗義執言了,本座又如何?基於本座「又要威又要戴頭虧」的品性,只能說句:財政預算案漫畫「七宗罪」的門檻實在太高,本座只能在保持對師兄心懷尊敬的底線下盡力超越,至於今日工程最終能否造就明日怒插,就要看緣份了……

連結:2.5次元:〈財政預算案漫畫「七宗罪」〉


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

上星期財政預算案漫畫出爐,原本看過上年的漫畫版後,早已對政府這些套路無甚寄望,所以只是以一個普通漫畫迷的身份,專程上網去看看這「土炮」作品弄得如何。誰知看畢後火冒三丈,已不能用「垃圾」二字去形容此等劣作,若大眾以為港產漫畫的質素就是如此,實在是香港漫畫界的最大悲劇。下面將會力數此作的七大問題,並嘗試提供解決方法,望各位漫畫製作人能以此作反面教材,不要再讓全世界的人看扁香港的漫畫創作。


Tags: ,

為何要玩桌遊?

玩桌遊的原因有很多,但個人認為最重要的是:1. 能與一班新知舊友聚在一起嬉笑怒罵;2. 享受那種把玩實物棋子、卡片的充實感。網上的Boardgame平台固然發展蓬勃,但在電腦上玩Boardgame就好像在電腦上看書和報紙一樣,總是有點欠缺甚麼的感覺──所以也怪不得各大Boardgame公司不介意電腦桌遊平台BSW發展蓬勃了。



有甚麼機會可以讓我一嚐桌遊的滋味呢?

最簡單的方法自然是和朋友到桌遊Cafe一試。香港的桌遊熱雖然來得比較慢,但現在如Chess House、Capstone、Jolly Thinker、What is Cafe等都有專人駐場教玩桌遊。假若你對這種參與方式仍有疑慮,又或是難以找到同伴的話,其實坊間也有不少桌遊組織定期舉辦桌遊聚會供各位參加,個人認為是想加入桌遊世界一個最佳的入口。

BSW Boardgame Club

Elite Boardgame Club  

Tagage 桌遊



怎樣去買第一副桌遊?


買一副你玩過、或朋友介紹的桌遊是最保險的方法,可是貪心的你總是會想買些從未體驗過的Boardgame來玩。很多人以為買Boardgame就是去桌遊店直接買,個人認為這是大錯特錯。因為單從Boardgame的盒面的圖像和盒底的介紹,你根本不可能有足夠的資訊去瞭解這副桌遊值不值得購入。

依靠主題去買桌遊,例如你喜愛吸血殭屍,就想去買和吸血殭屍的Boardgame,結果買了款似古惑仔爭地盤多於吸人血的《Vampire:Prince of City》回來,可真是欲哭無淚。最保險的方法是先在桌遊店抄下一些想買Boardgame的名字,回去再用網絡找一下別人對這款桌遊的評價才作決定。其實現在很多桌遊公司都會把自己產品的Rule Book放上網,各位也可以先下載回來看看。有人以為這些功夫實在是繁複一點,可是桌遊動輒數百元,是一筆不少的投資,謹慎一點總沒錯的。

有人建議買的第一副桌遊最好較便宜的中小型德式桌遊或Card Game入手,因為就算買錯了折損百多元也不致那麼重傷,本座對此並沒甚麼意見。但其實只要你會繼續買下去,都總會有買錯的一天。

要避免買錯桌遊,第一件事是要冷靜,因衝動而買桌遊是最不智的。此外,朋友或桌遊網站的意見是有參考價值,但人家讚好的遊戲不代表你會同樣覺得好玩。還有一樣是最重要的,就是你預期和你一起玩桌遊的人,他們究竟是愛吵鬧、還是愛沈靜思考的一班人?他們能接受何等複雜程度的規則?注意人家覺得好玩的桌遊,不等如你也一樣喜歡,自己有玩過的經驗最實際,若沒有玩過也堅持要買的話,那只好將命運交託給桌遊大神了……



如何教其他人玩新桌遊?

假若你在棋聚中是擔當「桌遊供應者」的角色的話,你必須要有心理準備持續要當「桌遊導師」。其實本座對擔當此角色也是百般不願,但總得有人要當的。下面是基於本人從教育學院學得的教學理論、任教大中小學教室內的實戰,再加上參考「模範教棋人」羅倫的經驗而得出來的心得。

1. 不要只挑重要的部份說,必須由頭說起。教棋是要讓玩家由遊戲的概念開始,慢慢再從基本的系統操作,最後才說明一些較難明白的支節。循序漸進的教法雖然較花時間,但有助玩家投入遊戲之中;而且一般來說由你口中所說的規則,一般初玩者最多也只聽得懂4成左右,與其執著他懂不懂,倒不如確保他對基本的認知。

2. 假若我們將桌遊比喻為航海的話,那教棋人就是玩家們的船長。由於在汪洋大海中,船員就只能依靠船長的領導了,所以教棋人最基本的要求不是看規則看得準確,而是自信。看錯、看漏規則,在初玩的桌遊中是常見的問題,但之後總可以在重玩時補救;可是一旦教棋人顯得畏首畏尾,三不五時都要暫停遊戲看一大輪Rules才能繼續,這不但打斷了本該順暢的遊戲節奏,教棋者在玩者之間的權威形象也會大為下降,最後甚至會令之後的進程舉步為艱。



3. 再重覆一次,要在第一次完全玩對一副新桌遊是近乎不可能的,很多時都是在玩過以後才會明白那些規則是有問題需要改善的,第一次玩時有享受到遊玩的樂趣就已是成功的了。所以教棋者最好是有若干的急才,在規則出現混亂時能當機立斷的以Common Sense去判斷走向。假若不能的話,則唯有「將勤補拙」,最好自然是先左手和右手玩一次去熟習,不能的話至少也要熟讀規則,計劃一下如何將規則作完整而有條理的舖陳。

本座最怕遇到的,是那種「擠牙膏」式的解說,即是在玩到差不多,主持人才姍姍來遲的說句:「對不起,有個規則忘了說……」還要一局下來說上幾次,把玩者的策略打斷又打斷,調整再調整,嚴重破壞了遊戲的節奏,這比解錯規則更差。



怎樣去玩桌遊?

玩桌遊的態度有兩個極端:太不認真和太過認真。很多玩家以為桌遊說到尾也是遊戲一場,尤其香港人的習性是不喜歡認真對待他們認為不重要的東西,但不認真去玩,又怎樣能享受到遊戲的樂趣呢?


Tags:

香港還剩下甚麼價值?

[不指定 2010/01/20 08:10 | by henryporter ]

高鐵撥款已成定局,以我們目前能擁有的力量和決心,似乎已無阻這個事實。好了,現在鐵路網終於可以接連上了,但各種經濟好處真的就會沿沿不絕來流落香港嗎?若有人以為交通方便與否是決定一個城市是否繁榮的唯一因素,那人一定是個白痴:若果時間真如支持高鐵者所言連幾十分鐘也是那麼重要的話,那由北京武漢上海南下深圳和廣洲已經可以了,還再多花時間來香港幹甚麼呢?香港總得要有點讓人花時間乘車過來的價值啊!



因為豪華稅的壓力,爵士把本年度的控衛新希望Eric Maynor交易至雷霆隊後,一眾爵士迷難掩失望之情,在聲討新班主Greg Miller一如其般老父吝嗇、以及制服組在交易上的愚蠢舉動之餘,也自然對新來的替補控衛Sundiata Gaines不帶好感。絕大多數人都以為這位未曾被選秀挑上、曾往義大利發展的球員只是爵士為填滿球員名單的跑龍套,大陸網站甚至冠上了一個帶有揶揄味道的外號:「猛將」。當時又有誰料到,這位「猛將」竟真在日後的比賽主宰了勝負?




是日比賽為爵士主場對抗東岸排名第一,由外號「皇帝」Lebron James領軍的Cleveland Cavaliers,前三節基本上是被這隊NBA總冠軍大熱門「大人帶小孩」式領放著,若不是是日「皇帝」手風不順,加上爵士堅壁清野的防守讓大家在第三節的得分低至15:13的程度,可能第四節開始不久就已是垃圾時間了。

真正的精彩的部份源自第四節。早段AK因傷退場讓小前鋒位置的防守削弱不少,雪上加霜的是在第四節開段不久竟連Deron Williams亦因扭傷手腕而退場。相信當時正在看直播的爵士迷或許和本座都立即緬懷起已遠走奧卡荷馬的Maynor吧?沒想到一向厭惡用新人的Jerry Sloan竟然選擇把這位前幾天才和球隊作第一次練習的Sundiata Gaines在這段關鍵時刻上場!



究竟這位來自次級聯盟NBDL的球員有多少的料子呢?在第一次的防守時,騎士就故意採用屯夾戰術而視Gaines於無物。至於Gaines的回應呢?你敢放空,我就敢投!而這一記穩穩的中投也展開了爵士反擊的序幕:無論投、切、傳,Gaines面對Mike Brown布下的重重防守竟如入無人之境,最後竟打下了21-2的驚人戰果。



本來在時間還剩下4分鐘多,主場領先13分的情況下,很多人都以為球賽已經十拿九穩了,可是場上的「皇帝」可不是這樣想。或許是感到自己的「無上權威」被侵犯了,在接下來的兩分多鐘,Lebron James竟單憑一己之力在3分鐘內連入18分,當中還有一個罰球不入後再以3分補中的4分打,爵士迷像從夢中驚醒後立刻面對一個殘酷的現實:91-85,時間只剩下32.5秒,「皇帝」成功守衛了他的尊嚴,把我們幹掉……而Gaines似乎也因表現下跌的關係由Ronnie Price頂上。

 圖片連結:http://bbs.hoopchina.com/1...


奇跡總不會突然發生的。假若Ronnie Price沒有射入那關鍵的3分,假若K.Krover那球讓人目瞪口呆的籃板後投射沒進,假若不是爵士貫徹始終的使用罰球戰術,讓Parker和Ilgauskas先後射失,可能爵士也還捱不到時間只剩9秒,差距拉近至94:96的最後一刻。回看場上,爵士的第3位主力Boozer也終於6犯離場,在缺乏3大主力的情況下一旦加時情況讓人絕不樂觀,所以當Ronnie Price、K.Krover、Okur一字排開的時候,我們知道史龍已決定把勝負都賭在3分球戰術上了。唯一讓人意外的是,站在3分線附近的最後一位人選,竟然不是Brewer、C.J.Miles甚至也算是前輩的Matthews,而是以為已讓老暴君失去信心的Sundiata Gaines。


Tags:


「八十後」的經濟困局


有關「八十後」的想法大家未必能夠理解,然而他們面對的困局,很多人卻有著深切體會。有關香港社會演進模式的演變,以及前三代香港人如何建構他們的成功與存活方式,呂大樂等人已談了很多,當中最重要的部份是在第三代尾第四代頭準備接班的時候,一場金融風暴突然把上升階梯都催毀了,取而代之為無日無之的裁員潮與減薪潮,以及隨之而來的徬徨與恐懼。

這段黑暗日子有何不足為外人所道之處,在此舉出三個例子,一是本座在修讀教育文憑的前一屆,教職獲得率是除了一位之外全部達成,可是到了本座畢業的一屆,能在九月開學前獲得正式教席的,竟然只得一位。身邊一位朋友為警察家庭,當中兩位哥哥皆在會考0分的背景下投入警隊,然而到了這位朋友報考時,竟不乏大學學位應徵者與其競爭,結果自然是不敵離場,加入失業大軍。還有一位親友畢業不久加入銀行,本來在傳統經驗中銀行是比較有保障的工種,誰料在他上任不久,上司即不停在其身上加諸一大堆「營業指標」,致令其由普通一介普通櫃檯員工一變而成推銷員,每天承受極大壓力。

隨著經濟復甦,就業市場很快得到改善,但「理想職業」門戶自此大幅收窄,只有極少數幸運人士或精英能僥倖擠進門內成為「嬴家組」,其餘的大多數就只能望門興嘆──這與我們一直以來成長目睹的經驗可說是南轅北轍。又以本座的親身經驗為例,當年讀中學時,只有讀書不成的學生才會轉去教育學院,其餘都會拼命考進預科升上大學;結果這批教育學院的學生卻成功趕上了尾班車成為最後一批舊體制的老師,我們這班遲幾年畢業的大學生要進教育界卻只能從教學助理、半職教師等位置起步,你說諷刺不諷刺?

但這還不是最糟糕的。以往我們所接受的常識是,隨著經濟不斷膨漲,社會階層理應因不停向上而騰出位置。可是在廿一世紀之後,一直視之為「應份」的默默耕耘,排隊等待上位的願境卻不再復見,中層等級的流動率歸零:再以教育界為例,一間普通中學在以前每年的流失率是十數個%,但近年就算把退休的算進去也只得幾個%!



世代鬥爭論

這個現象又直接導致兩個結果,首先是年青人發現即使自己與上一代同等努力,也可能要花多5年甚至10年時間,才有可能獲得同樣的回報,而且這個上流的結果還是充滿變數、隨時幻滅的。此外我們也不要忘記,那批早已進入機制的上一代香港人,同樣在經濟不安的氣氛籠罩下,他們也發現自己再往上爬的階梯也消失了;而且下面還有一大批比他們年輕、適應能力更強的新世代在虎視眈眈。

結果上層的指責「後生」妄想不付出努力即安享他們拼搏回來的地位,搶不到自己想要的就只懂大吵大鬧;下層的指責「老屎忽」依靠往時的好運死霸著茅坑不走,甚至無所不用其極壓抑、排擠新人發展的機會──當很多人仍將這些爭論歸咎於個別人士的「人品」、「處事態度」的時候,但很明顯世代鬥爭是讓這些矛盾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

對「八十後」最常見的批判有二:一為稱他們工作能力與積極性不如上一代,二為只懂抱怨現有工作環境的惡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溫室小花」,欠缺往外一搏的勇氣。其實「一蟹不如一蟹」的批評真的成立嗎?個人以為,十年前的年青人素質其實在十年後的今天差不了多少,只不過十年前經濟環境好,較差的一群也能找到不錯的工作;十年後工作機會少了,大家量度「員工」的標準自然更為挑剔。



又一個中國互聯網世界值得紀念的日子。昨天Google以被網絡黑客攻擊民權人士在其服務網絡登記的電郵信箱為由,決定停止在GoogleCN中進行的自我審查,一時間「天安門六四」等大量被禁資料圖片湧現中國互聯網上,蔚為奇觀。

當然我們還不需要急著為Google揩脂抹粉,因為所謂「完全撤出中國」目前仍未成定局,而事實上Google在中國市場的發展亦不順遂,長期被百度壓著來打,甚至不及同級對手Yahoo與微軟,被百度的李彥宏揶揄5年後Google將從中國市場消失。



但無可否認,今次Google的高調反擊實在是牛,因為它「起義」的理由,是北京政府最不能容忍,也不可能妥協的資訊與言論自由範疇。微軟、Yahoo為了大陸市場的考慮,都先後屈服了,不單網絡的資料提供自我審查,甚至因應中共政府要求提供「不法人士」的私隱以協助調查,一時間評論紛紛指出中國正推翻網絡必然帶來自由的推論。如果Google不作180度的態度轉變重新向中國共產黨叩頭,可以預期Google全面被北京封殺而撤出中國市場只是時間問題。



身邊不少Google擁躉在得知消息不禁驚呼:「竟然為了這種無關重要的議題放棄這個全世界最具潛力的市場,Google瘋了嗎?」顯然,經高鐵一役後,被「發展就是硬道理」衝昏頭腦的香港人,已忘記了這個世界有些東西是比所謂「市場」、「金錢」、「發展潛力」更加重要的。Google難道不知道,失去中國市場對長遠發展來說會是一個多麼龐大的損失?錢難道會有人嫌多?然而Google還是選擇不惜讓自己成為「孤島」一個,也要捍衛企業的核心價值。你可以說Google愚蠢,但Google之所以能在全球網絡市場獨佔鰲頭,根基不就是由這種戇直開始嗎?



中共中央或許還沒理解Google、Youtube與Facebook此全球前三位網站全面撤離中國的意義,有「才女」之稱的外交部發言人姜瑜就此事時還說了一個比黃色笑話還要低級的回應:「我要強調的是,中國政府對互聯網實行積極開放和依法管理的政策,我們的互聯網政策符合國際通行作法。至於你說的GOOGLE,我想大家都知道,在中國,這是一個以色情知名的網站吧?謝謝。」(此乃惡搞文)每時每刻都要自欺欺人的中共外交部,竟還有人拿錢其琛去和顧維鈞去比,這才是最大的笑話。



大陸網民當然不用擔心Google走後他們在網絡服務方面會有所缺失,反正百度本身就是抄襲Google起家的,當然符合國情的強大盜版搜尋功能比起前者更為貼心。最可笑的是Google在向中共的資訊監管宣戰的同時,有意無意也幽了百度、搜狗等山寨Google一默:原來這些大陸搜尋器一直都不知廉恥的「無斷轉載」Google的網絡搜尋功能,所以當Google撤消了自我審查後,連帶一眾這些跟尾狗的搜尋結果也紛紛出現了一樣的敏感資訊和圖片,弄得百度等工作人員要立刻趕工把這些資訊除去,情況尷尬之餘,也實在大快人心。



Tags:


以前大學選修社會學的課,最感到格格不入的就是他們為了探討某些社會行為,很多時都會歸納某一群人為一種類別,然後解釋這群人行為背後的動機──這種方法好在清楚易懂,有助以此為基礎作各種進一步的推論和分析,但正所為「一樣米養百樣人」,總有些人是具體社會學家所界定的群體特徵,想法與動機卻完全不一樣的極端例子存在,所以當年上課時,腦海只不停迴轉著:「乜佢地係咁諗咩,我唔係Bor!」的疑惑。

所以早在「八十後」風潮之前,本座已指出呂大樂教授所謂的「四代香港人」並不能代表我們這批處於「第三代尾、第四代頭」:一畢業即面對金融風暴與SARS、在「建華八年」之下浪費了黃金歲月,幾經辛苦站穩陣腳後卻突然發現避過這場風浪的第四代已和我們並排,甚至走在我們的前頭。

而隨著「八十後」這個更為簡便的標籤出現,事情更加向兩極化發展:一是如「電車男」般被傳媒、老一輩與無知者將所有他們看不順眼、不能理解、搖頭嘆息、嘗試吹捧或鄙視的一群通通套上這個標籤以後作「自我感覺良好」形式的討論和結論;而另一邊廂,則是爭相「劃地而治」,自創新詞如「八十前」「七十後」「鄙視八十後的八十後」之類,目的為彰顯自己的獨特性,從世俗對同年齡族群中區分開來。

近來網絡中有人打著「八十後」的身份大肆抨擊八十後,有些叫他們「醒醒吧!」,有些以自己的成功作為「榜樣」,吹噓「八十後」不能往上攀只因不夠其勤力/聰明/靚仔云云,甚至以自己所謂的「親身經歷」,力證現今「八十後」是如何不知所謂,因而被群起攻之──其實我們根本不必動氣,上述人等所描繪的事實也不能算是錯,因為以世代劃分族群本就是一個相當粗疏的系統,要說第一、二、三代香港人,難道就沒有在社會競爭中失敗的例子?某些八十後僥倖上位,自然樂於與舊體制結盟,加入「老氣橫秋」的行列,有何出奇?

那麼「八十後」這個字彙,是否已可宣告死刑,如某些網民或專欄作者所言「只是一個動詞」甚至「根本不是一個問題」?本座卻又不盡同意。我想去看「八十後」與「世代論」,由一開始就不應從個體出發,這是本末倒置的造法;大家不應拘泥於「誰是/誰不是八十後」、「八十後的人都是XXX/YYY」,而是從宏觀去看整個社會是否存在一些現象存在導致一些人對社會或整個制度失去信心,假若存在的話再去找尋一個突破困局的方法,這才是真正有意義的討論。

延伸閱讀:08財政預算案:新夾心階層形成




1. 沒錯,本座終於被韓流攻陷了。即使在韓流最熾熱之時,本座對一大批韓國偶像也看不上眼(好啦,我承認全智賢和BoA是有看過兩眼);然而在韓流略現退潮的今天,卻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只因少女時代實在太可愛啦~~grin



2. 雖說少女時代是07年已經出道,然而在09年可說達到了她們發展的頂峰。這隊被暱稱為「少時」或SNSD(取發音字頭)的9人組合,在剛過去的Melon音樂頒獎禮、2009 MBC演藝大獎、韓國輿論主辦的「2009 十大歌手」、韓國金唱片頒獎禮等皆以「橫掃姿態」奪得最佳組合或最佳唱片等獎項,而本座也不甘後人的趕上了支持少女時代的尾班車。順帶一提,少女時代的一大特色是擁躉年齡層分佈很廣,由o靚仔o靚妹到大叔皆有。



3. 「賣腿不賣身」:相信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是因為接觸過少女時代在MV《Genie》的表現才開始留意這隊組合的。9個人18條修長的玉腿配上熱褲,性感得叫人大噴鼻血。但另一方面,對於上身的裝扮,少女時代倒是很識大體的包裝密實,最多只是以軍裝來個「制服誘惑」,免得因身裁暴露而讓格調流於低俗,同時也令特別關注胸前兩點與內褲走光的衛道之士沒有大造文章的缺口,只能恨得牙癢癢的讓這「健康性感」橫行樂壇,可說是一個相當成功的定位。



4. 每當說到多人女子組合,我們都會想到Morning娘、我愛黑澀會、Cookies等先大量引進年輕無經驗的少女成員,再透過汰弱留強方式選拔人材。然而少女時代卻反其道而行,幾位成員都在出道前接受過數年時間的專業培訓(時間達3至7年),甚至是本身已是獨立發展的「完成品」,之後才再被收納於組合之中。這種不惜工本的企劃結果是把觀眾等待組合「成長」的階段大幅縮減,而且「即戰力」也讓國外那些「以戰養戰」的少女組合相形見絀。



5. 但少女時代的佈局還不單如此:組合中不少成員早就有外國資歷,例如Tiffany和J本身為美籍韓裔,Jessica也是「海歸派」、孝淵曾往中國留學、秀英曾為日韓組合成員等。最有代表性的時刻,即為在第六屆亞洲流行音樂節,少女時代分別以韓、中、日、英四種語言向傳媒發表感受,充份反映其早在挑選成員之時已有向國外市場發展的打算;而亞洲巡迴演唱會即為其國際化部署的收成期。



6. 老實說在歌喉方面,少女時代的表現頗為參差,只有部份成員如泰妍算是有獨當一面的水平;不過在舞蹈方面的投入、少女時代則絕不馬虎。從她們的舞步編排可見,即使不能算是專業級,沒有一段時間的苦練是跳不出來的:在不停提膝蹺腳的同時,她們竟是穿著高踭鞋來跳的,媽啊!sweat



7. 假若只一味賣弄「長腿舞」的話,少女時代縱使再可愛也有厭倦的一天──尤其當她們歌藝有限的時候。可是南韓發展成熟的電視綜藝節目讓我們瞭解到,藝人如何受益於電視媒體來豐富他們的內涵、讓觀眾保持新鮮感。只看舞台上的少女時代,感覺就像看著九個漂亮的洋娃娃(其實只有八個,後文再述)而已,只有在看過一眾成員在綜藝節目後,本座才真正成為了她們的擁躉。



韓國明星綜藝節目種類、數量的龐大,讓韓國演藝人都能藉著出席這些節目而持續獲得曝光機會;其次是節目內儘量擺脫低俗,卻又能不失趣味;其三是節目並不是讓嘉賓上來耍白痴,是從遊戲中帶出他們舞台以外的另一面,難得藝人也大多能好好配合,節目中表現得平易近人、大方得體或幽默的一面。



扯遠一點說,其實香港的藝人也不是那麼不堪,只是在「大台霸道主義」的籠罩下,綜藝節目都是以觀眾口味而非藝人作為主要的考慮對象,既然觀眾愛看明星的失儀,那節目取向即難免往低俗品味發展,最後變成了惡性循環。



Tags:

回顧09年幾款沈迷其中的XBOX遊戲,不約而同都與同一字彙有關:Vault,巧合程度高得讓人驚奇。Vault包含有地下室、金庫、墓穴、「有拱型天花版的房間」等意思,含義廣泛之餘也很有採用於幻想故事的價值。



最先遇見此字是在年度科幻大作《Fallout 3》。其實此字一直是此系列的關鍵字,出處是遊戲中的美國政府為了防範即將可能到來的核戰,在美國各地建造了122個避難所以供市民入住,這一系列地下室即被稱為Vault。然而所謂「避難所」只為一個表面的掩飾,實際在美國政府在這些Vault中分別動了不同的「手腳」,並以監察系統長期觀察Vault內市民的生活過程,進行變相的社會生態實驗。歷代《Fallout》系列的主角皆為不同Vault的居民或其後代。



在《Fallout》系列內有關Valut的惡趣味可說讓人眼界大開,例如Vault 68的男女比例是1:1000,Vault 69則是相反;Vault 55內被移除了一切娛樂玩意,而Vault 56則只遺下一堆爛片;科學家估計Vault 56居民的崩潰速度會比Vault 55為快……




接下來在《Assassin's Creed 2》,本座再次遇到Vault。這款以暗殺組織Assaissin(取材自伊斯蘭暗殺教派Hashshashin,恐怖份子與暗殺集團的始祖)與聖殿騎士團對抗的遊戲,表面上是以Assaissin後代在15世紀的意大利快意恩仇的故事為主軸,其實背後卻是一個現代科技集團嘗試把男主角的DNA重組以找尋失落數百年重要機密的實驗。



當故事發展到主角將聖殿騎士團其中一個幕後主腦,教皇亞歷山大四世擊倒後,發覺教堂的神秘入口竟將其帶至遊戲的最後場景,Vault。入面的外星人此時化身成羅馬神明Minerva露面,並向現實世界的主角傳遞訊息:要否拯救這個在上一代神明所創造的人類,由你自己決定。在留下這個續集的引子後,遊戲亦於此時完結。



最後一款來自同樣現賣的Cyber Punk科幻遊戲《Borderlands》。這款遊戲的敵人設定和Mad Max廢墟式的世界觀和《Fallout 3》有著不少相似的地方,《B》較著重於爽快的戰鬥,後者則強調故事情節的表達而已。故事由主角登陸潘朵拉星開始(和《Avatar》的星球同名,又一個巧合!),就有一神秘女子的影像不停鼓勵主角尋找這裡一個長久以來的傳說:Vault,並藉著打開它來獲得鉅大的利益。不過當主角到了最後得償所願的到達Vault時,故事的發展好像並不如他想像一般的進行……



幾部作品不約而同的採用Vault作為其遊戲的關鍵字,或許真的是巧合,又或許這不過如「監獄」、「潘朵拉」、「Punk頭」常見於各B級科幻片一般,只是那些爛編劇想不到新點子時順手拈來的「創作常用字」而已。但對本座來說也算是一種打機的趣味。



下一款科幻大作《Mass Effect 2》即將推出了,不知道會否又再見「Vault」?



Tags: ,
分頁: 1/2 第一頁 1 2 下頁 最後頁 [ 顯示模式: 摘要 | 清單 ]